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為正義真理奮鬥不屈的人們

嚴酷的光榮(十一)

李衛平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6日訊】第十章

第十章

几場淅淅漓漓的小雨后,秋意漸濃。盛夏時种下的蘿卜与苞菜已快能收割,豆角已收割完畢,豆角秧早已枯萎,可豆角地里的野草卻分外鮮活茂盛。

自然之物与人造之物的确有天壤之別。自然之物雖乏人類的關心培育,但其生命力卻十分旺盛,不僅對天災人禍有極強的抵抗力,還能自己傳承生命;与此相反,人造之物雖有人類的精心呵護,但其生命力卻孱弱無比,不僅不能有效抵御外界的侵害,更罔談自己延續生命。這從一個側面證明了造物主無与倫比的偉大,同時也反襯出人類的渺小。人類應始終保持謙虛敬畏的心態。謙虛使人類勤勉謹慎,敬畏令人類遠离罪惡。

出工時天就陰沉得厲害,烏云當頭,活像給地上的人們扣了頂碩大的帽子。

不多久,漫天就飄起了毛毛細雨。起初,人們并不經意,一會后,雨水便沿著面龐一道道流下,衣服也浸透了,絲絲涼意向人們一陣陣襲來。

野草經雨水一淋,綠中透亮、生气勃勃,好像一群小鴨在細雨中興高采烈地呱呱叫著漫步,又好像一位欣逢喜事的青年,笑意寫滿了他洋溢著青春活力的面龐。

囚犯們先拔起豆角地中搭的竹架,將竹竿堆到田頭,爾后拿著鋤頭下到地里。

雨大了起來,濕透的衣服緊貼在人身上,囚犯們不時打著寒噤。

野草糾纏在一起后變得極具彈性,加之濕潤滑膩,鋤頭下去總會反彈一下,向旁邊偏滑。連續几鋤下去往往鋤不斷几根草,人們漸感吃力,只有王佑林割草机般迅速向前推進。隨著他罕見的粗壯胳膊的揮動,野草馴服地匍匐于其腳下。他已將其余人甩下七、八米遠的距离。

江濤偷瞄了一眼王佑林,見他正埋頭鋤草,忙用鋤頭將自己畦面上的一大堆草飛快地挑到王佑林那邊。

“你這人真沒勁!”自民指責道。

“怎么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江濤不耐煩地說。

他顯然在怪自民多管閑事。在主子的調教下,這個屄犯子近來膽子越來越大,气焰也愈見囂張。

自民正准備反駁,恰巧王佑林回頭問:“明天是會見日吧?”

“對。”自民順口回答。

“你那黑婆娘來不來?”王佑林又問。

“不來。”自民十分不快地干脆答道。

“講實在的,”馮強說,“她那個粗壯樣根本配不上你,再說她又完全不管你,只顧自己快活,還不如离了算了。”。

“找個有文化的,否則難以理解你的追求。”方周文認真地說。

“我可為你一手包辦,既是教友,又是大學生。”王牧師以少見的口气大包大攬。

自民沒有答話,大家繼續鋤草。

江濤又將草挑到王佑林那邊。

“你少抱了,他就要多抱,這樣不好。”自民小聲勸說道。

“不要緊,讓這個蠻牛多干點。”江濤這次沒有翻眼瞪目,語气也還緩和。

王承恩一聲不吭地走過來,抱起江濤畦面上的一堆草,徑直往自己那邊走去。

江濤先是愣了一下,隨后沖著他的背影啐了一口,罵道:“老神經病”。隨后又挑起一大團草,向王佑林那邊甩過去。

听到后面有動靜,王佑林不甘寂寞地回頭問:“說什么呢?…”江濤的作弊行為被他抓了個正著,他的聲音猛然提高八度,“哎,你怎么回事?”

他丟下鋤頭,大步流星來到江濤面前。

“把挑過來的草抱回去。”他黑著臉滿口怒气。

“你看你那個樣,一點草,至于嗎?”江濤冷笑著譏諷道。

“什么一點點,我明明看到你挑過來一大堆。”王佑林不依地大聲說。

“吵什么吵?!”柯笑在老遠處吼了一嗓子。

王佑林与江濤立即停止了口角,轉而靜立對峙。

柯笑撐著一把花傘晃到地頭,又問:“吵什么呢?”

