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海棠詩社(1)

第一卷 校園
作者:楊天水

海棠詩社 第一卷 校園。(公有領域)

  人氣: 184
【字號】    
   標籤: tags: ,

我少時生活在蘇北平原,所居之村落南鄰洪澤湖北岸十餘里,西鄰成子湖東岸十來里。明朝洪武年間以前,那裡尚屬荒蕪曠野,想必是到處雜草叢生,野獸成群,河溝澗汊中,長滿蘆蒲,春長秋衰,自生自滅。

洪武四年,明太祖在全範圍內招民墾荒,無種子可從官方借種,無農具可從官方借農具,於是無土地或土地少之農戶紛紛湧向荒原。我故鄉自此村廓人煙漸多,至本世紀60~70年代,遂至人煙稠密,村戶相聞,禾田滿野,荒地全無。

洪澤湖濱的田園景色,終年動人。春日千萬畝麥苗常迎清風起舞,無際綠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與不可遏止,油菜花開放之際,或千萬畝成片,或間於麥田之中,鮮黃嬌艷,其笑面榮光,洋溢天宇的精氣。

夏季,幾乎是所有道邊,白楊或拔地參天,或葉肥枝盛,村落皆為綠柳青槐遮掩,四野、庭院,到處充溢槐花之芬香,蜂蝶成群結隊,稻苗、薯秧競相爭綠,玉米猶得天姿,婷婷玉立,腰懸紅纓,容易使人想起昔日穆桂英、梁紅玉所率領的娘子軍的威顏。

秋天,到處人聲鼎沸,青壯年自不必說,即使是老弱幼小也必忙於秋收,千萬畝棉田銀絮朵朵,如千萬朵白雪綴於棉枝,遠處湖水銀光爛熳,漁帆點點。冬時,農民或忙於修整河道,或忙於整理土地,以備春耕,或忙於家務,飛鳥比居民忙碌,麻雀常群居房頂、稻茬、場上,尋找糧食充飢,喜鵲常向農家傳送福音。

最壯觀的要數瑞雪壓地,每至此時,往往一夜白絮狂飛亂舞之後,頓改山河景色,天地皆白,彷彿轉眼間上帝賜給湖濱一床巨大的素被,儘管瑞雪帶來了酷寒,也不能阻擋農民的生命力——許多村童攜家犬嬉鬧於雪野,許多村婦砸開冰封的河塘,依舊洗涮、取水,三、兩獵人背土槍在曠野迫切尋找野獸的蹤跡。

這一切,使有思想的人聯想到:由於人的頑強的生命力,才賦予大自然的生趣。然而田園風光只是農村社會的一部份,此外,那裡還有差異、矛盾、衝突、不公、煩惱等等。

少時我對故鄉,心理是矛盾的,既酷愛那裡美麗的自然風光與多數鄉鄰的樸實善良,又厭煩那單調的狹小的封閉的環境,總希望能擺脫它的束縛,到外部世界去接觸新奇的事物,去經歷浪漫的具有冒險性的生活。

終於,在我十八歲那年,獲得了這樣的機會。

那是1978年的夏季某天,我接到了北京師大歷史系的入學通知書,親友鄰里皆十分高興,而我卻陷入一種說不清的迷茫。外面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呢?

十月三日,我離開了故土桃源縣。這一天,細雨濛濛,我從破爛不堪的縣城乘車,幾經轉換,到了徐州,準備換車前往北京。我與外部世界的交往正式開始了。

在車站候車廳裡,我有些焦急,心裡巴不得一下子到達北京。

70年代,北京在人們心目中頗有些地位。就像諸教教徒膜拜聖地一樣,那時的國民由於十年文化大破壞的愚弄,對北京往往報有膜拜的心理。我也免不了這種愚潮的挾帶,心裡總在構想北京如何美麗壯觀。

大約在正午時分,一個黑臉大漢,提著旅行包坐到了我的身邊。此人黑而不醜,身材高大,壯而不野,有幾分文人的氣質。我有些好奇,多望他幾眼。
想不到他卻和善地問我:「小兄弟,去哪兒?」

