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教授集》(6)──儉能養德

楊天水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14日訊】 仲秋黃昏﹐石頭城清香怡人。黃瓜園內熱鬧非凡﹐專家樓前停一輛卡車﹐四週有許多中 老年男女﹐或白髮滿頭﹐或紅裙花巾﹐或面目猥瑣﹐或相貌堂堂﹐自車上卸下的海魚散髮着腥 味﹐那些人﹐大多彎腰﹐用手扒魚﹐遠看上去﹐只有一圈朝天的臀。有幾個一邊過鎊﹐一邊喊 着﹕”張教授的﹐李教授的。”喊到名字的人迅速靠近﹐張開手中的提袋。這時有個高個子自 遠處匆匆趕來﹐對一個戴眼鏡的老年婦女說﹕”顏教授﹐你手中的這份好﹐個頭大。”顏教授 說﹕”狄教授﹐你怎麼這麼晚才來呢﹖”一邊趁他人不備﹐自車廂上抓了一條魚放進袋中。狄 教授說﹕”在家跟老婆伴嘴的﹐沒文化的老婆就是水平低﹐缺乏理解能力﹐不能心心相印。” 顏教授有些魂不守舍﹐”嗯嗯”幾聲走了。

半個小時後﹐魚分得差不多了﹐幾個工人便清理車廂底的幾斤微爛之魚﹐狄教授提着魚 站在一邊不走﹐有個人問﹕”狄教授﹐等誰呀﹖”狄連忙滿臉堆笑說﹕”不等誰﹐我是站在這 裡吹吹風﹐讓魚去去腥味。”幾個工人將那些微爛之魚倒到邊上的垃圾堆後﹐開着車子走了。 狄教授等到夜色降臨﹐望望四週無人﹐快步走近垃圾堆﹐將地上的幾斤微爛之魚﹐快速揀進提 袋﹐然後直起身﹐望望四週﹐裝着無事人的樣子﹐往山坡附近的家中奔去。

剛進家內﹐狄的老婆便罵道﹕”你這個老不死的﹐一天到晚不願歸家﹐又趁分魚的機會 ﹐在哪裡跟哪個小妖精浪了。”狄教授說﹕”我處處為家裡着想﹐你看我在哪家浪了﹖”狄的 老婆說﹕”還賴帳﹐剛纔有個音樂系的小妖精來找你﹐我看那眼神﹐紅嘴脣﹐就不對勁。”將 手中的物品摔到桌子上﹐坐到沙發上哭。狄教授放下手中魚﹐說﹕”別哭了﹐我不是在哪兒鬼 混﹐是剛纔分魚結束﹐工人將車廂底幾斤剩魚扔到地上﹐我在那等天黑揀魚﹐所以才回來的晚 麼﹗”又哄了一陣﹐老婆止住哭聲﹐說﹕”反正你在外頭有名堂。”狄教授說﹕”別亂說了﹐ 快做魚吧﹐兩個孩子馬上回來了﹐好久沒有吃魚了。”老婆接過袋子一看﹐說﹕”怎麼盡是些 爛的﹐我就知道你沒用﹐分魚人家也欺侮你﹐專揀爛的給你。”狄教授說﹕”好魚在底下哩。 “老婆嘟嘟囔囔﹐嘴撅得老高﹐走進伙房﹐說﹕”你也要像顏教授他們學學﹐私下帶幾個學生 ﹐弄點外快。”

狄教授說﹕”不是我不想帶﹐我雖然老眼昏花﹐難道認不得鈔票麼﹖我老了﹐ 沒有什麼能教人家的﹐再說現在家教太多﹐誰會要我老頭子。”老婆說﹕”老什麼﹖我看在校 園裡與那些唱歌的小妖精搭話時神氣活現的﹐顏教授也老了﹐為什麼帶那麼多學生﹐每月三﹑ 四千外快哩。”狄教授說﹕”他是老聲樂家﹐有名望﹐有路子﹐能將學生推薦出去﹐我沒有這 些有利條件﹐誰會來跟我門上呢﹖”老婆說﹕”反正你要想辦法弄外快﹐再不帶學生﹐你等着 瞧吧﹗”狄教授只得說﹕”好﹐那也考慮考慮吧。”老婆突然從伙房沖到狄教授面前﹐冷着臉 說﹕”不許帶女生噢1”狄教授說﹕”社會年輕人﹐除了很多女孩想學聲樂外﹐有幾個男青年 想干這行的呢﹖你是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老婆說﹕”不許跟我胡攪蠻纏﹐反正不 准你帶女生。”這時紅燒魚的香味﹐漸漸彌滿屋內。兩個女兒進屋說﹕”爸媽﹐今天改善生活 啦﹐好香的魚﹐是啥魚﹖”鍬的老婆說﹕”是你們沒用的爸揀回來的爛魚﹗”兩個女兒說﹕” 媽﹐別亂貶爸了。”狄教授笑呵呵地說﹕”你們快洗洗手臉﹐準備吃飯吧﹐隨你們的媽怎麼講 吧﹐我從五七年到現在反正當慣了批鬥對象。”

