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水:獄中隨筆(5)

楊天水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9月15日訊】三十九.人性結構的再思考

重新思考人性之結構﹐以為人性即人這個特殊個體的屬性﹐精神是其別稱﹐精神之內容即是人性之內容﹐它包括慾望﹑情感﹑智慧﹑德操四種成份。慾望又可稱為本欲(原欲)﹔情感即愛憎﹑喜怒﹑愁懮與愉悅之類的總和﹐相當于Senliments與Passions之總和﹔智慧即智能即人的理性能力﹐進而言之即人的觀照﹑感覺﹑審視﹑思考(分析﹑綜合)之能力﹔德操即品德﹑德性﹐乃人精神之理性功能中主持價值判斷之功能與結果。此四者又可簡稱為欲﹑情﹑智﹑德。它們是人區別于其它物性的先天與習得之特性。人性是宇宙發展的奇跡﹐是宇宙意識(因人乃宇宙之物﹐故而人之意識可稱為宇宙意識)之本身﹐是宇宙之中心﹐是宇宙發展的最高階段﹐最複雜的狀態。人性之結構或處心理狀態或處行為狀態。軀體之稟賦差異﹐外在環境董陶之不同﹐智慧作出的選擇各殊﹐合而成就各人的人性之特殊狀態﹐然而其一般性不外欲﹑情﹑智﹑德也。

九七年十一月

四十.人性的外養和內育

人性中光明的一面﹐即智德部份的發展﹐取決于兩個條件﹕內養﹑外育。內養者﹐自我陶冶也﹔外育者﹐外力薰陶也。內養靠主體自我增加知識﹑光大愛心﹑戒除縱慾﹑保持靜心﹔外育靠外部環境(主要指社會環境)的文化營養。良好的內養外育成就健康之人性。但是就整體而言﹐光靠個人的內養是遠遠不夠﹐良好的外部環境是人性光明一面的陣容與力量日益擴大的決定性力量。在糟糕的文化環境中﹐人性普遍地低劣﹔在健康的文化環境中﹐人性普遍地優質﹐其結果是健康之文化環境促成了人性的光明面由個人而家庭﹐而社會﹐主宰世事﹔惡劣的文化環境﹐則嚴重摧殘﹑扼殺﹑毀壞人性之光明面﹐大大地催化人性中非理性的損人利已放縱慾與情的邪惡陰暗的一面﹐於是人性普遍低劣﹐於是暴虐不公﹑混亂貧困﹑疾病災荒﹑爾虞我詐﹑侵略成性﹑恃強凌弱等等橫行霸道﹐主宰人世。西方民主社會的現實是前者的例證﹐大陸中國是後者的例證。

人性光明的一面別稱為善﹔人性陰暗一面的別稱叫惡。善惡與文化環境互為因果﹐自人類產生以來便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戰爭。這場戰爭在當今世界仍在以多種更複雜﹐甚至更隱蔽的方式進行。目前人性光明面之力量即善的力量﹐在舉世佔了上風﹐其對手--人性中陰暗面之力量即惡的力量﹐正在遭受慘敗。民主與科學的文明已成為人類多數人自覺的追求﹐少數地方以壓制人性光明面為能事的局面是難以久長的﹐就是說中共的暴政快到進入墳墓的時候了。

對各種共同體(commurity)攷察後可見﹕德賽文明維護﹑哺育﹑弘大利他主義﹐而與之相反的共同體事實上一直摧殘利他主義﹐為任意為非作歹的利已主義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最終結論是﹕要想很好地發展博愛事業﹐推廣利他主義﹐則必須實施徹底的開放改新﹐廢除專制制度﹐創建新的制度文明。

九七年十一月

四十一.國民素質不能成為借口

關於國民之素質問題﹐梁啟超曾曰﹕“現世競爭﹐不在國家而在國民。”又有人曰有幾流之國民便有幾流之政府。其說法不壹﹐其大旨甚同﹐均以為國民素質極端重要﹐乃國家興衰之決定因素。如今此說揚揚沸沸﹐風行八方﹐甚至被一些悲觀主義者用來作為搪塞﹐將一切畏懼困難﹑推諉責職﹑迴避使命之失敗主義與無所作為歸之于國民素質低劣﹐言外之意是革新太難﹐隨它去了。

反復思考﹐便能認清此種推諉之荒謬。國民素質乃環境之產物﹐清廷之下﹐一日環境不改﹐則一日國民素質日趨惡化﹐不得更除其舊疾。欲提高之﹐必先改造環境。若依失敗主義之幾流國民有幾流政府之說﹐則國民素質永無提高之日。整體國民素質雖差﹐然而其中精英應該看到文化環境之漸變﹐使得初中以上之社會成員完全能理解﹑接受現代精神。正因為整體國民之素質極需提高﹐所以各階級的精英(即現代化的前衛)有責任舞旗當先﹐創新除舊﹐為多數人提高素質創建新基康境﹐而不應立於大潮旁邊﹐袖手冷眼旁觀﹐一味埋怨國民素質太素。