“他把鋤下來的草往我這邊丟。”王佑林指著江濤气憤地說道。

“就一點點,我跟他開玩笑呢!”江濤輕松地笑著說。

“這么大一堆,怎么是一點點呢?”王佑林指著挑過來的那堆草質問。

“好了!”柯笑咆哮起來,“多抱一點草會累死你,嗯?!”柯笑瞪著一雙環眼,凶狠地盯著王估林。

王佑林立刻垂下了頭,一臉委屈,嘴巴囁嚅著,不知在嘟囔什么。

“行了,你去做事吧!”江濤拍拍王佑林的肩膀,一副寬宏大量的模樣。

“那你別再弄了!”王佑林低著頭,小聲祈求。

“放心吧。”江濤大刺刺地應承。

王佑林無可奈何地轉過身干活去了。江濤沖柯笑扮了一個怪相。

“我到一號地轉一下,你盯緊點,別讓他們亂跑。”柯笑吩咐江濤。

他母雞啄米般非常順從地連連點頭。

不知不覺中,雨完全停了下來,但天空陰沉依舊,好似一張气憤已極的老人的臉,久久得不到舒緩。

囚犯們脫下濕淋淋的上衣,一陣扭擰后再穿上身。濕漉漉的衣裳緊貼在他們火熱的肌膚上,炙烤出絲絲淡淡的白霧。一陣秋風掃過,陣陣寒意砭骨,囚犯們更為賣力地勞作,以期釋放更多的熱量抵御寒冷。

自民又想起了余,他的初戀情人,他的小魚儿。那個美麗、嬌小、溫柔、天真的女孩,搖著兩條小辮,一蹦一跳來到自民面前。她挽住自民,甜蜜地依偎在他身旁。

女孩酷似好來塢影星奧黛麗溶恭說A自民對她的每次戲稱,都使女孩揚起緊攥的小拳頭像征性地在他胸前擂一下,然后嚶嚀一聲,撅嘴轉身。自民從背后圈住女孩,嗅她清香的頭發,吻她的脖子、耳垂,爾后拔轉她的身子,吻她美麗的大眼。女孩修長濃密的睫毛刷子般上下刷著自民的嘴唇,痒痒的。他們開始忘情地親吻。呵!記憶中最深刻最難望的那部份又一次在自民腦海中顯現…

“你怎么又往我這邊丟?”王佑林高聲喝問。

這突兀的炸雷惊醒了沉醉于暇想中的自民。他收回飛翔的思緒,回到現實之中。
“丟了又怎么樣?”江濤雙手拄著鋤把,公雞般昴著頭,對走近的王佑林挑舋道。
“你說過不再丟的。”王佑林克制著怒火一字一頓地說,黑臉气得罩上了一層紅暈。
“我又想丟了。”說完,江濤又挑起一團草甩過去。

“那就不行。”王佑林被激怒了。

他彎下腰,准備將草抱起扔回去。豈料江濤趁其不備,突然飛起一腳將他踢了個趔趄。
“好呵,你先動手!”王佑林揮舞著雙拳沖了過去。

王佑林身高、力大、臂長,很快便占据了优勢。他左拳有力地搗中江濤的前胸,江濤向后連退几步,他緊跟上前,右拳狠狠地擊打在江濤的下上。隨著一聲慘叫,江濤仰面倒地。王佑林飛身向前,扑到江濤身上,拳頭雨點般落到他的面部。他的五官很快就挪了位。

“別…饒命…打…饒命。”江濤無力地呻吟,每個字都好像是被揍出來的。

自民轉身看著王牧師,他望著自民搖了搖頭。要是換另外一個人,兩人肯定早就上去勸架了。可江濤實在是太討人厭了,他們倆不約而同采取了不聞不問的態度。

“住手。”柯笑高喊著從遠處飛跑過來。

跑到跟前,柯笑一把抓住王佑林,將其從江濤身上拽起,緊接著揮拳擊向他的面門。王佑林格擋開來拳,辯解道:“是他先動的手。”

