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歷史真貌─盡情演“義”的時代 三國(一)

(公元220年─公元280年)
心緣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1日訊】就在漢室這幕大戲即將落幕之際,又一齣波瀾壯闊的大戲拉開了序幕,這就是英雄輩出的三國時代。當時一位複姓諸葛單名亮的英雄人物,在出山之前縱論天下大計時,就準確的預言了三分天下的結局。

歷史的走向果然如其所料,並在一直驗證著“謀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法則。而諸多的風流人物就在這業已預先設好的大舞台上,盡情的展示著智謀,盡情的演繹著“忠義、仁義、信義”,並為後人留下了不少膾炙人口的故事,比如桃園三結義,三顧茅廬,官渡之戰,過五關斬六將,赤壁之戰,七擒七縱孟獲等。雖然轉瞬間,三國“是非成敗轉頭空”,讓後人將“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但千古不曾泯滅的是“遙看三國事,滿盤皆忠義。”

三國始與公元220年曹魏代漢,終於265年晉代魏。但史家往往以190年董卓挾漢獻帝離開洛陽為三國上限,以280年晉滅吳為三國下限。本篇採用的年限則從魏正式代漢起,吳被滅止。魏之前為群雄逐鹿時期。

東漢末年天下態勢

東漢末年,由於外戚與宦官的不斷爭鬥,政治十分黑暗腐敗。公元189年4月,漢靈帝病死,少帝劉辯繼位,其生母何太后臨朝聽政,舅父大將軍何進執掌朝政大權。

當此之時,天下已經大亂,群雄競起。出身社會下層(屠戶)的何進,企圖依靠下層豪強的董卓殺掉宦官,不料宦官首先發動,殺死何進。何進部將又攻入宮中,殺死宦官2000多人。而應何進之召領兵前來洛陽的並州枚董卓,則改立劉辯之弟劉協為帝,這就是漢獻帝。董卓自此開始挾天子以令諸侯,橫行天下,東漢名存實亡。

漢室諸多舊臣痛恨董卓惡行,各地的州郡牧守以討伐董卓為名紛紛起事,地方豪強也加以響應,東漢末年混戰的序幕遂正式拉開。由於袁紹出身於“四世五公”、“門生故吏遍天下”的世家大族,又在消滅宦官集團中出了力,因此在討伐董卓時被推為盟主,從三麵包圍洛陽。董卓為躲避圍攻,挾持漢獻帝由洛陽遷都長安。公元192年4月,司徒王允設計與呂布殺死了董卓,天下百姓都拍手稱快。但是隨後董卓的部將李傕、郭汜又殺死了王允,關中大亂。

董卓死後,各個勢力之間展開了激烈的混戰。經過一番混戰、兼併,到199年,除了勢力最大的中原地區的袁紹佔冀、青、並三州和曹操佔據兗、豫二州外,全國大的割據勢力只剩下孫策據江東、劉表佔荊州、劉璋據益州、韓遂、馬騰佔有涼州、陶謙、劉備、呂布先後佔據徐州,袁術佔據揚州的淮南部分,公孫度盤踞遼東等六七股。這些勢力間又開始了新的角逐。

雄才曹操平定北方

在割據勢力間的混戰中,北方的袁紹消滅了幽、青二州的公孫瓚,並完全佔據了幽、冀、並、青四州,成為北方最大的割據勢力。在北方,能與其進行角逐的只剩下了曹操。但是袁紹為人優柔寡斷,與曹操的雄才大略相比,終是遜色不少,最終在與曹操的角逐中落敗。

*曹操的身世和才能

曹操,字孟德,是今天的安徽亳縣人。他的父親曹嵩,是東漢宦官曹騰的養子,後來官至太尉。

曹操小的時候就十分機警,善使計謀,但是他任俠放蕩,所以世人並沒有認為他有甚麼奇特的地方。只有樑國的橋玄和南陽的何颙認為曹操有異相。橋玄對曹操說:“天下將亂,非命世之才不能濟也,能安之者,其在君乎!”

