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

歷史真貌─開啟盛世華章的王朝 隋朝(二)

(公元581年---公元618年)
心緣
  人氣: 82
【字號】    
   標籤: tags:

隋煬帝使心機繼承皇位

楊廣是隋文帝楊堅的第二個兒子,又名楊英。楊堅建立隋朝後,楊廣被封為晉王,當時只有十三歲。除了王位外,還讓楊廣做並州(現在的山西太原市)的總管。

隋朝滅陳統一中國時,剛滿二十歲的楊廣是統帥,但真正領兵作戰的是賀若弼和韓擒虎等將領。滅陳後,楊廣表現得很有氣度。進駐建康(今南京),只殺掉了陳後主的奸佞之臣,而將陳叔寶及皇后等人押回京城。他還下令並封存府庫,不貪錢財。之後,楊廣進封太尉之職,並屢建戰功:公元590年,奉命到江南任揚州總管,平定江南高智慧的叛亂;600年,北上擊敗突厥進犯。這些功勞是其他皇子所沒有的。

但是楊廣是個典型的兩面派。他既有很強的虛榮心,又喜歡私下尋歡作樂;有紈絝子弟的低下素質,又具有過人的文武才能。在他得到想得到的東西之前,很善於偽裝。比如在爭奪皇位的過程中,他十分善於欺瞞文帝和獨孤皇后。

楊廣知道父母都很節儉,他便也裝得很簡樸,實際卻是很奢侈。當聽說父母要來時,他就讓美麗的姬妾都躲藏起來,自己和正妻蕭氏一同到門口親自迎接,還讓年老、面貌一般的婦人穿著破舊衣服侍奉父母親。楊廣的偽裝討得了父母的歡心。此外,他還常給父母身邊的侍從們一些好處,送些禮物,這些人回去都說楊廣的好話,兩方面的作用使得楊堅夫妻越來越喜歡次子楊廣,而討厭心無城府的太子楊勇,並最終將其廢為庶人,立楊廣為太子。

為了進一步鞏固太子之位,楊廣還編造罪名,陷害弟弟楊秀,使他也被楊堅廢為庶人。公元604年,楊堅病倒在了仁壽宮,楊廣貪戀皇位,就找大臣楊素商量。楊素的回信落到了楊堅的手裏,使楊堅非常生氣。後來楊堅又聽說自己寵幸的宣華夫人陳氏被楊廣調戲,更是火冒三丈,叫人把楊廣招來,要將其廢掉,重新傳位給楊勇。楊廣安排在楊堅身邊的親信趕忙把這個消息報告給了楊廣。楊廣於是撤掉了楊堅身邊侍奉的人,換上自己的親信。當天,楊堅死去,終年六十四歲。歷史上沒有說清是如何死的,後來人們猜測是楊廣下的毒手。不過,病重的楊堅因為受刺激而死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隋煬帝即位後的發展

楊廣即位後,除承繼文帝時的各項制度外,還對其中的某些制度實行了進一步的改革,並採取了一些新的舉措,取得了一定的功績。

第一、功績較大的是在文帝的基礎上,發展了對後世影響深遠的科舉制,主要是建立了進士科,這為選拔平民讀書人提供了極好的機會。

第二、修訂了法律,主要是取消了隋文帝末年比較嚴酷的律法。隋文帝在晚年也犯了些錯誤,法律的嚴酷就是其中之一。隋煬帝將一些殘酷的法律條文取消,或者是減輕處罰程度。不過,隋煬帝統治晚期,也像他的父親一樣殘忍了許多,不再按照法律做事,專斷性很強。

第三、興學,訪求遺散的圖書,並加以保護。楊廣恢復了被楊堅廢除了的國子監、太學以及州縣學。還組織人編寫了《長洲玉鏡》四百卷,和《區宇圖志》一千二百卷,這對於保存中國古代的典籍做出了貢獻。

第四、在體制方面,隋煬帝時改州為郡。同時規定:全國各地的“大小之官,悉由吏部”任命,而且縣佐須用別郡人,使地方豪強不得把持本地政務。另外規定地方長官及其重要屬僚每年年終到中央“上考課”(報告工作)。中央還常常派使臣出巡各地,考察州縣官員政績好壞。這些都有利於整頓吏治和加強中央集權制的統治。

