大清王朝——康熙皇帝.清聖祖

天下第一閒人
font print 人氣: 484
【字號】    
   標籤: tags:

康熙皇帝.清聖祖
愛新覺羅.玄燁
滿清之最

命中注定 天命所歸

康熙帝,名玄燁,生於一六五四年,幼年時患上天花病,此症乃滿洲人剋星,就連順治皇帝、和碩豫親王多鐸等亦是死於天花。玄燁命硬,竟熬過了此絕症,活了下來。

順治與孝莊皇太后認為玄燁既天資聰敏,又能戰勝惡疾,從鬼門關返回人間,必定有天予大任。後來,順治病逝,玄燁繼承大統,八歲登上皇位,是為康熙。

四大輔臣

順治臨終前為玄燁從上三旗中選出四位輔政大臣,依次序為索尼(正黃)、蘇克薩哈(正白)、遏必隆(鑲黃)、鰲拜(鑲黃)。四人均為天聰、祟德年間一起與皇太極打江山的大將,軍功累累。

當康熙年幼之時,四大輔臣共理政事,從表面上看來,四人像是一條心,無分你我地為朝廷辦事。但當康熙漸漸成長,便開始察覺四人原有間隙,實各懷鬼胎,勾心鬥角,而且更越演越烈。

首先是鰲拜與蘇克薩哈因圈地一事而翻臉。當年攝政王多爾袞偏袒自己掌管的正白旗,將最肥沃之土地都圈給正白旗的將領。如今,鰲拜決意要翻舊案,來一個鑲黃、正白大換地,奪回「應有利益」。

輔政大臣蘇克薩哈、戶部尚書蘇納海、直隸總督朱昌祚等上疏反對,但大部份均遭鰲拜打擊而被罷官,而蘇納海、朱昌祚更被絞死。後來,蘇克薩哈自知鬥不過鰲拜,為了保持實力和避開鰲拜,他向康熙請辭道:「願往守陵,從而得生。」康熙年紀還小,不解地問蘇克薩哈:「在此何以不得生,守陵何以得生?」

鰲拜誓要趁此機會除去蘇克薩哈,私訂其「不欲歸政」大罪二十四款,殺他子孫十一人。就這樣,四大輔臣只剩三人,再沒正白旗代表。

不久,首席輔臣大臣索尼逝世,鰲拜愈加驕橫跋扈,旗下大學士班布爾善竟敢公然抗旨妄行,實為大逆不道。鰲拜勢力龐大,更有不臣之心,這使康熙意識到鰲拜集團實在是非除不可,否則政權快將不穩。

索尼之子索額圖被康熙召入宮中,以下棋為名,商討剷除鰲拜大計。此外,康熙又訓練了一批年輕的摔跤好手,用以對付鰲拜。與此同時,康熙在鰲拜面前仍是不動聲色,還刻意粉飾一翻,好讓他減輕防範。

鰲拜以為康熙年少好玩,以摔跤解悶,因而不以為然。詎料,一次康熙召鰲拜進宮,鰲拜仍舊像以往一般大搖大擺地走入。一切蓄勢待發,只等鰲拜踏入宮內,康熙突如其來的命侍衛們一擁而上,擒住鰲拜。

康熙膽識過人,年僅十六即制服鰲拜。經眾臣合議,鰲拜犯有三十條大罪,理當處斬,但康熙念他為三朝元老,又立過無數戰功,免其一死,予以終生禁錮。不久,鰲拜便死於禁室之內。

三藩八年戰爭

康熙親政後,書寫了「三藩、河務、漕運」條幅掛在宮中柱子上,夙夜廑念當今三大要事。

三藩乃平西王吳三桂、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精忠。

御用大閱甲冑
御用大閱甲冑
御用大閱甲冑

平南王尚可喜年老多病,將藩務交給兒子尚之信打理。尚之信為人殘暴嗜殺,連其父尚可喜也不放在眼內,竟膽敢殺死尚可喜派來送信的人,以求取樂。尚可喜怕他早晚會釀成大禍,加上自己亦不甘受制於自己兒子,於是在康熙十二年,他上書要求告老還鄉,回遼東養老。

