昝愛宗:騙子們的天堂

——兼評毒奶粉、北航、新興醫院造假等相關事件

昝愛宗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9月1日訊】我不能說明存在于人世間的騙子天堂到底有多大面積,有多少人口,我只知道這個天堂肯定不會小,肯定不會在今天滅亡。

騙子,有時候不都是騙別人的,多數時候他們是在不知不覺中最後騙了自己。

我知道中國浙江省的溫州,應該說是騙子的一個著名故鄉,從早先的大肆造假皮鞋、假戒指,到今天的大肆造假奶粉、假幣,用“假得祖國各地處處觸目驚心”來形容並不誇張。大肆造假的經過,是溫州早早地富裕了。凡是有人居住的地方都有市場,而有市場的地方就有溫州人經營。不但是在富裕的沿海地區,還是在經濟欠發達的內陸地區,溫州人的“創舉”都是空前絕後的,安徽阜陽“大頭娃娃”事件,牽出一系列前來投資開工廠、當地曾經像孝敬佛爺一樣孝敬著的溫州老闆。隨著假奶粉事件的升級,公然造假的溫州老闆頓時做鳥獸散,各地公安布下追逃網路進行追捕。後來,不斷有被蒙蔽的受害者站出來投訴,有江蘇的,重慶的,河南的,以及全國各地都有受害者。可見,騙子是隨著市場經濟深入而深入的,與時俱騙的,不把別人口袋裏的錢都騙光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雖然說騙子可恨,但被騙者也太善良了。對於騙子來說,“害人之心不可有”,是多餘的,而對於被騙者來說,“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需要的。

改革開放二十多年來,浙江溫州這個全國著名的個體私營經濟發達地區,同時也給騙子帶來的便利落戶的條件和合法害人的身份。今天,我們看到,騙子往往是以商人的身份出現在我們身邊的每一個角角落落。我毫不否認,騙子是勤勞的,但又是極其貪婪的。勤勞是因爲他們不放過任何一次可以獲得巨大利益的機會,貪婪是因爲他們誰的錢都賺,無論採取什麽方式賺來的錢他們都要賺。假奶粉的營養還不如米湯,他們照樣以合法正常的形式進行生産,進行“公然殺人”,吃死人不要緊,只要不留下“現場殺人”的證據,他們就敢於幹。無論黑貓還是紅貓,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貓。對於騙子來說,無論是活人的錢,還是死人的錢,只要收進來的不是假幣,照樣可以鼓腰包,照樣可以讓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

騙子老闆,以騙錢爲目的的老闆群體;而對於那些騙子官員來說,則是以欺世盜名爲目的騙子群體。

浙江省的房子價格是驚人的高,杭州的房價多在每平方7000-8000元之間,這個價格對於一個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兩三年的人來說是難以承受的,甚至是參加工作十年的人–把老闆排除在外,主要指領取薪水爲生的工薪階層,買100平方的房子也只能是勉強把首付拿出,未來的1/3房價只能依靠銀行的高息貸款解決,短期少則10年,長期多則20年,30年。一個人的青春到了最後盤點的時候,發現除了值一套房子之外,別的都成空成流水。爲什麽房價都這麽貴呢?建築行家說,任何一個房子,不外乎鋼筋水泥,加上人工,包括政府的稅收也全部加上,每建造一平方米房子,造價不會超過1000元,一般在900元以下。鋼筋和水泥的價格都是透明的,什麽樣的價格,以及浮動,隨時都可以調查出來。可是,每平方不超過1000元的住宅房造價,按1000元每平方計算,100平方也就是10萬元,150平方也就是15萬元,這個數位不是普通工薪階層難以承受的,即使貸款,5-10年就可以完全還清,然後便騰出精力和時間實現理想展望未來。可是,在我們熟悉的城市,房價多在每平方七八千之間,除了建築造價每平方1000元外,餘下的重要一部分就是地價,地價是政府控制的,地價的最大受益人也就是當地的人民政府。所以說,我們享受的高房價待遇,不是房産開發商有多麽黑,有多暴利,而是地價的受益者有多麽黑,有多暴利。普通老百姓可以花15萬元買起的房子,最後要掏出超出四五倍的價格買同樣面積的房子,微利的房産變成了暴利的房地産,其中可見政府在其中扮演著什麽角色?前些時,我聽了一場報告,一位地方官員,也就是一省之長,他說“現在的政府都在負債經營,靠圈地賣地發展,吃子孫飯,把該賣的不該賣的,都統統賣光,不知道下一屆政府還能賣什麽?還能吃什麽?”

一些地方的人民政府要員知道,賣地謀發展,是看得見的經濟增長點,是看得見的政績。可是,君不見,房價那麽高,泡沫那麽多,自然其中就有騙子鑽空子的機會,與權力勾結的騙子就會有同樣多。相形之下,老百姓的收入不但沒有增長,反而是下降,這個人民的政府到底還有多少人民的成分?這樣的人民政府首腦臉上還有多少公僕的光?爲官一任,富裕一方百姓。不要以爲當官都是當官老爺,不要以爲官都是那麽好當的,一旦廣大百姓發覺自己上當受騙,一旦要維權尋求到社會正義和公正,不知道又有多少騙子人頭落地,又有多少騙子傾家蕩產?