吃飯時﹐小眼睛的大女兒說﹕”爸﹐我都二十七﹑八歲了﹐下崗也四﹑五年了﹐光靠在 數學研究所這樣的清水衙門打工﹐一月二﹑三百元﹐哪天才能攢到嫁妝的錢﹐聽說深圳錢好賺 ﹐我想去深圳找工作。”小女兒﹐瓜子臉﹐文文靜靜﹐說﹕”爸﹐媽﹐我也不想當打工護士了 ﹐一天到晚﹐累得死﹐每月不到八百塊錢﹐連雙像樣的皮鞋也買不起。”狄的老婆說﹕”怎麼 ﹖幾百塊錢一個月還少﹐我跟你爸當年結婚也沒花幾百塊錢。”女兒說﹕”現在九十年代都快 結束了﹐幾百塊錢﹐一瓶好酒也買不上。”狄的老婆說﹕”現在外面壞人多﹐你看這黃瓜園﹐ 七老八十的人﹐個個整天騙女人睡。你們到幾千里外的深圳﹐叫爸媽怎麼放心。”吃了幾口飯 ﹐又說﹕”老大你打工也是在有文化的單位﹐老二哩﹐你們醫院應當有些外快呀﹐現在還有什 麼地方比醫院好撈錢的﹐不是有人說壞不過貪官﹐黑不過醫院麼﹖”二女兒說﹕”醫院當官的 醫生﹑藥劑師﹐能串通弄到外快﹐我們小護士﹐有啥辦法嗎﹖”狄的老婆說﹕”聽說你們院醫 生經常讓病人吃錯藥﹐加重病情﹐然後又留他們住院﹐你是護士也可以插一杠子麼﹖”二女兒 說﹕”這事多缺德﹐我才不干呢﹖”狄的老婆筷子一摜﹐說﹕”這有多缺德﹐聽說有的醫生動 手術﹐有意拿掉人好內臟﹑偷到其他地方賣錢哩。”二女兒說﹕”我寧願膀大款﹐當小蜜﹐也 不干害病人的缺德事。”推開飯碗說﹕”姐﹐我們玩去。”

姐兒倆走了﹐狄的老婆在後面說﹕ “九點前一定要回來﹗不要跟院子裡那些不正經的小妖精學。”轉過身問﹕”他爸﹐小二子剛才說要膀大款﹐當小蜜﹐是啥意思﹖”狄教授滿臉不快﹐說﹕”就是跟有錢人吊膀子﹐做他們的小姘子﹗”狄的老婆說﹕”你說啥﹖說我聽聽﹖你看你﹐跟我耍什麼脾氣﹗”狄說﹕”本來 二女兒回家想跟我們談談心裡話﹐你一談起老古板就是沒完沒了﹐他們就生氣走了。”狄的老 婆摔掉手中的碗說﹕”是我氣走的﹖還是你不好管管女兒﹐我看你成天象個啥﹐只要跟那些學 唱歌的小妖精一談話﹐便眉飛色舞﹐跟我說話就變得象個判官﹐凶神惡煞的。”狄教授也不說 話﹐將杯中殘茶倒至一盤中﹐轉身去了陽臺﹐不一會﹐問﹕”茶葉﹐我晒的茶葉呢﹖”狄的老 婆氣呼呼地說﹕”讓我倒掉了。”狄教授說﹕”倒掉幹什麼﹐最起碼夠來人再泡上十次八次的 。”狄的老婆說﹕”你不覺得難為情﹐我還覺得難為情呢﹗提起來﹐算個教授﹐老是用這種泡 過的茶葉﹐去應酬客人﹐我害臊﹐就倒掉了。”狄教授說﹔”這叫做物盡其用嘛﹐每次來人﹐ 加上點真茶葉﹐有個樣子就行了﹐再說那些常來我這裡的人﹐大多批鬥過我﹐對那些沒有良心 的人﹐真假混合茶的招待很客氣了。古人說’儉能養德’﹐喲﹐說這個你不懂。”

狄的老婆一 翻眼﹐說﹕”我不懂﹗你這個老沒用的﹐除了和那些小妖精嬉皮笑臉﹐就是晒泡過的茶葉﹐還 懂什麼﹖”狄教授正待講什麼﹐有人敲門推門進來﹐狄教授一看是同系的年輕講師﹐帶着一女 子﹐便說﹕”請坐﹐請坐。”又說﹕”孩子媽泡茶。”狄的老婆說﹕”你自己泡﹐看你高興的 樣子象個啥﹖”轉身進了寢室。狄教授只得自己拿了茶杯﹐走了陽臺﹐將殘茶一分為二份﹐放 進兩個杯中﹐又加幾根新茶﹐沖了水﹐一手端一杯﹐轉身進入小客廳﹐放在茶几上﹐說﹕”你 們請喝水。”兩個年輕人連忙說﹕”謝謝教授。”眼睛盯着茶水看﹐狄教授有些心虛﹐說﹕” 茶葉雖然不好﹐還能湊合着喝﹐你們年輕人更不要被目前虛浮的浪費風氣浸染﹐常言道’儉能 養德’麼﹗”兩年輕人唯唯應聲。

狄教授望着那女子問﹕”小姐是哪年級的﹖”年輕男子說﹕”教授﹐她是外面的﹐想學唱歌﹐我就想起了您可以收她做學生。”狄教授趕忙說﹕”小點聲 。”又談了幾句﹐狄教授說﹕”你們先回去﹐以後要等上下午﹐上班時到我的練琴房找我。” 那對年輕男女便起身告辭﹐出門而去。幾步之後﹐年輕男子轉身回來說:”狄教授﹐馬上評職稱時間要到了﹐我晉昇高職的事﹐您要多關照。”狄說﹕”你放心吧﹐你也曾關照我哩。”想了想又說﹕”把她領到我琴房﹐我馬上就到。”摘下褲帶上的鑰匙塞到年輕男子的手中﹐又加上一句﹕”注意﹐別把我那裡晒的茶葉弄撒了﹐我留着做中藥的引子哩。”(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