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歷史真貌─漢室天下的復興 東漢的科技(五)

(公元25年----公元220年)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9日訊】科技

* 天文學

東漢時期的天文學發展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東漢著名科學家張衡發明瞭渾天儀和地動儀,並且著有《靈憲》和《算罔論》。

張衡的候風地動儀,是一件震爍古今的偉大發明,這是世界上最早的地震儀。鑄成於陽嘉元年(公元132年)。《後漢書﹒張衡傳》中留下了一段有關候風地動儀的簡要記載。

地動儀內部結構精巧。儀器內底部中央,立有一根倒立慣性震擺,它的作用和現代地震儀的重錘一樣。圍繞都柱設有八組與儀體相連接的槓桿機械即“八道”,“八道”與在其上的八條垂龍龍頭上頜接合,代表著東、西、南、北、東南、東北、西北、西南八個方位。遇有地震,震波傳來,“都柱”偏側就會觸動龍頭的槓桿,使該方位的龍嘴張開,銅球落入蟾蜍口中,發出響動聲,告訴人們將要地震的方向。即謂“一龍發機,而匕首不動。尋其方向,乃知震之所在。

張衡於元初三年(公元117年)發明並製造了漏水轉渾天儀。它是一種演示渾天說的儀器。這台儀器是一個球形,用精銅鑄造而成,直徑4尺余,代表天球,可繞天軸轉動,上刻有二十八宿,中外星官以及黃道、赤道、南極、北極、二十四節氣、恆顯圈、恆隱圈等。張衡利用齒輪系統將渾象和漏壺相連,用漏壺滴出的水作為動力啟動齒輪,渾象在其帶動下繞軸轉動,就這樣,渾象便周而復始的自動轉動起來。通過選擇適當的齒輪個數和齒數,使渾象一晝夜與地球自轉速度相一致,以演示星空的周日運動,如恆星的出沒和中天等。人們通過對它的監測,可以知道日月星辰和節氣的各種變化。它還有一個附屬機構叫做“瑞輪螢莢”,是一種機械日曆,是用來顯示陰曆的日期和月亮的圓缺變化的。因為渾天儀是用刻漏流出的水推動的,所以可知張衡的刻漏技術也很高明。 

從張衡開始,我國誕生了一個製造水運儀象的傳統。由於直到二十世紀下半葉原子鐘發明和採用之前,時間的計量都是以地球的自轉,也即天球的轉動為基礎的,因此,張衡的發明實際上就成為後世機械鐘錶的原始鼻祖。

《靈憲》是一篇傑出的天文學著作。它對當時的天文學知識作了精要的概括和重大的發展。當時,中國並存著幾種宇宙結構理論,而以蓋天說和渾天說最為流行。張衡是主張渾天說的。在《靈憲》開篇就說,“昔在先王,將步天路,……先準之於渾體”,明指天是個球體。天這個球是從東向西不停轉動的,地這個半球卻在天內靜止不動。張衡還認為天並不是整個物質世界的邊界。《靈憲》說:“過此而往者,未之或知也。未之或知者,宇宙之謂也。字之表無極,宙之端無窮。”在天之外還有無限廣漠的宇宙世界,不過人們還不知道那些地方罷了。

在《靈憲》中,張衡還談到了對宇宙演化、日月和五星的看法。他明確指出了朔望現象取決於月亮和太陽之間的相對位置,以及形成月食的原因,並對行星運動的規律作出了自己的猜測,即他已經知道三外行星速度比太陽(實即地球)慢,而二內行星則比太陽快。他還觀測到“行遲者覿於東”,即三行星都是先在早晨從東方地平線上出現。這比哥白尼早了14個世紀。張衡還觀察到了隕石,並對恆星進行了觀測、命名綜合(其他前人所定的星官)和計數工作。張衡所定的星官體系甚至比後來三國時陳卓綜合石氏、甘氏和巫咸三家星官而成的星官體系還要龐大。後者只有星官283官,星數1464星。

在曆法上,東漢章帝時開始採用《四分歷》,以糾正西漢時使用的《太初歷》的疏誤,《四分歷》在天文數據和計算方法等方面都有許多改進。東漢末年劉洪的《乾象歷》中出現了定朔概念。定朔概念的產生是中國曆法史上的一大進步。

