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史實大揭密—中華名將張靈甫(4)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12月22日訊】
淞滬大戰—–望亭鎮(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軍長俞濟時把電話机都快搖跨了,也沒要通153旅的電話。窗口外的公路上,一片擁擠,滾滾的煙塵,將正午的日頭籠罩成一塊昏黃的圓米粑。部隊正在大撤退,馬匹的嘶叫和汽車的鳴笛攪在一起,平添几份緊張气氛,讓俞濟時心煩意亂。半小時前,最高統帥部的命令直接下達到七十四軍:死守錫澄線,死守望亭鎮,直到主力全部后撤為止。

所謂錫澄線,即無錫至澄江的國防工事線,修建于抗戰之前,是守護南京的一道屏障。位于錫澄線最南端的望亭鎮,地處太湖之濱,扼京杭大運河与京滬鐵路之咽喉,是日軍截擊我大軍后撤的水陸要沖。由于153旅早已從羅店換防下來、此時正在無錫附近休整,距望亭最近,按事前演練的逐次撤退方案, 153旅應該進入錫澄線待命。所以,俞濟時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把他們頂上去,然而,七十四軍各部都接到了軍里布置的阻擊任務,惟獨153旅怎么也聯系不上了。軍情緊迫,俞濟時心急如焚,正欲再打電話王耀武,詢問153旅的位置時,沒料到王耀武轉來了一份張靈甫主動請戰的電文:”我305團已按原計划,進入望亭以北預設陣地,与我相鄰的望亭無人防守,我團是否延伸防御線,請師座指示。“

“好啊!英雄啊!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俞濟時一顆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危難之際,又是張靈甫力挽狂瀾,成為大撤退浪潮里的中流砥柱。

日軍兩個師團自8月23日陸續增援上海以來,在我血肉長城面前,竟屢遭挫敗,寸步難行,只得增派第9、第13、第101三個師團及重藤支隊,于9月22日開始到10月1日陸續登陸淞滬地區。11月5日拂曉,薄薄的霧气中,上百艘飄著太陽旗的戰艦又突然出現在杭州灣的海面上。再一次增兵的日軍,從國內、華北、東北急調了三個師團及一個支隊,有如錢塘江潮涌一般直扑而來。我軍側翼空虛,猝不及防,形勢頓時急轉而下。為避免日軍從背后迂回上海、合圍我軍,9日晚,第三戰區不得不命令各部全線后撤。

滾滾濁流中,卻有一彪人馬,人人右手扛槍,左手握著腰間的刺刀柄,跑步進入望亭以北的錫澄線國防工事,整齊威武的隊型与四周混亂的背景形成強烈對比。打頭的正是張靈甫和盧醒,蔡仁杰在全隊殿后。与張靈甫的豪放不同,蔡仁杰是個心細之人,多年來維持地方治安的職業性質,養成了他事必躬親的工作特點。因而,最先發現望亭鎮無人防守的正是他。

在全團進入預設陣地、開始緊張備戰后,蔡仁杰便習慣性地舉起望遠鏡巡視四周,忽然發現自己右側兩公里處、位于望亭鎮外的一三七號鐵路橋上一片靜悄悄,前后左右竟無一兵一卒,心里不由得一愣:這橋上不正是京滬鐵路、橋下不正是京杭運河嗎?連如此重要的鐵橋都不設防,這望亭鎮十有八九唱了空城計!于是,他匆匆找到張靈甫,把這一情況告訴了他。

“你說啥?望亭方向沒咱國軍?”張靈甫正在地堡里和盧醒研究什么,聞听此事,大吃一惊。日軍的追兵說到就到,這可不是唱空城計的時候!几人不敢怠慢,馬上鑽出地堡,用望遠鏡反复觀察了好几遍,又派出偵察兵,在确實核實鎮里并無國軍后,當即把這一情況上報旅部和師部。很快,師部回電:接軍部指示,著你團立即分兵接防望亭,死守三天,完成任務后向南京方向轉移。