曹操二十時,舉孝廉為郎,擔任洛陽北部尉。在擔任洛陽北部尉時,曹操不畏權貴豪強,對違反禁令的一律用五色棒打死,令京城震動,豪強斂跡,沒人敢再犯禁令。此後,曹操因鎮壓穎川黃巾軍有功,被提升為濟南相。他上任後,罷免了八名依附權貴、貪贓枉法的縣級官吏,又下令拆毀祠堂,禁絕祭祀。一時使濟南的社會風氣改變了不少。不久,曹操被任命為東郡太守,他稱病辭官回到了老家。

董卓篡逆後,天下群雄並起。曹操被董卓任命為驍騎校尉,並召之入京,欲與其計事。曹操深感董卓必敗,便逃回家鄉陳留,散盡家財,募兵參加討伐董卓。當時其它勢力畏懼董卓兵強,都不敢主動去攻打他。曹操卻說:“舉義兵以誅暴亂,大□已合,諸君何疑?向使董卓聞山東兵起,倚王室之重,據二周之險,東向以臨天下;雖以無道行之,猶足為患。今焚燒宮室,劫遷天子,海內震動,不知所歸,此天亡之時也。一戰而天下定矣,不可失也。”於是曹操率兵去攻打董卓,戰敗而退守酸棗。曹操向袁紹等進言,應快速進兵,但袁紹並未採納。

此後,曹操聚集千余殘兵,在濟北(山東長清)誘降青州黃巾軍三十萬,並“收其精銳者,號為青州兵”。曹操的勢力開始壯大起來。此時,董卓被大臣王允誅殺。

公元196年,曹操帶兵進入汝南和穎川,鎮壓了黃巾軍余部。同年,漢獻帝由長安逃回洛陽,因貧弱不能自立,便召曹操進京護衛。
曹操來到洛陽後,勸說獻帝遷都許昌,遂成“挾天子而令諸侯”之勢。曹操首先在政治上取得了優勢。其次,曹操在經濟上也採取措施促進糧食生產。由於連年戰亂,許多田地荒蕪。曹操認為:“夫定國之術,在於強兵足食,秦人以急農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代之良式也。” 於是先後實行民屯和軍屯。

所謂“民屯”就是招募流亡農民,利用荒地屯田。管理民屯的最高機構是大司農,郡一級設置典農中郎將或典農校尉,縣一級則有屯田都尉,直接指揮民屯生產的是屯司馬,每屯生產者大約為50人。由於屯田農民不屬州郡,而屬典農管轄,所以他們被稱為“典農部民”,或稱“屯田客”。政府規定,屯田客凡用官牛者將收穫物的六成繳國家,不用官牛的繳五成。據記載,當時在洛陽、穎川、河內、南陽、弘農、上黨等許多地方,都設有民屯組織。

民屯實行不久,曹操又下令實行軍屯。軍屯中的生產者,主要是士兵和他們的家屬(所謂“士家”)。軍屯的基本單位是營,每營60人。

此外,曹操還大修水利,推廣種稻,使中原經濟得到了恢復和發展,也初步解決了軍糧問題。

第三,在用人方面,曹操廣納賢才,而且有容人的雅量。比如當劉備投奔曹操時,曹操手下的謀臣程昱勸說其殺了劉備,因為劉備有雄才並非久居人下之人。曹操卻說:“方今收英雄時也,殺一人而失天下之心,不可。”

第四,整頓軍紀。曹操下令手下士兵不許侵擾百姓,違令者要受到懲罰。曹操還以身作則。有一次,曹操的馬受驚踐踏了百姓的農田,曹操便割發代首,以做懲罰。

不久,曹操在中原基本站穩了腳跟,成了唯一能和袁紹抗衡的力量。

*官渡之戰:曹操統一北方的轉折點

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雄心勃勃、勢力大增的曹操為了統一北方,自然將進攻的對象指向了袁紹。曹操手下諸將認為袁紹實力雄厚不可戰勝,曹操卻認為:“袁紹為人志大而智小,色厲而膽薄,忌克而少威,兵多而分畫不明,將驕而政令不一,土地雖廣,糧食雖豐,適足以為吾奉也。”曹操之才能由此可見。

公元200年,袁紹和曹操在官渡(河南中牟東北)展開了一場決定性的大戰。

官渡之戰,雙方力量對比懸殊。袁紹有大軍十萬,戰馬萬匹;而曹操大約只有一二萬人。袁紹佔有冀、並、青、幽四州之地,曹操只佔兗、豫二州。從軍隊、物資的數量和後方力量上來看,袁紹遠遠超過曹操。不過,曹操的優勢在於:一、比袁紹得人心。袁紹對待百姓比較嚴苛,而曹操注意發展生產,減輕對人民的剝削。二、軍隊的戰鬥力強。袁紹法令不嚴,士氣不振;曹操賞罰嚴明,上下齊心。三、在用人上,袁紹任人唯親,曹操唯才是舉。此外,曹操非凡的智謀也是袁紹不可相比的。