九七年十一月

四十二.人類自身中的害蟲禍害更大

一同犯自儲藏室包至監室﹐一大老鼠自包的開口處爬出逃至床下﹐另一同犯見包中尚有蠕動﹐遂以腳猛踩﹐拉開包口後又有一隻大鼠緩緩逃至床下﹐另一隻七孔流血當場斃命。眾人開始將十二隻抽屜拉開﹐一齊捉那逃至床下的二隻鼠。少頃﹐又以棍棒斃鼠一隻。那隻被踩死之鼠﹐只見它雙目緊閉﹐眼珠突出﹐嘴鼻﹑眼珠處溢血﹐安靜橫臥﹐一動不動﹐毛色淺灰﹐並不粗糙。

鼠固然有不好的一面﹐但對人的危害遠不及王寶森(即中共要人)之類所為巨大﹐不能與人類自相殘殺的禍害相比。生命是宇宙發展的高級存在﹐鼠亦生命之物矣﹐別人曰打死老鼠是打死害蟲﹐我則曰打死老鼠也是打死生命。人類最大的禍害來自人類自身中的害蟲﹐中國社會的禍害﹐最大者則是專制制度保護下的特權群體﹐老鼠及它物的危害微不足道矣。

九七年十一月

四十三.洪秀全的失敗原因

洪秀全之敗﹐實學識﹑境界﹑才干﹑德性諸缺陷所致。學識不足﹐則不能贏得舉世多數階級贊成想往的主義。境界不高﹐則貪圖眼前之利樂﹐而不思終身進取。才干不足﹐則內不能知人善任﹐御將統兵﹐隨機應變﹐訂高明之政略軍略﹐開誠佈公﹐與大眾同甘共苦﹐合萬眾一人一心﹐並力向敵﹔外不能順應世界大勢﹐建立有道有益之聯盟﹐利用文明盟友之助﹐實現安民濟世之理想。德性不足則最大之貽害莫過於眾叛親離﹐天下失望﹐遂致驅委英杰與聲望予敵方。

洪秀全攻破南京時﹐當立即委派楊﹑韋﹑秦﹑石﹑李開芳等兵分五路﹐乘勢攻佔四方﹐控制全國要害以便掀翻滿清。此五路應是﹕一路向江浙﹐以佔經濟兵員來源之地﹔二路由宣﹑微向南﹐取道湘奧揮云貴川﹐以定南方﹑西南方為穩固之後方依賴﹔三路沿長江西進和以攻佔安慶﹑淮南﹑淮北﹑湖北﹑四川為第一目標﹔四路跨江渡淮﹐沿運河北上﹐先穩取蘇北﹑魯南﹐步步為營﹔五路自三路分化而來﹐北向直河南﹐然後會同四路合作﹐北上直搗北方清廷﹔第六路佔領四川的二路一部﹑三部一部合成﹐穿秦嶺而進取關中﹐同時佔領湖北之軍由武關入取關中﹐雙方會師後﹐立即分兵兩支﹐一支北上東渡黃河指向北方清廷﹐一支東出潼關會同河南之師﹐北向攻取黃龍。這樣加上蘇北魯南之北伐之師﹐三大股互相策應﹐按當時清又遇與英法交戰﹐西人進京﹐皇廷外逃﹐清政府焦頭爛額﹐驚潰無措之時﹐自不難勢如劈竹﹐掃蕩滿清矣。

讀《李傳》剿捻一章﹐知孫傳庭﹑曾李及後日德人之堡壘戰術乃同法異代也。深為民間反清派的舉動所感動﹐以最貧苦者為主力﹐與反叛紳豪結盟﹐同一切反清者交友﹐不惜身家性命﹐大膽舉起義旗﹐武裝反清﹐膽魄何其雄壯﹗爾後據金陵﹐貪享受﹐坐失良機﹐不圖進取﹐遂致斃命敵人重圍之中﹐太平軍大業歸于滅亡﹐又何其昏庸﹗