聰明的騙子,其實只能騙一時,不能騙一世。那些既得利益者,官商勾結,官騙勾結,騙得人越多,暴露得越快。北京航太航空大學的騙子們,原以爲撒下“誘餌”,便可從每個可錄取可不錄取的上榜生身上榨取10萬元,可是等騙子騙到第55萬時已經暴露了騙子身份。河南項城市盲目上馬發展曾經是中國最大的味精廠,最後導致所在沙潁河流域水質污染物嚴重超標,下游跟著受災,可當地居然有高級騙子當著國家電視臺和國家環保總局有關檢查人員的面,親口喝下排污口流出的水,證明是達標污水。可檢查的人一走,汙水處理設備就關機了,形同虛設了。就是這個縣,每年有大量報名參軍的青年,多數因身體不合格被刷了下來。我記得有一個新聞資料還顯示,有一年這個縣的入伍合格人數是零。而在項城市所在沙潁河下游的河南沈邱縣,河邊有幾個村如今是癌症的高發區,媒體披露專家解釋意見主要與飲用水污染有關。化工企業不達標,各類污水不但對地表水有污染,還對地下水有污染。在當地企業源源不斷地創造鉅額利潤的時候,恰恰是以犧牲環境爲代價,當地政府在享受GDP高增長率榮光的時候,企業在消費鉅額利潤的時候,有沒有想到給予那些受害者最基本的因生命付出換得的補償?

在浙江省最大的錢塘江流域,一些“超常規”、“跨越式”發展的化工、造紙、醫藥等利稅大戶,同時也是“公然行兇”的污染大戶。2004年上半年,錢塘江出現藍藻,媒體隨後獲悉的消息很多,但見報的不多,爲什麽?因爲這個藍藻有毒,據說可以對人體肝等器官功能有破壞性的作用。爲什麽媒體不徹底地公示於衆呢?多半是因爲上面有壓力。上面是誰,我也說不準確。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如果錢塘江出現的藍藻確實對人體有毒,不要以爲不公開就可以隱瞞一世,錢塘江流域生活的人們都在飲用這條江的水,每個人都將是這個毒藻的受害者,騙別人者也是騙自己者。

舉國上下,騙子猖獗。我們生活在騙子的天堂,每一個善良的人們都要警惕騙子的話,懷疑騙子的行爲。自非法行醫的騙子胡萬林因把河南漯河市一劉姓市長治死而被判處無期徒刑後,醫院和教育系統騙子層出不窮,聲名遠揚,這兩個系統也便成爲騙子天堂裏傑出騙子的最大集散地。北航騙每個上榜考生10萬元,只是冰山一角,只是小巫。不但大學騙,中學也有騙子了,花錢買考分屢見不鮮,觸目驚心。教育系統的腐敗,是高度的腐敗,而醫院系統的腐敗,應該是高度腐敗後的超級腐敗。在浙江省人民醫院,在某些不仁不義的醫生默許下,某些法盲護士,公然給一腦部受重創的女患者強行喂紅辣椒油,等媒體曝光後醫院方還振振有辭,威脅記者,仿佛那患者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試驗品,一個小白鼠(見20004年1月8日《今日早報》,原題是“護工嫌吵竟喂低智病人辣醬”)。最近,還有一家經常在中央電視臺黃金時段“天氣預報”節目上大做廣告的私營北京新興醫院,因爲其“送子神話”被媒體揭穿,因爲發佈虛假治療不孕不育醫療廣告被北京工商機關立案調查(出演《長征》重要角色的唐國強,在爲“新興醫院”做廣告的時候,這樣告訴觀衆:“如果您還沒去過‘新興醫院’,請不要放棄要孩子的希望。”)。據媒體披露其每年投放廣告額有1億元。如果這家醫院以行騙爲實的話,1億元的廣告費所騙的人數是驚人的,所騙的錢也是驚人的。騙子騙人固然可恨,而媒體助紂爲虐、推波助瀾更爲可恨。在2004年8月16日出版的北京一家報紙上,居然有該報商業版編輯記者策劃了兩個整版的“新興醫院新營銷模式”系列文章。該文章稱:“從被動曝光(廣告宣傳)到主動關注(輿論監督),新興醫院現在正面臨空前的輿論危機,然而從營銷角度看,‘新興醫院現象’則爲中國的新興企業提供了一個可以借鑒的範本。‘我建議中國新興的企業應該向新興醫院學習,做新時代的營銷狀元。’葉茂中廣告公司總經理葉茂中表達了自己對新興醫院營銷模式的欣賞。”看到這一段,我覺得自己特別難受,如果說商人的話不可信,那麽記者的話也隨之變成更加不可信了。北京新興醫院花鉅資大做電視廣告,強迫式灌輸受衆,不能說成“被動曝光”,曝光是針對“醜聞”而存在的,自己做廣告宣傳多半是吹自己如何好,與曝光是毫無聯繫的。而“主動關注”,是指新興醫院不花錢就可以做廣告的目的。可是,要知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我不但懷疑這家報紙的這兩個版面的文字爲新興醫院揚名宣傳有“有償新聞”之嫌,還懷疑葉茂中對新興醫院的吹捧贊許是有用意的——說不定,新興醫院在中央電視臺發佈的廣告是由葉茂中所在公司設計代理的,葉所在公司收取一定數目的代理傭金。對此,我的評價是,商人多半是騙子的另一面,商人的話也多半是不可信的。所謂“向新興醫院學習”更是滑稽。我記得一位廣告管理部門業內人士在揭露虛假廣告時這樣說,騙子在一家媒體上發佈10次含有虛假內容的非法廣告,而廣告管理部門只處罰兩次,則就意味著另外8次是獲得安全合法准許發佈的。這其中,騙子、媒體以及廣告管理部門都共同扮演著騙子的角色,難道這就是我們要向騙子學習的地方?

