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仁:“斻”——中國人的方舟

——〈神傳漢字之謎〉之十五
武漢仁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0月12日訊】這個字本來應該是「(方亢)」,但計算機中只有「斻」,只好暫時用「斻」來代替「(方亢)」。「斻(hang 杭),方舟也。從方,亢聲。《禮》:天子造舟,諸侯維舟,大夫方舟,士特舟。」(《說文解字》)「斻(hang ),《集韻》寒剛切,平,唐韻。兩船相並。《說文》:『斻,方舟也。』後泛指以舟渡水。《後漢書‧一一○杜篤傳》:『造舟於渭,北斻涇流。』註:『斻,舟度也。』」(《辭源》)「斻(hang杭 )兩船相並而渡。浮橋。同『航』。」(《袖珍字海》)

中國人的方舟——「斻」,其實就是一種「並船」,就是一種「連船」,它是將兩條(也可以更多)船並連著用繩索或鐵鏈綁在一起,用木板釘在一起,這樣就造成一隻「斻」了。「斻」在中國古代曾經是重要的交通工具,因為兩條船並在一起,就加強了船隻的穩定性,而且萬一其中一條船破漏,還來得及修補,這樣就避免了許多船翻人死的悲劇。「斻」曾經用於運糧食、運士兵、運商品等。根據河流的寬度將三條、四條……,以至八條、十條,甚至更多條船並連在一起,上面敷上木板,就造成一架浮橋了。這架浮橋要長可長,要短可短。這種浮橋不僅可以過人,過貨,過車,而且在軍事上非常重要,可以「立航渡兵。」這種方舟(或浮橋)很靈活,把它們之間的繩索或鐵鏈解開,把釘的木板撬下來,就又成了一條條的單只的船了。(「遂解舫為單舸。」)上帝要挪亞一間一間地造方舟,並且每間的裡外都抹上松香,就是為了防止漏水。萬一某處破損,還來得及搶救,而不至於全船沉沒。我們中國的這種「斻」,本來就是完全隔離的一條一條的船,如果其中一條破損,更不會有太大的危險。你想想看,做一條船要多長的時間?做一座橋要多長的時間?而把兩條、三條,或八條、十條船並連在一起要多長的時間?如果已經有一些船隻,造這種「斻」,無非就是把這些船隻重新組織和編排一下而已,這是多麼安全、方便、迅速和經濟啊!嘿,你看,還是咱們中國人聰明!

這種方舟有時叫「斻」,有時叫「方」,有時叫「艕(bang 磅)」,有時叫「(舟行)(hang航)」,有時叫「航」,有時叫「方舟」,有時叫「方船」,有時叫「造舟」,有時叫「並船」,有時叫「連船」,有時叫「舟梁」,有時叫「舟航」,有時叫「浮橋」。至於甚麼等級的人坐甚麼等級的船,甚麼「天子造舟,諸侯維舟,大夫方舟,士特舟。」那不是太古老的事,都是後來的事了,古時可沒有那麼多等級和講究。在這裡,「造舟」是浮橋,「天子出朝,地動山搖」,天子架子大,排場大,為他一人動用許多船隻;「維舟」是三條船,左右和中央互相維持、互相維繫,諸侯已經低一等了;「方舟」是兩條船並在一起,像方形,大夫就更低一等了;「特舟」就是(獨特的、專門的)一條船了,士是低級貴族,反正有一條專船坐。咱們老百姓是「等外品」,連坐「特舟」的權利也沒有,只好很多人共坐一條船了,我看可稱之為「共舟」。下面抄錄幾段與方舟「斻」有關的字或詞的解釋,供大家參考:

「方,並船也。像兩舟,省總頭形。凡方之屬皆從方。汸(fang方),方或從水。」(《說文解字》)所以,這裡說「方」是兩條船並在一起,像方形,也就是「並船」。

「舫,船也。《明堂月令》曰:舫人。舫人,習水者。從舟,方聲。」(《說文解字》)「舫fang,甫妄切,去,漾韻,非。……兩船相連。《史記‧七十七張儀傳》:『舫船載卒,一舫載五十人,與三月之食。』《索隱》:『舫,謂並兩船也。』」(《辭源》)「舫(fang)1船:畫~。相並連的兩船:遂解~為單舸。(太平御覽)。划船。」(《袖珍字海》)所以,這種「舫」是兩船相並,它可以裝載五十個士兵和夠他們三個月吃的糧食,看來並不太小。