「去北京。」

他說:「去北京啥事?」

「去上學。」

他說:「上大學?」

「是的。」

他說:「哪所大學?」

「北京師大。」

他說:「甚麼系?」

「歷史系。」

他說:「幾點的車?」

「晚上九點的過路車。」

他說:「那好,我們是同路。」

「大哥,你去北京幹什麼?」

他說:「我也是上學。」

「哪個學校?」

他說:「中央民族學院。」

「那你也是今年剛考上的?」

他說:「不,我三年級了,馬上要畢業。」

就這樣,我們聊了半小時,我知道他是西藏人,名叫巴桑,三年前,被推薦到中央民族學院學習中文。這次從青海方向來,一路上遊覽了西安、洛陽,又特地來看了徐州。

當我表示出對乘火車很陌生時,他爽快地說:「不要緊,你跟我,明天中午就到了。」

我心裡一下子踏實了許多。

他建議我將行李寄存起來,然後領我到市裡轉轉。我接受了他的建議。

在大約二個小時的逛街中,巴桑大哥一直向我講述徐州的歷史。我覺得他比我的中學教師懂得的多。

他突然談到了劉禹錫,說:「我很佩服這個徐州人,他二十歲考中了進士,寫得好詩,像《西塞山懷古》,首聯凌空落筆,將王朝更替的趨勢斷然說出;頷聯『鐵鎖沉江』,『降幡出石』,使人讀來如臨其境,滄桑之局,躍然紙上;頸聯『人世幾回傷往事,山形依舊枕寒流』道出千古精英概歎鬱積之情懷。

老弟!你看,世道變化多端,勝敗莫定。不盡心盡力,雖有關河作為險阻,也終必為人擊敗;人盡心盡力,就是起草莽邊地,也能主宰九州沉浮。那尾聯更令人心肺欲裂,賢能遭受小人排斥,不得不流浪江湖,以四海為家室,與蘆浦為好友,令人扼腕傷心。」

接著他慷慨激昂地將劉禹錫的《西塞山懷古》背誦一遍。我覺得他比我的中學老師講解得澈透。

他又說:「劉禹錫是個勇敢的戰士,與我們藏族的格薩爾王具有同樣的百折不撓的勇氣,他認為我們人是天地萬物中的最高貴的存在。

劉說『天之所能者,生萬物也;人之所能者,治萬物也』,又說『人能勝於天者,法也』,這就大大地提高了人的地位與價值,而且他強調多數人意見的權威性,說『是為公是,非為公非』。

他比我們現在很多人都心明眼亮,真是了不起啊!

老弟!『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欲萬木春』,雖感慨自身久不得志,但並不否認人世的日新月異,其中有讚美歷史昂首直進的意思。你看歷史是向前的,前年我想考大學等於做夢,現在你卻通過考試,改變了自身的境遇。嬉弄歷史之人終將遭歷史唾棄,你馬上學歷史了,這個規律可要牢記於心呀!」@#(待續)

(點閱小說:海棠詩社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已經出任務超過七十次,中隊許多人認為他有不死之身。泰迪心想,如今迷思就是這麼來的,靠活得比別人久就行了,或許這正是他現在的職責,擔任幸運物,成為大家心目中的魔法,保護眾人安全。或許他真的有不壞之軀,但他自己不斷挑戰這個說法,不顧上級反對,仍爭取盡量出任務。
  • 忽然門外傳來人聲:「這是哪兒來的狗叫?張文陸!……你養狗了?」說著前門就要被打開
  • 看起來,那是一份不一樣的廣告資料袋,用一個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靜靜的蓮花。袋子裡頭則是厚厚的一疊──她以前就收到過,知道裡面的內容──口袋本的小書、上網卡、刻錄光盤等。但她從來都沒有耐心仔細看完過。並非是恐懼什麼,然而,有一種百無聊賴的空虛感,還有一種不能名狀的物質,團團地纏住她,總讓她感覺心煩意燥,坐立不安,於是,她從來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資料。
  • 我知道,是來自於家鄉的掛念,一直牽絆著老袁,讓他沒辦法自由飛翔,許下如地藏王菩薩的願望。窮人不清,他就不能平靜。
  • 《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清早走豬人和他的豬總算來到,母豬配種後安靜下來,被順利趕回了圈欄。配種的錢去坎下鄰居家沒借到,只好欠著。鄰居家早上剛買了兩床走村的貨郎推銷的棉絮,花掉了一百六十塊錢。
  • 一張泛黃的欠條記錄了這段分手:協定上說明媽媽補償給爸爸一萬五千元,現給了五千,尚欠一萬。
  • 堂屋地面生出了一層青苔,黏土結成魚鱗。陳年的門檻不足以隔住門外院壩的生荒氣,只是阻礙了奶奶摺疊成鐵板橋的身形。
  • 他徹底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道外有道。從此後再不能有自滿之心,再也不能有瞧不起其他生命之意。於是他決定進山潛修,不搖不動,一心一意修行,不成功不出世。
  • 太宗看武昭公主所奏,言言天理,句句良心,真性相感,自然淚下,哀痛不已。再將盒兒揭開,一顆舍利子,金光射目,赤若丹砂,光似明珠。即命杜如晦、王珪持原盒齎回西陵合葬,謚武昭公主為貞德公主,題其坊曰:「忠孝勇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