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 三大盛世天朝之一 西漢(一)

(公元前202年---公元8年)
心緣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7月21日訊】在短命的秦朝謝幕後,天下又處於一片混亂。曾經被滅的戰國各諸侯國的後裔紛紛重新立國,並加入到爭奪天下的戰爭中。當此之時,以項羽、劉邦實力最強,也最有號召力。歷史大舞台也因此留下了鴻門宴、蕭何月下追韓信、霸王別姬、垓下之圍、四面楚歌等人們耳熟能詳的故事。在卓具軍事才能的韓信的幫助下,上蒼最終選中了知人善用、能行仁義的劉邦一統天下。自此,拉開了又一個絢爛多姿的王朝的大幕。

秦帝國在短短十五年間滅亡,殷鑑不遠,漢朝開國君王因此充滿憂患意識,戒慎恐懼的心情讓他們意識到:可以武力征服他國,保國卻需依靠德治。高祖劉邦稱帝後,就與群臣討論自己勝利的原因。因此漢代是很“自覺”的在創立一個大一統帝國。上至皇帝,下至士人,都在思考:秦為何會滅?漢家天下又該如何興?怎麼做才能建立穩固的漢朝?

漢初賈誼寫了《過秦論》,分析了秦朝滅亡的原因,以此提醒漢朝統治者應以暴秦為鑑戒,施行仁政,以免重蹈覆轍;他還寫了《論政事疏》,提醒文帝裁抑諸王、捍御匈奴,目地都在為維持一個長治久安的國家獻策。西漢中期太史公司馬遷作《史記》,目地也在“稽其成敗興壞之理”。

此外,在思想上,西漢初年的惠帝、文帝、景帝十分崇尚黃老之道,以“無為”的方式治理天下,因此天下富足,禮義興盛,百姓安居樂業。到武帝時,他一方面喜好求仙訪道,一方面採用了大臣的建議,採取了“獨尊儒術”,使思想逐漸定於一尊,即儒家思想。修道和尊儒就這樣毫不衝突的集於武王一身。道家和儒家也各自沿著不同的軌跡發展著。

事實上,中國的文治武功、典章制度,以至中國人的許多觀念的形成,亦即所謂中國文化的底蘊,都可以回溯到兩漢時代,也就是紀元開始前後的兩百年間。中國在西漢時期出現了比較長時間的繁榮,由文景之治到漢武帝的強盛,使中國人和漢人劃上了等號,從此“漢人,漢字,漢族”之說一直沿用到今天。

漢朝因為王莽篡權而分成前漢和後漢。因前漢定都長安,故史家稱其為西漢;後漢定都洛陽,故史家稱其為東漢。

西漢的建立

*高祖身世及異相

高祖劉邦,字季,沛郡豐邑縣中陽裏人。父親是太公,母親是劉媼。傳說有一天,劉媼在大澤的岸邊休息,當時雷鳴電閃,天昏地暗,太公正好前去看她,見到有蛟龍在她身上。不久,劉媼就有了身孕,生下了高祖。

據說劉邦成年後,就顯出了與常人不同的一面。《史記》說他具有幹大事業的氣度,不幹平常人家生產勞作的事。一次他在秦始皇出巡時看到了始皇,不禁長嘆道:“大丈夫就應該象這樣!” 周圍人都很驚訝。

劉邦平素好酒,據說他常常賒酒,然後喝得爛醉。他在做泗水亭這個地方的亭長時,也很喜歡捉弄官署中的官吏。不過,劉邦為人心胸十分豁達,寬厚愛人,而且樂於施捨。

史書記載,高祖是高鼻子,長著一臉漂亮的鬍鬚,左腿上有七十二顆黑痣,頗有龍相。依照古人說法,有龍相之人必貴為天子。《史記》就記載了幾則故事,以佐證劉邦不凡的命運。一則說的是呂公在給劉邦相面後,認為他絕非尋常之人,決定將女兒許配給他,這就是後來的呂后;一則說的是一個老漢經過劉邦家時給劉邦、呂后相面的事,認為他們都貴不可言。還有一則是白帝之子被赤帝之子斬殺的故事。