与旅部的聯系,一直沒有信號。他們當時還不知道,旅長和306團已經先撤了。看著上司的回電,張靈甫和蔡仁杰商量道:“那就從一營抽兩個連去望亭吧。”305團的防御正面已達兩公里寬,再抽掉兩個連去望亭,兵力就更單薄、壓力就更大了。

“大敵當前,咱不出頭誰出頭?”張靈甫抖了抖手里的電文,又安慰蔡仁杰道:“瞧,幸虧是你發現得早,要是讓日軍不費一槍一彈占了望亭,不僅會一舉截斷几十万大軍的后路,連我們自己都要被他們包餃子,你說是嗎?”
 
張靈甫說話的時候,喜歡望著對方的眼睛,給人的感覺格外真誠。迎著這种誠實而堅定的目光,蔡仁杰的心里忽然涌動起什么,眼里竟有些濕潤。

兩人接著又作了簡單分工:張靈甫和盧醒帶一營兩個連去望亭,蔡仁杰則率團主力守錫澄線。后來,蔡仁杰又放心不下,堅持已見,從團部直屬的机炮連里撥出一個机槍排給了團長這邊。

一切安頓完畢,已到傍晚時分。落日里,霞光中,倦鳥歸林,一縷縷炊煙裊裊,似輕紗、如薄縵,飄飄蕩蕩在遠遠近近的農舍上空,夕陽的余輝倒映在太湖里,被煙波浩淼的湖水糅碎成星星點點。然而,遠處那連綿不絕的炮聲,已無情地提示了這片富饒的土地不再是世外桃源。

陣地上開始野餐。蕭云成和机槍排的弟兄們席地而坐,一個個手捧一大海碗米飯,圍著一桶紅燒魚塊、一桶青茭炒南瓜正吃得滿頭大汗。見戰士們吃得這么香,張靈甫和盧醒也端著飯碗湊進來,弟兄們連忙讓座,還有的好奇地抬頭看看團長、營長的飯碗,卻發現原來和大家都是一樣的菜飯,便互相吐了吐舌頭。蕭云成又好气又好笑地瞪了那几個弟兄一眼,用筷子敲了敲手里的瓷碗,說:“瞧你們少見多怪的,在我們團里,長官們從不開小灶!”

“嘿嘿,蕭排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本團座也有開小灶的時候。”張靈甫開著玩笑說。

“什么小灶!不就是跟你下碗面條、包几個餃子啦!”盧醒又對弟兄們解釋道:“我們團座系北方人,吃慣了面食,硬說這米飯吃不飽肚子。你們說怪不怪?”盧醒出生在廣東,典型的南方人,精瘦精瘦的,作戰風格也和他的体型差不多,机動靈活。

听營長這么一說,都是南方人的眾弟兄,個個笑著搖頭道:“那面食有個么吃頭,我們才覺得吃不飽肚子咧!”

“別說米飯吃不慣”,張靈甫用筷子從菜桶里夾起一塊魚肉說:“就是這魚,俺還是在廣州讀黃埔軍校時,第一次吃到這玩意儿,哎呀,當時聞起來真香,一口咬下去,怎么有那么多小針扎得滿嘴痛!后來,才發現原來魚里面有很多小刺,嗨,難怪這玩意儿在南方賣得比肉便宜,有刺嘛!”團座的第一次吃魚体會,逗得蕭云成他們差點笑破肚子。

盧醒連忙提醒眾人:“行啦行啦,我們快吃飯吧,日軍一來就吃不成啦。”

說話間,夜色漸濃,隱隱約約地,從陣地前方傳來沉重的馬達轟鳴聲,“這是什么聲音?”眾人紛紛站起身來,抬頭一看,只見滾滾的煙塵揚起在正前方的公路盡頭,大家又互相對視一眼,正納悶間,忽然一個黑乎乎的鐵疙瘩昂著炮筒,拐過路口,拖著長長的煙塵直逼過來,接著又是第二個、第三個……,腳下的大地也跟著顫動起來。 

“坦克!”眾人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坦克后面,則是如蝗虫般涌動的騎兵和步兵,接著,相隔不遠的鐵路上也發現大批日軍的身影。

“好哇!准備戰斗!”斗志昂揚的張靈甫大叫一聲,嗖地一下拔出駁殼槍。又左右看著弟兄們說:“緊張個啥?咱又不是第一次打坦克,這烏龜殼一到晚上眼睛就瞎了!”

