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是惡者的特徵 李世雄談南非恐怖槍擊案

--問題的關鍵:南非黑人爲何無緣無故襲擊中國人?

人氣 1

【大紀元7月11日訊】大記元記者衛泳紐約報道/ 6月28日,在中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和商務部長薄熙來訪問南非之際,9名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前往抗議並準備在南非起訴曾、薄二人,在去往南非總統府的高速公路上遭到黑槍手槍擊。

大紀元記者就此事件採訪了「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主席李世雄先生,請他發表了對該事件的看法。

*中國駐外使領館的功能蛻變

記者﹕法輪功方面現在鎖定這是中共曾慶紅等雇兇殺人﹐您認為曾慶紅等幹這種事情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我們只能根據當事人和目擊者所陳述的事實來說話。據說當時他們的車正在高速公路上飛馳,南非黑人的車靠近他們以後才近距離開槍。這說明黑人是要看清楚到底是不是他們要襲擊的對象,「中國人」,然後才開槍射擊。顯然是有預謀的,不是什麼臨時起意的突發事件。而且不允許直接打死,只能打下肢,以達到恐嚇的目的。

這些動作表明僱傭他們的人有嚴格的限制,並不想把事情搞得太明顯。毫無疑問,該事件屬於蓄意襲擊中國人的恐怖事件。問題是,南非黑人為什麼要無緣無故的襲擊中國人呢?這是問題的關鍵,所以,不應該是什麼可能性的問題,這就是曾慶紅他們幹的。

因為事件的背後就是真相,就是說,一切事件的背後必然隱藏著真相,就在事件的蛛絲馬跡前因後果之中,只要你稍微一挖就清楚了。你想曾慶紅是幹什麼的出生,就是靠搞陰謀搞恐怖起的家,輕車熟路嘛。再進一層想想,他最不願意看到的是什麼場面?最痛恨的,且又無可奈何的是什麼人?一個已經忘乎所以,統治著泱泱大國的人物,豈能容忍他本來可以像捏螞蟻那樣捏死的臣民,那些已經嚇破了膽的中國人跑到外國來「頂撞」他?他竟束手無策,忍氣吞聲麼?休想!你們不是要找我曾慶紅抗議,顯示你們是一群不屈服的中國人嗎?那就給你們一個下馬威!來個借刀殺人 。

南非雖小,卻也不會讓曾慶紅們使用在國內的「法治手段」來阻止抗議活動?曾副主席被逼無奈,只有將祖傳的借刀殺人之計移植國外。世界上所有的國家領導人和駐外使領館都是保護本國僑民,獨有我們的祖國相反,使領館的功能是搜集、調查、控制、利用、暗害,甚至追殺在世界各地的中國人。

*李志綏的突然死亡很蹊蹺

記者:曾慶紅現在掌管著中共的特工系統。有人說﹐中共所實行的是一種地地道道的國家恐怖主義。是一種超級的恐怖主義,就是要使用國家的恐怖機器來摧毀一切敢於反抗的敵人。您在做「中國宗教迫害真相調查委員會」的工作﹐揭露大陸迫害家庭教會基督徒的真相時是否也受到過恐怖威脅?

李﹕當然。過去,他們還只敢在其所控制的版圖之內搞恐怖主義。隨著國際交流的增多,商務往來的平凡;特別是各國對利益高於一切的共識,黨便趁著這個機會把邪惡勢力延伸到了海外。為什麼要搞延伸呢?因為海外華人越來越多,華人在世界各國已經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存在,黨當然要千方百計的控制這些華人。由於海外生存並不容易,賺錢更是艱難;那些利慾熏心不甘失敗的人,便成了特工人員不失時機的施以蠅頭小利的目標,先使其歸順。

然後根據各人的表現和能力,再大力扶持,以便為其所用;成為黨在海外的應聲蟲,提線木偶;也就是任意擺佈的工具。既是工具,當然有各種各樣的用途;既有竊取情報,也有公然充當打手,更有秘密下毒的。如寫「毛澤東醫生」的作者李志綏先生,在其宣佈寫第二本書不久便突然死去,很是蹊蹺!儘管人們明知是特務干的,卻沒有然後證據『而那個立了大功的特務並不可能「功成身退」,早被幹掉了,因為他(她)也變成了知情者』。

