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教授集》(2)──會海因緣

楊天水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8日訊】盛夏熱浪﹐直壓中原﹐鄭州城大街小巷﹐熱氣逼人﹐人們自中午等候到黃昏﹐希望老天 能起點涼風﹐可是天公偏不作美﹐黃昏時整個城市仍然異常悶熱。

某大學家屬區的草坪花架之下﹐幾個老人﹐手搖芭蕉扇﹐不住埋怨老天無情。一個戴眼 鏡的中年人走過來﹐說﹕”葉教授﹐您家的空調裝好了麼﹖”一個西瓜形臉龐的老教授說﹕” 湯教授﹐我要是裝得起空調﹐還在這花架下找涼氣麼﹖”另幾個人說﹕”湯教授﹐你裝了麼﹖ “湯教授說﹕”我早裝了。”幾個人齊問﹕”哪為啥不在家裡涼﹐到這兒干嘛呢﹖”湯教授說 ﹕”我看幾位德高望重在此﹐就來玩了﹐想學點真知。”幾個老人呵呵一笑﹐說﹕”那就請葉 教授給我們講講紅學吧。”葉教授也不客氣﹐猛搖幾下大蕉扇﹐說﹕”《紅樓夢》是一部奇書 ﹐是眾所週知﹐我最近作了考訪多考證﹐斷定曹雪芹是曹操的四十代孫﹐身上有祖傳的文學細胞﹐他的牙齒是三十七顆﹐所以與眾不同。脂硯齋是曹雪芹的京都藝妓。”抬手擦額上的汗說 ﹕”死天氣﹐太熱了﹐真像曹雪芹寫的熱天一樣﹐鶴兒也熱得打盹。”湯教授說﹕”葉教授不 愧為紅樓博導﹐世界名家﹐一翻宏論﹐今人受益﹐不過教授為什麼不利用紅樓學專長﹐到市場 經濟中開拓開拓呢﹖”葉教授與幾個老人說﹕”紅學怎麼與市場經濟掛鉤呢﹖”十來只老花眼 睛緊盯湯教授﹐湯教授﹕”諸位老先生﹐晚輩不揣淺陋﹐請勿笑我鄙俗。竊以為﹐市場經濟鋪 天蓋地﹐隨之者富﹐逆之者窮﹐我們校園淨地亦不能免。試看如今娼妓有別墅轎車﹐教授無好 衣好食。我們必須解放思想﹐更新觀念﹐才能改更窘境。”一個長着蛤蟆嘴的教授說﹕”湯教授﹐剛纔算作是引論﹐快切入正題吧。”湯教授說﹕”紅學是偉大的迷人的﹐為舉世無數人矚目。你們看到報刊上’康爾陰’香粉的廣告麼﹖”另一個長番瓜臉的教授說﹕”快點談談紅學 與市場經濟的掛鉤方法﹐講話﹐做文章不能離題太遠﹐不要讓自己的思路成脫韁的野馬--亂 奔。”湯教授說﹕”別急嘛﹐時代變了﹐講科學﹑經濟﹐不能像做絕句﹐三言五語就成。我是 說那’康爾陰’香粉的策劃成功的﹐那廠家先做廣告﹐說是凡購買此物的人都可以參加抽幸運 號碼﹐抽到者可以參加培訓班﹐就得生產此物的權利與列入’康爾陰名人大辭典’的權利﹐辭 典每人立小傳﹐使之流芳百世﹐那培訓班是收錢的﹐入名人大辭典是收錢的﹐聽說全國報名者 極多﹐狠狠地賺了一大筆。”葉教授說﹕”電視廣告常講潔爾陰﹐這康爾陰是潔爾陰的同胞麼 ﹖”湯教授說﹕”差不多﹐它們的姓名是歐美式的﹐名前姓後﹐改成中國人的習慣﹐應該是’ 爾陰潔”爾陰康’﹐都姓’爾陰’﹐正是同胞。”一個老者說﹕”湯教授年富力強﹐幾天不 見﹐學問長進許多﹐邏輯性也大大提高了。”湯教授說﹕”言歸正傳﹐咱們紅學要比爾陰類更 有魅力﹐咱們可經先登廣告﹐說要編匯《紅學愛好者人名辭典》。但報名者必須經紅學講習班 培訓三個星期﹐入班費與入典費各三百元。你們各位前輩想想﹐這樣我們一下子就可以脫貧致 富。”葉教授與幾個老者﹐停住手中的芭蕉扇﹐說﹕”收這點費﹐怎麼能使大家一起脫貧呢﹖ “湯﹕”全國紅學愛好者何止千萬﹐欲攀龍附鳳﹐名垂青史者更好似大漠沙塵﹐廣告一出﹐少 說也會有三﹑四百萬人報名﹐按三百萬人算﹐一人收六百元﹐三六一十八﹐就是十八億的收入 呀﹗﹐就算我砍掉三分之二的不確定因素﹐實打實我們能弄到六個億。”手中的扇子一揮﹐像 能飛揮舞長矛一樣﹐很有些英武之氣。葉教授等數人嚇得目瞪口呆﹐說﹕”你這是真話﹖瘋話 ﹖”湯教授﹕”看來幾位先生的思想還很穩健﹐好﹐這事以後再談﹐我可以先為大家策劃一個 快樂的暑期言討會麼﹖”葉教授數人說﹕”現在東西這麼貴﹐天又那麼熱﹐冰箱電扇老是壞﹐ 怎麼能快樂起來。”湯教授說﹕”諸位老先生﹐現在資本家不吃香了﹐知本家吃香了。你們都 是知本家階層的大員﹐為啥自暴自棄。”接着挨個問﹕”您研究什麼專業﹖”一個老者說﹕” 我是研究社會主義與東歐俄羅斯的。”湯教授說﹕”您是什麼專業﹖”一個老者說﹕”我的專 業可老掉牙了﹐原始社會研究。”