* 絲織業

東漢絲織品的種類繁多,花彩複雜。東漢楊孚在《異物志》中記載了居住在南方的人們,利用芭蕉葉等野生植物纖維織成高質量的織物。東漢許慎《說文解字》的「纟」(纟即絲)部有二百四十八字之多,足見當時織染工藝的發達。

* 鑄銅業

東漢時期的鑄銅業仍有發展。官府在許多重要銅礦區設有冶銅場或鑄銅作坊,製作皇家或官府使用的銅器。私人經營冶銅業的也很多。

當時的鑄銅業遍及全國,最著名的地區有廣漢、蜀郡、朱提等地。產品有博山爐、銅鏡等,主要是生活用具。有的製作精緻,花紋工巧,還有飾以鎏金、錯以金銀的。有些甚至帶有“朱提造”、“堂狼(今雲南東川)造”、“青蛉(今大姚)造”等銘文,註明產地;花紋則有雙魚、羊、鼎等圖案,或鑄有祝福吉祥、富貴的話語。

* 機械業

公元31年,東漢已用水排鼓風煉鐵。水排是用臥式(或立式)水輪帶動皮囊鼓風的機械裝置,這是機械工程史上的重要創造,比歐洲類似機械早約一千二百年。

根據史料記載,科學家張衡還製造過一種能飛的木鳥,類似今天的模型飛機。《廣博物志》引《文士傳》雲:“張衡嘗作木烏,假以羽翮,腹中施機,能飛數裏。”可以說這是世界上第一個機械飛行器。

張衡還做過一種有三個輪子的器械,《傅子》雲:“張衡能令三輪獨轉。”張衡在所作《應間》中也說:“參輪可使自轉。”今人孫文青《張衡年譜》引宋王應麟的話,認為是記裏鼓車。記裏鼓車的特點是能反映車所行經的裏程,與“獨轉”、“自轉”所強調的似乎是兩回事。或許,這更像是一架風車,或水磨,因為它們是借助於自然的風力或水力驅動的,故仍可稱之為“自轉”。

公元186年,東漢已開始使用“翻車”(龍骨水車)提水。龍骨水車是重要的灌溉工具之一。

* 交通工具

公元121年成書的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中載有:“……一曰一輪車,……”四川成都揚子山二號墓出土的東漢畫像磚上有獨輪車的圖畫,這些都表明東漢時人們已使用獨輪車,獨輪車是古代重要的運輸工具之一。考古發現,戰國末年至西漢初我國已使用銅和鐵鑄造的齒輪,東漢初年還有了人字齒輪。

在造船業上,也有了較大的規模和較高的技術水平。西漢時就已經可以建造寬6-8米、長30米、載重50-60噸的木船。至遲到東漢,船舵已然發明。廣州東漢墓出土的陶船模型上有舵。舵的發明是造船技術上的重要進步,歐洲一千多年後才有船舵。

* 造紙術

造紙術的改良者為東漢和帝時中常侍蔡倫。蔡倫利用樹皮、麻頭、破布、魚網,經過挫、搗、抄、烘等一系列工藝加工,造成了紙,於永元十七年(105年)獻給和帝。他造的紙稱“蔡侯紙”。但在東漢、三國時期,紙並未普遍使用,人們的書寫材料仍以簡牘和縑帛為主。到了晉朝,造紙術傳到長江流域,那裏有豐富的造紙原料,也產生了較好的紙張,才得普遍推廣。

* 醫學

東漢著名的醫學家張仲景,有感於東漢末年瘟疫流行造成的巨大危害,在總結前人的基礎上,結合自身的臨床經驗,於東漢末年撰成了《傷寒論》和《金匱要略》,這兩部專著的重大貢獻在於:一、提出了運用理法方藥、辨證論治的治療原則,特別提出了六經辨證的學說,就是依照熱性病發病初、中、末期各種的臨床表現和不同治療的反應與結果,分成辨太陽病、辨陽明病、辨少陽病、辨太陰病、辨少陰病、辨厥陰病脈證並治,還有“平脈法”、“辨脈法”、“傷寒例”、辨霍亂病、辨陰陽易差後勞復脈證並治。二、發展了方劑學,共363余方,配方十分嚴謹,藥味精練,療效顯著,其方劑被推為“經方”,稱為“眾方之祖”。三、在病因和發病學上,提出了經絡受邪入臟腑論點和血瘀、房室、外傷三因學說。這使中醫理論和實踐經驗不斷豐富,並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水平,後世稱張仲景為“醫聖”。

