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楊天水:蔣彥永獲釋使我們更加惦念獄中難友

楊天水

標籤:

【大紀元7月24日訊】近來,報刊連篇累牘,報道蔣老獲釋。這是自由民主力量又一次有限的胜利。蔣老的獲釋,標志著追求自由民主的力量,盡管面臨著嚴酷的打壓,但是仍然存在著一定的空間,雖然這种空間不排除監禁,然而只要策略上得當,維權主題上能夠深得多數國民擁護或者關注,就能夠對專制腐敗勢力造成一定的沖擊,也能夠由此而在國民中掀起重視自由民權的波瀾,也能夠以較小的代价取得有限的胜利。

蔣老獲釋了。南京正處酷烈的炎熱中。大街小巷,到處都可以看到气息奄奄的人群。這些個普通的勞動或市民群體,由于生活品質的低劣,不得不在暴日下行走,謀生。很多人都顯示出快要暈倒的跡象。正是在這樣的惡劣的气候中,我們欣悉蔣老的獲釋,并由此更加惦念那些仍然處在獄中的難友。

誰是我們的難友?所有的政見持异者,教見持异者,所有因為反對腐敗,維護民主權利受到迫害的被監禁者,都是我們的難友。

我們的難友,都處在酷熱的气候中,是所有深受酷熱的損害者中最受損害者,是所有不幸者中最不幸者。他們在經受擁擠,悶熱,缺少通風設備,集體洗腦等折磨。我們可以想象,他們很多人還在烈日下,于田地里,于車間,于建筑工地上,用生命做為代价,被迫接受所謂的勞動改造,無窮無盡的身心折磨正壓迫著他們。

他們本身都是惡法的犧牲品。強加在他們頭上的判決和監禁,除了顯示中共的法律不公,以及專門以打壓人民的抗爭為主業之外,毫無任何其它意義。這些法律違背自由民主精神,違背國際通行的人權慣例,早已應該拋棄和廢除。

我們有責任推動中共當局盡快制定一個大赦的計划,真誠地向國民和國際社會提交一個釋放所有政見持异者和教見持异者的時間表,以表明中共對以往過錯的忏悔,以便中共能夠适應時代潮流,獲得自新的机會,盡量向自由民主的力量靠近,而不被歷史完全淘汰。

是否中共當局會考慮大赦呢?答案一般是否定的。根据中共的特性以及它的專制派的極端的保守性質,期待它自行推出大赦的政策,簡直是痴人說夢。

那么,為了實現大赦,就需要我們很多國民去推動它。這种推動的形式一定是多樣的,個體性,群體性的,組織的,非組織的,民族性質的,國民性質的,和平的,以及由于中國社會的多樣性而不可避免產生的非和平的手段,等等,都是不可忽缺的。

在為蔣老獲得自由的運動中,我們很多人為之呼號。在為我們所有難友的自由的呼號中,需要我們更多的人參与,更多的更細致的准備。這將是一場長久戰。

我們有責任為這樣的長久戰盡力,它不僅維護我們難友的權利,也是維護我們自己的權利。自由是無价之寶。華民族的复興大業,有個前提,那便是我們每個國民的基本人權必須得到尊重和保護。

當然空喊是無濟于事的。我們必須投入實際的戰斗。最起碼我們必須為了發動實際的戰斗而先進行溝通和聯合的事務。這些瑣碎的事務,是贏得最后的胜利所必不可少的。(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楊天水:誰奪走了楊小凱博士的生命
楊天水:是官府橫暴還是百姓刁蠻?
楊天水:到處都是暴民和暴行
短篇小說﹕失業集(1)──投江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珍言真語】港龍停飛 前空姐追憶香港價值
【一線採訪視頻版】民眾廈門舉橫幅要中共下台
【遠見快評】新郵件新證人席捲民主黨大佬
【新聞看點】拜登中資項目 賀錦麗等大佬捲入
【重播】川普拜登終場辯論八大主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