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欣賞】白居易《輕肥》

作者:文思格

章懷太子暮壁畫中的宦官。(公有領域)

  人氣: 10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白居易輕肥

意氣驕滿路,鞍馬光照塵。
借問何為者,人稱是內臣。
朱紱皆大夫,紫綬悉將軍。
誇赴軍中宴,走馬去如雲。

樽罍溢九醞,水陸羅八珍。
果擘洞庭橘,膾切天池鱗。
食飽心自若,酒酣氣益振。
是歲江南旱,衢州人食人。

【作者簡介】

白居易(公元772─846),字樂天,是唐代有名的大詩人,「新樂府運動」的倡導者。他的詩語言通俗、明白流暢,在風格上自成一體(世稱「元白體」)。 他長於各種詩體,特別是敘事長詩,其中「長恨歌」和「琵琶行」是其代表作,對後世影響極大。

白居易畫像。(公有領域)

【字句淺釋】

解題:「輕肥」二字取《論語‧雍也》中「乘肥馬,衣輕裘」的意思,用來概括豪奢生活。此詩揭露的是宦官掌權後的驕奢生活和飛揚跋扈的驕橫神態。
內臣:指宦官。
紱(讀「浮」):古代繫印章的絲繩。
綬:古代繫印紐的絲帶。
軍:指保衛皇帝的神策軍,當時已經歸宦官統管。
罍(讀「擂」):古代的一種盛酒器具,形狀像壺。
醞:指酒。
八珍:指來自「水陸」的各種山珍海味。擘(同「掰」):用兩手把東西分開。膾:細切的魚肉,特別是生食的魚片。自若:如常、鎮定的樣子。振:振作、奮起。

【全詩串講】

一路上飛揚跋扈任驕橫,雕鞍肥馬返照空中飛塵。
請問這些人是幹什麼的?人們都稱呼他們是內臣。
佩紅繩大印的都是大夫,佩紫帶印綬的全是將軍。
帶誇耀神氣去軍中赴宴,一幫人騎著馬湧動如雲。

杯裡壺中溢出各種美酒,盤盛碗裝羅列海味山珍。
水果吃的是洞庭的名橘,鮮切的魚片帶天池魚鱗。
吃飽了心滿意足閑中坐,喝醉了精神亢奮發噪音。
今年江南可是遭了旱災,衢州的飢民已經人吃人!

獸面紋罍。(公有領域)

【言外之意】

此詩寫宦官專權後那種驕奢的生活和驕橫的氣勢,繪聲繪色、活靈活現。政權、軍權在手,一個個都封了大夫、將軍了,還有不驕不奢的?作者在盡情描繪了宦官們驕奢生活之後,筆鋒驟然一轉,奇峰突起,推出了江南正在人吃人的慘劇,把兩種極端矛盾的社會現象放在一起,而且不發議論、不作結論,讓讀者自己從那鮮明的對比中去產生自己的議論和結論,這樣反而具有更強的說服力。

當時知道宦官驕奢生活,同時也知道江南旱災造成人吃人悲劇的,何止作者一人呢?但卻恰好是作者寫下了《輕肥》這樣的歷史名篇。歷史何以特別的青睞作者?那是因為他有一顆同情人民、關心人民疾苦的金子一般閃亮的心!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詩人知道有一個香積寺,但不知寺在何處,於是便安步當車、信步遊訪,顯出一派閑適、瀟洒的風度。走了幾里路後,竟然走入了雲遮霧繞的山間,頓時使香積寺給人一種幽遠、出塵、深不可測的感覺。
  • 王維之自然,李白之高妙,韋應物之古淡,是唐詩五言絕句中的三大頂峰,詩論家稱其「並入化境」。此詩正是作者古雅閑淡的風格美的具體體現。
  • 你北面那山上的白雲一片片,我安適的隱居生活使我欣喜。登上山頭是想遙望你的住地,我的心正隨著大雁向你飛去。
  • ”好不容易啊!得到和你一塊兒喝酒的機會,我們把這滿滿的酒,一大杯一大杯的喝吧!“花發多風雨,人生是別離。”花開了,風雨就要吹落它,在這人世上,往往是聚少離多,還是多喝酒,把離別的憂愁忘記吧!
  • 在荷葉初生的春天,我和你偶然相遇。但春愁已經隱隱而生。
    在荷葉枯黃的秋天,別離的愁思,終於來臨。深深的知道,這份情將永遠與自己同在,在悵惘中,只能獨自站立江頭,傾聽那永不休止的流水聲。”
  • 在這炎天暑氣裡,竟然還有貧窮婦女抱著小孩子,尾隨割麥的農夫,把散落的殘穗一根一根的拾起來放到自己的破竹筐裡,拿回家去充饑。由於要納官稅而賣光了所有的田地,她家已經無地可種、無麥可收了。但這樣冒著暑熱撿幾根殘穗,又能挨得多久呢?
  • 近體詩主要分爲律詩和絕句;而律詩中有五言律詩、六言律詩、七言律詩。絕句也是一樣有五言絕句、六言絕句、七言絕句。律詩和絕句都必須嚴格依照規定的格律去寫。
  • 沒有讀過書,但從學習班上下來後居然能寫詩,從這首詩中我們能感受到那種質樸,純真的美;這也是任何華麗的語言所無法替代的
  • 在浮生若夢中的人們,卻仍然苦苦的追求著名、利、情,成也擔心,敗也擔心。然而凡是知天命、識天理的人都知道,世上的榮華富貴,各憑造化,榮祿平庸,早有安排。知曉真相的人。是不會為這樣的事情擔心的。所以,不開口笑才是痴人哪!
  • 而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就像詩中的王維,獨處也有他自己的世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