柯笑根本不加理會,一腳狠狠踢中王佑林的腹部。江濤趁机從地上爬起,抓起一把鋤頭向王佑林頭部猛挖下去。他往旁邊一閃,鋤頭正挖中他左肩。鮮血立刻順著手臂、側腹部向下流淌,傷口外翻,足有四寸長。王佑林左半邊衣服頓時染成了紅色。

“快住手。”自民高聲斷喝。

他邊呼喊邊与王牧師一起沖上前去,緊緊抓住還要繼續行凶的江濤,奪下他手中的鋤頭。
“好,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柯笑气喘噓噓,“干部問起,就說王佑林不听從我的安排,還動手打江濤,我這才不小心挖傷了他。記住了嗎?”說完,他眼中閃著凶光將大家掃視了一遍。“你們兩個跟我到干部哪去。”他又道。

柯笑攙著王佑林,江濤跟在后面,慢慢地三人走遠了。

“這個傷口要縫十針以上。”馮強頗有經驗地說。

“江濤應該加刑。”王承恩憤然万分地說道。

“只要柯笑承擔責任,禁閉都不會關。”馮強肯定地說。

“不大可能吧?”方周文表示怀疑。

“兄弟,我這是第五次坐牢了,什么沒見過。只要有這個,一切都好辦!”馮強邊說邊用大姆指和食指做著數錢的動作。

下午,出工不久,柯笑就急匆匆找到自民。他告訴自民,晚上干警要吃餃子,讓自民去給張龍幫忙。

自民的餃子包得非常快,形狀也很漂亮,每次包餃子,干警都叫他去幫忙。他將一句著名的革命順口溜改為:勞改犯是一塊磚,那里需要那里搬。他自嘲道:藝不壓身。

自民來到廚房,張龍正在清洗中午用過的碗碟。

“來了。”張龍同他打招呼。

“辦公室沒人?”自民頷首問。

“正在開會。”張龍輕聲答。

難怪門緊關著,自民想。“哎,怎么沒有一絲動靜呀?!”他又小聲問。

“王大隊長也來了,待會准有好戲听。”張龍壓低嗓音說。

兩年前,張龍与他人發生了一場經濟糾紛。由于最終未能如其所愿,他一怒之下將對方砍成重傷,被判刑四年。他的一個親戚在監獄任職。因為這個背景,他擠走了原來的犯人炊事員,來到中隊干警伙房。由于伙食好,竹竿般的他像被吹過气似的,長得圓滾滾的,滿面紅光。廚房緊挨著干部辦公室,常常能听到一些“內幕”消息,犯人們因而戲稱他為“新聞部長。”
“這是什么餡?”自民停下攪動肉餡的筷子,抬頭問。

“才魚的,待會咱們先嘗個鮮。”張龍揉著面說,“這就叫近水樓台先得月,你說呢?”
干警辦公室傳來几聲清喉嚨的嗓音,緊接著胡指導員的拿腔拿調傳了過來。

“我先說兩句。”他又清兩下喉嚨,“柯笑來到我們中隊已經二年多了。剛來時,他的表現還是不錯的,因此,當汪隊長提出讓他擔任犯人大組長時,我同意了。但自從其接手大組長后,他的表現就越來越差。近二年來,他先后毆打過七、八名犯人,而且都造成了一定的傷情。”語气變得嚴厲,“今天,王佑林縫了十一針,是最嚴重的一次。”稍停,“前几次我就提出要處理他,”說到這,胡指導員故意停下來,瞟了一眼汪隊長。汪汪正襟危坐、雙眉緊鎖。胡指導員語气放緩:“但由于一些原因,始終沒能實施。因而,”語气加重,“他就此認為無人能奈何他了,越發猖狂起來。”語气再加重,“今天的事就是最好的證明。”稍停,調門下降,“如果這次再不嚴肅處理,”語气再度嚴厲,調高嗓音,“以后必定會鬧出更大的亂子。屆時,就不好收場了;另外,他置監獄三令五申于不顧,天天喝酒,影響極坏。他那里是來勞改?!完全是來做老爺的嘛!這次必須給其以嚴肅的處理。”