「航hang 胡郎切,平,唐韻,匣。1方舟,兩船相並。《淮南子‧氾(fan泛)論》:『古者大川名谷沖絕道路,不通往來也,乃為窬(yu愉)木方版以為舟航。』註:『舟相連為航。』亦指單船。……以船相接為橋,浮橋。……。」(《辭源》)「航(hang )……連船而成的浮橋:立~渡兵。(陳書)。」(《袖珍字海》)所以,「航」是兩船相並,也就是方舟;把多船相接為浮橋也叫「航」;有時單只的船也叫「航」。

「艕(bang 磅)兩船相並連。船。[艕人]即船工。」(《袖珍字海》)所以,兩船相並連叫「艕」。

「(舟行)hang 《集韻》 寒剛切,平,唐韻。方形船。……。」(《辭源》)「(舟行)(hang 杭)方舟。相並連的兩船:逢大~開駐耳(南史)。同『航』」(《袖珍字海》)所以,「(舟行)」是方形船,就是相並連的兩船、方舟。

「造舟,連船為橋,即今之浮橋。《詩‧大雅‧大明》:『造舟為梁,不顯其光。』《爾雅‧釋水》:『天子造舟,諸侯維舟。』《釋文》:『《廣雅》作造,音同。』《說文》以造為造之古字。清朱駿聲以為造,假借為橋。見《說文通訓定聲》。」(《辭源》)「造(zao)……並列;聚合:~舟清池,惟水泱泱(張衡)。」(《袖珍字海》)「造」字本身就有並列、聚合的意思。所以「造舟」就是「浮橋」。

「舟梁,連船為橋。……。」(《辭源》)「舟梁」就是連船為浮橋、橋樑。

「舟航,浮橋,連舟以渡。……。」(《辭源》)「舟航」也是連船為浮橋。

「方舟,兩船相並。《莊子‧山木》:『方舟而濟於河。』《國語‧齊》:『方舟設泭(fu扶),乘桴(fu扶)濟河。』註:『方,並也。亦作『方船』。』《史記‧九七酈生傳》:『諸侯之兵,四面而至;蜀漢之粟,方船而下。』」(《辭源》)所以,「方舟」是兩船相並、並船。

「方船,並船。《漢書‧四三酈食其傳》:『蜀漢之粟,方船而下。』《梁書‧元帝紀》:承聖二年詔:『江、湘委輸,方船連軸。』」(《辭源》)所以,「方船」就是並船、方舟。

「造,就也。從辵(chuo輟),告聲。譚長說:造,上士也。造(zao造),古文造從舟。」(《說文解字》)「譚長說:造,上士也。」他是說古代有位德行很高的「上士」名叫「造」。這個上士「造」是指造方舟的挪亞嗎?古文「造」字即「造」字,從舟。一般來說,最常見的「造」應該是造房屋,應該從「戶」,但沒有這樣寫,這說明古人對大洪水時造船這件事的印象太深了。

《聖經》記載的挪亞方舟其實就是個躉船。我國清朝時有一種300躉的躉船。每躉==1680斤,所以,300躉的躉船就是排水量為252噸的躉船,並不大。美國考古學家戴維法蘇爾德,認為六十年代在土耳其亞拉臘山發現的長達164米的古船,就是挪亞方舟遺蹟。這個方舟其實是個萬噸巨輪,比我國清朝的上述躉船要大得多。《聖經》中的挪亞方舟長三百肘,寬五十肘,高三十肘。一肘約等於0。5米,則方舟長150米(土耳其亞拉臘山的古船長達164米,兩者很相近),寬25米,高15米,並且分為上、中、下三層,旁邊開門,上部開高一肘(0。5米)的窗戶。所以,這座長方形方舟的平面面積為3750平方米,方舟的體積為56250立方米,每層平均高五米。如果滿載的方舟三分之一吃水,也有18750立方米,也就是排水量為18750噸,當然是萬噸巨輪了。其實,方舟上人非常少,為甚麼要做這麼大呢?可能動物、植物、種子、糧食、飼料、工具、傢俱等需要很多地方放。