有一次,劉邦以亭長的身份為沛縣押送民伕去酈山,民伕們有很多在半路上逃走了。劉邦估計等到了酈山也就會都逃光了,所以走到豐西大澤中時,說要喝酒,就趁著夜晚把所有的民伕都放了。民伕中有十多個壯士願意跟隨他一塊走。他們在抄小路通過沼澤地時,前邊有條大蛇擋住了去路。劉邦借著酒意拔劍將大蛇斬成兩截。他們繼續往前走了幾里,劉邦醉得很厲害,就躺倒在地上睡著了。後邊的人來到斬蛇的地方,看見有一個老婦在哭泣,就問她為什麼哭,老婦說:“我的孩子是白帝之子,變化成蛇,擋在道路中間,如今被赤帝之子殺了,我就是為這個哭啊。”眾人以為老婦人是在說謊,正要打她,老婦人卻忽然不見了。後面的人趕上了劉邦,等劉邦醒了,那些人便把剛才的事告訴了他,劉邦心中暗暗高興。那些追隨他的人也開始畏懼他了。

《史記》上還記載,始皇巡遊東方的一個原因就是感覺“東南方有象徵天子的一團雲氣”,於是想借此把它壓下去。劉邦懷疑自己帶著這團雲氣,就逃到外邊躲避起來。呂后卻常常能找到他。高祖非常奇怪,就問她怎麼能找到,呂后說:“你所在的地方,上空常有一團雲氣,順著去找就能找到你。”高祖心裏更加歡喜。沛縣的年輕人中有人聽說了這件事,因此許多人都願意依附於他。

上述故事是否果真如此,我們不得而知,但劉邦有天子之相,應該不是妄言。

* 高祖行仁義關中稱王

秦二世元年的秋天,陳勝等在蘄縣起事,後定國號為“張楚”,許多郡縣都殺了他們的長官來響應陳勝。沛縣百姓殺死了縣令,推舉劉邦做了沛公,然後起事。那些官吏如蕭何、曹參、樊噲等都為沛公去招收沛縣中的年輕人,共招了二三千人。

秦二世二年(前208),燕、趙、齊、魏各國都自立為王,戰國楚國名將項燕的後代項樑、項羽在吳縣起兵。因為此時秦朝兵力尚強,秦將章邯先後打敗了陳勝以及新立的魏王。沛公與秦軍交戰,戰勢不利,便投奔了項樑。沛公跟從項樑一個多月後,項樑把各路將領全部召到薛縣,立楚國後代懷王的孫子熊心為楚王,建都盱台。項樑號稱武信君。此後,項樑兩次打敗了秦軍,因而露出驕傲之色,結果被秦軍偷襲,自己也戰死在沙場。

這時,沛公和項羽正在攻打陳留,聽說項樑已死,就帶兵和呂將軍一起向東進軍。呂臣的軍隊駐紮在彭城的東面,項羽的軍隊駐紮在彭城的西面,沛公的軍隊駐紮在碭縣。楚懷王看到項樑的軍隊被打敗,十分害怕,就把都城從盱台遷到彭城,把呂臣、項羽的軍隊合在一起由他親自率領。任命沛公為碭郡太守,封為武安侯,統率碭郡的部隊。封項羽為長安侯,號稱魯公。呂臣擔任司徒,他的父親呂青擔任令尹。

而秦將章邯打敗了項樑的軍隊之後,渡過黃河,向北進攻趙國,並大敗趙軍。趙國幾次請求楚王援救,懷王就任命宋義為上將軍,項羽為次將,范曾為末將,向北進兵救趙;命令沛公向西攻取土地,進軍關中。懷王和諸將相約,誰先進入函谷關平定關中,就讓誰在關中做王。

此時諸將中只有項羽因痛恨秦軍,所以願意和沛公一起西進入關。但是懷王手下的老將們告誡懷王說:“項羽這個人敏捷勇猛,卻又奸猾傷人。項羽曾經攻下襄城,那裏的軍民沒有一個活下來,都被他活埋了。凡是他經過的地方,沒有不被毀滅的。不如改派忠厚老實的人,實行仁義,率軍西進,並向秦地的百姓講明道理。秦地的百姓因為他們的君主暴虐而受苦已經很久了,現在如果真的能有位忠厚老實之人前去,不欺壓百姓,才會使秦地降服。項羽只是敏捷勇猛,不能派他去。現在只有沛公一向忠厚老實,可以派他去。”因此,懷王最終派沛公率領大軍向西進。