“對頭在關鍵時刻放箭了。”張龍低聲說道。

辦公室一片沉寂。

柯笑剛到中隊的時候,与胡指導員關系很好,他家里也對胡指導員优禮有加。一段時間后,柯笑了解到汪汪是中隊責任人,在中隊具有最高權威。慢慢地,他与汪汪建立了更為密切的關系,家里也將進攻的目標瞄准了汪汪一個人。不久,兩人的關系便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柯笑從此在胡指導員的面前變得异常地收斂,而胡指導員則前所未有地開始對柯笑公開挑刺。

一天,出工的路上不巧遇上了大雨,胡指導員叫柯笑帶領全隊跑步前進。柯笑沒有听見,因而未下口令。胡指導員立刻借机發威。

“媽的屄,老子的話你也敢不听。”他咆哮著沖上前去狠狠踢了柯笑几腳,煽了柯笑几個耳光。

事后,柯笑當眾做了檢討。經汪汪全力斡旋,胡指導員也不再要求撤換柯笑。雙方似乎和解了,但實際上兩人的關系卻從此發生了180o的轉變。柯笑雖然在表面上對胡指導員仍然非常恭敬,但私下卻并不將他放在眼里,甚至公然鼓動其它犯人給胡指導員出難題。胡指導員則只要遇到机會就狠整柯笑,并一直伺机撤掉他的犯人大組長職務。今天,盼望已久的机會終于來到了面前,胡指導員一定會盡全力達到目的,絕不會讓已丟進鍋里的鴨子再從手邊飛走。

“剛才,胡指導員談了几點看法,我也說几句。”汪汪的聲音,“關于柯笑打架的事,我認為不能光看表面,而應該更深入一步。今天這件事的責任其實全在王佑林。如果當時他能服從工作安排,那么什么事都不會發生。柯笑打他是為了工作,而不是泄私憤。如果處理柯笑,那以后誰還愿意協助干部搞管理呢?不可能事事都叫我們干部親自去做吧?!還有一點,”汪汪的聲音變得理直气壯,“我歷來認為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勞改隊尤其如此。打這一架能造成一定的心理壓力,有利于我們的生產,這是件好事。

“談到處理,應該表揚他責任心強,同時要鼓勵他大膽管理。至于喝酒,給他打個招呼,不喝就行了。可話又說回來,我們是外勞中隊,總有點特殊性。只要不鬧事,喝點酒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嘛!”

到底是關系戶,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樣。自民暗道。

“開會前,我調查了一下,打架的原因并非王佑林不服從工作安排,而是柯笑和江濤欺負他。”柴干警緊接著將斗毆的前因后果仔細地講了一遍。他最后說,“我認為應該對柯笑和江濤嚴肅處理。”

“先把他們兩人關禁閉,然后將有關情況通報給駐監獄檢察室,要求依法對他們提起公訴。”胡指導員惡狠狠地說。

“我看搞一個口頭批評就行了。”江干警不以為然的聲音。

“我看還是按小江的意見辦,沒必要自己把問題搞复雜了。”汪汪極度不悅,“處理問題應該就事論事,不要帶個人感情色彩嘛!”

“恰恰是你帶著濃厚的個人感情色彩,否則,為何如此袒護他?”胡指導員的聲音一下提高了很多。

“你想把他往死里整,這難道不是你個人感情在作怪嗎?”汪汪也不示弱地叫囂。

“不要吵,有不同意見好好商量嘛!”王大隊長高聲喝道。見兩人停止了爭吵,他的語气變得和緩一些,“首先,要查清打架的原因,分清責任;至于酒,以后不允許任何人喝,再發現堅決關禁閉。”

他在和稀泥。自民心里暗笑。

“原因和責任已經再清楚不過了,就是王佑林不服從工作安排。”汪汪的聲音。見王大隊長沒有表示异議,他又高聲說:“給予柯笑口頭批評,有什么事我來承擔責任。我這個責任人就是要在關鍵時刻擔擔子的嘛!”

一時間,辦公室里靜悄悄的。

過了一陣,王大隊長打破沉寂:“那是不是就這樣定了?!”

“就這樣吧!”汪汪、江干警、陳干警齊聲說道。

“那行,就這樣。”王大隊長拍了板。他抬腕看表:“喲,都五點多了,晚上准備的是什么呀?”

