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礦慘案682人亡 塵封38年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訊]轟轟烈烈的“大躍進”年代,中外採礦史上最悲慘的煤塵大爆炸在我國最大的煤炭生產基地──大同礦務局發生了。事故死亡677人,連同被救出的228人中又死亡5人,共死亡682人。這起被列為絕密的慘案,在塵封了38年後1998年首次向國內外公開。

據何於清淤1998年的紀實報告:《問蒼茫大地──中外採礦史最大慘案揭秘》,那些同優質的大同煤有著不解之緣的人們應該永不忘記歷史的這一幕;那些置身於改革浪潮的弄潮幾也應該知道這一幕,實事求是地對待歷史和面向未來是的,歷史畢竟是歷史,讓歷史告訴未來吧,告訴人們38年前那幕震驚中外,採礦史上最悲慘的悲劇,因為它是永不磨滅的碑記,因為它是用血寫成的碑記!為此而奔波採訪,為此而動情作文,為此而熬夜揮毫,為此而獻上“5﹒9”事故38週年的祭奠!

礦難背景:

在發生“5﹒9”煤礦爆炸事故的1960年,陷入“左”傾冒進狂熱的人們安排生產計劃層層加碼,逐級下壓。當時,大同礦務局老白洞產量猛增到152萬噸,超出設計能力90萬噸的52%,但大家仍單憑主觀感情,不尊重科學、缺乏嚴格的管理,盲目蠻幹。誰也未曾料到,大巷內積聚的煤塵正在集合動盪,淡薄的安全觀念使事故隱患嚴重到甚至可以在井下舉行電焊大比武的地步。

井口高音喇叭裡一遍又一遍地播送著各區隊報來的喜訊:突破 500噸,突破1000噸……動員報告的嗓音由慷慨激昂變得聲嘶力竭……其實在1960年,飢餓的陰雲已籠罩在我們年輕的共和國上空。農業、輕工業生產大幅度下降,國家財政赤字81.8億元,人民生活日益困難。從1960年第二季度起,許多大城市糧庫挖空,全國各地普遍缺糧短布,因此口糧標準被壓低,實行 “低標準”、“瓜菜代”。直接惡果造成了全民營養不良、體質下降,以及大量非正常死亡。

據《中國人口年鑒》統計的數字表明:1959年全國人口增加 1113萬,淨增率為10.19%;而1960年人口減少1100萬,淨增率為負4.57;1961年繼續減少348萬,淨增率為負3.78。但是陷入 “左”傾冒進狂熱的人們並沒有看到也不願意承認國民經濟的嚴重困境。1960年1月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仍然估計,當年將是一個比上年更好的躍進,因而安排生產計劃層層加碼,逐級下壓。盡管形勢如此嚴重,但是處在飢餓狀態中的中國人民的精神還是高昂的,他們正同黨一起共度艱辛。那些“扛過槍渡過江的老戰士一邊撿著路旁人們抽剩下的煙蒂一邊還哼著“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的樂曲;那些為翻身解放而扭過秧歌砸鍋煉鋼鐵的人們一邊從公共食堂的泔水缸裡往出撈點稠飯菜來充飢,一邊還津津有味地描繪著共產主義的美好藍圖。因為那時的人民遠不如現在這樣看重金錢。他們有一種精神,一種昂揚的民族自尊自強的精神,因為他們知道,黨中央正和全國人民一道,正勒緊褲帶共度難關。毛主席不是連茶也不喝了嗎?周總理不是連油炸花生豆也不吃了嗎?