沛公率兵西進,經過高陽時,守門的叫酈食其的人說:“各路經過此地的人多了,我看只有沛公才是個德行高尚、忠厚老實的人。”於是便去求見沛公。當時沛公正叉開兩腿坐在床上洗腳,酈食其見了並不叩拜,只是略微俯身作了個長揖,說:“如果您一定要誅滅沒有德政的暴秦,就不應該坐著接見長者。”於是沛公站起身來,整理好衣服,向他道歉,然後把他請到上坐 。酈食其勸說沛公襲擊陳留,以便得到秦軍儲存的糧食。沛公聽從其言,攻下了陳留。此後,沛公先後在白馬、曲遇、穎陽打敗秦軍,並佔領了韓國的轘轅險道。

為了最先到達關中,沛公加緊西進進程。他先攻取了南陽郡,又以和平方式收下了宛城。隨後所經過的城邑沒有不降服的。這時,趙高殺了秦二世,派人來求見沛公,定約在關中分地稱王。沛公以為其中有詐,就用了謀士張良的計策,派酈生、陸賈去遊說秦將,並用財利進行引誘,乘此機會前去偷襲武關。同時命令全軍,所過之處,不得擄掠,秦地的人都很高興。因此沛公最終大敗秦軍。而這時,秦將章邯已經在趙地率軍投降項羽了,許多諸侯也歸附了項羽。

公元前206年十月,沛公的軍隊率先到達霸上(今陝西長安縣東)。秦王子嬰駕著白車白馬,用絲繩系著脖子,封好皇帝的御璽和符節前來投降。有些將領主張殺掉秦王。沛公卻說:“當初懷王派我進攻關中,就是認為我能寬厚容人;再說人家已經投降了,又殺掉人家,這麼做不吉利。”於是把秦王交給主管官吏,就向西進入咸陽。沛公下令把秦宮中的貴重寶器財物和庫府都封好,然後又退回來駐紮在霸上,等待其他諸侯的到來。

沛公召來各縣的老百姓和有才德、名望的人,對他們說:“我和諸侯們約定,誰先進入關中誰就在這裏做王,所以我應當當關中王。現在我和你們約定,法律只有三條:殺人者處死刑,傷人者和搶劫者依法治罪。其餘凡是秦朝的法律全部廢除。所有官吏和百姓都像往常一樣,安居樂業。總之,我到這裏來,就是要為你們除害,不會對你們有任何侵害,請不要害怕!” 隨即,沛公又派人和秦朝的官吏一起到各縣鎮鄉村去巡視,向民眾講明情況。秦地的百姓都非常喜悅,爭著送來牛羊酒食,慰勞士兵。沛公推讓不肯接受,說不想讓大家破費。人們更加高興,惟恐沛公不在關中做秦王。

秦亡後天下形勢

秦朝滅亡後,天下群雄以項羽實力為最強,劉邦次之,但是包括劉邦在內的諸王都想爭奪天下。這之後的五年,進入了楚漢相爭時期。因為劉邦知人善用,文有蕭何、張良等謀臣,武有韓信為其打天下,所以最終取得了勝利。而其中韓信的功勞最大。可以說,漢高祖劉邦如果沒有雄才大略、卓具軍事才能的韓信的幫助,是不能取得天下的。因此,這一段有關漢室的開國史不能不講講韓信,並將圍繞劉邦、韓信、項羽這三個主要人物講述這期間的爭霸戰。

沛公進入關中接受秦子嬰投降後,有人勸說沛公若想在關中稱王,一定要派兵駐守函谷關,不讓諸侯軍進來,並且逐步徵集關中兵卒,加強自己的實力。沛公採納了這個建議。十一月中旬,項羽果然率領諸侯軍西進。當項羽聽說沛公已經平定了關中,非常惱火,就派黥布等攻克了函谷關。十二月中旬,到達戲水,並準備與沛公會戰。這時項羽的兵力有四十萬,號稱百萬;沛公的兵力有十萬,號稱二十萬,實力抵不過項羽。恰巧項羽的叔父項伯要救張良,使他不至於與沛公一起送死,便在開戰前夜來到沛公軍營見張良。為解除項羽的疑慮,次日沛公帶百余名隨從來到鴻門見項羽,向他道歉。沛公因為是帶著樊噲、張良去的,所以才得以脫身返回。這就是中國曆史上流傳甚廣的“鴻門宴”的故事的來源。