湯說﹕”加葉教授共四人﹐我懇請你們每人填一項學術研究 會的經費申請表﹐大家申請經費﹐經費一到手﹐我們就去廬山﹑北戴河﹑煙臺﹑青島那些涼快 的地方開會避暑﹐到時還有好酒好菜。”除葉教授外的幾老者說﹕”我們這些專業都老了些﹐ 現在是新興學科當道的年代﹐怕是申請不到經費。”湯﹕”事物都是變化的。如今吃研討會時 髦﹐也算是靠山吃山嘛﹐我來給大家策劃個題目。”接着研究俄羅斯的那老者說﹕”您就申報 ‘俄羅斯的社會主義制度與經濟現代化之關係研討會’的經費申請名目。”指着研究原始社會 的那教授說﹕”您就申報’現代原始經濟--摩梭社會與市場經濟撞擊之研究’的經費申請。 “指着那位動物分類學教授說﹕”您就申報’動物保護與經濟現代化的互補關係研討會’的經 費申請。”最後說﹕”葉教授﹐您的專業是可是一向紅得發紫的﹐就申報’紅樓夢與改革開放 ‘研討經費申請。”眾老教授說﹕”紅學新見我們聽得很多﹐唯獨沒有聽說過紅樓夢暗示改革 開放。”

湯教授﹕”諸位先生有所不知﹐紅書中說到過許多的舶來品﹐包括西洋畫兒﹐掛鏡等 等﹐要沒有開放﹐這些東西怎麼進來﹐書中又說到探春代理管理大觀園一段話期內﹐將菜地﹑ 農田﹑果木承包到個人﹐實行了聯產承包﹐多餘為已﹐這不是改革麼﹖”葉教授說﹕”沒想到 後生可畏﹐看來我們紅學界又要有名星突起。”突然一老者說﹕”申請研究會經費要以學會名 義﹐我們又不是學會的秘書長﹐又不是系領導﹐怕是校領導那裡過不了關。”湯教授﹕”各位 放心吧﹐只要你們想到風景區開會﹐旅遊避暑﹐所有的手續﹐我來代勞﹐到時只要你簽個字就 行了。”眾人喜氣洋洋﹐又閑聊到其他話題﹐一直至夜深人靜之時﹐才各自回家。

湯教授見老婆孩子已睡﹐便悄悄走到寫字檯前﹐打開抽屜﹐拿出一疊表格認真填寫﹐寫 好後﹐反復看了數遍﹐伸個懶腰﹐打個哈欠﹐去衛生間簡單沖個澡﹐就在老婆孩子邊上躺下睡 了。心想﹕”這次要是弄到錢﹐想法重新買套房子﹐按星級標準裝璜一下﹐這舊房子可以租給 那些有錢的學生。”又突然爬起來在電腦上忙了一陣﹐然後才倒下休息。