按原定計划,弟兄們迅速進入各自的戰斗位置.

張靈甫還赶緊与蔡仁杰取得了聯系,在得知他那里暫無動靜時,便囑咐他千万別出聲,一旦望亭方向打響后,再根据信號給予炮火支援,專打敵人后路,讓日軍夾著尾巴逃跑時也要剮一層皮。

望亭鎮東邊,京杭大運河橫貫而過,匯入太湖,兩條主干道(蘇州至無錫的公路,上海至南京的鐵路、)分別由東向西跨過運河,從鎮子里向無錫、南京方向延伸。其中,編號為一三七號的鐵橋下,已安裝了足夠當量的TNT炸藥。弟兄們正嚴陣以待,埋伏在公路旁、鐵橋后、運河邊,只等一聲令下就扣動扳机!

昨天,日軍在杭州灣登陸以后,由于從我側翼偷襲得手,逼得我全線后撤,一路上竟沒遭遇象樣的阻擊,便以為“支那軍隊”兵敗如山倒了,竟敢撒起胯子打穿插、截擊我軍。

“轟隆隆,轟隆隆!”四輛各自間隔几米遠的坦克,大搖大擺地越駛越近,馬達的轟鳴和履帶的滾動聲越來越響。突然,跑在最前面的一輛坦克把頭向下一低,就不見了,只剩下一杆炮筒高高地擱在路面上。后面的三輛坦克赶緊剎車,紛紛掀開蓋頂,探出几個人影,一個勁地向后招手,大概是示意后面的隊伍快點跟上,去看看前面出了什么事。不一會儿,日軍的大隊騎兵和步兵赶上來,在車燈和手電筒的照明下,才發現公路被橫挖了一道寬七、八米,深四、五米的壕溝,由于事先用木板和浮土作了偽裝,致使在前面開道的坦克一下子栽進了陷阱。

就在日軍“嗚嗚呀呀”地說著什么時,“打!”埋伏在河堤上的張靈甫一聲令下,設置在河堤下的四門迫擊炮首先開火,在相距三百米的距离內,不用修正彈著點,第一輪打出去的四發炮彈就全部命中目標,其中竟有一發炮彈直接打在坦克上,“當”地一聲爆炸起火。隨后,四周里槍聲大作,像家家戶戶放爆竹似地響成一團,憤怒的火焰在夜幕中到處閃動,日軍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頓時人仰馬翻,死傷狼藉。一個聯隊長模樣的日寇軍官,單腿跪在公路上,拼命地揮動著手里的軍刀,試圖一邊組織還擊、一邊赶緊后撤。但他還沒有喊叫几聲,一顆不知從那里扔出來的手榴彈,不偏不歪,狠狠地砸在他鼻梁上,然后落地爆炸。原來,還有兩個排的弟兄,各自埋伏在距公路、鐵路四、五十米遠的稻田里,利用半人高的稻草作掩護,一人攜彈二十枚,不住气地奮力投彈。于是,一排排手榴彈就像一群群黑烏鴉肆意亂飛,炸得公路上、鐵路上遍地開花。