為了黨的前途命運,黨只能有一個被神化包裝過的毛主席;不能出現一個靈魂醜惡,品行惡劣,一肚子禍水,日夜不分的,神經質的毛澤東。這是最大的國家機密,必須及時除掉知情者。不過,事情一旦敗露,黨不僅一概拋棄,堅決否認;而且必置對方於死地,以除後患。

黨不願意看到華人受良心的支配,脫離他們的邪靈引導。擔心華人良心發現,把真相說出去影響「祖國形象」,就是變著花樣殘酷迫害中國人的那些事。為了充分利用華人華僑的愛國熱情!黨總是把他們與國家混為一談。誰敢說出真相,誰就是黨的敵人。黨的敵人就是「國家的敵人」。既是國家的敵人,就得動用國家的秘密力量與公開的勢力來對付他們。所謂秘密力量,就是那種忽隱忽現的;說有又看不見,沒有憑據。說沒有,海外華人的情況黨卻瞭如指掌,都是誰幹的?

所謂公開勢力,是指那些在生意上黨對他們「放血」,就是通過做生意的方式「洗錢」,取得大量活動經費的,攫取了僑團僑社領導地位的勢力。反過來講:就是黨成功的通過這些僑領控制了僑團僑社。一旦需要,這些僑領們便打著愛國的旗號,把那些不明真相的「愛國華僑」組織起來集會,或走上街頭,為黨殘害他們無助的同胞去搖旗吶喊;充當聯邦調查人員攝影機前的捕捉目標,成為反恐和國家安全的調查對象。其實那些人並沒有得到什麼,無非是吃一頓免費餐而已;只是跟著人家瞎起哄,結果被人家當槍使了。當然,那些「力量」與「勢力」與各國政要和當地黑道勾結而成的,則是另一種更為複雜的邪惡勢力。例如槍擊事件,很可能是查不出結果的「突發事件」。我們往後看吧。

*「秘密力量」無非是要挾、恐嚇、消滅

至於揭露他們搞宗教迫害,自然就是「國家的敵人」了。不過他們還不敢像在中國那樣明火執仗地幹,要栽贓陷害也不那麼容易;目前美國反恐壓倒一切,因此搞暗殺特務們暴露身份的風險非常大,也不太可能。因為我不懂英語,和老外沒有任何瓜葛。如果製造搶錢的假相,我家裡也不是個有錢的樣子。如果搞車禍,車我已經不開了。我知道秘密力量會從哪些方面下手,無非是要挾,給你製造困難,以及恐嚇消滅之類。

可惜我都不怕!一不怕、二不怕、三還是不怕!他們便無計可施了。當然,你們作記者的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這個黨過去是靠打游擊,後來是靠搞政治運動,如今是靠「依法治國」來達到目的的。說到底就是殺人!無論是打游擊、政治運動、還是依法治國;都是殺人!是一脈相承,徹頭徹尾的恐怖主義。起先是偷偷摸摸的,後是喪心病狂的,如今是明目張膽的,成功的國家恐怖主義。記住,狼永遠也不會變成羊,儘管他們披著羊皮,個個笑瞇瞇的,且都有學位;但他們的本性是狼,是要傷人的。

眼下,這些秘密力量離我比過去稍微遠一點了,不是成天在我的窗下。這並不是說他們不存在了,黨不會讓這些敢於憑良心站出來的人、這些堅持正義的人在海外自由自在的揭露他們,總是要千方百計的尋找下手的機會,絕不會聽之任之的。必然會採取更隱蔽的手段,更有效的方法來消滅這些聲音。

舉個最近的例子,幾個月前的一個早晨﹐我突然發現地下室正在燃燒的鍋爐幾乎浸泡在大量的燃油裡(離明火僅幾英吋的距離),且已經有一個晚上(樓下的住戶說,頭天晚上油味就大得使他不得不打電話找管理員)﹐如果沒有神的保守,後果可想而知。