第五,為減輕百姓負擔,公元605年,隋煬帝下令修建洛陽城。當時首都長安在西北面,往東的路不太暢通,影響了政令的暢達。洛陽則處在國家的中心地帶,可以有效的治理江南,控制北方,鞏固國家。還有,在長安的時候,各地的糧食運往長安要費時費力,白白浪費。到了洛陽便可以很方便的取得糧食,也相應的減輕了百姓負擔。新的洛陽城有宮城、皇城和外郭城。外郭城也就是大城,周圍有七十里長。裏面的皇城是文武衙門辦公的地方。再往裏,就是宮城,周圍有三十里。

隋朝在文帝和煬帝的治理下,到煬帝即位後的初年,出現了府庫充實,國庫豐盈,人民安居樂業的興盛局面。

其主要表現是農業人口的激增、墾田面積的擴大和國家糧倉的豐實。隋初,僅有359.9萬多戶,滅陳後得50萬戶,總計當時全國戶數近410萬,人口約3000萬。到606年,全國達到890.7萬多戶,4600多萬口。在二十六七年間,戶數增加了400多萬,人口增加了1600多萬。人口增加這樣多,固然由於整理戶籍,查出了不少隱漏數,但也不能否認人口迅速增長這一事實。人口的激增為農業生產提供了大批勞動力,使墾田面積不斷擴大。同時,還修復和改造了許多水利工程。如在壽州(安徽壽縣)修復的芍陂,灌溉農田達五千餘頃。

隋代倉庫之豐盈,為後來封建史家所稱讚。到隋文帝末年,“天下儲積得供五六十年”。煬帝初年,置洛口倉於鞏縣東南的平原上,倉城周圍二十餘里,穿三千窖,每窖可容八千石。此外,黎陽倉(河南濬縣黎陽鎮)及永豐倉(陝西華陰)等,所積亦甚豐富。

這時的手工業也在前代的基礎上,有了很大的發展,主要表現在絲織業和瓷器製造方面。

河北是歷代的絲織業中心,隋時相州所產綾紋細布,非常精美。蜀郡綾錦雕鏤之妙,更冠於各地。

隋代是中國瓷器生產技術的重要發展階段。其突出的表現是,在河南安陽、陝西西安的墓葬中出土了一批白釉瓷。沼帔白瓷,胎質堅硬,色澤晶瑩,造型生動美觀,這是中國較早出現的白瓷。隋代青釉瓷器的生產則更廣泛,在河北、河南、陝西、安徽以及江南各地皆有青瓷出土,並發現了多處隋代窯址。

此外,當時的造船技術也相當先進。當時的五牙大戰船,船上有五層樓,高百餘尺,左右前後設置六個拍竿,高五十尺,可以拍擊敵船。史書記載煬帝遊江都時所乘的“龍舟”製作非常精緻,高四十五尺,闊五十尺,長二百尺;船身分為四層,上層有正殿、內殿和東西朝堂,中間兩層有一百二十個房間。

隋煬帝開鑿大運河

隋煬帝在位期間的一個最大的工程是開鑿大運河。這一方面是為了加強南北的溝通,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自己更方便的去江南遊玩。

公元605年,隋煬帝下令先後開鑿疏濬了由黃河進入汴水,再由汴水進入淮河的通濟渠;還有從淮河進入長江的邗溝;從京口(現在江蘇的鎮江)到達余杭(現在浙江杭州)的江南河;引沁水向南到達黃河,向北到達涿郡(現在的北京)的永濟渠。這些渠南北連通,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大運河。

大運河從北方的涿郡到達南方的余杭,南北蜿蜒長達五千多里,成為一個很重要的水運大動脈。

大運河不僅加強了隋王朝對南方的軍事與政治統治,而且使南方的物資能夠順利的到達當時的洛陽和長安,在有利於軍事和政治的同時,南北方的文化交流也得到了有力的加強。大運河還對以後中國的歷史產生了深遠的影響。以後的元朝、明朝和清朝之所以建都北京,從經濟上來看,和大運河對物資供應的能力有很大的關係。

隋煬帝開鑿大運河前後用了六年的時間,他在位也就是十四年的時間,單就大運河一項,我們可以肯定隋煬帝的歷史功績。唐代的貞觀之治的功績裏面,應該是有一點大運河的因素吧。