當時,大同礦務局老白洞產量猛增到152萬噸,超出設計能力90萬噸的59%;離正常生產水平已躍進得太遠太遠。然而時代已造成這樣一種形勢,誰如果認為有困難,誰就是右傾保守,一時間科室關門,拖班加點,突擊生產,以圖高產快產,再創高指標。

1960年5月9日,又是老白洞礦組織的一個高產日。盡管以高產的名義多出煤的做法已經司空見慣,但是日產能達到6000噸以上的指標還是極能使人興奮的。於是全礦上下齊動員,機關科室大關門,幹部們也更衣下井參加奪煤大戰。礦長殷國成、副礦長王泰,楊貴成、黨委副書記李繼武等黨政工團主要領導率領各科室45名幹部滿懷信心地下了井。他們當中,礦級幹部4名,科級1名,段級10名。誰也不會懷疑高產指標的落實,因為“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誰也沒有意識到一場空前大災難就要發生。一切為了出煤,一切為了高產指標,一切為了……違背了客觀規律,企圖用主觀意志推動生產力高速度發展,只能導致更為慘重的失敗,歷史証明這個結論是安全正確的。

“5﹒9”煤塵爆炸事故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

恐怖與驚異

歷史將永遠銘記著這一時刻──1960年5月9日13時45分。

1分鐘前,鐘表上的秒針仍然若無其事不緊不慢地走著,口泉溝貧瘠的河床上,一股不起眼的河水在緩緩流淌著。蒙蒙細雨下個不停,呆在家裡的人們正安然小想。即使是在800米地層深處的井下,一切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電機車穿梭於大巷,主扇壓風機發出隆隆的響聲,電話交換台信號燈不停地閃爍……礦黨委副書記李繼武正為運輸車皮問題與圖表室裡的殷國成礦長通著電話,16號井罐籠提上最後一班的早班工人,坑底還有10多人正等待著……一切都是那樣的繁忙,一切又都是那樣的平靜,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然而誰也未曾料到,大巷裡積聚的煤塵正在集結和動盪,尋覓著光電,涉及千家萬戶的大災難頃刻即將發生……

13時45分,大地驟然抖動,老白洞礦15號井口噴出強烈的火燄和濃煙,其威力不亞於12級台風。井口房屋以及附屬建築物在一眨眼間全部被摧垮,井架上高高矗立的打鐘房頃刻起火。隨即,從16號井口也噴出濃煙,巨大的風力把打鐘工和跟車工摔成重傷,井口房子被摧倒,地面配電所也由於掉閘而停止運行;井上井下電源全部中斷,電話交換指示燈一齊明亮隨後便全部中斷電源。16號井旁準備乘罐籠的工人大部分震傷,距離15號井翻籠2000公尺的所有設備、棚架被掀翻和摧垮,大巷變電站、圖表室等元不充滿嗆人的煙霧……此時正值井下交叉作業時間,交班的職工未上井,接班的職工己下去。兩個班的幹部工人全部被困在井下,905名幹部工人生命不明!

老白洞礦的人們沸沸揚揚起來,母念子、妻盼夫、父找兒……人們都不約而同地朝井口跑去。哭聲喊成一片。許多家屬哭得死去活來,自己的親人怎樣,他們有危險嗎?看到從井筒裡冒出的幾丈高的火燄,她們的心發顫了,有的已經昏死過去。滴水不思者有之;痛哭流涕者有之;大喊大叫者有之;求神祈禱者有之。盡管擔任警戒的戰士和負責宣傳的幹部們苦口婆心地做解釋,動員說服她們不要亂跑,政府正積極搶救,以免湧到礦井妨礙搶救工作,但還是有許多家屬試圖突破警戒線…… 事故是怎樣發生的?當時的情況又如何?在整個大同煤礦,不!甚至在晉西北地區也議論紛紛,有著萬種猜測:傳說摘錄天上打了一個雷,就掉下來一個紅火球,引起了井口大爆炸;火蛋後還跟著一個白胡子老漢。

時間飛快地流逝,巷道裡一片寂靜,靜得出奇,靜得可怕,靜得令人心悸。有的人睡著了,有的人越來越感到死亡的恐懼,嚇得嚶嚶哭泣,也有人開始罵大街、罵領導,罵地面的人,總之在盡情地渲泄著……

