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庄王之女傳奇 (1)

第一回 濁酒三杯涼亭小宴 明珠一顆好夢投怀
  人氣: 46
【字號】    
   標籤: tags:

話說時在周朝的末年,中原列國,互相征伐,刀兵相乘,連結不解,正鬧得人無安枕,野無淨土。那時西方興林國卻正值承平之世,端的風調雨順,國泰安民。

講起這個興林國,在西域諸國中,可稱是巍然獨立的大國,領袖各邦。但因地勢關系,與中原素來不通往來,雙方隔絕。這也只為兩國中間,隔著一座山,人稱須彌山。這一座山,高可按天,廣袤有數千里,橫亙在西北高原上,好似天生的界限一般。在當時,交通不便,中原人雖知道有這座名山,只因為此山幽深險阻,氣候又異常寒冷,山上的積雪,就是盛暑的天氣,也一般地不會融化,終於沒人敢去冒險西行。那興林國又恰恰建在須彌山的西北,在閉塞的當時,自然不會與中國相通了。

這興林國在西方諸部落中,歷史最為久遠,開化也比較早些,又占著三萬六千里的國土,幾十萬人民,自然雄長一世,惟我獨尊,各小部落不容不臣服了。

那時在位的國王,名叫婆迦,年號妙莊,倒是個賢明之主,統治著數十萬人民,使得男耕女織,各安生業,在位十多年,把一個興林國治理得國富民豐,蒸蒸日上。妙莊王是一國之主,安富尊榮自不必說。正宮王后,名叫寶德,又是個賢良的婦人,與妙莊王十分敬愛,家庭方面也充滿了和融氣象。

但是,天下無十全十美的事,人生雖富貴無雙,到底不能沒有缺陷。妙莊王貴為國主,富有天下,只是有一樁事情,不是國王威力所能攫取,也不是金銀所能買到的,卻是膝下只有二位公主,並沒有一個太子。妙莊王已是六十多歲的人,嗣位無人,自然望子情殷。為著此事,常使他悶悶不樂,有時不免要長吁短嘆。俗話說得好,「子息是有錢買不到,有力使不出的」,他縱然煩惱,也終歸無用。在希望和焦急愁悶的環境中,一天天地過去。春去秋來,匆匆的又是數年。

那時,正是妙莊王十七年的夏季,御花園中的一池白蓮,正迎風爭放,香霧輕浮。寶德王后因這幾天來覺得妙莊王愁悶不樂,便在蓮池的涼亭之中設下筵席,請妙莊王飲酒散悶,

當下夫妻二人,在亭中分上下首坐定,官娥彩女,分班斟酒送菜。妙莊王心中,雖然為著子嗣問題不自在,但深體寶德後的一片好意,不免強顏歡笑。一方面看著池中的萬朵白蓮,參差的開放著,襯著碧綠的荷蓋,清雅可愛。微風過處,輕輕的顫動著,好像含羞欲語的神情。那一陣陣淡遠的清香,也從風中傳播過來,沁人心脾。妙莊王在這種環境裡邊,也覺別有天地,很是有趣,心上的一片愁悶,早被清風吹散。

就此與寶德後互相傳杯,開懷暢飲,有說有笑起來。寶德後見他快樂,也自歡喜,親自執壺斟酒,又命群姬當筵歌舞。如此一鬧,早就是明月西斜。

妙莊王酒已過量,不覺玉山頹矣,乘著一團酒興,命撤了席,扶著宮娥,攜了寶德後,徑回寢宮安息去了。

一覺醒來,已是紅日滿窗。寶德後早已梳洗完畢,便服侍妙莊王起身, 讓他洗盥之後,一面端整飲食,一面向妙莊王道:

「妾昨夜得一奇夢,未知主何吉凶?夢到一處地方,正是海邊模樣,一片白茫茫的,無邊無岸,波浪滔滔,很是怕人。

「正看間,忽然『訇』的一聲響亮,海中就湧出一朵金色蓮花。初出水時,大小與尋常蓮花無異,離水面也很近。不料這金色蓮花,卻愈長愈高,愈放愈大,金光也越發耀目生花,連眼也睜不開來。於是,便將眼合了一會兒,待到重新睜開來時,哪裡有什麼金色蓮花?兀立在海中的,卻是好端端一座神山,山上卻縹縹緲緲的似有許多重疊的樓閣,以及那寶樹珍禽,天龍白鶴。這許多景象,究竟距離得遠,倏隱倏現的,看不真切。中間只有一座山頭上,湧出一坐七級浮屠。浮屠頂上,端端正正安放著—顆明珠,放出千萬道奇光異彩,十分莊嚴。

「我正看得出神,那一顆明珠,忽然冉冉地升空,轉瞬之間變得一輪旭日,漸漸逼近海岸,不多時已高高地懸在我的頂上。又是『轟』的一聲響亮,那輪旭日竟拋拋滾滾地落到我懷中來。我嚇得忙了手足,欲待逃去罷,兩足又好似生了根的一般。我不覺拚命一掙,竟自掙醒過來,好端端地睡在床上,哪裡有什麼海,有什麼山和一切的景象?到此,始知是南柯一夢。這種夢不知是何予兆,主何吉凶?」