此時此刻,在寫著“騙子”這兩個字的時候,我往往想在騙子前面加上一個字首“可惡的可恨的”,同時又是“可憐的”。在溫州,2004年8月12日晚間登陸的今年第14號颱風“雲娜”,給浙江省溫州和台州地區造成164人死亡、24人失蹤(截至8月16日12時),181多億元的初步直接經濟損失。人命是無價的,爲什麽一場颱風就會有那麽多的死亡者?一句話,都是“眼前利益”這個禍首。據媒體分析介紹,12級的颱風登陸浙江造成沿海地區大約數萬間房屋倒塌,這165人不幸死亡者中多數不是被颱風吹到大海裏溺水身亡的,而是被房屋倒塌砸死的,這些地方的民房多半是3、4、5層鋼筋水泥結構的超高違章樓房,原本是“保命房”卻成了“催命房”。在浙江沿海漁區,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漁民居住的棚屋或木質結構房屋遭遇颱風還不至於被砸死,可現在看起來很結實的鋼筋水泥結構的房屋卻不能承受颱風之重,主要就是“根基不深,鋼筋水泥太少”,“偷工減料”,“花費少”,“政府有關部門監管無力”(浙江省政府副秘書長俞仲達解釋說,就是那些看起來比較結實的90年代造的房子造成了絕大多數遇難者的死亡,“這是我們沒有考慮到的”。見8月18日新華社《現代金報》)。沿海颱風經常光顧的地區,如果新建造房屋不能抵擋五十年一遇的颱風,只顧追求造價低廉,刻意於眼前利益,那麽,自己騙自己是無法躲避過去的。所以我說,那些因爲房屋倒塌而不幸遇難的人們,無論是被別人騙,還是自己騙,都是可憐的,如此血的代價,應當引起人們的反思和引以爲戒。

有句話說得好,實踐是不斷發展的,人類對真理的追求和探索是永無止境的。我們經常聽到的“堅持科學發展觀”,不能僅僅停留在口頭上或口號中,還應該落實在實踐行動中。盡信書,不如無書。對此我認爲,只有每個人都“恢復和堅持獨立思考和獨立判斷”才是我們今後實踐行動中的重要法寶。對於眼下這個繽紛而雜亂的世界,我們大多數人爲什麽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充當被騙者呢?我們應當是懷疑一切的懷疑主義者,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懷疑騙子聲稱的“純天然食品”、“絕不含防腐劑”等某些信誓旦旦的無恥謊言是僞,然後再求證其真——我們發現了僞乃是求真;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懷疑騙子聲稱的“一切爲了上帝一樣的消費者負責”、“100%誠信”等是僞,然後再揭發其高明或拙劣的騙術。

爲什麽我們口袋裏的錢越來越少,爲什麽我們所消費的商品那麽不放心,爲什麽我們追求真理要付出幾倍的精力和代價……一句話,因爲我們生活在騙子的天堂,生活在僞善的時代。我們不能期望騙子會良心發現而來救我們,我們只有自救,只有識別騙子,敢於揭發騙子,打擊騙子,向騙子索賠,狠狠懲罰騙子,我們才能夠有機會擺脫苦海,減少被騙子欺騙的機會,迎來一個相對安全、相對誠信的新世界。

轉載自《議報》16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昝愛宗:出版自由?浙江媒體對呂海翔事件集體沈默!
昝愛宗:浙江海寧政法委書記一段話使我想起太監和奴才的嘴臉
昝愛宗:說真話的責任
昝愛宗:蔣彥永先生和兩位江先生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鮑威爾獨立 川普變陣 大戲開演
【微視頻】川普律師團出招 共和黨的最後防線
【財商天下】劉鶴介入債市亂象 亡黨危機逼近
【橫河直播】鮑威爾為何離隊 她為誰而戰
【新聞看點】拜登宣布「內閣」?川普兩線包抄
【遠見快評】史詩級訴訟開打 鮑威爾為何單挑?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