官渡之戰是一場充分展示曹操傑出的軍事才能和智謀的戰役。最初,袁紹進軍黎陽(河南濬縣東北),前鋒進圍白馬(河南滑縣東),曹操採用聲東擊西之法解了白馬之圍。接著,曹操主動退守官渡,以少數軍隊阻扼袁紹十萬大軍達半年之久。後來袁紹的謀士許攸投降曹操,告知了袁紹屯聚軍糧的地點。曹操率精兵五千,將袁軍屯糧之處焚毀。袁軍軍心動搖,全線崩潰,袁紹僅帶了八百名親兵逃回河北。曹操在官渡之戰中一舉消滅了袁紹的主力,為他統一北方奠定了基礎。而袁紹經此一役,實力大傷,不到兩年就病死了。

袁紹死後,他的兩個兒子袁譚、袁尚為了爭位,互相火並。曹操利用這個機會,攻下鄴城,殺死袁譚,佔有了幽、冀、青、並四州。袁尚則投奔了烏桓王蹋頓。公元207年,曹操率大軍出征盧龍塞(今河北遵化西北),大破蹋頓和袁氏的聯軍。袁尚又投奔遼東,為遼東太守公孫康所殺。至此,曹操基本上統一了北方。

統一北方後的興邦強國策略

曹操統一北方後,採取了一系列興邦強國的策略。首先提倡興禮儀。

公元202年,曹操下令:“凡是跟我當兵的將士,因戰死沙場而絕了後代的,找他們的親戚當他們的後裔,分給田地,由官府配給耕牛,設立學校,教育這些英雄的後代。要建立祠廟,讓活著的後代能夠有地方祭祀自己的祖先。能夠把死者的後代培養成人,我死後見到我那些先去的將士,就沒甚麼可遺憾的了。”

第二年秋天,曹操又下令:“十五年戰亂,使青年人沒見過仁義禮儀的風尚,這使我很憂傷。我命令所轄各郡都要提倡和重視古代聖賢們的典籍的研究,要建立學校,滿五百戶的縣要設立專門負責培養年青人的官員,選拔本地優秀子弟給以教育,使先王之道不致廢絕,從而興天下。”

各郡縣按照曹操的命令,大興教育。教育興而人才起,人才起而百廢興。曹操的教育計劃,為魏、蜀、吳三國的建立,奠定了人才基礎。其次,不拘一格,選拔人才。曹操在用人方面進一步提出了不重個人的門第出身的選拔措施。他在《求賢令》中明確提出“唯才是舉”的用人原則。曹操甚至要求部下將“負污辱之名,見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其各舉所知,勿有所遺”。在“唯才是舉”的方針下,曹操“拔於禁、樂進於行陣之間,取張遼、徐晃於亡虜之內,皆佐命立功,列為名將。其餘拔出細微登為牧守者,不可勝數”。

曹操不僅重用有“治國用兵之術”的人,而且還重用文人。文官郭嘉、滿寵等都為曹操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著名的“建安七子”與才女蔡文姬都是曹操的幕僚。甚至對於心屬劉備的關羽,曹操也備加愛惜,也不因其斬殺了自己的部將而心懷怨恨。

由於一大批有才能的士人被曹操任用,曹操時期的政治比較清明。

第三,繼續發展經濟。曹操統一北方後,社會秩序開始安定,許多流民紛紛回鄉。這些返鄉的流民,除了一部分成為屯田農民,一部分成為豪強的部曲、佃客外,還有更大一部分則成為各地的自耕農。這些自耕農因為有自己的土地和經濟,有較其他勞動者為多的人身自由,因此他們的生產積極性較高。

曹操佔領袁紹領地後,鑑於百姓受豪強欺壓之苦,遂下令取消當年的賦稅。公元204年,曹操頒布了對自耕農的田租戶調令:“收田租畝四升,戶出絹二匹、綿二斤。”這種按戶徵收綿絹的戶調製,此時正式創立。它的徵收方法是,首先按民戶財產的多少定出戶等,然後根據戶等高低攤派多少不等的綿、絹,而平均起來每戶合出絹二匹、綿二斤。這一制度,總的說要比東漢進步一些。曹操在頒布田租戶調令時,申明地方官不得再亂收苛捐雜稅,並嚴禁“強民有所隱藏而弱民兼賦”,這對安定自耕農的生產都起了一些積極作用。