次日一大早﹐湯教授提起公文包﹐直奔葉教授家門﹐敲門許久﹐葉教授才懶洋洋開門﹐ 問﹕”湯教授﹐一大早準備干啥去﹖”湯自公文包內拿出研討會經費申請表及相關的表﹐說﹕ “葉教授﹐您老請簽字。”葉教授按湯手指的地方簽了名﹐說﹕”剛纔我正夢到與林黛玉幽會 哩。”湯教授說﹕”這也是好的研究課會﹐可以叫作’林黛玉與紅學專家之夢的關係研究’﹐ 還可以上網﹐設立一個’夢見林黛玉’的網站。”葉教授﹕”你先去﹐讓我再睡一會﹐看看能 否再夢到’薛寶釵﹑史湘雲’幾個女子。”湯教授匆匆離去﹐跑了另外幾個教授的家﹐讓他們 一一簽了字。便直奔校長辦公室。對校長說﹕”最近幾個老教授合計一下﹐想為黨校創點財富 和知名度。”遞上一疊經費申請表。

校長一一看了﹐摘下老花鏡說﹕”湯教授﹐最近部份學生 和老師反映你不安心教學﹐我希望你還要以本職工作為中心﹐再說國家現在反對文山言海﹐你 這五個研討會﹐總共申請五十萬元費用﹐現在沒有這麼多錢供你們開會。”湯教授說﹕”我不 安心教學﹖是人們的舊觀念的思想在作怪﹐我這策劃專業﹐如果沒有實踐活動的經驗作為理論 基礎﹐我就無法向學生傳授貨真價實的知識。另外您認為五十萬會務費昂貴﹐其實點錢真是算 不得什麼﹐據說廣東一個公安局長為十二歲的兒子辦了個生日聚會﹐花了百多萬﹐更重要的是 ﹐只要校長肯出這個數目﹐我包管給你賺回一百二十萬。”校長一聽﹐深思片刻﹐說﹕”那你 說說創收的具體計劃吧。”湯教授這才坐到椅子上﹐說﹕”首先這六十萬會務費也不要您出﹐ 只要您給我一紙委託書﹐委託我全權辦理這些會務安排﹐我們去找城里的幾個闊老﹐這些些闊 老﹐錢很多﹐但文化不高﹐經常想弄個儒商的身份﹐要他們出錢﹐是沒有問題的﹐另外﹐將來 的紅學會議中﹐我加上幾個子會議﹐比如《與紅樓夢有關的金瓶梅中春藥成份分析研討會》﹐ 會招來許多好奇者與會﹐按一萬人想參加算﹐每人收四百元會務費﹐就可以有四百萬元的收。

大賺頭還不在這裡﹐你想那個《金瓶梅》中的西門慶﹑潘金蓮用的秘方﹐現在社會人很多開發 商都在研究﹐企圖解秘﹐用于生產﹐我可以動員四五家來先投資點作為研究古方的經費﹐每家 只要先出三百萬元﹐我們就可獲得一千多萬元可支配資金。到時您可作為顧問﹐拿到百把萬工 薪。”校長慢思慢理﹐飲了口茶﹐說﹕”難怪有人講﹐你是策劃奇才﹐好就這麼辦﹐你去努力 吧﹐為學校創收應該是符合改革開放精神的﹐也符合廣大教職員工的利益。介紹﹑證明一類你 找找陳秘書。”拿起電話﹐說﹕”陳秘書﹐按湯教授的要求﹐全力支持他展開工作。”湯教授 轉身離開校長辦公室﹐至隔壁秘書室﹐半小時後﹐便滿面春風﹐出門下了樓﹐打的消失在人海 車流之中。

