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人類:南宋時期的瘟疫

林蘭 編輯
font print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蟲、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
  
南宋以江南偏安,共152年。在這期間,宋、金、西夏、蒙戰事不斷。宋金之戰,朝廷慾與金主和,壓制軍民抗金,時宰相秦檜力主和,乃一日降十二金字牌,召抗金將領岳飛還,誣以「莫須有」的罪名而害死於獄中。
  
南宋疫病出現的次數十分頻繁,流傳密度較高,平均每5年出現一次,以帝王來說,宋高宗時約平均6年出現一次,宋孝宗每2年一次,宋光宗每2.5年一次,宋寧宗每2.4年一次,宋恭帝每年1次。疫病流傳頻繁。
  
宋高宗紹興元年(1131年)六月,浙西大疫流行,平江府以北的河流中到處都是死屍,難計其數。至這年秋冬季節,紹興府大疫仍末趨緩,依然有大量病人不治身亡,官府被迫進行賑濟,施粥發藥。紹興二年(1132年),浙西會稽地區痢疾流行。
  
宋孝宗隆興元年(1163年)四月,宋軍在張浚的部署下開始了北伐戰爭。由於北伐失利,金軍乘機南侵,隆興二年十月,金軍佔領了濠州、滁州,再次兵臨長江。為躲避戰爭,淮河流域的老百姓紛紛渡過長江,總人數超過二三十萬,只見長江南岸到處都是「結草舍遍山谷」。艱難的流浪生活造成了「暴露凍餒疫死者半,僅有還者也死」。饑民中疫病流行,而原本居住在兩浙地區的老百姓也同樣被波及到,「疫者尤眾」。這場戰亂和疫病傳播─直延續到第二年,加上當時浙江又爆發了水災,所以京城臨安及紹興府出現大批逃難的饑民.大瘟疫重又復發,迅速波及到兩浙路的全境。清光緒《歸安縣誌》記載了這場大疫,說:「六月,水壞圩田,大疫,饑民殍徙者不可勝計。」
  
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年)夏天,臨安府有大疫流行。一直到秋天,疫情仍繼續在蔓延。這年秋天,江南西路發生水災,大水沖垮了家園,人們紛紛湧向一些城鎮逃難,居住相對集中的難民中沒過多少時間就發生疫病,當時最為嚴重的是隆興府(今江西南昌),大疫加上水災,老百姓「多死」。
  
淳熙八年(1181年)夏四月,臨安府出現大疫情,「禁旅多死」。孝宗慌忙命令醫官外出巡視治病。這年的疫病流傳面比較廣泛,其中寧國府(今安徽寧國)被奪去生命最多。
  
光宗紹熙二年(1191年)春天,涪州(今四川涪陵)出現疫情,死了數千人,疫病的死亡率顯然很高。寧宗慶元元年(1195年)四月,首都臨安大疫,貧民百姓疫死後無錢安葬,露屍街頭,比比皆是,就連政府軍隊中的士兵疫死者也有很多。這年的疫病流行範圍很廣,太湖周圍的湖、常、秀三州自春天開始一直至初夏,「疫疾大作」,湖州尤其嚴重,當時有個村莊七百多戶,死絕的有一大半。五月時,疫病稍趨平緩,但六月以後再次大爆發。
  
寧宗嘉定元年(1208年)夏天,淮河流域發生大疫,死掉人數今天已難以知曉。當時政府曾招募民工掩埋屍體,凡是誰掩埋了超過二百具屍體的,政府可以給他文牒度為僧人。從這年開始,浙江地區連續數年發生了大疫。臨安府尤甚。嘉定二年夏,臨安府又出現大疫,「民疫死甚眾」。從淮河流域因躲避戰亂逃到長江以南的災民,因饑荒和大熱天,「多疫死」。第二年四月,臨安府仍然大疫流行,「都民多疫死」。嘉定四年,臨安府再次大疫流行,沒人掩埋的屍體到處都是。
  