河堤上,架著輕机槍一頓猛掃的蕭云成,全身心都沉浸在這歡快、流暢、節奏感极強的射擊聲中,覺得這鐵風琴比上音樂課時老師拉的手風琴還要動听、悅耳;火光中,那日軍中彈時東倒西歪的身影,就像是五線譜上一個個跳躍的小音符。蕭云成不僅籃球打得好,而且嗓音也很飽滿、渾厚,在武昌二師讀師范時,曾是校園里的風云人物、女生心中的白馬王子。一位名叫劉娟的女生,才貌雙全,在班上她坐在他旁邊的旁邊,在心上她占据了他全部的全部,兩人相戀已久,本已約定婚期。只是后來家鄉鬧土共,家里有百把畝田地的父母,被他的小學同學周志遠帶著土共逼浮財,逼不出來就拖到村口用鋤頭、沖擔活活打死。惡耗傳來,蕭云成長跪不起,眼里流著淚,心里流著血,此仇不報、何以家為啊!毅然踏上了剿共之路。臨別上車時,淚流滿面的他,不忍回頭,他知道他的她已經傷心欲絕。后來他參加中央軍、跟了團長張靈甫,他的眼界和軍政素質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先打日軍,再去打土共,就像老子今天這樣“噠噠噠”地橫掃一切!

蕭云成抱著机槍不停地掃射,几近狂熱,連“停止射擊”的口令都沒有听到。“排長!排長!戰斗結束了!”身邊的弟兄們忙對著他耳朵大聲喊道。蕭云成這才仰起臉來:“這么快仗就打完了?這才打了几個彈匣啊?”他還覺得沒過足槍癮。

今晚這一仗,的确快速、利落。半小時不到,日軍就在陣地前遺尸四百多具、丟棄坦克兩輛后倉皇而逃,又遭到團主力的迫擊炮火攔截,吃虧不淺。打掃戰場時,光是繳獲的“大家伙”就有坦克兩輛、輕重机槍二十多挺、擲彈筒三十多個、75毫米野炮三門。可惜,兩輛坦克中,一輛掉進溝里,弄不起來,張靈甫說干脆炸了。另外一輛雖已損坏,但炮塔尚可只使用,還有几十發炮彈,盧醒說他以前在南京集訓時擺弄過英國的坦克,看明天能不能把它當炮台用。至于日軍其他的武器裝備,弟兄們只收集了手榴彈,抬回去了几十匹被打死的軍馬,晚上消個夜,明天還可以再飽吃几頓,別的就懶得要、也不屑于清點了,等蕭云成想起來應該留把軍刀作紀念時,卻已經晚了,這些刀啊、槍啊什么的全都被扔進了太湖里。

弟兄們得胜回朝,又有馬肉宵夜,個個勁頭十足,除留在陣地上放哨、值班的以外,其余的都圍在炊事班里,屠宰的屠宰,劈柴的劈柴,燒火的燒火,比做年夜飯還熱鬧。

听說團座這邊“起簍子”了,蔡仁杰的電話就打過來,乖乖隆地隆啊,光野炮就有三門,嚷著要過來喝慶功酒、吃紅燒馬肉。張靈甫把額頭一拍,說俺這是咋的了,怎么把你這個漢口拐子給忘了,忙吩咐盧醒帶上一個排的弟兄,將繳獲的戰利品和打死的馬匹分出三分之二,送給防守錫澄線的團主力。三門野炮就得送去兩門,盧醒雖然舍不得,但也二話沒說,遵命而去,他知道本團上一次在曹王廟的斬獲,除了留下四門迫擊炮以外,大都上交了軍部,補充給了消耗過大的兄弟部隊,并沒有留下多少,三個營的武器裝備都很可伶。

說起國軍的軍力,令人心酸。當時,在中國任軍事總顧問的前德軍總司令漢斯.馮.塞克特上將,曾計划以德軍模式和裝備整編國軍六十個師,但抗戰一爆發,中德兩國的友好合作被迫中斷,全國只整編完成了二十個師,而真正意義上的德式師只有宋希濂的第36師、王敬久的第87師、孫元良的第88師、桂永清的教導總隊、孫立人的稅警總團等9個單位。