幾天以後﹐湯教授﹑葉教授等幾個人坐在一輛鄭州至北戴河的大巴之上。望着沿途烈日 之下稍顯萎蔫的樹葉﹑禾苗﹐一個老教授說﹕”到底是進口的大巴好﹗空調那麼涼快﹐去年我 乘過一次國產空調大巴﹐像是悶籠一般。也不知那空調的作用跑到哪個國家去了。”另一個老 教授說﹕”湯教授﹐從前我們申請過研討會經費﹐申請了半年也沒有得到批准﹐為什麼你的效 率這麼高﹐幾天就得到批准﹐而且弄到這麼多錢。”葉教授也說﹕”為什麼那些大款肯出錢﹖ “湯教授說﹕”大款也是人﹐也有成就需要﹐榮譽需要﹐有錢只滿足他們的部份需要。他們還 想榮譽和另外一些成就﹐我就在大膽地滿足他們﹐我答應他們﹐到時研討會論文集的編委有他 們的名字﹐還要請學校在讀的碩士﹑博士替他們提刀﹐寫些論文﹐躋身名人學者行列﹐閉幕會 ﹐由他們出席講話﹐他們當然就樂意掏錢了。再說﹐他們的錢也不是正正派派賺得來的﹐還不 是靠權錢交易﹐從公家的口袋裡拿去的。”至此﹐打開身邊手提電腦﹐說﹕”你們聊吧﹐我要 抓緊聯繫客戶哩。”

幾個老教授便不作聲﹐靜靜看湯教授操作電腦﹐湯教授飛快按了一些鍵﹐ 眉飛舞色地說﹕”各位教授﹐現在你們各自主持的研討會﹐都已有上百家單位報了名﹐錢已匯 到我的網絡帳戶上﹐尤其是要參加紅學研討會﹐與《金瓶梅與我國性保健品開發的關係研討會 》的人已達到四萬人﹐那些想上《紅學研究名人大辭典》的人已有二萬六千人。就憑這些﹐我 們幾百萬的收已到手了。”幾個教授說﹕”你啥時做的報告﹐一下子就有了這麼多報名與會的 人。”湯說﹕”那天晚我們花架下聊天結束後﹐我回去開的夜車﹐通過電腦﹐我們的廣告﹑啟 事﹐就發出去了。好﹐請你等等。”又按了幾下鍵﹐說﹕”好﹐現在已有十幾家藥品製造商要 與我們聯手研究開發發西門慶用的性保健藥品。到時要葉教授施展才華﹐拉住合作者。”葉教授說﹕”《金瓶梅》是《紅樓夢》的奶奶﹐我這個研究紅學的﹐平常自然是離不開《金瓶梅》的﹐那些藥方是知道一點的。”一個老教授說﹕”細想之下﹐西門大郎真有了不起的地方﹐要是現在﹐準能弄個性學研究會的副會長的頭銜。”葉教授說﹕”那三個姐兒﹐也必是出色的臺姐。”湯教授﹕”我看送到學院學好外語當個部長副部長的去套外國人﹐能引進大量外資哩。 “眾人哈哈一笑﹐車窗外的青樹綠禾﹐瓦舍專樓﹐迅速朝相反方向逝去。

夜色降臨之時﹐大巴駛進了北戴河地區下車後﹐湯教授領幾位老教授到一家預選訂好的 酒店住了下來後﹐不免是一番海濱漫步。那涼風直往人心裡鑽﹐葉教授感慨道﹕”以後每年夏 天﹐都要到這裡開紅學的研討會﹐這風兒﹑水兒﹑樹兒﹐這夜涼兒﹐是鄭州從沒有過的。”使 勁做了幾個深呼息﹐另幾位老教授說﹕”葉教授莫非是練過法輪功夫。”葉教授說﹕”法輪功 就是深呼息麼﹖”一個老教授說﹕”對的﹐深呼息調節身體﹐真善忍靜化人心。”葉教授說﹕ “這樣說﹐明天有時間﹐可要單獨教我練練。”湯教授突然說﹕”法輪功﹖好﹐有了﹐明年夏 天北戴河的紅學研討會的題目有了。”眾教授靜待下文﹐湯教授﹕”就叫做’周易之道和曹雪 芹與法輪大法本源關係研討會’﹐這名稱聽上去就有學問。”幾個老教授只叫好。 這時有幾 個男女也不遠處談論紅學﹐湯教授上前搭話﹐那些人說﹕”是紅學中原健將湯先生啊﹐幸會。 “湯問了三五句﹐方知他們來自廣東﹐是上午乘飛機來的﹐已玩了大半天了﹐心想﹕”發達地 區到底不同凡響﹐比我們離北戴河遠得多﹐竟然捷足先蹬﹐日後我們鄭州人也要迎頭趕上﹐坐 飛機參加會議。”兩群人又玩耍了一會﹐大家覺得累了﹐就回到酒店睡覺了。