《傷寒論》被認為是一部劃時代的臨床醫學巨著,後被翻譯成多種外文。

東漢另一位著名的醫學家華佗(公元141-208),則精內、外、婦、兒、針灸各科、外科尤為擅長。他創用麻沸散,給患者麻醉後施行手術。這表明中國醫學在公元二世紀時,在麻醉方法和外科手術就已有相當成就。在世界醫學史上也是罕見的。據記載他可以做三種手術:施行剖腹擴創;刮骨療毒;腦外科等手術。他還創五禽戲,強調體育鍛煉,以增強體質。認為“人體欲得勞動……血脈流通,病不得生,譬如戶樞,終不朽也”。

* 建築

兩漢時期的建築日臻完善,並直接影響了中國兩千年來民族建築的發展。但是由於年代久遠,至今沒有發現一座漢代木構建築。不過史籍中關於這一時期建築的記載非常豐富,有關當時建築方面的資料也很詳實,此外,出土的大量的漢代畫像磚,畫像石和明器,也對真實建築的形象、室內布置、以及建築組群布局等方面都做出形象具體的補充。

漢代的城市建築是以長安城為代表的。自高祖劉邦起,揭開了長安城建設的序幕,到平帝止,先後修建了未央宮,東鬧、北鬧、前殿、武庫、太倉、長安城牆、柏樑台、章宮、太液地、長樂宮北、明光宮、明堂、辟雍。東漢光武帝時,劉秀修西漢11陵和長安宮室。

漢長安城三大宮之一的長樂宮位於城東南,周長90公里,面積5平方公里,佔漢長安城面積的1/6,宮內共有前殿、宣德殿等14座宮殿台閣。未央宮位於城西南,始終是漢代的政治中心,史稱西宮,其周長9公里,面積5平方公里,佔城面積1/7,宮內共有40多個宮殿台閣,十分壯麗雄偉。建章宮是一組宮殿群,周圍10餘公里,號稱“千門萬戶”。漢長安城以其宏大的規模、整齊的布局而載入都城發展的史冊,漢代以後,雖還有幾個小王朝建都於此,但長安城永遠失去了盛漢時的光彩。

東漢初期,光武帝劉秀定都洛陽以後,在周代成周城的基礎上修築擴建起一座更大規模的都城,自此這座城市作為東漢、曹魏、西晉、北魏時期全國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長達330多年之久,史學界將它概稱為“漢魏洛陽故城”。

漢代以木構建築為主。漢代宮室多為台榭形制,故須以閣道相連屬,甚至城內外也以飛閣相往來。

木構樓閣的出現是中國木結構建築體系成熟的標誌之一。東漢中後期的墓中出土了許多畫像磚、陶制樓閣和城堡、車、船模型。明器中常有高達三四層的方形閣樓,每層用鬥拱承托腰簷,其上置平坐,將樓劃分為數層,此種在屋簷上加欄桿的方法,戰國銅器中已見,漢代運用在木結構上,滿足遮陽、避雨和憑欄眺望的要求。各層欄簷和平坐有節奏的挑出和收進,使外觀穩定又有變化,並產生虛實明暗的對比,創造中國閣樓的特殊風格。

早在兩漢時期就出現了“闕”。“闕”音確,是我國古代在城門、宮殿、祠廟、陵墓前用以記官爵、功績的建築物,用木或石雕砌而成。一般是兩旁各一,稱“雙闕”;也有在一大闕旁再建一小闕的,稱“子母闕”。古時“缺”字和“闕”字通用,兩闕之間空缺作為道路。闕的用途表示大門,城闕還可以登臨瞭望,因此也有把“闕”稱為“觀”的。

現存的漢闕都為墓闕。高頤闕位於四川省雅安市城東漢碑村,是我國現存30座漢代石闕中較為完整的一座。它建於東漢,是東漢益州太守高頤及其弟高實的雙墓闕的一部分。高頤闕由紅色硬質長石英砂岩石堆砌而成,為有子闕的重簷四阿式仿木結構建築,其中上下簷之間相距十分緊密。闕頂部為瓦當狀,脊正中雕刻一隻展翅欲飛、口含組綬(古代玉珮上系玉用的絲帶)的雄鷹;闕身置於石基之上,表面刻有柱子和額枋,柱上置有兩層鬥拱,支撐著簷壁。簷壁上刻著人物車馬、飛禽走獸。