項羽繼續向西行進,一路屠殺,焚燒了咸陽城內的秦王朝宮室。秦地的百姓對項羽非常失望,但又害怕,不敢不服從他。項羽怨恨懷王當初不肯讓他和沛公一起西進入關,卻派他到北邊去救趙,結果沒能率先入關。所以假意推尊懷王為義帝,實際上並不聽從他的命令。後將其殺死。

公元前205年正月,項羽自立為西楚霸王,統治樑地、楚地的九個郡,建都彭城。又違背當初的約定,改立沛公為漢王,統治巴蜀、漢中之地,建都南鄭。而把關中分為三份,封給秦朝的三個降將。

四月,各路諸侯在項羽的大將軍旗幟下罷兵,回各自的封國去。漢王也前往封國,項羽派了三萬士兵隨從前往,楚國和諸侯國中因為敬慕而跟隨漢王的有幾萬人,他們從杜縣往南進入蝕地的山谷中。軍隊過去以後,在陡壁上架起的棧道就全燒掉,為的是防備諸侯或其他強盜偷襲,也是向項羽表示沒有東進之意。到達南鄭時,許多部將和士兵在中途逃跑回去了,士兵們都唱著歌,想東歸回鄉。這時剛剛投奔漢王的韓信勸漢王利用士兵想回歸故鄉的心氣,率兵東進,與諸侯爭奪天下。自此在韓信的幫助下,劉邦一步步取得了天下。

* 韓信助劉邦奪得漢室天下

韓信,淮陰人。即使在平民百姓時,心志就與眾不同。歷史上流傳甚廣的韓信忍胯下之辱的故事,就說明他有了不起的大忍之心。

當秦末天下群雄並起時,韓信先追隨了項粱,在項粱手下,卻沒有名聲。項粱戰敗,他又隸屬了項羽,項羽讓他做了郎中。韓信屢次向項羽獻策,以求重用,但項羽沒有採納。漢王劉邦入蜀,韓信脫離了楚軍歸順了漢王。因為沒有什麼名聲,只做了接待賓客的小官。

此後,韓信多次與蕭何交談過,蕭何認為他是位奇才,並多次向漢王推薦,漢王不以為然。韓信見得不到重用,就趁亂逃跑了。蕭何聽說韓信逃跑了,來不及報告漢王,親自去追趕他,將他追回。漢王對蕭何的舉動十分不理解,蕭何告訴漢王,能助他爭奪天下的非韓信不可,因為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個像韓信這樣的傑出人物。漢王聽從了蕭何的建議,選擇良辰吉日,親自齋戒,並設置高壇,布置廣場,拜韓信為大將軍。

韓信被任命為大將軍後,曾與漢王縱論天下。漢王自認自己在勇敢、強悍、仁厚、兵力方面不如項羽。韓信卻首先分析指出了項羽的劣勢,一是項羽只有婦人之仁,二是項羽放棄了關中的有利地形,而建都彭城。三是違背了楚國義帝的約定,將自己的親信分封為王,導致諸侯們憤憤不平。四是項羽軍隊所經過的地方,沒有不橫遭摧殘毀滅的,天下的人大都怨恨,百姓不願歸附,只不過迫於威勢,勉強服從罷了。雖然名義上是霸主,實際上卻失去了天下的民心。五是項羽強行分封的三個王,原來都是秦朝的將領,率領秦地的子弟打了好幾年仗,被殺死和逃跑的多到沒法計算,又欺騙他們的部下向諸侯投降。秦地的老百姓把他們恨入骨髓。

隨後,韓信又分析了漢王的優勢,一是任用天下英勇善戰的人才,用天下的城邑分封給有功之臣,這樣才可以所向披靡;二是以正義之師,順從將士東歸的心願,這樣戰無不勝。三是漢王進入武關,秋毫無犯,廢除了秦朝的苛酷法令,與秦地百姓約法三章,秦地百姓沒有不想要漢王在秦地做王的。四是根據諸侯的成約,漢王理當在關中做王,關中的百姓都知道這件事。因此如果漢王發動軍隊向東挺進,只要一道文書三秦封地就可以平定。漢王聽了韓信的分析,特別高興,這才相信蕭何之言,認為得到韓信太晚了。於是自此聽從韓信的謀劃,部署各路將領攻擊的目標。這次韓信縱論天下,充分顯示了他的雄才大略,高瞻遠矚的眼光。