然而,即使如此,一個約兩万人的標准德式師也只有一個炮兵營、一個戰防炮連和一個高射炮連,即12門75毫米山炮、4門37毫米戰防炮、6門 20毫米高射炮,雖然團里還配屬有迫擊炮連和小炮連,也就是82毫米迫擊炮裝備和20毫米索羅通机關炮各6門而已。而張靈甫的305團是補充團,裝備就更差,每排只有一挺輕机槍,好在軍座俞濟時面子大,俞軍長既是委員長的外甥,又出自于德式師,才讓第三戰區給305團配備了一個加強的机炮連:6門迫擊炮和 6挺重机槍,后來張靈甫在三岔路下令輕裝突圍時,忍痛丟光這些重火器,第三戰區也如數撥付。

与國軍相比,日軍簡直武裝到了牙齒!除擁有強大到可以向美國叫板的空軍、海軍以外,它的一個甲种師團近三万人,直屬炮兵、輜重、工兵、騎兵聯隊各一個,下轄旅團兩個,旅團下轄聯隊兩個,聯隊下轄步兵大隊三個,大隊再下轄步兵中隊四個。就是不算各步兵聯隊、大隊的火炮數量,僅師團直屬的炮兵聯隊就擁有36門75毫米山炮和12門120mm榴彈炮。此外,日軍還有大量獨立建制的坦克、工兵、炮兵等兵种,如擁有24門150毫米榴彈炮的野戰重炮聯隊,而國軍則在這些方面几近空白,微乎其微到可以忽略不計的程度了。

這也就是為何一听到望亭這邊小有斬獲,蔡仁杰就說張靈甫起了簍子的原因。“起簍子”一語,是老武漢人的特色方言:江漢平原到處都是水田、湖塘,鱔魚多,捕魚人用一种特制的竹篾簍子放進田頭塘邊,鱔魚鑽進去卻爬出不來,所以起簍子就意味著收獲、意味著發了財、賺了錢,有一种興奮、羡慕和恭賀的意思。而國軍一個裝備最好的師也只12門山炮,現在我們一下子就繳獲了3門,這怎么不讓蔡仁杰興奮、羡慕和恭賀呢?當盧醒帶著弟兄們送來一大半戰利品后,蔡仁杰更是喜出望外,又搖起電話,想對團座表示一下感謝,電話那頭報告道,團座到鎮子里去找茴香、八角去了,說是沒有這些佐料,馬肉就燒得不進味。

“走吧,蔡副團長,我們到團座那里消夜去。”盧醒熱情邀請道。

“走!還沒有吃過馬肉咧!”蔡仁杰抓起鋼盔,往頭上一扣,和盧醒就出了地堡。

不過讓蔡仁杰感到遺憾的是,也許是因為茴香、八角沒有找到,這馬肉燒得并不像牛肉那樣好吃,而且吃得也不舒心,日軍被打了一悶棍后,气急敗坏,從晚上八、九點鐘就開始炮擊,竟整夜不停,雖說是漫無目標的泄憤性炮擊,卻讓人提心吊膽。

盧醒也是第一次吃馬肉,南方人么,平日里連馬都很少見。可這馬肉看上去和牛肉差不多,但肉質粗糙,怎么燒都燒不爛,還有些酸味。

見大家吃得直皺眉頭,張靈甫就在一邊搓著手、撓著頭,好象這馬肉不好吃全是他的責任一樣,一個勁地解釋道:如果放了茴香、八角、花椒,那味道就好多了,只是現在老百姓都疏散了,鎮子里空了城,中藥鋪也關了門,實在是找不到這些佐料,又說等抗戰胜利了,就接諸位回陝西,去嘗一嘗咱西安有名的炖牛肉、炖羊肉,就是用茴香、八角、花椒炖爛的,用饃夾著吃,那一個鮮、一個美呀,保管讒死你們。

蔡仁杰笑道:“團座三句話就有兩句是饃和餃子。”

盧醒接著團座的話說:“等抗戰胜利了,我接兩位長官到我家里去吃老鼠,保管讓你們北方人吃得不想走啦。”

張靈甫“哈哈”地大笑起來:“得得得,我們吃了老鼠,那貓吃啥呀?”