經過7個晝夜的突擊救援,井下搶救全部結束。這是迄今為止、古今中外煤礦開採史上最大的惡性事故之一,它當時死亡667人,連同被救出227人中又死亡5人計算在內,共死亡682人。

慘痛的教訓

老白洞礦“5﹒9”礦井大爆炸是瓦斯還是煤塵?爆炸點及火源是什麼?要想弄清這些必須要有大量的證據。

事故發生後,白洞礦事故追查組經過10個多月的深入調查,1961年3月24日寫出了《關於白洞礦煤塵爆炸事故追查工作的結案報告》,報告認為:白洞礦事故是煤塵爆炸事故。爆炸起點是在井底車場14號井翻籠至圖表室110米的運輸大巷以內。

據初步分析確認,老白洞礦煤塵明火、通風等方面的隱患和管理工作上的混亂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當時,15號井翻籠因清理井筒煤渣停止翻煤後,把大約 60~80車煤質幹燥的煤擠在14號井翻籠出煤,使煤塵積存和飛揚更為嚴重。在此情況下,洒水跟不上,加之電機車通過14號井翻籠時產生了強烈的明火成為最大可能的導火(事故追查中証實6號電機車在爆炸中心區)。事故的性質是生產指揮中嚴重忽視安全所造成的重大責任事故。

其實,嚴重的管理混亂也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基礎人事管理混亂,亂招亂用現象嚴重。職工總數由1955年恢復生產時的1978人增加到6994人,其中亂招亂用就有1126人。工人來礦不登記,走了不除名。採訪中我了解到:出入井制度當時非常混亂,職工任何時候都可以隨便出入井。有的工人家中沒有人看孩子時就把孩子帶到井下;還有的工人就把親屬老人帶到井下參觀,也沒有人制止;還有的工人在井下吸煙也無人過問;更為荒唐的是在井下居然舉行電焊大比武……其次,財經管理制度混亂,盲目採購造成資金積壓,不得不從銀行大量貸款。1959年僅貸款利息每日就平均1萬多元,1960年一季度達5.3萬元,增大成本影響了上繳利潤。火工品管理更為混亂,事故追查竟有20噸火藥、11萬發雷管已無著落,595宗賬目與實物相符的只有149宗!

混亂,技術管理上的混亂,財經制度上的混亂,一切都皆混亂。

在混亂中發生爆炸惡性事故就顯得不足為奇了!可在那個特定歷史條件下,一場人為的“反事故抓敵人運動”在某些人倡導下,轟轟烈烈地開展起來了。他們把該下井而沒有下井的工人、主管事故的工程師,通風、供電、運輸段的技術員都捲入了這場運動,就連事故後回鄉的礦工都被列入重點懷疑對象。

現在我敢說了

她,是遇難職工席某的家屬,悲痛中什麼都不顧忌了,什麼都敢說了。“他媽的!大躍進、大躍進,遲一會兒下井都不行,把人躍進死了也就高興啦!”

張某的妻子一聽到愛人下落不明,站在高坡上就大哭大叫起來:“多快好省,餓著肚子下井!過去我不敢說,現在我敢說啦,你們槍斃我吧!”

在當時,除了大氣候的原因外,官僚主義也極大地挫傷了群眾的積極性。例如,在1959 年6月26日組織的高產中,有極個別人提出了“產量不突破2000噸大關,絕不能換班”的主張,結果工人們在井下挨餓拖了一個班,4個班產煤2008噸,卻以3個班產量虛報上去欺騙上級。不僅如此,為了“高產”,還制定了20多種懲罰工人的辦法,對工人不是說服教育,而是輕則寫檢查,重則戴牌子遊街示眾;要麼送集訓班,或者扣工資飯証。當時工人有4怕,即怕監督勞動;怕開會辯論;怕不發工資;怕扣掉飯証。就是在這種情形下,我們的礦工也沒有同集體離心離德,而是一味地從自身檢查,找缺點錯誤,反私心雜念……這就是我們的人民,一旦樹立起信念,就會全心全意為之努力,為之奉獻,不考慮絲毫的索取!