八月,漢王出兵經過陳倉向東挺進,平定了三秦。公元前205年,漢王繼續向東奪取土地,一些王先後歸降了漢王。同年二月,漢王下令廢除秦的社稷,改立漢的社稷。

四月,漢軍在彭城兵敗,潰散而回。與此同時,項羽派人從沛縣擄來了漢王的父母妻子、兒女,把他們扣留在軍中做人質。諸侯們見楚軍強大,漢軍被打敗,就都背離了漢王而去幫助楚王。

漢王兵敗後,投奔了駐紮在下邑的呂后的哥哥呂侯。途中派人去尋找家室,只找到了兒子孝惠。六月,立孝惠為太子。在下邑,漢王逐漸聚集士卒,準備與項羽再次決戰。為了牽制項羽,漢王派使者說服九江王黥布反楚。楚軍派龍且前去攻打他。黥布戰敗後,歸附了漢王。此時漢王的勢力又開始壯大,韓信收集潰散的人馬與漢王在滎陽會合,在京縣、索亭之間又摧垮楚軍。因此楚軍始終不能西進。

這年八月,漢王任命韓信為左丞相,攻打反叛的魏王豹。韓信設計取得了勝利,平定了魏地,改制為河東郡。隨後,漢王又派張耳和韓信一起,領兵向東進發,向北攻擊趙國和代國。摧毀代國後,漢王就立刻派人調走韓信的精銳部隊,開往滎陽去抵禦楚軍。

韓信卓越而奇特的軍事才能體現在幾次重大的戰役上。一是井陘之戰。為了攻打趙國,韓信和張耳率領幾十萬人馬必須突破井陘口。韓信挑選了兩千名輕騎兵,每人持一面紅旗,說:“趙見我走,必空壁逐我,若疾入趙壁,拔趙旗,立漢赤幟。”並傳令當日破趙會餐。仗還沒打就預料必勝,引起了眾將的懷疑。接著他又派出萬人的先鋒隊,“出,背水陣”。顯然萬人的先鋒隊伍,背水布陣是不合常規的,是違反兵書戰策的,所以連敵軍也“望而大笑”。隨後韓信豎起大將的旗幟和儀仗,大吹大擂的開出井陘口。在兩軍相接時,趙軍果然傾巢出動功擊韓信的軍隊,韓信詐敗,拋旗棄鼓,等到他的騎兵乘虛衝入趙軍營壘,換上漢軍赤幟後,韓信率眾拼死反撲,迫使趙軍想回營壘,“壁皆漢赤幟,而大驚,以為漢皆已得趙王將矣,兵遂亂,遁走。趙將雖斬之,不能禁也。於是漢兵夾擊,大破虜趙軍,斬成安君泜水上,禽趙王歇。”這正像韓信所說的:“其勢非置之死地,使人人自為戰;今予之生地,皆走,寧尚可得而用之乎!”這正是韓信知己知彼,據實靈活的運用戰策的結果,足見其胸中韜略之一斑了。這次戰役史稱“背水一戰”。

打敗趙軍後,韓信下令要活捉成安君手下的謀士廣武君,並親自給他解開繩索,以老師之禮待他,向他請教攻伐燕國和齊國的情況。廣武君受韓信感動,為他分析了當前的形勢,認為上策是在此按兵不動,一方面安定趙國的社會秩序,撫恤陣亡將士的遺孤,並犒勞將士。另一方面擺出向北進攻燕國的姿態,然後派出說客,拿著書信,在燕國顯示自己戰略上的長處,燕國必不敢不聽從。燕國順從之後,再派說客往東勸降齊國。齊國也會聞風而降服。韓信聽從了他的計策。派遣使者出使燕國,燕國聽到消息果然立刻降服。於是派人報告漢王,並請求立張耳為趙王,用以鎮撫趙國。漢王答應了他的請求,就封張耳為趙王。

這時,漢王的軍隊駐紮在滎陽南面。為了方便取用糧食,漢軍修築了一條兩旁築牆的甬道,和黃河南岸相連接。漢王跟項羽互相對峙,持續了一年多。項羽多次侵奪漢甬道,漢軍糧食缺乏。項羽於是包圍了漢王。漢王請求講和,條件是把滎陽以西的地方劃歸漢王。項羽不答應。漢王就用陳平的計策,離間項羽和范增君臣之間的關係。亞父范增當時是勸項羽一定要攻下滎陽的。善猜忌的項羽便對范增產生了懷疑。范增憤而辭官,結果還沒有到彭城就死了。

