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史前文明的面紗》Ⅱ 進化論的重重危機(下)

正見編輯小組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四百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

一九六五年,考古學家帕特森(Bryan Patterson)和豪威爾斯(W.W.Howells)在非洲肯亞的Kanapoi發現一件經鑑定為四百萬年前的人類上臂肱骨化石。美國加州大學的馬克亨利教授(Henry M.McHenry)和克盧希尼教授(Robert S.Corruccini)稱,此肱骨和現代人的肱骨幾乎沒有任何差別。(見參考資料4)

三百四十萬年~三百八十萬年歷史的人類腳印

一九七六年,著名考古學家瑪麗‧利基(Mary D. Leakey)領導的研究小組在非洲坦尚尼亞北部、東非大裂谷東線,一個叫拉多里(Laetoli)的地方發現了一組和現代人特徵十分類似的腳印,這些腳印印在火山灰沉積岩上,據放射性測定,火山灰沉積岩有三百四十萬年~三百八十萬年的歷史。腳印共兩串,平行緊挨著分布,延伸了約27公尺。從這些足跡可以明顯地看出,其軟組織解剖的特徵明顯不同於猿類。其重力從腳後跟傳導,通過腳的足弓外側、拇指球,最後傳導到腳拇指,腳拇指是向前伸直的。而猩猩及南方古猿(Australopithecus)直立行走時,重力從腳後跟傳導,但通過腳的外側傳導到腳中指,且腳拇指是向側面伸出的。(見參考資料8)

二百萬年前的人類大腿骨化石

一九七二年在肯亞的圖爾卡納湖(Lake Turkana)發現的大腿骨化石和現代人類形態十分相似,據估計年代是在二百萬年前。(見參考資料4)

一百萬年前的人類骨骼

一九一三年德國科學家瑞克(Hans Reck)在非洲坦尚尼亞奧都洼峽谷(Olduvai Gorge)發現一具完整的現代人類骨骼,它處在約一百萬年前的地層中。(見參考資料4)

三十萬年前的人類骨盆化石、股骨

據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七日中國《科學時報》報導,西班牙古生物學家在該國北部布爾戈斯省阿塔普埃卡山區,發現了三十萬年前的史前人類骨盆化石、股骨及一些石製工具。

二萬六千年前的一百三十五個人類骨骼

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美國科學雜誌《Science》報導,在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的蒙戈湖(Lake Mungo)、威蘭卓湖(Lake Willandra)附近發掘出二萬六千年前的一百三十五個人類骨骼、壁爐等史前古器物。另外在蒙戈三號坑還出土了一具完整的三萬年前的男子骨架化石,塗抹著赭石染料,手臂疊放在胸前,是按照葬禮儀式埋葬的。

除了上面列舉的化石發現,物種間分類的矛盾現象也引起了科學家的思考。

海藻的種系生物學與進化論的不可靠性

據「每日科學」(ScienceDaily)網站七月二日報導,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的海藻專家德斯瑪(Stefan Draisma)認為,褐色海藻的種系分類是不正確的,幾乎應該完全顛倒過來。他的這一發現已得到很多海藻學家的支持。

根據他的研究發現,人們對現有的褐色海藻各類間的關係上的認識幾乎都是錯的。比如說,根據現有的結論,可能會推出簡單物種甚至比複雜物種出現的還要晚。(見參考資料9)

在生物學家的植物分類中,海藻是最低等的植物。它們的生長很簡單,不管海水中,還是淡水裡,都可以見到它們的蹤影。褐色海藻屬多細胞藻類,常見於溫帶。它的種類很多,小的細如絲,大的如在加州海岸水下森林的則長達50餘公尺。在分類時,科學家們除了研究褐色海藻的外部特徵以外,還分析它的DNA成分。

根據德斯瑪教授新的種系分類,生物學家可以重新整理褐色海藻的詳細分類。與舊的分類相比,新的分類方法更詳盡,也更自然一些。比如,以往只有13種,新的分類則認為有20種。

在這次重新的分類、整理中,生物學家也發現了一些新的種類。其中包括來自中國華南沿海的,只有1、2公分長的藻類。

其實,這種物種間分類互相矛盾已經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了。這些矛盾的現象讓許多科學家對進化論開始產生了懷疑。一般說來,根據不同物種間的差異能得出物種間的比較樹狀圖,這也就是科學家們一般認為的進化論的證據,同時用它來進行生物物種分類的研究。如果承認進化論的話,就要承認進化論中的這種親屬關係。在達爾文時代尚未有近代的高級分析方法如分子生物學等,詳細的分類是近代才有的。確定親屬關係的標準有許多,比如DNA、蛋白質、或細胞色素C等等的序列比較法。在這幾種不同方式中,最廣泛使用的進化樹狀圖是以細胞色素C序列比較法為基點建立起來的。

如果進化論是正確的,各種標準之間應該是前後一致的,但事實並非如此。用不同方式比較出來的結果經常是互相矛盾,甚至得到令人啼笑皆非的結果。比如根據細胞色素C的蛋白質序列來比較推算物種之間的親屬關係,發現在進化過程中人與袋鼠的親緣關係要比人與猿的關係更近。但事實上,我們都知道人與猿均屬靈長目,從生物學上看也有許多其它方面類似。所以從細胞色素C的比較結果所得出人與袋鼠的關係比人與猿的近,則有悖於其它標準得出的結果;且與常識不符,因為目前普遍認為人是從猿進化而來。從另一方面講,澳洲大陸與其它大陸的分離是幾千萬年前的事,所以澳洲袋鼠與人的親緣關係比猿與人的關係近也是講不通的。(見參考資料10、11)

