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法官自稱「小鬼附體」摔殺農家女

標籤:

【大紀元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道)農村婦女賈風玲45歲,是遼寧省台安縣台安鎮人,她身高不到1米4,是一位殘疾人。曾被地方法官往牆上摜殺多少次,導致頭痛頭暈等後遺症,失去勞動能力;法院院長包庇打人屬下,賈風玲無奈,到中國最高機關所在的北京上訪兩年,又被截訪警察扔到深山中險些死去;現在據說遼寧截訪警察拿著賈風玲的照片尋找她,她表示不肯像別的上訪女一樣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再被抹殺了。

※法官自稱「小鬼附體」 摜殺弱小農家殘疾女

1992年,賈風玲在當地做生意時被當地兩名流氓毆打,導致腦震盪等後遺症,經過遼寧省台安縣法院審判,判決賈風玲勝訴,賈風玲獲賠3200多元。

賈風玲向法院交納了200元的「執行費」後,到法院去領取賠償費,和毆打賈風玲之一的妻子是同學關係的遼寧省台安縣法院民事廳廳長梁彥山把身材矮小的賈風玲領到了一個房間裡,他反鎖了房門,這個房間的門玻璃從裡面貼了報紙,從外面看不到裡面情況的房間裡,民事廳廳長——身為法官的梁彥山竟然多次抱起賈風玲就往牆上、暖氣片上摜殺,她的屁股被摔得黑紫,頭部多處腫脹,導致賈風玲昏迷,醒來後,賈風玲模模糊糊的爬出了房間後,被梁彥山發現再度拖回房間向牆上多次摜殺,導致賈風玲再度昏迷,甦醒後賈風玲爬出去要乘汽車,汽車表示不敢拉,當天她因傷重住進了台安縣恩良醫院。

以後,賈風玲多次鼓足勇氣到法院論理要錢時,梁彥山或者把小小的賈風玲摜到暖氣片上、或者用手銬銬在暖氣片上,不斷的毆打,打的賈風玲渾身傷痛纍纍,頭痛頭暈、疼痛發作時頭部臉部腫大,不能勞動。賈風玲告訴我們當時她有醫院被打傷的多次證明……。

從92年開始向法院索取法院判決的3000多元的賠償,一直到2002年,過去十多年了,物價不知漲了多少倍,賠償費賈風玲不但沒有要到手,相反,她多次被毆打,梁彥山的丈母娘還到賈風玲家中將她打的遍體鱗傷。賈風玲多次找到台安縣法院張院長,張院長說賈風玲沒有被打,包庇屬下梁彥山。

打人後沒有受到處罰還繼續坐在法官位置上的梁彥山為了推卸責任,到處公開說:打賈風玲責任不在他,是他給父親上墳時,有小鬼附身,小鬼讓梁彥山摔殺賈風玲的。

打人的法官梁彥山給了賈風玲三千元的賠償,賈風玲說:「這三千元根本看不好我的病。」

※北京上訪凶途莫測 警察心狠山中加害

兩年前,賈風玲開始到北京上訪。

到國辦(國務院辦公室)上訪時,209號房間接待的高個子小伙子把賈風玲填的表都刪掉了,說她們沒有權利上訪。

今年2月2日,賈風玲到中紀委上訪時,被來自鞍山的截訪警察追堵在北京第五中學,把她和鞍山的董雙燕(音)強行抬上車拉到遼寧省駐京辦事處的賓館,等到晚上八點半,在四名便衣警察的押送下,用一輛來自營口的白色長麵包車,車號「遼H-15870」的警車,把她們帶到四面都是高山的地方時,便衣警察首先把賈風玲推下車,又開了約有十里地左右,把剩下的人也推下車。

二月初,正是冬季最寒冷時節,山中刮著五六級大風,賈風玲又冷又凍又害怕,嚇的腿都軟了,戰戰兢兢的走了許久,看到有亮的地方,一問才知道這是十八盤嶺,她的手腳都凍破了。

賈風玲哭泣著、抽噎著說:「梁彥山摔我多少次沒有摔死我,只要我留一口氣,我就要告梁彥山和張院長,讓他給我看病。現在我們上訪,住橋洞,蹲馬路,沒有吃的,沒有喝的。警察他們還拿著我的相片找我,說給交出我的人兩萬元的賞錢,他們還要把我抓回去坐牢,當地來了好多警察,在北京的上訪村,現在還有不少人在上訪村逮我呢。」

賈風玲還說:「他們把撫順來上訪的朱為琴(音)從國辦窗口截走,現在被關在馬三家教養院,在監獄被打的沒有樣了,腦袋上打的儘是口子,現在還留有疤痕呢,在國辦窗口上訪,那怎麼是『造輿論』呢?在國辦窗口找政府找理,那怎麼就是『顛倒政府』呢?那根本就不是顛倒政府,你共產黨有錯你怕告啊。他們現在也想把我關押三年,再把我抹沒了。」

賈風玲還說:「共產黨陷害我們,要置我們於死地,殺人滅口,慘無人道,都是因為啥呢?我都沒有活路了,我要求人權,討要公道。你們有人權的地方幫助幫助我吧,我家電話0412-4828770。」(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韓松:截訪──一個駭人聽聞的真相
中國農民調查(15) 上訪有罪(之五)
中國農民調查(16) 上訪有罪(之六)
致溫家寶總理的一封緊急呼籲公開信
最熱視頻
【重播】川普和夫人舉行感恩節火雞赦免儀式
【欺世大觀】「奇襲白虎團」翻轉 陳屍10萬主演打臉
【重播】專訪《蠶食美國》製作人鮑爾斯
【遠見快評】「移交」啟動 拜登「白等」?
【新聞看點】拜登選帶「病」閣員 墨菲遭死亡恐嚇
【拍案驚奇】阻川普連任 揭祕全球大重構計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