蔡仁杰也“嘿嘿”地笑著說:“真是奇怪,我怎么成北方人了?本人走也,再不走,你說不定把我也給北伐了!”說著,放下筷子,赶緊往自己陣地上奔。本來日軍一打炮,他就坐不住了的。盧醒接身也走了,說是要找几個以前當過工人、會修机器的弟兄,去擺弄那日軍的坦克。臨走時,為不掃團座興,還抓了几大塊馬肉,用鋼盔端著出了掩蔽部。

張靈甫一個人在掩蔽部里也呆不住,連夜四處查看陣地。望亭是錫澄線最南端的終點。在鎮外,沿河堤,筑有環型工事和掩蔽部,為固守三天, 305團還在鎮子里的几處要地、路口征用了一些民房,作第二道防線,弟兄們有的正忙于挖槍眼、打通道,构筑打巷戰的交叉火力网,有的仍在津津有味地啃著馬肉,想到自己以前在北大讀書、正是長身体的時候,伙食里沒什么油水,一個窩窩頭不也吃得噴香!張靈甫不由得啞然失笑。他走一處、囑咐一處:大家抓緊時間休息啊,日軍今天打了敗仗,明天一定會來瘋狂報复的。  

果然,天一亮,日軍就在飛机的助攻下發起全線攻擊!

最先發出空襲警報的是盧醒他們。為把那輛損坏的坦克利用起來,晚上,點著煤油燈,他和三個弟兄總算摸清了這輛九七式中型坦克47毫米的炮塔結构,還試射了几炮。九五、九七式作為日軍的主戰坦克,盡管炮口短小、車体是鉚接的,但對于普遍缺乏重火器的亞洲各國來說卻是巨無霸,可以橫掃一切。忙乎了大半夜、安排大家輪流放哨后,盧醒就在地上合衣而眠。迷迷糊糊沒睡多久,好像連一個夢都來不及做,就被放哨的弟兄推醒了:“營長!飛机!”

朦朧的眼睛一睜開,就看見遠處的天上,有九個黑點,分成三個“品”字,背對著黎明的晨曦飛過來,“嗡嗡”的聲音划破了原野的宁靜。“快!隱蔽!”盧醒和弟兄們滾進路邊的稻田里,又掏出槍,對著天鳴槍報警:“砰砰砰!”

轉眼間,九架敵机俯沖下來,巨大的气浪和尖利的嘯聲一掠而過,盧醒回頭一看,一行行炸彈呈斜線急速落下,“轟轟轟”,隔著運河石橋,橋后的叢林中、鎮子里頓時地動山搖,一股股濃煙騰空而起。空襲整整持續了十分鐘,敵机飛過去又繞回來,竟敢在100米的高度反反复复投彈,一顆顆重約100斤的重磅炸彈,炸得望亭鎮內外火光沖天,彈片橫飛,弟兄們緊緊趴在工事里,頭都不敢抬。

眼見日机如此猖獗,連飛行員那得意的狂笑都看得一清二楚,蕭云成一一點著身邊的几個弟兄說:“盛幼民、魯星野、陳胜利、李欣,還有你吳文晉,手里都是燒火棍嗎?全都看著我!听見沒有?跟我來!”說著,抱起机槍,就從工事里滾進稻田里,机槍排戰士盛幼民、魯星野、陳胜利、李欣、吳文晉也紛紛跟著滾出工事,學著排長的樣子,仰身躺在稻田里,一律將机槍抱在怀里、槍口朝天。

片刻,當一架日机又超低空俯沖下來時,蕭云成一聲喊打,六個人、六挺輕机槍就一起迎著敵机、猛烈開火,几秒鐘之內,120發子彈潑洒過去,神仙都逃不脫,只听見“轟”地一聲,一大團火球從這架敵机的腹部竄出來,接著飛机往下一栽,又是“轟隆”一聲,惊天動地。