楚國多次派出奇兵渡過黃河攻擊趙國。趙國張耳和韓信往來救援,在行軍中安定趙國的城邑,調兵支援漢王。楚軍正把漢王緊緊的圍困在滎陽,漢王從南面突圍,到宛縣、葉縣一帶,接納了黥布,奔入成皋,楚軍又急忙包圍了成皋。六月間,漢王逃出成皋,向東渡過黃河,只有滕公相隨,去張耳軍隊在修武的駐地。第二天早晨,他自稱是漢王的使臣,騎馬奔入趙軍的營壘。韓信、張耳還沒有起床,漢王就在他們的臥室裏奪取了他們的印信和兵符,用軍旗召集眾將,更換了他們的職務。韓信、張耳起床後,才知道漢王來了,大為震驚。漢王奪取了二人統率的軍隊後,命令張耳防守趙地,任命韓信為國相,讓他收集趙國還沒有發往滎陽的部隊,去攻打齊國。

韓信領兵向東進發,還沒渡過平原津,聽說漢王派酈食其已經說服齊王歸順了。韓信打算停止進軍,但後來聽從了一個叫蒯通的說客的建議,繼續攻打齊國。楚國派龍且率領兵馬,號稱二十萬,前來救援齊國。

韓信與龍且在濰水展開了會戰。這次戰役再次表現了韓信的智慧。龍且不聽進諫,剛愎自用,進兵與韓信隔著濰水擺開陣勢。韓信下令連夜趕做一萬多口袋,裝滿沙土,堵住濰水上游,帶領一半軍隊渡過河去,攻擊龍且,假裝戰敗,往回跑。龍且果然高興的說:“本來我就知道韓信膽小害怕。”於是就渡過濰水追趕韓信。韓信下令挖開堵塞濰水的沙袋,河水洶湧而來,龍且的軍隊一多半還沒渡過河去,韓信立即回師猛烈反擊,殺死了龍且。韓信把楚軍士兵全部俘虜了。

公元前203年,韓信降服且平定了整個齊國。派人向漢王上書,說:“為有利於當前的局勢,希望允許我暫時代理齊王。”正當這時,楚軍在滎陽緊緊的圍困著漢王,韓信的使者到了,漢王打開書信一看,勃然大怒,罵道:“我在這兒被圍困,日夜盼著你來幫助我,你卻想自立為王!”張良、陳平暗中踩漢王的腳,湊近漢王的耳朵說:“目前漢軍處境不利,怎麼能禁止韓信稱王呢?不如趁機冊立他為王,很好的待他,讓他自己鎮守齊國。不然可能發生變亂。”漢王醒悟,又故意罵道:“大丈夫平定了諸侯,就做真王罷了,何必做個暫時代理的王呢?”就派遣張良前往,冊立韓信為齊王,徵調他的軍隊攻打楚軍。

楚軍失去龍且後,項王十分害怕,就派人勸說齊王韓信反叛漢王,希望他與楚聯和,三分天下自立為王。韓信辭謝說:“我侍奉項王,官不過郎中,職位不過是個持戟的衛士,言不聽,計不用,所以我背楚歸漢。漢王授予我上將軍的印信,給我幾萬人馬,脫下他身上的衣服給我穿,把好食物讓給我吃,言聽計用,所以我才能夠到今天這個樣子。人家對我親近、信賴,我背叛他不吉祥,即使到死也不變心。希望您替我辭謝項王的盛情!”

齊國人蒯通知道天下勝負的關鍵在於韓信,想出奇計打動他,就用看相的身份規勸韓信與楚、漢三分天下,鼎足而立。這樣對天下百姓都有益處。韓信仍然不願背棄漢王,說:“漢王給我的待遇很優厚,他的車子給我坐,他的衣裳給我穿,他的食物給我吃。我聽說,坐人家車子的人,要分擔人家的禍患,穿人家衣裳的人,心裏要想著人家的憂患,吃人家食物的人,要為人家的事業效死,我怎麼能夠圖謀私利而背信棄義呢!”他認為自己功勛卓著,漢王終究不會奪去自己的齊國,於是謝絕了蒯通。