隋煬帝時的對外關係

*開發西域

606年,楊廣開始大規模開發西域。

在這以前,隋朝基本上是在張掖和西域商人進行貿易的,隋朝由黃門侍郎裴矩負責具體事務。後來,裴矩上書主張開發經營西域。隋煬帝深以為然。

隋煬帝主要是用金錢來引誘西域的商人來朝貿易,還命令西域商人所經過的地方郡縣要慇勤招待,這根本不是平等的貿易,而是借貿易之名炫耀自己的文治武功。

隋煬帝為了開發西域,還派兵打敗了西突厥的處羅可汗,掃除了一大障礙;並擊敗吐谷渾,將其領地建成四郡,派遣官員治理,保證了和西域的暢通。

本來,和西域的貿易應該是雙方互利的,但在隋煬帝朝貢式貿易的號令下,主要是向西域炫耀隋朝的富有,所以隋朝基本上是賠錢的。在西域商人走的時候,還要給予很多的賞賜。這既使國家耗費巨額錢財,百姓也因此而負擔巨增。

610年的正月,隋煬帝在洛陽用大演百戲來招待西域商人,前後達一個月之久。洛陽的店鋪都用帷帳裝飾,讓西域的商人們免費吃飯,免費住宿。隋煬帝用巨額國財賺取虛有的名聲,卻給百姓增加了巨大的負擔。

*征伐高麗

隋煬帝即位後,前後三次對高麗的用兵,因此使隋朝的國力大減。

高麗是中國東邊最強盛的臨國,西邊的邊境已經過了遼河,等於佔據了現在遼寧的部分地域。隋文帝時期,高麗曾經侵擾過隋朝邊境,楊堅派兵討伐卻失敗而歸,楊堅自此沒有再用兵。

公元607年,即隋煬帝即位的第三年,他巡遊到東突厥,在可汗的大帳碰巧遇上高麗使者。煬帝想讓高麗王高元到隋朝,結果高麗王沒有答應,這惹惱了隋煬帝,於是以此為藉口出兵高麗。

612年,第一次征伐高麗正式開始。因為長途征戰,士兵士氣低落。在作戰的路上有的將很重的糧食都扔掉了,等到後來缺少糧食時無法再堅持作戰,只好退兵。半路上又遇到了高麗軍隊的伏擊,結果大敗而歸。三十多萬人的隊伍,最後僅有二三千人返回。第一次征伐失敗。

第二年,隋煬帝又一次出兵,這次剛到達前線,後方就出現了楊素的兒子楊玄感的反叛,洛陽被重兵圍攻。楊廣聽到消息,趕忙退兵救援洛陽。第二次又以失敗告終。

這時的隋朝已經出現了危機,王朝顯露出敗亡之兆。但楊廣在613年,又發動了第三次對高麗的戰爭。這次在平壤附近,隋朝的水軍打敗了高麗軍隊,高麗提出罷兵言和。楊廣知道無法徹底擊敗高麗,也表示同意。高麗戰爭無果而終,隋煬帝和隋朝的命運則走向了盡頭。

隋煬帝的不修仁德

雖然隋煬帝在統治前期取得了一些功績,但他殘暴奢華的本性,以及不修仁德最終使其走向了滅亡。

隋煬帝做了皇帝之後,因為無人約束,所以本性逐漸暴露無遺。他喜歡女色,喜歡華麗宮殿,喜歡四處遊玩。

他的生活很是奢華,史書上說他每一天都在建造新的宮殿,雖然有些誇張,但和實際情況也差不了太多。

他喜好遊玩,十幾年中竟三次去江南看山水,還北上到突厥可汗駐地,向西還到達過張掖。有一次巡遊到北方的長城,結果被突厥圍困,後來李淵領兵將他解救出來。

隋煬帝不僅對西域的使者和商人講氣派,而且在其出外巡遊時也擺足了架子。他第一次到南方巡遊江都時,自己乘坐的龍舟就高達四十五尺,寬五十尺,長達二百尺。上下還分為四層,有正殿、朝堂,還有侍臣們的住處。裏面用金銀珠寶裝飾得富麗堂皇。其他的人,如皇后、嬪妃、貴人們也各自有獨立的船只。隨行的其它船只就有幾千艘,前後綿延達二百里之遠。兩岸之上還有騎兵護送。路過的州縣,五百里以內的都要慇勤供應,最後吃不完的就地掩埋。每次出巡的浪費可見一斑。

隋朝的國力經過文帝的精心治理,雖然還算強盛,但隋煬帝的十幾年的虛耗,最終把整個江山虛耗到了末日。

隋煬帝雖然很有文才,但卻十分殘暴,而且任用奸佞小人。一些文才出眾的大臣被他藉故害死。他還拒絕納諫,如果看出來誰的奏章是在指出他的過錯,他肯定要想方設法報復,因為說話的內容刺激了隋煬帝而被賜自盡的大臣不少。比如,在三次征伐高麗結束後,太史令庾質因為勸諫他不要到洛陽巡遊,說應該讓百姓有個喘息的機會,結果被他殺死。時間一長,大臣們就沒有敢於進諫的了。在各地巡遊的時候也是一樣,凡是讓他高興的人就提拔,讓他生氣的就罷官,或者賜死。到江都巡遊時,當地的官員競相獻珍異之物,好的就升官,不好的就地免職。