“餃子,才魚餡的。”汪汪答。

王大隊長起身來到辦公室門口,對已走出辦公室的胡指導員說:“老胡,吃了再走嘛!”
“不了,我還有事。”胡指導員陰沉著臉,跨上自行車走了。

“你也走嗎?”汪汪故意問正在看報的柴干警。

“那…好…我走。”柴干警期期艾艾地邊回答邊起身离去。

副業隊雖然只有五名干警,卻分為兩大派。汪汪是主政者,陳、江二人緊跟其后;胡指導員与柴干警是在野派。兩派常為犯人減刑、事務犯安排、事故處理等牽涉自身利益的重要事項明爭暗斗,有時甚至當面拍桌子罵娘。即使一派之內,由于個人之間的利益難以均衡,也是矛盾重重,五人間常常上演分化組合、合縱連橫的鬧劇。

張龍一番咀嚼下咽后眉飛色舞說:“今天是沾胡指導員和柴干部的光。”說完,又將一個熱乎乎的水餃丟進口中。

“是呀,原以為只能嘗鮮,沒想到卻能管飽。”自民笑著說道。

正說話間,江干警來到廚房。他告訴自民,隊里又來了几名新投犯,中隊決定讓自民擔任新犯人小組的組長。

“我自己都還不會种菜,那帶得好新犯人。”自民立即推辭道。

“勞動只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告訴他們監獄的有關規定。”

“這我干不好。”

“危害國家安全的事都干了,這點小事還干不好?!”江干警半激將半開玩笑地說,“對了,其中有一個練法輪功的,罪名好像也是危害國家安全,你們有共同語言。”他故作認真狀。

“那家伙是干什么的?”張龍問。

“他在通信研究院工作,是個博士。”

“博士也煉法輪功﹖”張龍惊呼。

“的确讓人難以置信。”江干警感嘆道。

“‘六四’屠殺后,”自民說,“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分崩离析,一時間,人們的精神世界呈真空狀態。法輪功趁時而起,其以較為濃厚的宗教性理論填補了相當一部份人的信仰真空。這是其得以迅速發展,并具有強大力量的最根本的原因。另外,作為一种體育運動,其的确有較好的強身、健體、祛病功效。這是其另一個有力的支點。

“法輪功的迅猛發展,是政治控制放松導致的社會多元化的結果,同時也是促進社會多元化的一支重要力量。”

“練法輪功与危害國家安全怎么可能扯到一起呢?”張龍不解地問。

“林斌是法輪功一個輔導站的站長。”江干警說,“政府宣布法輪功非法后,他多次組織人員公開練習法輪功,并到天安門廣場進行抗議。

公安局將其押回武漢后,把他送到漢陽專門為法輪功人員辦的學習班學習。誰料剛從學習班出來,他就再上北京。當他正在散發法輪功資料時,恰被抓了個正著。就這樣被判了三年,真他媽不值得!”

“可散發法輪功資料与危害國家安全有什么關系呢?”張龍仍然不解。

“你真笨!只要能把他關起來,用什么名目不行?!”江干警不屑地說。
“今晚不開會吧?”自民問。
“人打成那樣,能不開會嘛!”張龍頗顯內行。

“出了這樣的事故,當然要開會,但主要的原因卻在事外。”江干警臉上閃過一絲詭秘的表情,意味深長地回答。

自民點頭表示理解,張龍莫名其妙地將兩人各看了几眼。

江干警又說昨天在网上看到一則笑話,話還沒說完,他就笑得前仰后合,跌坐在地上。自民与張龍把他拉到椅子上坐下,要求他轉述。誰料他完全不搭理他們,只顧自地笑作一團,好一陣才停下來。

兩人再一次要求他講述,江干警卻賣起了關子。兩人于是為他倒茶點煙,好一陣忙碌。江干警抽一口煙,喝一口茶水,哼哈兩聲,才做姿做態地說: “是老毛的故事。”話音未落,又嘻嘻笑做一團。

“你這樣可怎么講啊。”張龍說。

“對對,我不能笑,否則,沒法講。”江干警喘息著說。

又過了一陣,他終于調勻了气息,于是道:“8341部隊的一名警衛戰士看上了老毛的一個女服務員,但卻始終沒有勇气向她表白。一天,戰友們一起喝酒,小伙子兩杯黃湯下肚,便將心事和盤托出,請大家出主意。戰友們一听,都夸他有眼力,說那是個漂亮姑娘。接著,大家就開始指責他,說他一點勇气都沒有,不象個男子漢,更不象8341部隊的一名戰士。最后,大家又鼓勵他,說只要他勇敢出擊,就一定能馬到成功。