後來,漢王被圍困在固陵時,採用了張良的計策,徵召韓信,並應允齊地歸屬韓信名下,於是韓信率領軍隊在垓下與漢王會師。

公元前202年,高祖和韓信以及其他諸侯軍隊共同進攻楚軍,與項羽在垓下決戰。經過數次交鋒,終於大敗楚軍。項羽的士兵聽到漢軍唱起了楚地的歌,以為漢軍已經完全佔領了楚地,項羽戰敗逃走,楚軍因此全面崩潰。漢王派騎將灌嬰追殺項羽,一直追到東成,殺了八萬楚兵,終於攻佔平定了楚地。只有魯縣人還為項羽堅守,不肯降服,因為懷王當初封項羽為魯公。漢王就率領諸侯軍北上,把項羽的頭給魯縣的父老們看,魯人這才投降。於是,漢王按照魯公這一封號的禮儀,將項羽安葬。然後回師。

項羽被打敗後,高祖用突然襲擊的辦法奪取了齊王韓信的軍權。漢五年正月,改封齊王韓信為楚王,建都下邳。

韓信到了下邳,召見曾經侮辱過自己、讓自己從他胯下爬過去的年輕人,任用他做了中尉,並告訴將相們說:“這是位壯士。當侮辱我的時候,我難道不能殺死他嗎?殺掉他沒有意義,所以我忍受了一時的侮辱而成就了今天的功業。”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州上下五千年 軒轅黃帝為祖先 敬天問道得神傳 華夏文明始發源 文治武功創百業 仁德無為天下安 修身得道帝成仙 白日乘龍飛上天
  • 戰國時期的服飾有較明顯的變化,比較重要的是胡服的流行。所謂胡服,實際上是西北地區少數民族的服裝,它與中原地區寬衣博帶式漢族服裝有較大差異,一般為短衣、長褲和革靴,衣身瘦窄,便於活動。首先採用這種服裝的趙武靈王,是中國服飾史上最早一位改革者。短衣齊膝是胡服的一大特徵,這種服裝最初用於軍中,後來傳入民間,成為一種普遍的裝束。
  • 文帝因為立了皇后的緣故,賜給天下無妻、無夫、無父、無子的窮困人,以及年過八十的老人,不滿九歲的孤兒每人若干布、帛、米、肉,希望天下這些貧苦之人可以享有一些快樂。
  • 被班固稱之為“雄才大略”的武帝不僅開創了新的制度,塑造了一個強大的時代,而且他的成就和作為也已經深深的熔鑄進了華夏民族的歷史與傳統中。以前帝王沒有年號,但從武帝即位稱建元元年開始,後世帝王才使用年號。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在1206年的忽里勒台大會上,成吉思汗還頒布了大蒙古國根本大法,也是無論皇族、貴族、官、軍、民都必須統一遵循的大法令《大扎撒》(意為「大法令」),又稱《成吉思汗法典》。這部法典被視為世界上第一套應用範圍最廣泛的成文法典,也被視為世界最早的憲法性文件。
  • 歷朝歷代皇家子嗣,除了繼承皇位的兒子外,其他皇子多被封為「王」,而凡是有王爵的人都可稱為「王爺」。與唐宋和清朝的王爺只是虛銜相比,明初王爺職銜的含金量很高。他們不僅有封地,還有官署和軍隊,而他們主要鎮守在邊疆及內地的主要城市。比如明成祖朱棣就曾被封為燕王,封地是今天的北京一帶。
  • 南朝·梁時的昭明太子,吃飯時,發現裡面有死的蒼蠅和蟲子。他一聲不響,悄悄地撿出來,放在盤子下面藏著。唯恐被侍臣發現,會去懲罰廚師,所以不讓人看見。
  • 在中國古代,有不少老師盡心教書,竭誠育人,成就了許多家庭的子孫。西方有諺語說「贈人玫瑰,手有餘香」。冥冥之中,慈悲的上天嘉獎這些老師,將蘭桂齊芳的昌榮顯達賜予其子孫。代代相傳的民間懿行,古樸的師道故事,講述著「成就別人,也成就著自己」。
  • 成吉思汗(大紀元製圖)
    統一了蒙古諸部落的鐵木真,已經成為草原上無可爭辯的統治者,其控制了從南部戈壁到北極凍土帶、從東北森林地帶到西部阿爾泰山的廣闊領域,以及幾十萬來自不同遊牧部落的人口。不過,雖然鐵木真已是草原上的雄主,但仍需要獲得所有部族的認同,新的忽里勒台大會的召開勢在必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