當時我報了警,也拍了照。我想在此告訴那些財迷心竅,被邪靈所利用,為魔鬼作見證的人;做這些冒險的事是沒用的,只會在911的報警系統留下無法抹去的記錄。以他們無神論的頭腦,根本想不通為什麼所有策劃得萬無一失的行動總是以失敗告終;永遠也無法理解我們作這些「划不來「的事情的動力是什麼。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他們,這是屬靈的(靈界)爭戰在地上的表象,這種強大的內在動力就是 神所賜的聖靈,所以才禁得住邪靈的攻擊。希望他們能在事實面前看出 神是非常可畏的!早一點悔改,還來得及。免得自己下地獄,還要連累家人。

*很多黑道頭頭是中共地下黨員

記者﹕對中共向海外輸出的紅色革命甚至黑道恐怖威脅﹐有些海外華人漠不關心﹐有的出於恐懼而不願發出正義的聲音。您對這一現象有無評論。

李﹕其實﹐中共在還沒成氣候之前,很多黑道的頭頭就是地下黨,是他們 「自己的人」。如今,不僅在中國大陸有黨指到哪就打到哪的黑道勢力,在香港、台灣和世界許多國家都有。美國是中共要控制的重點地區,當然要不惜任何代價培植這種勢力。

由中資公司、外交官、華僑領袖、間諜、特務、黑道所組成的秘密力量之間是錯綜複雜,千絲萬縷的關係,針對中共的海外滲透和秘密力量﹐早在幾年前,我在對西點軍校學生的一次演講中就建議美國盡快立法或形成一個決議,內容是:「對外國政府利用美國人對生意的濃厚興趣與自信,鑽法律的空子,在華人中間大肆培植親共勢力,發展秘密力量,操縱社團重組、改掛五星紅旗,控制中文媒體,直接剝奪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賦予的「言論或出版自由」之權利,從事各種公開與秘密的監視、竊聽、騷擾、跟蹤、錄像、恐嚇,將國家恐怖主義的陰影延伸至華人心靈深處的一系列隱形恐怖活動展開與「秘密力量」們同樣有效的調查。 」

在人類走向徹底墮落的末世﹐我呼籲同胞們盡量活得有良知一點﹐做得有人味一點﹐不要只顧眼前的那點蠅頭小利。我們中國人好不容易到了海外,活得總要有點做人的感覺,總得保持那麼一點在國內根本不可能擁有的人格尊嚴。將來對上帝也好有個交代。

*共產黨–這個謊言與恐怖的代名詞

記者﹕在南非發生槍擊法輪功學員事件後﹐駐南非的中領館推出了一個令人困惑的「聲明」﹐聲明沒有對這一恐怖事件的譴責﹐也沒有對受害的華人表示慰問﹐也沒有要求南非方面徹底調查這一謀殺案。「聲明」只是想撇清中共方面與此恐怖暗殺行為的關係﹐還花了很大篇幅繼續批判法輪功。您是如何看待這個「聲明」的。

李:不應該困惑。因為從歷史上看,革命的需要就是黨的最高準則,從來就不存在什麼事實的問題,黨總是有理。過去、現在、將來無不如此。說謊言是惡者最基本的特徵,信不信謊言是各人良心的選擇。如今沒有誰是傻瓜,沒有誰會被謊言蒙蔽,除非他們覺得相信謊言對他們有利。

可悲的是﹐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和外國商人一樣,選擇相信黨的一切謊言。想當年,北京發生「六四」事件,各國記者記錄慘案的實況錄像長達上千英尺,通過電視屏幕全世界都看到了解放軍屠殺學生和市民的鏡頭。然而,中共發言人袁木在新聞發佈會上,面對世界各國的記者不動聲色的宣稱「天安們沒有死一個人」。幾位有正義感的外國記者問:那上千英尺長的錄影帶,數十小時的實況轉播,那些血淋淋屠殺的畫面,請問您如何解釋?