一些奸佞小人,如楊素、宇文述和郭衍,很擅長察言觀色和獻媚邀寵,經常用奇珍異寶討取煬帝的歡心。有這樣的臣子,隋朝滅亡也就不奇怪了。

隋朝末年的天災

隋朝前期安定時日多,所以疫病較少;隋末天下重新處於混亂狀態,而隋煬帝驕奢淫逸,窮兵黷武,社會矛盾激化,因此疫病流傳廣泛。可以說,隋朝的疫病有很多次是與戰爭聯繫在一起的。

612年,山東、河南大水,淹沒四十餘郡,不久出現疾疫。其中山東地區疫情尤為嚴重,“人多死”。加上煬帝派大軍遠征高麗,山東地區“征斂供帳軍旅所資為務”,民不聊生,百姓生活困苦。

隋煬帝末年的三次征伐高麗,使經濟遭受了嚴重的破壞,“宮觀鞠為茂草,鄉亭絕其煙火,人相啖食,十而四五”。此時關中地區疾疫流行,“炎旱傷稼”。雖然史書沒有詳細記載疾疫流行造成的嚴重後果,但可想而知,疾疫的流行加速了隋朝統治的崩潰。疫病的流傳,一定意義上而言,是隋末統治腐敗的結果。

隋煬帝之死及其預言

公元617年,隋煬帝再次南下巡遊江都。

史書記載,隋煬帝巡遊江都時,樂工王令言的兒子自宮內回家來。王令言問他的兒子:“今日進獻給皇上的是甚麼曲子!” 兒子說:“是《安公子》。” 王令言讓兒子為他演奏一遍,聽完後,說:“你不要隨駕去江都了。這支曲子沒有宮聲,皇上肯定回不來了。” 後來歷史發展果然如此。

隋煬帝這次去江都就是在往黃泉走。他在那裏住了一年多的時間,看著自己的江山在農民起義的衝擊下一洩千里,無法挽救。各地的將領也有很多割據稱帝的。從太原起兵的李淵雖然沒有稱帝,但在攻下長安之後,擁立煬帝的孫子楊侑稱帝,尊自己為太上皇,表面上是讓他退位,實際是為李淵自己稱帝做準備的。

知道日子不多的隋煬帝也沒有忘記和嬪妃們尋歡作樂,醉生夢死。他還對蕭皇后說些寬慰的話:“那麼多的人想把我趕下去,代替我來做皇帝。我就是被趕下去了,也能做個長城公,你也能做第二個沈後(就是南朝陳的末代皇帝陳叔寶的皇后沈氏),咱們還是喝酒吧,何必自尋煩惱。”不過,內心裏煬帝還是很擔心自己性命的。一次,隋煬帝對著鏡子發呆,然後對皇后說:“真是個好腦袋啊,不知道最後誰來砍下它來?”為了以防萬一,煬帝還將毒藥帶在身上,免得被人折磨,不得好死。

618年,即隋煬帝即位的第十四年的三月,侍從的衛士們推舉宇文述的兒子宇文化及為首領,發動了兵變。隋煬帝最後被勒死,時年五十歲。同時被處死的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孫子。隋煬帝死後,蕭皇后和宮人用床板做了三口小棺材,將其裝鹼,草草埋葬了。後來,江都太守陳核又把他改葬在江都城西的吳公台下,以後又移葬雷塘。民間傳說,因隋煬帝作惡多端,他葬在哪裏,雷就轟到哪裏。隋煬帝墓後來漸漸荒蕪。直到清朝嘉慶年間,才被住在雷塘附近的揚州學者阮元發現,現陵前有阮元重修時所立的碑,碑上刻有當時的書法家、揚州知府伊秉授所書“隋煬帝陵”四個大字。

楊廣死後的謚號是“煬帝”,是評價最低最壞的一種。隋文帝楊堅原來奪取的是北周宇文氏的帝位,最後自己的兒子又被宇文氏的人所殺,風水輪流轉,歷史在這轉了一個小圓圈。不過帝位沒有再傳回去,而是到了李姓那一邊,中國歷史上一個偉大的王朝─唐朝徐徐拉開了大幕。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