此外,海龜是爬行動物的一種,然而根據細胞色素C來比較的話,海龜與鳥類的親緣關係程度要比海龜與其它的一些爬行動物比如蛇,更相近。不僅如此,雞鴨的相近程度還沒有雞與企鵝的相近程度大。

應該說明的是,在已經研究過的四十餘種樹狀圖中,以細胞色素C為基準的樹狀圖還算是與進化論最符合的。那麼,其它樹狀圖中的漏洞就可想而知了。(見參考資料12)
更值得我們深思的是,這些結果經常不見報導,人們往往只報告與他們結論吻合的觀點。(待續)

——轉自洞見文化出版(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 在相同時期不但有人類的存在,而且這些人類和我們一樣具有高度的文明......
  • 趙薇在《車神》中出演為愛療傷幾年不能自拔的癡情女孩,與生活中的她有多大相似度呢?雖然趙薇絕口不提與汪雨分手的情變感受,但當本報記者在片場專訪她時,她也毫不吝惜自己對劇中愛情的一番見地。但她的這番表白中,不時蹦出“輕鬆”、“好玩”、“挺普通”等,可見她心情大靚,見到記者也主動微笑、招手,讓你不由得感覺到:此時的她,面對情傷已然釋懷,她的堅強,讓我們真正見識了已成長為“熟女”的“小燕子”。“為陸毅當綠葉,挺輕鬆”
  • 除了製造、使用金屬的技術與能力說明了史前人類的文明發展之外,科學家們還在古文明中發現了一些我們認為現代人才具有的醫學技術,甚至發明。按理講,文明的發展是從原始到高度發展的。拿心臟移植手術來說吧,這可是近代醫學發展的卓越的成果,然而我們在考古遺跡中卻發現了古人曾動過這類手術的證據,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 現在我們知道,三百多年前的義大利人伽利略發明了望遠鏡,開啟了人類對於天體觀測最基礎的一步。然而,這顆收藏於祕魯ICA博物館的石頭上面刻畫的人像,據估計生活在公元前二百年至三萬年之間,他的手裡卻拿著一支望遠鏡在觀察飛越天際的火流星。是什麼年代、什麼樣的人也同樣發明了望遠鏡呢?
  • 法國有一家工廠於一九七二年時從非洲加蓬共和國一個叫奧克洛(Oklo)的地方進口鈾礦石來使用,他們驚訝地發現,這批進口鈾礦石已被人利用過了。因為這批鈾礦石的含鈾量相當低,鈾礦石的一般含鈾量為0.72%,而奧克洛鈾礦石的含鈾量卻不足0.3%,和我們現有的核反應爐的廢料幾乎相同。法國政府宣布了這一發現,震驚了全世界,並吸引了世界上各國的科學家們來到奧克洛進行研究,並將研究成果於一九七五年國際原子能委員會(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的一個會議上公布。研究的結果表示這是一個大型的、天然的核子反應爐,由六個區域約500噸鈾礦石構成,輸出功率估計為100千瓦。這個反應爐保存完整,結構合理,運轉時間長達五十萬年之久。
  • 還記得上帝造人、女媧造人、盤古開天或是諾亞方舟的神話故事嗎?當「人是從猿進化而來」的說法取代神造人的說法後,這些故事逐漸地被我們淡忘了,或是被當成古人由於對大自然現象缺乏科學的理解所產生的奇想。但是神話的本質是什麼呢?從許多古代出土文物和典籍顯示,不論東方或西方,古人是相信、崇敬神的,遵守著神所教導的道理(神話)做人處事,薪火相傳。然而到了後來,神話的內涵不被後人理解了,人們就漸漸地認為神話僅僅是一種飄渺的想像罷了。目前,有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走入古老的神話研究,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 綜觀之前提到的考古發現,我們不免會在心中產生一個很大的疑問──為什麼這些考古發現所呈現的觀點,與我們現有的認識大不相同,甚至抵觸學校教科書的內容?大部分的讀者也許會感到懷疑:如果真有這麼多證據顯示幾億年前已有人類文明,那麼為什麼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
  • 一八五九年,達爾文在《物種起源》中根據一些零散的事例,鮮明地提出了進化的觀點,認為今天複雜的生物界是從簡單的原始生物一步步進化而來。不過歷史好像總要在重複中循環前進。隨著科學深入廣泛的發展,歷史流轉到今天,昔日被進化論「解決」了的問題又轉了回來,許多人發現進化論的問題後,重新陷入古老的疑問:生命到底從何而來?近二十年,大量的事實發現使進化論陷入了真正的危機。眾多的科學發現使真理的天平明顯地向人們意想不到的地方傾斜了。
  • 對於生命的產生,現代進化論認為也是一個自然過程,認為簡單的有機物和無機物在某種特殊條件下進化成複雜的生命大分子,各種複雜的大分子進一步組合演化形成原始生命。讀到這麼多串連的「理想化」過程,讀者恐怕會考慮其中的機率問題了,英國科學家霍伊爾(Fred Hoyle)曾表示:「上述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正如利用席捲整個廢料廠的颶風來裝配七四七噴射機一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