為了發展生產,曹操繼續興修水利灌溉工程。如在合肥修芍陂、茹陂、七門、吳塘諸堰,其中七門堰可溉田1500頃,芍陂可溉田至數萬頃。在關中開成國渠,築臨晉陂,溉田三千余頃等等。在河北疏導高粱河,造戾陵遏,開車箱渠,灌溉四五百里之間萬餘頃土地。這些水利工程對促進北方農業的恢復起了重要的作用。

曹操當政期間,農業畝產量有所提高。在肥沃的屯田土地上,“白田(旱地)收至十余斛,水田收數十斛”。

隨著農業的好轉,北方的手工業在某些方面也有所恢復。如紡織業,襄邑的錦繡,朝歌的羅綺,清河的縑帛,上黨、代郡的麻布,都恢復了生產,並成為有名的產品。又如冶鐵手工業,韓暨改良了冶鐵技術,把既費工力又效率低的馬排和人排改成水排,使生產效率提高了三倍。

統一北方且實力倍增的曹操開始將視線轉向了南方,以期完成其統一全國的霸業。他的兵鋒首先指向了佔領荊州的劉表和依附於劉表的劉備。此時,曹操被漢獻帝封為丞相,權重朝綱。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阿膠
    編者的話:現在的人都認為現代科學很發達,是古人難以想像的。但從宋朝沈括所著《夢溪筆談》中記載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學、數學、物理學、地理學、地質學、氣象學、生物學、醫藥學、考古、語言、史學、文學、音樂、繪畫以及財政、經濟等等的發現和成就來看,事實並非如此。通過介紹《夢溪筆談》,我們與讀者分享中國古代科學的成就。
  • 齊桓公稱霸以後,又過了六年,賢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治。齊桓公很著急,親自去看望他。桓公問他:「大臣中誰可以繼承您的位置呢?」管仲說:「君主應該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臣子,您應該知道得很清楚。」
  • 上古中國禮儀文化並非僅指人們的社交禮儀,其範圍涵括了上至國家的政治制度、律法典章,社會的道德倫理、思想文化;下至黎民百姓的做人準則、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規範,無不包含在內。中國禮儀文化是自天而來的文明,源自於神的智慧,內涵博大精深。
  • 三峽工程36計
    「苦肉計」,為兵法三十六計之第三十四計,敗戰計其中之一。原文為:「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順以巽也。」
  • 三峽工程36計
    當水庫發揮防洪效益,蓄水至海拔一百七十三米時,許多沒有被計算為三峽工程移民、沒有搬遷的居民該怎麼辦?長江水利委員會認為,這些居民可以跑到更高的山坡上去,即所謂的「跑洪」,等洪水過後,再回到被洪水淹沒過的家中。
  • 三峽工程36計
    文化大革命期間(一九六九年十月),湖北省革命委員會和水利部,向毛澤東提出修建長江三峽工程的建議。毛澤東本來是竭力支持以建設大壩和水庫來治理中國河流的想法,但黃河三門峽大壩工程的失敗,使毛澤東火冒三丈,以致對大壩工程的熱情驟然大減,便以戰備為由,拒絕修建三峽工程的建議。
  • 劉佐護送母親和弟弟們一起北上,渡江時大風驟起,當時劉佐十五歲,他哭著禱告上蒼說:「我願意替代我的母親和弟弟們去死。」風愈刮愈猛,劉佐準備投水自盡,以自身去替換母親和弟弟們的平安。撐船的人死死抓住他不放。
  • 蕭統病逝時,年僅三十一歲。粱武帝親自來到東宮,扶著太子的棺柩失聲大哭。太子仁義有德,人人皆知。死後,朝野都都感到惋惜。京城男女,都到太子宮去憑弔,滿路上都是哭泣的人;全國各地的百姓和守衛疆土的士兵,聽到他死去的消息後,都十分悲痛。
  • 漢武盛世後,自漢元帝以下,歷代皇帝或優柔仁若,或耽於癖好,或短祚夭壽,出現宦官、外戚先後專擅朝政,導致綱紀紊亂、吏治腐敗的亂象。西漢從輝煌強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漢,迅速走向敗亡。
  • 東漢末年至晉初年,全國性大瘟疫共有二十多次。漢桓帝在位二十年,中原地區流行瘟疫高達十二次;漢靈帝時發生過一次;漢獻帝時發生了兩次。京師洛陽的瘟疫高達十六次之多,曹操有《蒿里行》詩云:「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