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猿人並不存在

正見編輯小組
font print 人氣: 80
【字號】    
   標籤: tags: ,

支持進化論的科學家與各界人士往往會拿出猿人的例子來說明進化論的正確性。現在一般人一提到「史前時代」腦海中就會浮現一個畫面:一群毛茸茸的人,用獸皮遮掩著身子,男的拿著長矛,女的手裡抱著小孩,在山洞旁邊,中間生著一團火堆;首先映入腦海的,就是很原始的社會。

這個刻板的印象幾乎在每一本生物學教科書或是每一個歷史博物館都可以見到,大部分的博物館甚至還將這個場景製作成蠟像呢。不過這究竟是不是人類歷史的真相呢?由前一章的資料我們已經發現了許多不符合這個固有概念的證據。然而鮮為人知的是,支持人類是從猿類這樣的生命體進化而來的證據也是相當薄弱的。

經過一百多年的考古發現,如果人類是由猿類進化而來的,那麼從猿類到今天人類的各個階段歷史時期,都應該有其特徵的證據……包括各階段的化石和相應的文化遺址、工具等。可是猿類的化石找到了,人類的化石找到了,而從猿類進化到人類中間階段的化石卻沒有。如果這樣的話,所謂人從猿類進化來的假說只能成為空中樓閣。

皮爾當人

如第一章後記提到的,曾經被進化論教科書列為人類祖先化石的「皮爾當人」(Piltdown Man)其實是一群考古學家刻意造假之作品。

伍瓦德爵士對皮爾當人的描述是:「這種人種的頭蓋骨的頭頂骨已經是人型,而下顎骨幾乎是屬於猿型,除了臼齒之外,都是猿形態的。」因此他宣稱,這是一種介於人與猿之間的生物,也就是半人半猿的猿人。

皮爾當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科學界的認可,僅有少數學者提出反對意見,認為這不過是將人的頭顱骨與猿的下顎骨拼湊在一起,然而他們的聲音卻受到忽略。主流科學家完全相信已經找到了猿人存在的證據,哈佛大學的胡登教授是皮爾當人的代表性的支持者之一。

然而四十年後,奧克雷(K. P. Oakley)利用含氟量測年法測定收藏在大不列顛博物館裡的皮爾當人化石,他驚訝地發現,頭顱骨的含氟量與下顎骨相差甚遠。頭顱骨的含氟量微小,僅在地底埋存幾千年,並非原先認為的五十萬年。

接著經過學者專家重新檢驗這些化石,他們發現皮爾當人有以下的偽造痕跡:

1. 頭顱骨曾經被含鐵化學藥品塗抹過,使其看起來更古老。
2. 牙齒被銼刀剉削過。
3. 下顎骨是猿的,上顎骨是人類的,兩者是被拼湊起來,再經過修飾,使其看起來更像猿人。


一九五三年,維納(J. S. Weiner)、奧克雷(K. P. Oakley)連同其他一些英國科學家發表論文,聲明「皮爾當人」是個科學騙局。

露西

由唐納德‧喬漢森(Donald Johanson)在東非大裂谷發現的「露西」(Lucy),曾被認為是早已消失的人和猿的共同祖先,但現在科學家已經鑑定它為一種絕種的猿,屬於「南方古猿阿法種」。(見參考資料8)

西方古猿(尼布拉斯加人)

一九二二年,生物學家奧斯本(H. F. Osborn)宣布發現了一顆牙齒,這顆牙齒同時具備猩猩、猿人及類人猿特徵。他給這顆牙齒的主人取了一個名字-尼布拉斯加人(Nebraska Man)。接著,相信進化論的人士畫出了這個猿人的想像圖,僅僅憑著一顆牙齒。

直到一九二七年,經過更深入的研究後,這顆牙齒的主人終於被鑑別出來。其實這顆牙齒不屬於人類或人猿,它的主人是一種絕種了的美洲野豬。

爪哇人

根據諸多事實,我們發現關於猿人的報導,很大部分是投機和欺騙多於事實。下面這個爪哇人(Java Man)又是一例:

您可能不知道爪哇人被認為是猿人,其基本證據僅僅只有一根腿骨、三顆牙齒和一部分頭蓋骨。腿骨像是人的,而頭骨卻像是類人猿的。但是這兩部分化石是在同一水平的岩石上相距14公尺(約45英尺)的地方發現的,現場也有真正的人頭骨,而後一部分事實卻被隱藏了許多年。這些化石的發現者都波士博士(Eugene Dubois)在他晚年時宣布這些化石並非猿人的遺骨,而更像是一隻巨大的長臂猿的骨骼。然而,進化論者拒絕接受他所說的,於是,建立在荒謬可笑並少得可憐的證據上的爪哇人仍舊被拼湊起來,作為確實存在過的生物出現在教科書裡。

綜合以上所述,人由猿類進化而來的說法真的是相當薄弱且漏洞百出的。不只如此,其餘物種在考古中也同樣存在著「失落的環節」。讓我們繼續往下看。

寒武紀生命大爆發引出的問題

現今所發現的生物化石中最大的問題就是欠缺了生物進化的中間過程,生命的出現往往是突然間發生的。在長達三十八億年的化石記錄中,最令人費解的是「寒武紀生命大爆發」(Cambrian Life’s Explosion)或稱作「寒武紀生命大爆炸」(Cambrian Life’s Big Bang,指絕大多數動物門類在寒武紀就像「爆炸」般地突然出現)。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五日,中國《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紐惟恭的報導<澄江化石生物群研究成果矚目>,他指出,「寒武紀生命大爆炸」是全球生命演化史上突發性重大事件,對其進行深入研究,可能動搖傳統的進化論。一九九五年七月十九日《人民日報》又發表<向進化論挑戰的澄江化石>一文。作者丁邦傑指出,達爾文進化論的中心論點是:生物物種是逐漸變異的。但是距今五億三千萬年的寒武紀早期,地球的生命存在形式突然出現了從單樣性到多樣性的飛躍。