“在戰友們的激將鼓勵下,小伙子勇气倍增,他大著膽子第一次來到女孩的宿舍。他篤篤敲門,女孩問是誰。小伙子想,如果報真名,她可能不開門。怎么辦?小伙子急得在門口團團轉。突然,他靈机一動:我可以報主席的名字呀!她以為是主席來了,一定會敞開大門的。想到這,他學著老毛的湖南腔對門里說:‘我是澤東啊。’”江干警摹仿老毛的腔調,象得令自民直眨眼。“小伙子灌多了黃湯,完全沒想及如此的后果。沒有回音。他又敲門,說:‘我是澤東啊。’‘是誰在冒充我呀?’房里突然傳出一聲蒼老喘息的湘潭口音。這不是主席嘛?!小伙子酒一下子醒了,嚇得轉身就跑。

“這以后小伙子始終提心吊膽的,但很奇怪一直沒人追究這件事,他于是慢慢放下了心,又有心思追那女孩了。他下了很大的工夫,終于和女孩建立了戀愛關系。兩人的感情進展得十分順利,只是小伙子始終不明白主席為什么會在女孩的房里,又不好直接問。最后,他想,他老人家一定是在幫助女孩。主席不是經常提倡為人民服務嘛!他老人家當時一定是在身體力行。他不由有些激動。主席日理万机,那么辛苦,還在百忙中抽出時間去幫助一個普通的女服務員。只有他老人家才有如此高尚的共產主義品德啊!小伙子暗暗下定決心,以后要好好向主席學習。

“又過了一段時間,兩人的感情更加深厚了。

“一天,兩人在女孩房中共同學習《毛主席語錄》。突然,小伙子一陣沖動,將女孩壓到床上。女孩溫順地閉上雙眼,任他所為。小伙子很快便做好了入港的准備。這時,女孩忽然睜開眼,說有一件事要告訴他。他急不可耐,說完事再說。女孩堅決不肯。小伙子于是叫她快講。女孩便伏在他耳邊如此這般說了一陣。

“聞言,小伙子惊得一下從女孩身上蹦了起來。他雙眼緊盯著女孩赤裸的下體,行了一個標准的軍禮,嘴中連聲說:向主席戰斗過的地方敬禮。”

三人還沒出聲,就笑得彎下了腰。好一陣后,他們才緩過气來,發出宏亮的大笑聲。

自民原以為中隊干警會全部來到會議現場,但事實卻完全出乎他的預料:汪汪孤家寡人單獨召開會議,前面連桌子也沒擺。他坐在椅子上抽煙喝茶,干咳二聲后會議開始。

“今天談一談柯笑与王佑林打架的事。”稍微停頓,語速加快,“我可以在此公開說,勞改隊打架很正常,小事一件,算不得什么。”聲音陡然提高,“我要強調的是,柯笑是犯人大組長,他代表干部,代表我,說直接一些,他就是‘二干部’。你們要服從他的指揮,不服從指揮,挨打活該!

“中隊對此一事件的態度是明确的,即不僅不批評柯笑,還要表揚他。因為他是從中隊利益出發采取行動的,不是為了個人恩怨。我希望他以后要更大膽地管理,協助干部搞好工作,不要顧忌其他人的威脅恐嚇,不管他是什么人。”汪汪昂著頭環視會場,“只要自己站得直、行得正,就不怕任何人恫嚇,也不懼污陷迫害。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天大的事有我擔著。”最后的几句話几乎是汪汪用盡吃奶的勁吼出來的,他的囂張气焰也在此刻達到了頂峰。

不明确指出打架不對已是很大的錯誤,稱打架正常則更是錯上加錯。這難道不是在鼓勵斗毆嗎?這樣的管教言行怎么可能營造一個好的改造環境,幫助犯人改惡從善呢?這只會導致囚犯對暴力產生錯誤的認知,增加他們的暴力傾向。至于打架的原因,汪汪顯然顛倒黑白、是非不分,与稱霸的牢頭狼狽為奸。