那時候,世界上不僅沒有電話,沒有電報,沒有傳真,沒有電視,沒有因特網,連個發平信的郵局也沒有,但世界上一百多個民族卻不約而同地都有特大洪水的故事和傳說,而且這些故事和傳說的時間、地點、人物、故事內容都大同小異。這種特大洪水不是漬水,不是淹水,也不是普通的大洪水,而是一種水位高達海拔2000米以上的人類(和種族)滅絕性的特大洪水、大災難、浩劫。這就說明,歷史上確實是發生過這件事,這場特大洪水給留下的人的印象太深刻了,太不可磨滅了!在這場浩劫後,只留下極少的人做「人種」。例如挪亞一家,中國的伏羲兄妹,還有甚麼葫蘆中的兩兄妹,台灣阿美人的「木臼傳人』與「壁板傳人」兩對兄妹等。反正是人都淹死了,一個民族都死絕了,只有他們極其幸運的遇上甚麼葫蘆、遇上甚麼木板、遇上甚麼大樹、或爬到一座高山上等原因而得救。實際上他們是德大的人,是最好的人,是業力最小的人,是罪最輕的人,是神有意把他們留下來做「人種」的。最後他們沒有辦法,赤手空拳,白手起家,又從石器時代開始,用最原始的工具和生產方法重建家園。而且沒有選擇餘地,只好「近親結婚」,才傳到我們今天這些後人。

特大洪水是「自然災害」嗎?表面上看當然是「自然災害」,世界上難道有無緣無故的「自然災害」嗎?其實是人變得太壞了,神用這種「自然災害」來懲罰人,來消滅那些不可救藥的壞人,來幫人消除罪過,消除業力,只留下極個別的好人做「人種」。如果這個民族更壞,連「人種」都不留,這個民族就徹底滅絕了,這個民族(或國家、或朝代)就在人類歷史上永遠地消失了。「禍福無門,唯人所招。」(《左傳》)所謂「天災」,所謂「自然災害」都是因人禍引起的,都是我們自己招來的,都是我們自己造成的。

根據歷史事實,我們可以總結出這樣一個公式:人類開始時非常好——後來變得非常敗壞——天神震怒——用大洪水等特大災害來消滅人類——剩下極個別的好人做「人種」——他們只好「近親結婚」,又從石器時代開始,再傳出下一茬人類。人類的歷史就是這樣週而復始,循環進行的。

遠古時期傳下來的最重要的信息是甚麼呢?「人種」老爺爺和老奶奶,他們是我們這一期人類(或民族)的一世祖、開山祖,他們在臨終遺言中諄諄告誡我們,我用現代漢語翻譯給大家:「我的兒呀,我的孫呀,我的乖乖寶呀,我的心肝兒肉呀!我們的老祖宗們,我們的父母兄弟姊妹們,因為不信神,不聽神的話,不信報應,變得又腐化,又墮落,為所欲為,罪大惡極,終於遭到特大洪水的報應,結果他們全部都被神消滅了!當時可怕的情景,使我們驚呆了,哭都沒有眼淚!最後世界上(——或者說我們民族)只有我們兄妹兩人死裡逃生,僥倖活下來了。親人都死光了,甚麼東西也沒有了,當時我們痛不慾生,幾乎都不想再活!本來兄妹不應結婚,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我們只有近親結婚,才傳下你們這些子孫。你們要永遠記住這個血的教訓:我們人是神造的,神是存在的,神時時刻刻在看著我們。聽你們的人種老爺爺和老奶奶最後一句勸告吧,我們隨便做甚麼都可以,但絕對不能違背天的意志!絕對不能違背神的意志!違天背神者,必天誅地滅!你們要世世代代往下傳!你們一定要世世代代往下傳!一定!一定!一定!子孫萬代,絕不能忘!忘者必死!」

世世代代的老人把遠古時期這個血的教訓,這個最重要的信息,一代一代地往下傳。他們用肉口傳哪,他們用繩結傳哪,他們用石刻傳哪,他們用竹簡和木簡傳哪,他們用帛書傳哪,他們用泥版傳哪,他們用貝葉傳哪,他們用紙草傳哪,他們用鐘鼎傳哪,他們用手卷傳哪,他們用書籍傳哪,他們用繪畫和雕塑傳哪,……。他們寫在希臘神話裡,他們寫在《佛經》裡,他們寫在《聖經》裡,他們寫在《黑暗傳》裡,他們寫在傳說(或童話、或故事)裡……。遺憾的是,到了我們這些不成器的後人那裏,我們又變得迷糊了,大家都認為這是神話,這是傳說,這是老人編的哄孫子的童話和故事而已,大家隨隨便便說一說,笑一笑,嘿嘿一樂而已。根本不認為這裡面含有甚麼重大的信息,根本不認為具有任何嚴肅的意義,根本不認為與我們現在人類的生死存亡是何等休戚相關。我們人到了這一步,豈不是又變得非常危險了嗎?