嘉定十五年(1222年),南方的贛州大疫流傳。真德秀記載當年汀、邵、釗三州「疫者各以萬計」。儘管天氣已經十月,但「炎郁不少衰」,熱得不正常。
  
度宗鹹淳七年(1271年),浙江永嘉地區大疫,死者不可勝紀。這一時期元兵展開了滅亡宋朝的攻勢,其主力直奔臨安,沿途宋軍紛紛投降。德佑元年(1275年)六月,常州等城為元軍佔領,城內居民紛紛四處逃竄,「民患疫而死者不可勝計」,躲到城郊天寧寺的災民中也出現疫情。由於居住得十分擁擠,疫情一旦出現就無法收拾,「死者尤眾」。德佑二年閏正月,元軍包圍了臨安府,三月,元人進入臨安府,小皇帝趙(曰上,絲下) 被送往大都(今北京),全太后及太皇大後謝道清也先後被解往大都。在數月圍困之後,臨安府一片混亂,烏煙瘴氣。閏三月時,天氣稍有點炎熱,疫病大作,「城中疫氣蒸蒸,人之病死者不可以數計」。國家已經破亡,而疫病再次兇猛地降臨。
  
據歷史記載,南宋疫病較多地發生在以臨安府為中心的兩浙地區。
  
高宗時期,紹興元年(1131年)、紹興十六年(1146年)、紹興二十六年(1156年)浙西地區發生三次大疫。孝宗隆興二年(1164年),「浙之饑民疫者尤眾」。
  
乾道元年(1165年),「行都及紹興府饑民大疫」。
  
乾道六年(1170年)春,因上年的冬天特別暖和,所以春天就出現了疫病,史書沒有記載這次疫病的具體地址。
  
乾道八年(1172年),行都民疫。
  
淳熙八年(1181年),臨安府大疫。
  

淳熙十四年(1187年)春天,「都民禁旅大疫,浙西郡國也疫」。
  
寧宗慶元元年(1195年),臨安大疫,浙西的環太湖地區也出現疫情,以湖州最為嚴重。
  
慶元二年(1196年),臨安府繼續有大疫出現。
  
慶元三年(1197年)三月,「行都及淮浙郡縣疫」。
  
慶元五年(1199年)五月因久雨,民多疫。
  
嘉泰三年(1203年),臨安府又見疫病流行。
  
嘉定元年(1208年),「是歲浙民也疫」。
  
嘉定二年(1209年),「都民疫死甚眾」。
  
嘉定三年,已連續二年出現疫病大流行的臨安府又一次遭到了疫病的襲擊,「都民多疫死」。
  
嘉定四年(1211年),臨安府連續第四年疫病流傳。
  
南宋末年,恭帝德祐元年(1275年),常州等四城出現大疫。
  
德祐二年閏三月,臨安府大疫,「死者不可以數計」。
  
見於記錄有超過20次的疫病是在臨安府為中心的浙區流傳。
  
參考資料:
《三千年疫情》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蟲、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蟲、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蟲、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基督教在古羅馬帝國被迫害的近300年曆史,也是羅馬帝國從強走向衰弱的歷史。西元64年尼祿火燒羅馬城,並嫁禍於基督徒,這是羅馬帝國曆史上對基督徒的第一次大迫害。尼祿之後又有戴克里先等多位皇帝迫害基督教徒,從西元64年到西元4世紀初大迫害共進行了十次之多。
  • 瘟疫和其它天災,旱、水、虫、風、地震等一樣往往對人類和人類的歷史起著關鍵的作用,在人間的社會、秩序、社會變動與重大事件扮演著重要的角色。縱觀歷史,是人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還是蒼天主宰著人類的命運?這裡我們選登一些歷史上的瘟疫事件。
  • 阿膠
    編者的話:現在的人都認為現代科學很發達,是古人難以想像的。但從宋朝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記載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地理學、地質學、氣象學、生物學、醫藥學、考古、語言、史學、文學、音樂、繪畫以及財政、經濟等等的發現和成就來看,事實並非如此。通過介紹《夢溪筆談》,我們與讀者分享中國古代科學的成就。
  • 齊桓公稱霸以後,又過了六年,賢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齊桓公很著急,親自去看望他。桓公問他:「大臣中誰可以繼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說:「君主應該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臣子,您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 上古中國禮儀文化並非僅指人們的社交禮儀,其範圍涵括了上至國家的政治制度、律法典章,社會的道德倫理、思想文化;下至黎民百姓的做人準則、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規範,無不包含在內。中國禮儀文化是自天而來的文明,源自於神的智慧,內涵博大精深。
  • 三峽工程36計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