妙莊王聞言,心中暗暗歡喜,向寶德後安慰道:「御妻夢中所見,分明是佛國極樂世界的真形,凡人難遇,自然是大吉之兆。再說那明珠,分明是佛家舍利,化為旭日,就是陽像;投入懷中,不消說是孕育之兆了。御妻得此夢征,今番懷孕,一定生男無疑,正是大可慶幸哩!」

寶德後聽了這一番話,自然歡喜不盡。此事傳遍宮中,於是合宮上下都存著萬分的希望。

再說寶德後自從這天起,懷孕的象徵逐一地顯露出來,經過了兩三月時間,腹部便顯著地膨起來。可是自從懷孕之後,身體倒很強健,只是有一樁,凡是魚肉一類的葷腥,一點也不能入口。就是平日間最愛吃的東西,只要是葷的,一見了便要起惡心,勉強吃得一點兒,包管會連苦膽汁都嘔將出來。這也是孕婦常有的事情,大家也不以為怪,又哪裡知道內中卻另有一番奧妙哩!

如此一天天地過去,不覺又是冬盡春來,寶德後的產褥之期,也愈迫愈近,妙莊王滿擬今番——定生男,非常地高興,忙著先預備起慶賀的事情來。合宮上下,也自有一番忙碌,不在話下。

直到妙莊十八年二月十九那一天,妙莊王婆迦正在園中觀賞美妙的春天景物,出神地幻想,忽有宮女岔息奔到面前奏說;「王后在辰時三刻,又添了一位公主,請賜題名。」

妙莊王一聽生的又是一個女孩子,就把心頭的高興早消滅了一半,但這也是無可如何的事,只怪自己前世沒有修透,才致如此。當下便向宮女問起:「王后生產後可安好如常?」

那宮女道:「啟奏我王,娘娘當生產的當兒,有許多異色良禽,集在庭樹爭鳴,如奏仙樂。屋中也有奇香發現,氤氳陣陣。隔不多時,便產生了三公主。如今大小平安,娘娘精神健旺,公主啼聲也自洪亮。」

妙莊王聽了此話,暗想仙禽集樹,異香繞室;又想起寶德後懷孕時的一夢,遮莫此兒有些來歷,生具夙根,也未可知!他便題取「妙善」二字做三公主的名字,因為上肩兩位公主。一名妙音,一名妙元,都拿自己年號的首字來排行的。當下便親用金箋朱筆書就,付與宮女去了。正是:

惟善堪稱妙,兒生有慧根。

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東鄂洛將劉青的話轉告喜兒。喜兒一聽,嚇得汗如雨下,面如死灰。東鄂洛見狀,覺得很奇怪,問他怎麼回事。這才知道,原來劉青早已病死了。
  • 圖為 元張雨題《倪瓚像》,示意圖。(公有領域)
    呂習當時已八十歲,服藥後立即變成青年,二百歲時也進了山。
  • 明朝時期,劉家婦人羅氏一天夢到五彩的祥雲,在天上簇擁著一個仙女,此仙女穿著絳紅的衣服,飄然降於劉家。羅氏懷孕十個月來,家中始終飄散著一股瀰漫不絕的奇香。
  • 南極仙翁
    他責備齊映,說:「你為何輕易地將事情洩露出去?你做神仙的事本可能成的,現在不行了。」
  • 明朝嘉靖年間,少女苟正覺在山中遇到一位老母,吃下了一根奇草,開啟了傳奇的一生。明世宗嘉靖皇帝三次派人相請,最後一次,她預示了不久帝崩。明朝藩王與王妃以禮相待,為其建閣修祠。官員長途跋涉,向她請益。她未卜先知,每言奇中,在大明朝野留下聞世傳奇。
  • 千金之子修道的故事,在東方不乏記載。史上有不少皇族貴族,雖坐擁人間無盡富貴榮華,依然對探索人生意義、返回天國有著無限的神往。
  • 前段時間廣東茂名化州地區村民抗議政府建造火葬場一事成為了海外媒體關注的熱點之一,在村民們的抗爭下,目前當地政府已宣布永不在此建造火葬場。說到茂名,不得不提到古代的一位著名的道士:潘茂名。可以說,茂名是廣東省內唯一一座以古代名人名字命名的城市。
  • 這個故事的其中一位主人翁叫做董雄,他自年少起,就誠信神佛。貞觀十四年春天,當時董雄擔任大理寺的官員,因受到季仙僮事件的牽連,被上了枷鎖,囚禁在御史台。當時,一同受牽連被扣押的十多人。其中大理丞李忻玄、司直王忻與董雄關在同一牢房,而且每個人都被鐵索牢牢地鎖著。
  • 建於東晉的鎮江澤心寺,唐時始稱金山寺,後成為臨濟宗傳承道場,被奉為佛教禪宗經典名寺。金山寺素以「高僧降蛇」為其獨特的寺廟文化而名聞遐邇。提到「高僧降蛇」,就不得不說到金山寺的「開山裴祖」——高僧法海,亦即後世諸多版本白蛇傳中法海和尚的原型。
  • 僧人忽然跳到舟上,瞬間身體縮成一尺長,向眾人拱手,說了一聲:「珍重!」,就隨著馳騁的風帆漂流而去。當一陣鼓聲大震,眾人再一看,已經不見僧人蹤影。回首看看几案上的盤杯,也全都消失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