「中國澄江化石群」的考古發現引起世界媒體的強烈關注,震驚考古、生物學界。澄江化石群屬於早寒武世化石(五億五千萬年前),此外在加拿大布爾吉斯發現中寒武世的頁岩(五億三千萬年前),其中也有生命「爆發」的大量地質資料。可見,在寒武紀(約五億七千萬~五億年前),幾乎所有的已知動物門類都有了各自的代表。而在寒武紀之前,不僅多細胞生物化石非常稀少,而且在以埃迪卡拉動物群為代表的、迄今所發現的新元古代(十億~五億七千萬年前)的各種化石中,尚無一種可以確認為已知動物門類的祖先。也就是說,絕大多數動物門類是在寒武紀突然出現的,按照達爾文的生物進化論,寒武紀出現多細胞動物之前必然經歷了一個漫長的演化過程,然而事實上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找到任何在這個中間演變過程的證據。(見參考資料14)是化石記錄不完全嗎?但是化石記錄是隨機的,為什麼單單就漏掉了中間環節呢?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法學教授詹腓力(Phillip Johnson),被譽為是最有資格批判進化論的人。他曾任美國大法官華倫(Warren)的助手,專長是分析明辨律師在辯論時所用的詞藻和邏輯。當他讀到進化論的文獻時,隨及意識到裡面充滿著許多邏輯上有問題的雄辯與遁辭。在《審判達爾文》(Darwin on Trial)一書中,他多次質問:「我們怎樣才能知道『進化論』是真實的?確鑿的證據何在?」他在書中做了這樣的總結:「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有機體,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跡象……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基本上就不再變了,哪怕過了幾百萬年,不管氣候環境如何變化。如果達爾文的理論成立,這些條件本應該引起物種的巨大變化。」 (待續)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 《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相同時期不但有人類的存在,而且這些人類和我們一樣具有高度的文明......
  • 趙薇在《車神》中出演為愛療傷幾年不能自拔的癡情女孩,與生活中的她有多大相似度呢?雖然趙薇絕口不提與汪雨分手的情變感受,但當本報記者在片場專訪她時,她也毫不吝惜自己對劇中愛情的一番見地。但她的這番表白中,不時蹦出“輕鬆”、“好玩”、“挺普通”等,可見她心情大靚,見到記者也主動微笑、招手,讓你不由得感覺到:此時的她,面對情傷已然釋懷,她的堅強,讓我們真正見識了已成長為“熟女”的“小燕子”。“為陸毅當綠葉,挺輕鬆”
  • 除了製造、使用金屬的技術與能力說明了史前人類的文明發展之外,科學家們還在古文明中發現了一些我們認為現代人才具有的醫學技術,甚至發明。按理講,文明的發展是從原始到高度發展的。拿心臟移植手術來說吧,這可是近代醫學發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們在考古遺跡中卻發現了古人曾動過這類手術的證據,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 現在我們知道,三百多年前的義大利人伽利略發明了望遠鏡,開啟了人類對於天體觀測最基礎的一步。然而,這顆收藏於祕魯ICA博物館的石頭上面刻畫的人像,據估計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萬年之間,他的手裡卻拿著一支望遠鏡在觀察飛越天際的火流星。是什麼年代、什麼樣的人也同樣發明了望遠鏡呢?
  • 法國有一家工廠於一九七二年時從非洲加蓬共和國一個叫奧克洛(Oklo)的地方進口鈾礦石來使用,他們驚訝地發現,這批進口鈾礦石已被人利用過了。因為這批鈾礦石的含鈾量相當低,鈾礦石的一般含鈾量為0.72%,而奧克洛鈾礦石的含鈾量卻不足0.3%,和我們現有的核反應爐的廢料幾乎相同。法國政府宣布了這一發現,震驚了全世界,並吸引了世界上各國的科學家們來到奧克洛進行研究,並將研究成果於一九七五年國際原子能委員會(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一個會議上公布。研究的結果表示這是一個大型的、天然的核子反應爐,由六個區域約500噸鈾礦石構成,輸出功率估計為100千瓦。這個反應爐保存完整,結構合理,運轉時間長達五十萬年之久。
  • 還記得上帝造人、女媧造人、盤古開天或是諾亞方舟的神話故事嗎?當「人是從猿進化而來」的說法取代神造人的說法後,這些故事逐漸地被我們淡忘了,或是被當成古人由於對大自然現象缺乏科學的理解所產生的奇想。但是神話的本質是什麼呢?從許多古代出土文物和典籍顯示,不論東方或西方,古人是相信、崇敬神的,遵守著神所教導的道理(神話)做人處事,薪火相傳。然而到了後來,神話的內涵不被後人理解了,人們就漸漸地認為神話僅僅是一種飄渺的想像罷了。目前,有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走入古老的神話研究,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 綜觀之前提到的考古發現,我們不免會在心中產生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抵觸學校教科書的內容?大部分的讀者也許會感到懷疑:如果真有這麼多證據顯示幾億年前已有人類文明,那麼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
  • 一八五九年,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根據一些零散的事例,鮮明地提出了進化的觀點,認為今天複雜的生物界是從簡單的原始生物一步步進化而來。不過歷史好像總要在重複中循環前進。隨著科學深入廣泛的發展,歷史流轉到今天,昔日被進化論「解決」了的問題又轉了回來,許多人發現進化論的問題後,重新陷入古老的疑問:生命到底從何而來?近二十年,大量的事實發現使進化論陷入了真正的危機。眾多的科學發現使真理的天平明顯地向人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傾斜了。
  • 對於生命的產生,現代進化論認為也是一個自然過程,認為簡單的有機物和無機物在某種特殊條件下進化成複雜的生命大分子,各種複雜的大分子進一步組合演化形成原始生命。讀到這麼多串連的「理想化」過程,讀者恐怕會考慮其中的機率問題了,英國科學家霍伊爾(Fred Hoyle)曾表示:「上述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正如利用席捲整個廢料廠的颶風來裝配七四七噴射機一樣。」
  • 一九六五年,考古學家帕特森(Bryan Patterson)和豪威爾斯(W.W.Howells)在非洲肯亞的Kanapoi發現一件經鑑定為四百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美國加州大學的馬克亨利教授(Henry M.McHenry)和克盧希尼教授(Robert S.Corruccini)稱,此肱骨和現代人的肱骨幾乎沒有任何差別。(見參考資料4)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