此外,兩漢時的建築已具有廡殿、歇山、懸山和攢尖4種屋頂形式。廡殿正脊短,屋面、屋脊和簷口平直,屋頂正脊中央常飾有鳳凰。由以上這些,便形成了漢代建築古樸簡潔,但又不乏朝氣的形象。通過大量東漢壁畫、畫像石、陶屋、石祠等可知,當時北方及四川等地建築多用台樑式構架,間或用承重的土牆;南方則用穿鬥架,鬥拱已成為大型建築挑簷常用的構件。中國古代木構架建築中常用的抬樑、穿鬥、井幹3種基本構架形式此時已經成型。

漢代的欄桿有臥櫺欄桿,鬥子蜀柱欄桿,柱礎的礎質難辨,式樣簡單;台基用磚或磚石混和的方法砌成;門為版門、還有石木門;窗的紋樣有直櫺窗、斜格窗和鎖紋窗,還有天窗;天花有覆鬥形天花和鬥四天花;柱有圓柱、八角柱、方柱等,有的柱身表面刻竹紋或凹凸槽。方柱柱身肥而短,有收分,上置櫨鬥;方形雙柱指房屋轉角常每面用方柱一個,各承受一方面的樑架,這種做法後代逐漸減少。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神州上下五千年 軒轅黃帝為祖先 敬天問道得神傳 華夏文明始發源 文治武功創百業 仁德無為天下安 修身得道帝成仙 白日乘龍飛上天
  • 戰國時期的服飾有較明顯的變化,比較重要的是胡服的流行。所謂胡服,實際上是西北地區少數民族的服裝,它與中原地區寬衣博帶式漢族服裝有較大差異,一般為短衣、長褲和革靴,衣身瘦窄,便於活動。首先採用這種服裝的趙武靈王,是中國服飾史上最早一位改革者。短衣齊膝是胡服的一大特徵,這種服裝最初用於軍中,後來傳入民間,成為一種普遍的裝束。
  • 文帝因為立了皇后的緣故,賜給天下無妻、無夫、無父、無子的窮困人,以及年過八十的老人,不滿九歲的孤兒每人若干布、帛、米、肉,希望天下這些貧苦之人可以享有一些快樂。
  • 被班固稱之為“雄才大略”的武帝不僅開創了新的制度,塑造了一個強大的時代,而且他的成就和作為也已經深深的熔鑄進了華夏民族的歷史與傳統中。以前帝王沒有年號,但從武帝即位稱建元元年開始,後世帝王才使用年號。
  • 劉邦知人善用,文有蕭何、張良等謀臣,武有韓信為其打天下,所以最終取得了勝利。而其中韓信的功勞最大。可以說,漢高祖劉邦如果沒有雄才大略、卓具軍事才能的韓信的幫助,是不能取得天下的。因此,這一段有關漢室的開國史不能不講講韓信,並將圍繞劉邦、韓信、項羽這三個主要人物講述這期間的爭霸戰。
  • 公元前201年正月,諸侯及將相們共同尊請漢王為皇帝。
  • 西漢大抵以四季節氣而為服色之別,如春青、夏赤、秋黃、冬皂。
  • 在華夏歷史上書寫了濃重一筆的西漢王朝,在為後世留下了廣闊的疆域、溝通中國與西亞、中亞乃至歐洲的絲綢之路,以及一整套相當穩定而成熟的統治模型和範式後,也告別了歷史大舞台。其間曾有多少風流人物粉墨登場,在這盛世王朝中自如揮灑,構築了許許多多美麗的風景,比如高祖劉邦,文王劉恆,武王劉徹,將軍韓信,文臣蕭何、張良,比如文學家賈誼,司馬相如等等,等等。在我們尚沉浸在無盡的暇思與回味中時,一場復興漢室的大戲已經悄然拉開了帷幕。
  • 從東漢時的文學、藝術、科技,我們可以進一步窺視東漢王朝的面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