九七年十二月

三十四.教育的目的

教育的目的是培養健康的社會成員﹐即將人培養成愛勞動﹑愛科技﹑愛公益﹑愛物力﹑愛人類﹑愛自然的社會成員。勞動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因此愛勞動是社會成員的生存發展的基本手段﹐也是他的天責﹐不愛勞動的人必是家庭與社會的纍贅與禍根﹐因此要培養人愛勞動﹔科技是人類智慧的最高結晶﹐是人類改造自然﹑提高生產﹑便利生活﹑增益幸福的力量無比的工具﹐不愛科技﹐則不明事理﹐不善做事﹐因而不能有效地讀書思考﹑從事勞動﹑料理生活﹐更不能有效地為他人服務﹐參預社會的各項創新活動﹐增益人類整體之福祉﹐因此教育必須培養人愛科技並很好地掌握科技﹔公益是眾人的共同利益﹐只有人人愛公益﹐公益才能發展至最佳水平﹐這樣才有利於每個社會成員從中獲得更多的福利﹐因此教育培養人愛公益﹔物力包括大自然能提供的一切有形的能源﹑無形的時間以及人類創造的所有物品﹐物力是有限的﹐大自然中有形之能源寶貴異常且來之不易﹐時間是生命最珍貴的組成部份﹐轉瞬即逝﹐人造物品更是人類心血與汗水加之有限的物質材料結合而成。因此人類必須為自己眼前及後代的利益愛物力﹐因此教育必須培養人愛物力﹔愛人類是親親之愛的擴大﹐是人類良知深刻的覺醒﹐是共富共樂﹑同康同強的根本動力﹐它一直驅動着人類極力擺脫自私狹隘﹑我他之分﹑團體分界﹑階級局限的束縛﹐朝着兼顧全體﹑博愛大同之方向發展﹐因此教育必須培養人愛人類﹐這既是手段也是目的﹔我們人類所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不是生來就有的﹐也非永葆青春﹐它是宇宙神奇的化力量無數年演化的結果﹐濫砍森木﹑破壞草場加速沙化﹑破壞臭氧﹑污染與毒化空氣﹑海洋﹑江河湖泊﹑大量殺野生動物等大大損害了人類的生存環境﹐嚴懲地影響了人類的生活質量﹐使得人類追求精神物質幸福﹑健康的天性日益陷在面臨危機的身披重創的傷痕纍纍的自然之中﹐因此為了人類擁有符合天性趨向的外在環境﹐教育必須培養人愛自然﹐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此話絕非危言聳聽。

學校教育的階段性與主次性--學前教育﹑小學教育以德性﹑聞知(即見聞與知道)為主﹐理解力為副﹐語文以語感為主﹐至四﹑五年級始可介紹最簡單的語法知識﹐且應作為閱讀材料之面目出現﹐科目以語文﹑史地知識﹑自然﹑科學常識為主﹐數學這類需要抽象智力的課目要淺易﹔初中是小學的擴展階段﹐高中是大學的準備階段﹐因此除培養見聞力外﹐要逐步增加理解力的訓練﹐可增加些經濟學常識﹐德性教育仍然是主要內容之一﹔高中以上﹐學生均在十六﹑七歲以上﹐智能器官﹑見聞﹑理解力﹑經驗力都基本成熟﹐故而在師長一面﹐當以傳道授業﹑解惑為主﹐在學生則以修身﹑求知﹑增強理性力﹑創新力﹑實踐操作處理問題與事務的的潛能為主。德性教育貫串于人的一生﹐而于學校則貫串于學前﹑小學﹑中高院校諸階段之中﹐其目的是宏揚博愛心性﹑塑造文明人格﹐就是說培養健康光明的以博愛馭智慧﹑情感﹑慾望的心理。

九七年十二月

四十四.精神是人的本源性力量

上帝是人心(精神)的最終依賴﹐因為上帝是人類純化精神世界的最終源頭﹑最高級的道德純化劑﹐他給人以無比高尚﹑無比巨大的精神動力﹐使人類中信他的人不畏艱難險阻﹐利用﹑馭駕一切儘可以利用的物質力量﹐來造福人類的全體。

因為物質自己不能自動﹐必待精神策劃之﹑組織之﹑運輸之﹑分割之﹑改變之﹐而後才能造福人類﹐向前發展﹐故而曰精神是人類文化的創造師﹑推動者﹐是人類文化的本源。

我們說人類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之總體來自精神的創造力﹐必有人冒假唯物主義之名指責這是唯心主義。殊不知真唯物主義並不否認精神的本源創造力。物質文明隨便它高級到何種狀態﹐必是人精神創造的結果。假唯物論必說﹕離開物質條件﹐精神必無所作為﹐那麼真唯物論則理直氣壯地回答物依能量而生作用﹐而人的根本能量在精神﹐若無精神創造力施于物質之上﹐為之主宰﹐則隨便什麼物質都只是廢物一堆。

又因為上帝是最完全的道德良知﹑道德倫理法則﹐是精神世界的指南動力﹐故而是人類文化創造與發展的最本源性動力﹐其它力量只是受它主宰﹑為他使用﹐當其配角助手。

九七年十二月

四十五.當今中共教育制度危害民深矣

目前大陸中國的教育制度和學風﹐比歷史上科舉制下方法和學風還要敗壞﹕青少年點燈熬油﹐連天帶夜﹐所學者大多是枯死教條﹐陳舊知識﹐殭化說教﹐與真實業﹑真科技﹑真教育﹑真藝術﹑真宗教的實踐幾乎毫不相干。大好青春﹐浪費在無益之記誦上﹐畢生精力只是求應考過關﹐而如何養德愛人﹑如何實踐創新﹑如何不畏艱難險阻之才具與心理﹐一無所備。因而學子變成學蟲﹐人群化為書役。整個社會不但浪費了大量人力物力于教育﹐且又未得真正有用之人才。此類弊病﹐惡性循環﹐與日倍增﹐妨礙開放改新之深化。中共馬列主義的教育體系對國民的精神的毒化是人類歷史上罕見的。

九七年十二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