次日上午﹐湯教授親自主持報名接納﹐與會自全國各地陸續到來。午餐後﹐湯教授仍堅 持崗位﹐坐在報名處﹐一個高顴骨﹑大眼睛的矮子站在門口﹐有些欲進又止﹐湯教授看他不像 是個學者﹐便不理他﹐隨揀一張報紙翻閱。那人猶豫一會﹐問﹕”先生﹐請問﹐這裡是紅學研 討會的報名處麼﹖”湯教授說﹕”牌子上寫着的嘛﹗”那人嗯嗯幾聲﹐便進屋﹐湯教授說﹕” 請坐吧﹐你是哪個單位的。”矮子說﹕”我是個體﹐從廣西趕來的。”湯教授說﹕”你研究紅 學﹖”矮子說﹕”我是個紅學的愛好者﹐”一邊從口袋裡掏出錢﹐交了﹐又陶出一張名片﹐雙 手恭敬捧送湯教授。湯接過一看﹐上面寫着北海××公司董事長﹐廣西大學客座教授﹐廣西軍 區宣傳部文藝處顧問﹐南方紅學會桂南分會/副總理事等等一大串頭銜﹐心中不免有些懊悔﹐ 心想﹕”剛纔有些以貌取人了。”站起身﹐自冰箱中拿了冷飲﹐遞給那矮子。又自報了姓名﹐ 矮子擺下手﹐說﹕”我想聽聽湯教授的暑假避暑計劃與創收計劃﹖”湯教授心中頓時有些疑問 ﹐心想﹕”素昧平生﹐怎麼一見面就單刀直入﹐點明我所有的秘密﹖他是南方的人麼﹖難道我 在南方的一些事發虛了麼﹖”正在猶豫不決之際﹐那人和藹一笑﹐說﹕”不要緊﹐湯教授﹐我 們是自己人﹐我是來您合作﹐共同發財的。”

湯教授心想﹕”看來是自己多疑了﹐從前在南方 卷走人家百把萬塊的事﹐是神不知知鬼不覺的﹐當時用的假名假址﹐不要草木皆兵嘛﹗”矮子 說﹕”昨夜海濱一遇﹐我側面感覺到湯教授是開拓型的高知﹐本來當時就想拜教﹐可惜天黑夜 深﹐所以今天才來。”湯教授說﹕”您有什麼高見﹐請賜教。”矮子說﹕”開研討會是生財之 道﹐這個大家都明白﹐不過最好把這事做大﹐要想辦法把銀行﹑金融公司也拉進來。現在國際 有上數千個億剩餘游資﹐我們要利用這個名目﹐套一套官場那些糊塗蛋。”湯教授喜上心頭﹐ 覺得碰到了知已同道﹐又給矮子拿了杯冷飲﹐矮子也不客氣﹐說﹕”如果你對這方面的合作有 些興趣的放,我們就一道干。”湯教授﹕”當然有興趣了。”矮子說﹕”那馬上我們可以向全國 上千家大企業發出邀請﹐就說是國際十大財團﹐準備在川西北九寨溝興建大規模的大觀園﹑園明園﹑西王母的崑崙園﹑玉帝的辦公園﹐還有迷園什麼的﹐總投資200億美元﹐要如開一次大型的紅學與中國文化以及開發九寨溝景區綜合研討會﹐與會者可以承包一億美元以上的工程合 同﹐但必須先交納與會會務費五十萬元。如果有一千家願意與會﹐我們就可以立即弄得五個億的款子。”湯教授激動地說﹕”先生真是高明﹐看來我是遇到商海奇才了﹐您願意到我們大學做策劃學教授麼﹖願意的話﹐我會為您盡力。”矮說﹕”我又不識字﹐做教授上講臺就會露餡的﹐我是要實幹﹐找你做搭擋﹐就是因為您是個教授﹐又有經濟頭腦。”湯教授心想﹕”難怪 從前毛老頭子說實踐出真知。果然不假﹐一個文盲﹐竟然有那麼多頭銜﹐又能想出那樣氣勢宏 偉的策劃﹐不可低估。”喝了口冷飲﹐說﹕”那我現在就來做準備工作。”打開電手提電腦箱 ﹐忙碌起來。那矮子也喝了口冷飲﹐滿臉露出快樂的神情。(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