“哈哈哈!弟兄們頓時興奮得跳起來,只見附近的地面上燃起熊熊大火,比太陽還耀眼。

几年后,當蕭云成得知他們今天打下的這架敵机,就是日軍偷襲珍珠港的主力机种──九七式攻擊机時,盛幼民、魯星野、陳胜利、李欣、吳文晉已先后在戰斗中壯烈犧牲,將他們年輕的忠骨拋洒了在祖國的大好河山上,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姓名,只有他們家里那白發蒼蒼的老娘親,在臨終前念念不忘,自己還有一個儿子,為國家扛了槍,至今都沒有回來……

被揍下來一架飛机,日軍更是气急敗坏,發誓要在地圖上抹去望亭,立馬動用兩個野戰重炮聯隊,48門150毫米的榴彈炮竟一口气狂瀉了二十分鐘。望著深陷在硝煙与火光之中的望亭鎮,蔡仁杰急了,日軍的炮像是打在他身上一樣,連忙和參謀長魏振鉞商量,看能不能用那才繳獲的兩門野炮還擊日軍,雖然壓制不了鬼子炮火,但也可以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減輕團座那邊的壓力。現在的他越來越喜歡上這個陝西愣娃了,不用擔心他會搞什么巧板眼了,精神上很輕松、愉快,也就越來越把自己和他捆在一起了,團座那邊的壓力就是他自己的壓力。
  
听說蔡副團長要用僅有的兩門野炮反擊,魏參謀長把頭搖得像撥浪鼓,顯得很為難:“不知道的方位,怎么打呀?万一暴露了目標怎么辦?”

“還記得我們昨天沿公路進來時,在望亭偏東方向約十公里處,有一大片開闊地嗎?想想看,如果鬼子要發起進攻,會不會在哪里集結?再說,我們打几炮就換個地方,估計也不會暴露自己,你說是不是?”蔡仁杰的這种細心、記路、善于留意身邊事物的特長,且又耐心地堅持自己的意見,終于打動了參謀長。魏參謀長是在七十四軍組建時、由第十五集團軍直接委任的,据說与陳誠司令長官沾親帶故,以前大家都并不熟,共事后感覺他為人尚可、用兵謹慎。

几分鐘后,在魏參謀長指揮下,305團的兩門野炮開始試射。先各打兩發,又急促射擊五分鐘,然后便赶緊把這1.6□重的寶貝套上騾馬轉移。根据日軍迅速作出的反應,果然應征了蔡仁杰的判斷。不久,日軍的重炮群即轉移目標,開始大規模炮擊錫澄線正面。不過,由于散兵線拉得較長,工事也比較堅固,盡管几千發大口徑的炮彈來勢洶洶,但造成的傷亡輕微。

日軍在炮擊錫澄線正面同時,開始向望亭發起第一次沖鋒,大批的日軍如潮水般從公路、鐵路上涌來。這一次日軍沒有出動坦克,大概是想到路被挖斷了,來了也過不去,卻沒想到國軍會把他們遺棄的坏坦克當成了他們的斷頭台。

是該盧醒他們大顯身手的時候到了!“丟他老姆,一早晨就挨飛机炸、大炮轟,把堂堂的國軍逼得像螞蝗一樣鑽在稻田里,像什么話哩!”一身泥水的盧醒,憤憤地叫罵著,把手一揮,便和也是一身泥水的弟兄們鑽進了坦克。在此之前,為防止日軍繞到側翼,攻擊坦克的薄弱部位,盧醒還讓一名戰士利用炮擊停頓之机,火速叫來兩個班、各帶一挺机槍,防守在了坦克兩側的田埂上。

從了望孔里看過去,沖在最前面的是日軍騎兵。一個個揮著軍刀、呀呀地亂叫著。盧醒端坐在炮塔里,頗為得意,嘿嘿,我們現在也有坦克了!一邊操縱著37毫米低膛壓火炮,一邊操著廣東普通話問著弟兄們:“以前我們打日軍怎樣打的呀?”