自民對汪汪公然否定事實,毫無廉恥地為自己涂脂抹粉的行徑十分憤怒和惊詫。這個王八蛋,他在心中恨恨地罵道。(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49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宣佈:“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事實上,諾大的中國除了老毛自己昂首挺胸站立著外,中國民衆,包括跟隨他南征北戰的開國元勳也都一直匍匐在他腳前。改革開放後,到是有一些人從地上爬了起來,更有部分人挺起了腰杆,但作爲中華人民共和國“主人”的工人卻仍然佝僂著腰,匍匐在地上。有事實爲證。
  • 所有民族的人民都有著強烈的民族自豪感,正如個人的自信自強一樣,是正當正常的、無可厚非的;但是,如果這種對本民族的強烈感情進一步發展為對其他民族的歧視、蔑視乃至仇恨,就是不能接受的了。正如所有的人是平等的一樣,所有的民族,不分大小、強弱、文明程度高低,都是平等的,任何民族都不能夠因本民族的先進強大而鄙視以致欺壓其他民族。這正是我們堅決反對它——民族主義——的原因。
  • 三方中大陸的政策最為穩定:和平統一,一國兩制,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但在具體執行方面卻有不少調整。從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中期,主要以經濟利誘和文化傳統作為統合手段;九十年代中期到新世紀初,在堅持經濟文化等手段的同時,重點轉移到了武力威脅;近一、二年從前台退到幕後,轉而請求美國出面壓制台灣的獨立傾向,即不僅不反對而且乞求美國干涉內政。這一轉變顯示,中共對台灣對美國尤其是對自己有了正確的認識,對大勢有了符合實際的判斷,清楚地認識到大陸根本不具備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的能力。只是集極力反美與緊抱美國的大腿於一體,描繪出了一幅矛盾滑稽醜陋異常的形象。好在中國沒有新聞自由,不然中共當局還不知會被罵成甚麼模樣呢!
  • 台灣與美國的關係總體上是和諧融洽的。這首先得宜於雙方擁有共同的價值觀念。對民主自由精神的堅定不移的共同信仰,使雙方具有相同的道德理想和價值判斷,在政治經濟軍事等領域,雙方態度自然趨向一致,如先發制人地打擊恐怖主義,推廣民主制度,經濟全球化等。
  • 中國失學兒童達5千萬,政府教育投入比例低於最貧窮的國家烏干達。國家需要修訂教育法,保證實行全免費義務教育。
  • 近日,大紀元報系發表了《九評共產黨》專題評論,在海內外引發了強烈的反響。共産主義作爲近一個多世紀的主要的政治運動之一,給全人類造成了極其慘烈的人道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環境災難,對其進行全方位分析研究和批判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今天共產黨仍然在中國掌握著政權,因而對共産主義的批判更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大紀元抓住了當今中國至關重要的議題。
  • 近日,伴隨著北京警方對三位異議知識分子“捉放曹”的游戲,“胡不如江”的評論在中國大陸之外的媒體和網絡上沸沸揚揚,胡溫由政治開明轉瞬被釘上了暴君的標簽,鼓吹一時的“新政”蛻化為向極權的回歸。輿論一律看衰後市,好一片慘雲愁霧!
  • 小說在開篇將一人分為三人來寫,隨著故事的發展,又漸漸合三為一,結構也非常新穎。
    小說反映了從中國當代史極其重要的八九民運到新千年間民運人士的工作與生活。通過對民運人士在監內外民運活動的描寫,通過反映他們的生活、工作、愛情,塑造了一批極富犧牲精神的民運人士,謳歌了他們為真理正義獻身的高尚情操。故事感人至深,極具可讀性。
  • 她斜睨了我一眼,沒有吭聲。但那目光卻分明在說,這人可真是......難道我們不是才認識不到十分鐘?難道我們不是才剛跳第二支舞曲?你也未免太唐突、冒失了吧?!
    上一曲是華爾滋,我的拿手好戲。我將她帶得連轉不停,好似要飛起來一般。她高興極了,不停地稱讚我跳得好。這一過程從跳了七、八轉開始,一直持續到舞曲結束,我將她送回座位。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斗膽開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