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水: 黑社會橫行地方

楊天水

標籤:

【大紀元10月23日訊】這里的“地方”与中央相對。中國歷史任何1個王朝末世,中央對地方各級政府的控制權,都大大削弱失控,法紀不能生效,公道蕩然無存,地方諸侯無法無天,不同級層的地方官僚們之間,官僚們与富人之間,官僚、富人、依靠暴力充當打手的流氓黑勢力3者之間,經常相互勾結、相互利用、抱成一團,壟斷地方利益,殘害良民。目前的中國大陸地方上已經黑社會橫行了。

根据《聯合早報》网絡版9月28日李气虹(廣州特派員)文章──

“中外媒体高度關注的廣州番禺太石村‘村民集体罷官’事件前天再次發生暴力事件。曾上書中國總理溫家寶的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明,陪同兩名律師和1名記者進村走訪被關押村民,遭到多名身分不明男子襲擊。

“艾曉明和律師郭艷、唐荊陵以及1名周刊記者前天下午4時左右到番禺區魚窩頭鎮北部的太石村,准備拜訪被關押的村民馮秋盛和馮偉南的家人。由10名外村人組成、身穿迷彩服的1支‘治安巡邏分隊’,一直在跟蹤監視,導致村民不敢和律師說話。

“后來,他們被1名自稱是‘村民’的男子轟赶,還被另外4名大漢潑出几桶臟水淋濕。郭艷、唐荊陵在村委會和派出所附近不斷用隨身電話報警,沒有警察前來協助。

“由于村口搭不到德士,郭艷決定先搭1輛當地的‘摩的’(即以電單車為工具的‘德士’)到村外找德士;不料兩名男子騎另1輛電單車尾隨而來追打她,她的小腿、頭部和背部先后挨打。

“曾在警校受過專業訓練的郭艷,机警地逃向人多地方,接著跳上1輛路過的巴士后,坐了兩站才轉搭德士回去接艾曉明等人。4人在開往廣州途中,又遭到多名男子在后追赶,結果在番禺沙灣大橋收費站被擋住去路,暴徒用鋼制防盜鎖打碎車德士擋風鏡,打爛右車門玻璃,郭艷的右手因此被玻璃扎傷。

“幸虧收費站人員后來出來搬走橫躺在收費通道電單車,德士司乘机猛踩油門沖出包圍,沿著華南新干線一直開到廣州市公安局才停下來報警。

“艾曉明昨天向本報敘述前天的凶險過程,仍然心有余悸。她回憶郭艷被電單車追打、德士在收費站被砸,暴徒意圖制造交通事故的假象,認為‘這是1次有計划、有組織、針對人身目標進行的恐怖攻擊’。”“中外媒体高度關注的廣州番禺太石村‘村民集体罷官’事件前天再次發生暴力事件。曾上書中國總理溫家寶的中山大學教授艾曉明,陪同兩名律師和1名記者進村走訪被關押村民,遭到多名身分不明男子襲擊。

“艾曉明和律師郭艷、唐荊陵以及1名周刊記者前天下午4時左右到番禺區魚窩頭鎮北部的太石村,准備拜訪被關押的村民馮秋盛和馮偉南的家人。由10名外村人組成、身穿迷彩服的1支‘治安巡邏分隊’,一直在跟蹤監視,導致村民不敢和律師說話。

“后來,他們被1名自稱是‘村民’的男子轟赶,還被另外4名大漢潑出几桶臟水淋濕。郭艷、唐荊陵在村委會和派出所附近不斷用隨身電話報警,沒有警察前來協助。

“由于村口搭不到德士,郭艷決定先搭1輛當地的‘摩的’(即以電單車為工具的‘德士’)到村外找德士;不料兩名男子騎另1輛電單車尾隨而來追打她,她的小腿、頭部和背部先后挨打。

“曾在警校受過專業訓練的郭艷,机警地逃向人多地方,接著跳上1輛路過的巴士后,坐了兩站才轉搭德士回去接艾曉明等人。4人在開往廣州途中,又遭到多名男子在后追赶,結果在番禺沙灣大橋收費站被擋住去路,暴徒用鋼制防盜鎖打碎車德士擋風鏡,打爛右車門玻璃,郭艷的右手因此被玻璃扎傷。

“幸虧收費站人員后來出來搬走橫躺在收費通道電單車,德士司乘机猛踩油門沖出包圍,沿著華南新干線一直開到廣州市公安局才停下來報警。

“艾曉明昨天向本報敘述前天的凶險過程,仍然心有余悸。她回憶郭艷被電單車追打、德士在收費站被砸,暴徒意圖制造交通事故的假象,認為‘這是1次有計划、有組織、針對人身目標進行的恐怖攻擊’。”

這里的情節,簡直比美國恐怖故事大片里的情節還要惊險。如果一些不了解中國大陸國情的老外看到,說不定他會認為那里是在拍攝電影電視。但是,那不是演戲,那是中國地方的黑惡勢力、藐視國家法律、蔑視人類尊嚴与權利、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突襲、追殺中華良心公民的實況。《水滸》里的陸虞侯等,也算是地方黑惡勢力。他們報复林沖,也沒敢于光天化日之下,而是偷偷摸摸于野豬林那里伺机動手。可見,當今大陸的地方黑惡勢力,比以往朝代的地方黑惡勢,更加膽大妄為,更加凶殘卑劣。

受害者生命受到极大威脅,重傷害或者死亡隨時可能來臨。他們按照法律所賦予的權利和知識,立刻報警,但是沒有得到絲毫反應,沒有任何1個警察予以過問。就在不久以前,那里的警察曾經成百上千,抓捕、毆打、關押依法維權的村民。只要是遇到村民堅決維權,警方暴力很快就會出現,而且雷厲風行。可是在維護法律、保護善良、打擊邪惡的時候,這樣的雷厲風行無影無蹤。

艾曉明教授等遭到暴力侵襲,不是一般的偶然性事件。不久前依靠暴力毆打、拘禁太石村維權村民、并搶走他們村帳目的警方,達到了自己目的后,就凱旋班師了。如果他們真的對這個村子治安負責,那么會容忍那么多歹徒公然在村里行凶追殺其他公民嗎?那些歹徒多身穿迷彩服,名義還是所謂的治安巡邏分隊隊員。這是何等黑惡的地方社會!

黑社會橫行地方,是中國社會民主化的一大障礙。這樣的事實,也暴露了中共官方經常引為政改措施的村級選舉,完全流于形式。多數村民不是被剝奪了權利,就是生活在黑社會暴力威脅的恐怖之中。(2005年9月29日于南京東山)

──原載《民主論壇》www.asiademo.org(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專欄】楊天水:中秋節張林絕食繼續
詩人楊春光不幸辭世
楊天水:詩人楊春光走了    留下了什麼
楊天水:郭起真艱難維權路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浙江紹興倉庫起火 濃煙滾滾
【直播】川普訪問Puritan製藥廠發表講話
【羅廚尋味】蜜汁叉燒雞排
【新聞看點】不想背鍋?李克強戳穿華麗泡沫
【胡乃文開講】天熱流汗好難受!9大茶飲消暑止汗又提神
【紀元播報】郝海東投震撼彈 美議員籲世界抉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