後 記

據作者後記寫道,在採寫中外歷史上最大採礦慘案中,遇到的困難和來自備方面的壓力是可以想象出來的。死了近千人的慘案絕密了30年不予外傳,29卷蓋有“絕密”字樣的檔案被厚厚的歷史塵埃覆蓋著,外界除了當年人們的種種傳說外沒有任何可以証實的材料。

我想,歷史終歸是歷史,既然發生了就該告訴我們的人民和我們的後代,就該從這一慘案中汲取歷史教訓,讓這樣的悲劇永遠不再重演。於是我想盡辦法去了解第一手資料。在查閱檔案中,我又一次為慘案而震驚了。那些日子裡,我真的幾乎吃不下吃飯,夜夜失眠.我的心靈一次次經受著撞擊,噙著淚水在摘錄,噙著淚水在採訪和寫作……稿件完成後,《中國煤炭報》以最快速度搶先向國內外公開這一慘案;《作家與企業家紀實》雜志在全文發表的同時,編稿手記中稱編輯是含著熱淚編完這篇撼人心弦的作品的;人民日報《時代潮》在創刊號上以醒目標題發表,並在導語中稱“在暴風驟雨般的大躍進歲月,發生了駭人聽聞的災難”雲雲;接著,《陽光》雜誌又精心推出,並在評獎中授予“優秀作品獎”。在採寫《與太陽一同升起的不僅僅是希望》一稿時,主人公在接受完採訪後說:“我真懷疑你是否有膽量拿出去發表?”我鄭重地回答:“我已經準備好了為發表它承擔一切責任”,我又一次激動了……我常常這樣想,作家和記者就該是伸張正義的作家和記者,就該是人民的作家和記者,就該聽命於人民,就該“有一顆勇敢的種子“(托爾斯泰語);”古人尚能仗義執言、舍身死諫,何況我們是一個改革開放的新時代!“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經過歷史的沉澱,儘管這部作品現在看來還寫得比較稚嫩、膚淺,但我深信作為一種客觀存在,它們至少還是微弱而又清晰的歷史的回音。

附:中國重大礦難一覽(1991-2005)