袁木面不改色,顯得久經考驗很有學問的樣子,他平靜的回答說:那些是極少數外國敵對勢力為了達到他們反華的目的,使用電影製作中蒙太奇的手法搞出來蒙蔽,欺騙善良的各國人民的。如今黨的發言人比袁木的知識面更廣,學問更大。何況黨的執政水平越來越高,生意也越做越大,少數堅持正義的外國記者終於被國家安全部門發現原來是間諜,黨立即讓他們捲了鋪蓋。

另一些無法變成間諜的記者,黨就讓他們的老闆因為他們的「敵意」賺不成錢。老闆權衡利弊,把他們給炒了。黨三下兩下就把全世界的媒體統統擺平了。

如今剩下的,都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記者們都變得非常聰明,很懂規矩;比黨所要求的還懂,非但不提真正地敏感問題,還主動為黨排懮解難;利用外國記者的身份將謊言散佈到世界各地,達到了中共宣傳機器無法達到的掩蓋真相的效果。如此中共歡迎,老闆高興,彼此心照不宣,工作穩定,豈不皆大歡喜。

有誰會在乎真相呢?大家都累了,只想看看輕鬆的東西,那些既新鮮又無聊的話題,放鬆放鬆嘛。如今中共與國際輿論之間幾乎不存在什麼事實真相問題,黨說什麼就友好的報道什麼;這樣對各方都好嘛。在利益之下,豈止是化敵為友,簡直就是志同道合了。特別是在那些敏感的問題上,比如越來越嚴重的宗教迫害問題。最近黨的最高人民法院宣稱要打擊所謂的「宗教極端勢力」和「恐怖分子」。自由亞洲電台的記者問我怎麼看。我說:「我們中國人連自己的生命都不敢站起來維護,除了共產黨,哪裡還存在什麼極端恐怖分子」。

共產黨,這個謊言與恐怖的代名詞,號稱無產階級的黨如今確實是發了,整個國家的財產都是他們的嘛。先是用革命剷除萬惡的私有制,再把千百萬人的屍骨,全國人民的血汗換來的公有制改革成私有制,又用憲法「保護起來」。

同胞們:這個私有制是不是比那個「萬惡的」私有制還要惡呢!?誰敢說個不字,破壞穩定,充當恐怖分子?他們發的是被他們槍斃的資產階級死人的財,是億萬一輩子勞而無獲,而今掙扎在死亡線上的勞動無產階級的財,這些被「無產階級」炸干了油的人中國比比皆是。他們生活在徹底的絕望之中,他們知道上當受騙,被愚弄,被拋棄。可是,向誰說,有多少人同情他們呢?

如今他們最擔心的是病倒了不死,又沒錢進醫院,怕拖累了兒女。一些50來歲就失去了工作的人對兒女說:「兒啊,哪天我病倒了你千萬不能搶救啊,救活了不能自理把你也得拖死。如果看我倒了,你就趕緊出去,當什麼都沒看見,走得越遠越好,過幾天再回來安排後事。千萬別回家,好讓媽平靜的走;如果救活了,媽看你受罪不是比死了還難過嗎。」

同胞們:如此深重的苦難是誰造成的?中國的母親們去向誰去傾訴呢?中國人過去就不喜歡聽祥林嫂的故事,現在更不喜歡。如今的人只喜歡成功。唯有耶穌願意隨時傾聽中國人的哭訴,安慰母親們受苦的心。耶穌要人以愛心忍耐暫時的苦難,用生命堅守真理,等主再來。祂必賞善罰惡,行公義的審判。

耶穌說:「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 「(約翰福音第5章29節)。就是說,行善的人死了要復活進天堂。而一切作惡的人死了,卻不可能自行了結;死了卻了不了,還得活過來接受 神公義的審判。這決不是嚇唬那些心裡只有功利的人,乃是有聖經依據的;是神對世人的警戒!一切違背無愧的良心,趨炎附勢,顛倒黑白的話語或者聲明都將成為審判的依據,和地獄的通行證。這也是我對發表」聲明「和故意相信聲明的人的善意規勸。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一帶一路脫軌?中巴經濟走廊峰會一再推遲
莫里森向習喊話 專家:澳洲絕不接受中共敲詐
【疫情1.27】美洲死亡人數突破100萬
封城下覓商機 20歲男子一日能賺上萬英鎊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宣布南海軍演 美航母過黃岩島
【西岸觀察】男人可進女廁 拜登恢復極左議程
【新聞大家談】神祕泰山會解散 德州奇兵贏一局
【重播】美國務卿布林肯首次媒體發布會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