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水:《鐵窗思考錄》之十一

——程君復先生的邏輯荒唐

楊天水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9月19日訊】再次遭到監禁,幾年前熟悉的鐵窗之下,思考成了熬日子的一種手段。平時由於最基本的生計的纏繞,無法立刻變成文字的思想,這個時候獲得了重新反思並且系統反思的機會。

記得本年春季,美國一家華文媒體,組織了一次辯論,一方是高先生,他寫過關於周恩來的書,揭露了周的在強權面前,不敢堅持真理,只是唯利唯活命的市儈投機主義的面目,同時也抨擊過中國專制主義政權對生民的直接的或間接的虐殺,比如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事實上是人為的大饑荒,就造成中國4000萬左右的生民餓死;另一方是程君復先生,他指責高先生「胡說」,他說中國在三年人為大饑荒中,沒有餓死什麼人,論據是他的親友中沒有人餓死。

且不說程先生在辯論中隨意打斷高先生的話,並無端職責高先生的陳述是「胡說」,是一種非常缺少教養的行為。即便是在道德淪喪的,禮儀曾經遭到十年「文革」極度迫害的中國大陸的知識界,程先生這樣的缺乏教養,也是不多見的,據看到過現場直播的人說,他那種肆無忌憚的違反辯論規則和滿臉仇視對方的神色,簡直和大陸菜市場上參與吵架的婦人類似,要知道這類人早在古代的楚國,就被稱作為「下裡巴人」。

好了這裡只是要談談程先生的邏輯荒唐。他是什麼類型,應該是無關緊要的了。程先生的邏輯是荒唐的。他說三年大饑荒時沒有餓死人,根據不過是他的親友中沒有人餓死。做為一個教授,敢於使用這樣的邏輯,真實叫我們這些沒有見識的人也想笑掉牙齒。你的親友沒有人餓死,就說明那個時候整個國家沒有人餓死?這種以偏概全的錯誤,這種連菜市場吵架的婦人也不敢亂犯。是誰給了程先生這樣敢於突破邏輯常規的勇氣呢?這樣的大膽,真叫我們對美國的教授刮目相看了。

餓死人是真實的。安徽蚌埠民運鬥士王庭金的小姐姐,當時才五歲,活活的餓死了;和我在一起被監禁的政見持異者,安徽定遠的袁慶傳生長的那個村子以及附近的幾個村子,當年幾乎是餓死乾淨;我的一個甘肅的朋友,親人餓死了很多,當年他的母親無奈之下,只得將餓死的厄運分配到他的妹妹頭上;我的外公黃裕培,我的叔曾祖楊祥雲,我小時候一個陳姓同學,他和我同年出生,他的母親以及其他幾十個村民,一起餓死了。單單這些事例就足以證明高先生的說法是有根據的,而程先生的指責是缺乏事實根據的。

是不是說我們幾個事例,就說明當年餓死的人數是4000萬左右呢?我們不會犯程先生那樣的低級錯誤,以偏概全。我們只是要說,當年餓死人是事實,而且高先生的4000萬數字,是有他的根據的。任何不相信這個事實的人,任何想歪曲這個事實的人,可以通過各種途徑,來核實這樣的結論。

如果在古代,餓死人,除了可以歸因於統治階級的荒淫無道,不問民生之外,還可以歸因於那個時代,技術落後,缺少良種,缺少化肥,缺少機械力量,產量低下,人們抗擊自然災害的力量有限等等客觀因素。但是到了五十年代的末期,我們這個地球,西方自由民主的陣營當時就已經實現了電氣化和機械化,只要是站在自由民主世界陣營的國家,人民都豐衣足食;相反與之作梗的,或者說對抗自由民主陣營的國家,人民都沒有權利,無可奈何地聽任他們的極權主義統治者的政治壓迫和經濟盤剝,過著比野獸好不了多少的赤貧的生活。由於統治者強行以低價買走農民的糧食,也由於統治者荒唐的好大喜功的蠻幹作風,導致 生產力本來就很低下的中國農村,缺少能夠敷衍活命的糧食。程君復先生,你聽說過,舉國饑民吃盡了野菜,吃盡了草根,吃盡了書皮的悲慘經歷嗎?最殘酷的是那些餓死的人,連這些草根書皮也不能擁有。在這個造物主給予了豐富物質的世界上,他們連活命的機會都被專制統治者的荒唐的政治剝奪了,如果一個人沒有喪失良知,那麼他能夠像你們那些喪失良知者那樣愛戴專制主義並蠻不講理地為之辯護嗎?

絕對的專制主義是貧窮的根本原因。也是造成大規模飢餓死亡的的根本原因。就是在一九九八年,糧食在自由民主世界,簡直如同垃圾一樣廉價的時代,金日成那樣的混帳統治下的北韓,竟然餓死了300萬生民!這還是慣於撒謊的北韓那樣的無賴政權公佈的數字,真實的餓死人的數字,按照對共產主義政權習性的瞭解,一定遠在這個數目之上。

要知道,目前世界的農業,只要挖幾條水溝,解決農業用水,讓農民買得起在自由民主世界如同廢銅爛鐵一樣的拖拉機,再以公平的價格賣點化肥給農民,農民就會豐衣足食,哪裡還會餓死?

絕對的專制主義必然導致國民在物質和精神兩個方面的饑荒,而相對專制主義,即使開明一點,解決了部分人的吃飯問題,也不過是實行餵豬哲學而已,大肆宣稱解決了吃飯問題就是解決了人民的生存權。要知道,人類不是豬類,僅僅吃飽了,就等於生存權完全解決了。人類天然有慾望的,感情的,智慧的,道德的,信仰的潛能和需要。僅僅吃飽了,只是滿足了慾望中的基本需求而已。所以說,僅僅宣稱吃飽了,就是解決了人民生存權的說法,實質上是餵豬哲學,即把人民當成豬狗一樣的低級動物看待的哲學。

當然,吃飽了總比餓死要好。大規模餓死人的歷史,我們不能忘記,更不能像程先生那樣,以一種荒唐的邏輯去否認它。慘痛的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只有消滅專制主義,才能消滅貧窮和飢餓。

楊天水於中國大陸

2004年七月下旬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楊天水﹕悼念抗日陣亡將領
楊天水詩詞選
楊天水獄中詩選:《愛之夜光》
楊天水對聯春聯選
最熱視頻
【胡乃文開講】白米粥功效媲美人參湯?5種粥補元氣治百病
【直播回放】4·4美國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30萬
【拍案驚奇】中共為糧荒闢謠 海南現女版李文亮
【珍言真語】曾焯文:天下圍攻 要求中共賠償
【新聞看點】北京清明作秀再遭罵 追責聲四起
【現場視頻】武漢特警封路 救護車帶走客車乘客檢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