正因為我們認為這是「自然災害」,而不認為這是天對人的懲罰,而不認為這是神對人的懲罰,所以我們敢鼓吹「無神論」,所以我們敢「戰天斗地」,所以我們敢說:「與天奮鬥,其樂無窮;與地奮鬥,其樂無窮;與人奮鬥,其樂無窮。」所以我們要修水庫,所以我們要改造山河,所以我們敢說:「天上沒有玉皇,地上沒有龍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龍王!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所以我們要發展科學,所以我們要……。所以我們敢自以為是,所以我們敢目空一切,所以我們敢「蜀犬吠日」,所以我們敢「螳臂擋車」!其實,在神的眼裡看來,這不是很好笑嗎?在「大自然」(我猜想他是宇宙中最大最高的無形的神)面前,在「佛道神」面前,我們人算甚麼?在滅絕人類的特大洪水、特大災難面前,世界上哪所大學有甚麼主意?世界上哪所科學院有甚麼設想?世界上哪位學者有甚麼高見?世界上哪個國家的哪個黨派有甚麼辦法?你的那個「研究」值幾文錢?你的那個「科學」值幾文錢?你的那個「探索」值幾文錢?你的那個「規律」值幾文錢?你的那個「理論」值幾文錢?如果人類能掌握神的這個「規律」,你的甚麼「科學」能避開這場「災難」,特大洪水也淹不死幾個人了,也就不叫「特大洪水」了,神也不叫神了。

有先知先覺的大覺者告誡我們,我們這個宇宙,曾經被毀滅過九次;我們這期地球上的人類,曾經被毀滅過八十一次以上。要想防止這種宇宙、人類和民族滅絕性的浩劫,我們就應該好好反思,我們就應該從根本上改變我們錯誤的思想和觀念,我們就應該永遠記住「人種」老爺爺和老奶奶的臨終遺言,我們就應該提高我們的道德水平,不做違天背神的壞事,做個信神積德的好人。否則,天災、人禍、瘟疫、戰爭、沙塵暴、地震、山崩、海嘯、火山爆發、大洪水、……你不要甚麼就來甚麼,你要甚麼就沒有甚麼,你說是不是?到了那個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一切都已經完了。你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你哭爹叫媽,你的爹媽(如果當時還在世的話)還自顧不暇呢,他們管得了你?其實不用求天,不用求地,不用求神佛。求人不如求己,求神不如求己。你只有從內心深處徹底地改變自己,把自己變成一個真正的好人,就是發生再大的事,也沒有你的份,搞得不好還把你留下來當下一次人類(或民族)的「人種」哩,您老人家當一世祖!您老人家當開山祖!

挪亞方舟救過白種人的祖先挪亞一家的命,中國人的方舟「斻」,也曾經救過我們中國人的祖先伏羲等的命。現在又有「方舟」,又有「斻」,又有「法船」,又有「天梯」來救我們的命了!可貴的中國人哪,我尊敬的朋友,我親愛的同胞,這可是關係我們民族存亡的頭等大事,你可要清醒啊,你可要明白啊,千萬不要再迷迷糊糊的錯過得救的最後機會啊!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法輪佛法告訴我們,「真、善、忍」是最高宇宙特性,是最根本的佛法,是宇宙萬物產生的原因之所在,是衡量任何事物好壞善惡的唯一標準。我認為,這就是所有「天機」中最高的「天機」,這就是所有秘密中最後的秘密。所以,「真、善、忍」是我們最偉大的法寶,不僅對某些個人或某些團體是如此,而是對任何個人、任何團體、任何教派(包括佛教——佛教中原先是將「佛、法、僧」稱為「三寶」)和法門(包括法輪功)、任何層次的生命、修煉者和大覺者都是如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