1991年4月21日

山西三角河礦瓦斯爆炸,147人死亡。

1993年8月5日

山東東部龍山礦透水,59人死亡。

1994年9月17日

黑龍江南山煤礦瓦斯爆炸,56位礦工証實死亡。

1994年11月13日

吉林省太新煤礦爆炸,79人死亡。

1995年6月23日

安徽淮南市煤礦瓦斯爆炸76位礦工喪生。

1995年12月31日

貴州省潘江煤炭局下屬煤礦在新年除夕瓦斯爆炸,65位礦工喪生。

1996年5月21日

河南省平頂山市附近煤礦瓦斯爆炸,84人死亡。

1996年10月19日

陝西省崔家溝礦瓦斯爆炸,56位礦工死亡。
1996年11月27日

山西的大同市附近煤礦瓦斯爆炸,110人死亡。

1997年5月28日

遼寧省龍鳳煤礦瓦斯爆炸,69人死亡。

1997年11月13日

安徽淮南市煤礦瓦斯爆炸88人死亡。

1997年12月10日

河南省平頂山市附近煤礦的一個礦井被瓦斯爆炸擊中,79人死亡。

1998年1月24日

遼寧省阜新市附近煤礦瓦斯爆炸,78名礦工証實死亡。

2000年9月27日

貴州省木沖溝煤礦發生巨型瓦斯爆炸,62人死亡。

2000年11月25日

內蒙古呼倫貝爾盟一煤礦瓦斯爆炸,51人死亡。

2001年7月17日

廣西臘家坡礦在南部的地區進水,81名喪生。

2004年10月20日

在河南省大平煤礦瓦斯爆炸,148人死亡。

2004年11月20日

河北省互聯鐵礦礦起火,68人死亡。

2004年11月28日

陝西省陳家山煤礦瓦斯爆炸,166人死亡。

2005年2月14日

遼寧省孫家灣煤礦瓦斯爆炸,214人死亡。

2005年3月19日

山西朔州市細水煤礦瓦斯爆炸,69人死亡。

2005年5月19日

河北承德市附近環二河煤礦瓦斯爆炸,至少45位礦工死亡。

2005年7月11日

新疆神龍煤礦瓦斯爆炸,76位礦工死亡。

2005年8月7日

廣東省大興煤礦進水,123位礦工死亡。

2005年11月27日

黑龍江省東風煤礦爆炸,截至11月2日,148位礦工死亡,另有???人被困井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國是産煤大國,也是礦難大國。專家指出:「官煤勾結」是導致中國礦難頻發的根源之一。
  • 河北省頒布《河北省特聘煤礦安全群眾監督員實施細則》,希望借助礦工的監督遏制礦難的發生。
  • (中國輿論監督網記者鄧底冒生命危險自河北內邱發回)19日凌晨5時左右,邢臺市內丘縣遠大煤礦發生重大透水事故,兩個掘進頭的14名礦工被困井下。據初步了解,遠大煤礦為集體企業,煤炭生產許可証和安全生產許可証等六証齊全,年生產能力6萬噸。今日凌晨5時左右,該礦2104工作面在切眼與上風巷貫通時,上風巷迎頭積水灌入工作面切眼和下運輸巷迎頭,致使工作面切眼和下運輸巷兩個掘進頭各有7名礦工被困。
  • 24日武安市上團城鄉的高村煤礦發生透水事故,經初步核實被困井下人數為18名。由于事故發生后正副三名礦長及部分技術人員潛逃,給搜救工作帶來很大困難。
  • 【大紀元11月28日訊】據新華網的簡短報道,截至28日中午,發生爆炸的黑龍江七台河東風煤礦已有74人生還,68人遇難,還有79人被困。目前的救難工作還在持續。
  • 黑龍江星期日發生特大煤礦爆炸事件,134人死亡,15人失蹤。評論表示,礦難頻頻發生顯示了中國當局的無能,只有徹底改革監管體制,讓工人參與,才能有效地減少礦難。
  • 救援指揮部表示,星期日在黑龍江七台河礦難的死亡人數至今為148人,仍有3名礦工下落不明。

  • 面對任何突發事件,大陸的不少官員第一反應就是想辦法隱瞞,不讓老百姓知道真相,這或許已經成了條件反射了。為什麼會有隱瞞的習慣?沒別的,主要是怕追究責任、大權旁落;主要是心中有愧,害怕人民。中國的官場中,官員說謊具有普遍性,每遇大的礦難、水患、風災或對自己政績不利的事故,便千方百計利用可以運用的一切人力物力先設法掩蓋真相,其次高壓所有媒體不讓事件披露,接下來是跑上級有關部門想辦法把事情「壓」下來,實在撐不下去,就找幾個「替死鬼」法辦。這種官場文化是幾十年獨裁專制制度的一個縮影,無人能夠撼動,因為它從制度上把官員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完全對立起來了。本次事件中吉林和哈市一些官員的嘴臉,讓人們想起2003年非典已經肆虐卻向全世界宣布北京「歡迎大家來旅游」的前衛生部長張文康。真可謂新人輩出、後浪追前浪。
  • 中共國家安監總局局長李毅中11月29日上午,在礦難現場說,該煤礦爆炸事故已確認140人遇難,72人獲救生還,還有11名礦工下落不明。29日下午,救援人員又發現8名遇難礦工的遺體,事故遇難者人數上升至148人,仍有3名礦工下落不明。
  • 黑龍江七台河市礦難死亡人數增加到146人。該公司幾日前已經發現爆炸隱患。遇難家屬星期二與煤礦保安發生衝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