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穎:民工之死﹝第十四章﹞

曾穎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9日訊】編者注: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995年12月8日,四川省德陽市被評為“優質工程”的中華樓剛剛竣工,就由于偷工減料而徹底垮塌,造成14名民工喪生。這部小說在大陸形形色色“風花雪月”和“鴛鴦蝴蝶”派作品風潮中被拒絕發表和出版,但在本報編輯看來卻是近幾年來反映中國底層民眾困苦為數不多的佳作之一。作者用深沉的筆調,揭示了中國大陸農民工所遭受的種種不公。我們希望,這部作品能夠引起讀者對中國農民工權益和處境的關注與思考。原文沒有題目和章節,現題目為編者所加。

**********************
**********************

第十四章

晚秋的時候,梅枝出事了。

詩人帶梅枝出去之後,我們很少聽到她的消息。她出事的消息,還是陳二狗從雜貨店的電視上看來了,是新聞報導說梅枝是因為不願意賣淫而從五樓跳下來的。

大伙反應不一,但都很憤怒。尤數小福和毛子反應最劇烈,血紅著眼要找張士比亞報仇。

之後,本市的各大媒體都報導了這事。婦聯、學校和商家紛紛向她伸出了援助的手。市上的主要領導,感歎如今世風中居然有如此烈性的女子,紛紛到醫院看望,並鼓勵她醫好傷之後好好站起來。

從得學的角度來看,她站起來的可能性已經消失了。她那雙會蹦跳出各種好看舞姿的腳已不再接受她的大腦的指揮。病床上的梅枝,除了淚腺之外,全身其它器官的所有功能正在一天天萎縮。

毛子和小福幾乎同時買了工棚裡第一份報紙。又幾乎同時看到了梅枝的最新消息。最後,兩個人又幾乎同時離開了工棚。

他們兩人先後到病房裡看了梅枝。梅枝睡著了,窗外的光線把她臉上的細絨毛顯得金黃黃的,她的眼袋很黑,幾天來所流掉的淚水足以洗掉她的神采和美麗。毛子和小福的眼前,是無邊無際的梅枝的舞姿、像漫天而降的大雪更像舖天蓋地的刀子。

毛子和小福在病房裡都沒哭。出來門,鼻子一酸眼睛裡面就鬧起了水災。幸好這裡是醫院,對血和眼淚早已見慣不驚了。

第二天的報紙上,社會新聞上有兩則小消息很搶眼。一則是某報一位張姓記者遭歹徒襲擊。另一則則是說幾天前逼打工女跳樓的娛樂城突發了火災。

這兩件事,是毛子和小福分別做的,他們誰做的哪一樣一直是個謎。

這個謎底本來在新年之前能夠揭曉的,在這段日子,公安局照例是要清查一下工棚的,據說這樣可以保證城市過上一個安定平安的新年。在清查的當天,當警車閃著腥紅的眼睛撲進工地時。毛子和小福不約而同地往樓的最高層跑了。這只是一次例行的檢查,但他們顯然以為自己幹的事已經暴露。

在樓頂上,小福對毛子說:毛子,我人一個,球一根,不像你,上有老,下有小的。讓我找了吧。

毛子脹紅著臉說:那咋成。我成啥雞巴人了?

兩人一個要爭一個要讓。險些打了起來。

刺耳的警笛像抹著辣椒的刀子,使兩人異常難受。

在他們相持不下的時候,警察卻收隊走了。警笛由近及遠,兩人才像剔了骨頭的燒雞,一下子散在地上。

這天夜裡的檢查警察並非一無所獲,據說鋼筋組那邊查出一個殺人逃犯。這小子我認識,平時三槓子打不出來個屁,悶得像一塊土巴。而他的案情,卻是讓所有人吃驚的–在出來之前,他殺了一到他家收黃谷的小販,得了三百元錢,他用這錢做了出來打工的路費。

有這樣的大案轉移視線。毛子和小福心照不宣的小秘密卻成了我們心目中永遠的謎。

(未完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時間過得真快,一眨眼祥林嫂就到了45歲了,在吃過一碗長壽麵,聽阿毛甜甜的一聲祝福,並度過45年來最溫暖的一個夜晚之後,她知道,讓她痛苦的日子即將來臨——因爲她所在的廠裏規定,女人滿45歲就必須下崗。
  • 在我住的那條小街上有很多家倒閉得非常快的小店,有小飯館、有茶鋪和音像租賃店,還有小服裝店和小OK廳。其中倒閉得更多的就要算小雜貨店,開這樣的店不需要太多資金和技術,只需租個小店,到批發市場買點糖果煙酒就能做成一門生意,因而,這成爲很多人在下崗後首選的再就業業務。
  • 在四川省什邡市最近一年的時間內發生了兩起轟動一時的“醫療事故”,之所以給“醫療事故”這四個字加上引號,是因爲有關部門和涉及事故的單位至今還不願意正視“事故”這個概念,他們更多地寧願將這個詞理解成爲“意外”。
  • 在三環路外一個破舊的大雜院裏住著一群外來人,他們有賣水果的有收廢品的有專門給外來汽車帶路的,還有幾個行蹤頗爲詭秘,看樣子沒有什麽工作但卻並不太愁吃愁穿。他們的南腔北調和花樣百出的營生手段使大雜院顯得更雜。大家在紛繁雜亂的環境中平靜地生活著,雖偶爾爲水電費或鄰家煤煙灌進自家屋裏而小吵幾句,但吵吵也就算了,大家在外謀生並找一個安身之處也不易,因此,總還沒鬧出什麽傷筋動骨破壞安定團結的事。
  • 民工錢二果的女兒小蓮在撿垃圾的時候,撿到兩張花綠綠的足球票,憑著在民工子弟學校上過幾天學,小蓮知道這張票還沒有過期,她於是像平常撿到水泥袋啤酒瓶一樣,高高興興地交到父親手上,因爲那上面印著的80元錢一張的面值足以使她在吃晚飯的時候不被父親罵成吃白食的。
  • 那個中年民工在辦公室門口徜徉了半天,終於鼓足勇氣走到我的面前,黑黑的皮膚居然遮不住他臉上紅紅的羞怯。以他這副裝束,要從保安威嚴的審視下通過,並努力使自己腿不 打閃地走到我的辦公桌前,他的確費了不少力氣。
  • 迎面而下的第一滴雨把我從胡思亂想中喚醒過來。天被四周的樓房擠得只剩小小一個井口了,除了背靠的預制板之外,整個世界都有些冷漠。週遭樓房裡各色窗簾背後透出幸福的光芒來。這使得我更願意看天,儘管髒兮兮的天空也被都市的燈火映襯得煩躁不安,但至少那兒沒有令我嫉妒的窗,紅色藍色或黃色的窗簾裡。每一聲歡笑每一段音樂無不令人想哭。
  • 大夥兒懶心無腸地撥拉了幾口飯,把碗往枕頭邊上一扔就各自睡了。耿二爺一邊伸手關燈,一邊絮絮叨叨地說:睡吧,睡吧,等大樓起了層,就不再住這破地方了。說著話,他狠狠地錘自己的腰。
  • 天象被誰捅了個窟窿似的,大潑的水毫無節制地沖刷下來。在雨的重壓下,工棚顯得異常脆弱可憐。眼瞅著水位一步步上漲,如果雨不停的話,床上也將不再安全了。耿二爺搔搔頭說:這樣不是辦法,得抽水。
  • 不知是因為雨,還是因為毛子的歌聲,或者詩人的出走,我病了,渾身燙得像要融化了一般,螞蟥一般貼在床舖上。耿二爺摸摸我的頭說:今天就別去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