早已想撤藩的康熙便趁此下令撤去尚藩,將其士卒撤返原藉。吳三桂、耿精忠聞訊大驚。於是,老謀深算的吳三桂,連同耿精忠立即假意向康熙示意自願撤藩,以試探朝廷動向。
康熙認為是時候解決三藩問題,緊急召集群臣議論撤藩之事。各人均清楚知道批准吳三桂等撤藩即加快他們橫下決心造反,但儘管不撤,造反亦是遲早問題。正是「撤也反,不撤也反,倒不如快撤,然後速戰速決,一勞永逸。」

可是,大部份親王、貝勒、權臣都不願撤藩,厭戰情緒高漲。十幾年太平日子過慣了,不想打仗,而與康熙攜手同心對付過鰲拜的索額圖竟支持反戰,使康熙感到萬分失望。又有個魏象樞,走出來說要「以德服人」,但這些理論根本不能應用在此件事上。只有兵部尚書明珠、戶部尚書米思翰、刑部尚書莫洛等人堅定不移的主張撤藩。

康熙力排眾議,決定撤藩,並且要徹底地撤。他更於清晨絕早跟太皇太后(即孝莊)作最後商議,得到共識。

吳三桂萬料不到康熙會真的撤藩,他擁兵自重,根本不願放棄雲南,寧死也要獨霸一方,不肯交出兵權。既然事已至此,於康熙十二年十一月,吳三桂便打出「反清復明」的旗號來蠱惑人心,舉兵造反。康熙十三年,耿精忠在福建起兵加入叛軍集團;康熙十五年,尚之信亦在廣州參與叛亂。戰火急劇蔓延,半壁江山一眨眼已落入叛軍手中。與此同時,察哈爾蒙古親王布爾尼亦乘機作亂,大清王朝岌岌可危。

吳三桂於雲南稱帝,並鑄行「行用寶通」
吳三桂於雲南稱帝,並鑄行「行用寶通」
吳三桂於雲南稱帝,並鑄行「行用寶通」

叛軍起兵,其黨羽紛紛響應,各地告急文書頻傳京城。索額圖竟提出殺死明珠等主戰派人士,繼而與吳三桂重新交好。康熙痛斥索額圖連番謬論,並立即準備應戰。

康熙認準只要能消滅吳三桂一路兵馬,其他叛軍即不攻自破。他先令戶部米思翰安排好軍需,然後分別派出圖海(正黃旗滿軍都統)、勒爾錦(多羅郡王)、瓦爾洛、莫洛等大將領兵進軍湖南、四川、西安等地。年少的康熙騎「自在驄」以馬奶酒為將士送行,情緒激昂。

康熙擬定大本營設於荊州,鎮守鹽津、勝境關,戰線控制在四川、貴州、湖廣三省內。此刻望著全國地圖,康熙終於明白荊州何以成為自古以來兵家必爭之地。除了佈署軍事策略外,康熙還頒發了一條上諭:

凡棄暗投明者即與保全,恩養安插。

康熙於乾清宮批閱前線奏報,運籌帷幄,苦苦籌劃戰事。

滿洲八旗沒有當初入關時的強悍,出師不利,吳三桂義子、陝西提督王輔臣舉兵支持叛軍,殺死莫洛。陝西地處要衝,康熙馬上派圖海進攻平涼,於康熙十五年收服陝西全境。
此外,康熙破格提拔漢將姚啟聖、趙良棟等人為朝廷效力,加派綠營兵(漢人,人數眾多,以步兵為主,熟地理)相助八旗騎兵,戰況漸漸扭轉。耿、尚二藩知事情不妙,加上他們四十餘年以來一直效忠清室,受恩三世,開戰後不久便投降了。

清兵滅吳三桂左右兩翼大軍,叛軍終敵不過清室全國兵馬。眼看大勢已去,吳三桂還欲虛張聲勢,於康熙十七年(1678)三月改元昭武,在衡陽稱帝。也許是天理難容,四、五個月後吳三桂暴死。其孫吳世璫繼位,部下渙散,軍心動搖。叛軍全線潰敗,退守雲南。
戰事到了尾聲,定遠平寇大將軍固山貝子彭泰、征南大將軍都統賴塔請奏進兵昆明,康熙起初不忍強攻昆明,他不欲戰火使無辜平民百姓受害;但半年後終等不到吳軍投降,遂下令進剿吳逆餘黨,八年戰爭結束。

聽到戰況捷報,康熙喜不自勝,揮筆寫下《滇平》一詩:

滇海昆池道路難,捷書夜半到長安。
未矜幹羽三苗格,乍喜征輸六詔寬。
天末遠收金馬隘,軍中新解鐵衣寒。
回思幾載焦勞意,此日方同萬國歡! @

(香港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天聰汗.崇德皇帝.清太宗
    愛新覺羅.皇太極
    深謀遠慮
  • 順治皇帝.清世祖
    愛新覺羅.福臨
    多愁善感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統一了蒙古諸部落的鐵木真,已經成為草原上無可爭辯的統治者,其控制了從南部戈壁到北極凍土帶、從東北森林地帶到西部阿爾泰山的廣闊領域,以及幾十萬來自不同遊牧部落的人口。不過,雖然鐵木真已是草原上的雄主,但仍需要獲得所有部族的認同,新的忽里勒台大會的召開勢在必行。
  • 經過二十多年的努力,鐵木真在成為草原上最優秀的軍事統帥外,還征服了大部分蒙古部落,除了東胡族翁吉剌惕部(孛兒帖的母族)、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外,其草原征服戰大致完成,還有一些被征服部落的首領受到乃蠻部與克烈亦惕部的庇護,隨時有使蒙古各部再生叛亂之勢。尤其是克烈亦惕部王汗接受札木合的投降,待之如上賓,並帶著札木合的部眾和財物西去,更有背叛鐵木真的傾向。不過,鐵木真仍照常派使者向王汗問安。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鐵木真打敗塔塔爾人後,他回軍首先要討伐的是乞顏部的主兒勤人。因為在鐵木真針對塔塔爾人的戰爭中,本來答應出兵的主兒勤人不僅聽信讒言,背信棄義,而且還趁機搶劫了他的大本營,殺死了鐵木真的十幾個部下,剝去了五十人的衣服,並劫掠了他們的財產。這讓鐵木真震怒,加之此前主兒勤人違反蒙古人的規則,拔劍刺傷別勒古台的卑劣做法,使得鐵木真在結束對塔塔爾人的戰爭後,發動了對主兒勤人的戰爭,並抓獲了其首領撒察別乞和其弟弟泰出。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草原上逐漸壯大的鐵木真發現,曾三次與其結為安答的札木合越來越把自己當作敵人。鐵木真被推舉為可汗一年之後,即1190年,想給予鐵木真教訓的札木合,以自己部族中的一名男子因在搶奪牲畜的過程中被鐵木真的手下殺死為藉口,聯合了十三個部落共三萬騎,前去攻打鐵木真,鐵木真也將自己所屬一萬多人分為十三翼,史稱「十三翼」之戰。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失去父親後度過的艱苦歲月,除了磨煉了鐵木真堅強的意志,讓其擁有堅韌的性格、強壯的體魄和過人的忍耐力外,還帶來了怎樣的影響,或許還可以從一件小事中看出。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13世紀,當南宋偏安於江南、與西夏和金國鼎足而立之際,在北方遼闊的大草原上,一隻雄鷹快速地崛起,並逐漸統一了漠北草原,隨之建立了草原帝國「大蒙古國」,這個名叫鐵木真的蒙古英雄被尊稱為「成吉思汗」。隨後,他和其子孫率領著蒙古鐵騎三次西征,橫跨歐亞大陸,甚至打到了今天的俄羅斯、波蘭、匈牙利一帶,令歐洲為之震動。
  • 太宗還寫詩一首,追述往古興亡之道,擱筆之後歎道:「鍾子期死,俞伯牙不再彈琴。我寫此詩,又給誰看呢?」惆悵之情無以言表,他讓起居郎拿著這篇詩稿,到虞世南的靈前吟誦一番,然後燒掉,希望虞世南的在天之靈有所感悟。
  • 皇太子兩度廢立的風波,是康熙帝晚年時期發生的一件大事。才華出眾的幾位皇子,主動或被動地捲入了奪嫡之戰,釀成了父子恩斷、兄弟反目的皇室悲劇。「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曹植當年的「七步詩」,道出了皇子們的真實心聲。康熙帝在處理皇權與儲君,以及皇子之間的矛盾時,越發體悟到冊立太子的弊端。最終,他採取遺詔立儲的方式,化解了皇室矛盾,讓皇權平穩過渡,盛世得以延續。他的對策,也成了一次創舉,開啟清王朝祕密建儲的先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