其實,他這是在明知故問,有點坦克當陽光,臉上就燦爛了。由于過去火力不足,他們都是打近戰,以增加殺傷力,也不利于敵軍發揮遠程火器的优勢。可是今天,哼哼,有了坦克!在南京集訓時,那嚴謹的洋顧問就說了,坦克的長處一是有裝甲護衛,二是有遠距离火力,而它的短處正是不适合打近戰。

弟兄們有的在准備炮彈,有的在用車載机槍瞄准疾奔而來的日軍騎兵,听營長這么一問,都异口同聲地回答道:“把日軍放進50米以內再開火啊!”

“那現在怎樣打呀?”“恩,現在500米就可以打了吧。”一位弟兄稍稍遲疑了片刻后回答。

“好啦,現在不就系500米啦,那還等什么?打呀!”盧醒說著就按下按扭。

“通”,一發爆破彈帶著嘯聲穿膛而去,准确地落在敵騎兵中間,几匹戰馬、几個日軍就隨著一股黑煙騰空而起。与此同時,炮塔下的机槍噴射出狂烈的金屬風暴,配有250發子彈的彈鏈急速地向彈膛內梭動。坦克上的火器大都彈道低伸,在公路上打平射目標就像割稻谷一樣,日軍便“唰唰唰”地直往下倒。盧醒不停地開炮,旁邊一個弟兄就不停地拉炮栓、退彈殼、再填進去一發,机槍的歡唱和炮彈出膛、退殼的聲音緊緊地交織在了一起,要是蕭云成在場的話,他一定會把這坦克比喻為是在表演鋼琴協奏曲。

公路上的日軍像潮水一樣來得快,又像潮水一樣退得急,盧醒還不罷休,又攆著他們的屁股打,不停地發泄炮彈。直到發現鐵路上有日軍來偷襲、并与留在外面的國軍一個班交上火以后,他這才把炮塔轉過來,見七八個日軍成散兵線匍匐著下了路基。原來,鐵路上的日軍見公路這邊,自己人和自己的坦克打起來,起先還納悶了一下,然后很快明白過來,于是大隊人馬全都隱蔽在了路基的反斜面,再派敢死隊從側翼偷襲。盧醒几炮打過去,所到之處,鬼哭狼嚎一片。兩輛坦克上的上百發炮彈,已被他打得只剩下二十顆,他還連連說可惜了可惜了,反斜面那邊的日軍打不著,這的炮彈還沒打完呢。

這時候,按事先約定,為掩護他們撤退的迫擊炮開始射擊了。“撤!”盧醒把坦克蓋子一掀,鑽了出來。弟兄們連忙說,這坦克不炸了嗎?他“哈哈”一笑:“日軍會幫我們炸的。”

果然,當盧醒他們平安回來沒多久,天上忽然升起一個大气球。

這是日軍欺負我沒有制空權和遠射程火炮,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升起的觀測气球。气球下面,各吊一個筐,配有測距儀器和通訊設備,將偵察到的我前沿陣地情況,經過測量和計算,轉換成射擊諸元,為其炮兵提供射擊方位。不到半小時,日軍的重炮群即以方位交會法開始試射,隨著彈著點的不斷校正,日軍遺棄在望亭陣外的兩輛坦克,几分鐘就被炸成兩堆廢鐵,305團据守的錫澄線工事也逐漸掩沒在火海之中。

日軍的重炮終于大發淫威了!

剛從陣地上回來的張靈甫和盧醒,正要沿著戰壕進掩蔽部,“嗖”!一發150毫米的穿甲彈就帶著划破空气的嘯聲,准确地落在屋頂上,瞬間擊穿鋼筋水泥后,一聲巨響,山崩地裂,把這里被炸了個底朝天。他們兩人被強大的气浪重重地擊退七、八米,又重重地摔下來,當即昏迷過去,万幸的是尚無大礙。

与305團對陣的日軍,是臭名昭著的久留米師團,即十八師團,因兵員一律來自民風強悍的日本九州久留米地區而得名,又因其全軍的代號為皇家的標志菊花,所以又稱菊兵團。作為大日本皇軍最精銳的主力之一,久留米師團號稱永不言敗,早在五年前,就發兵上海,在“一二八”淞滬戰役中,雙手沾滿中國人民的鮮血。參加侵華戰爭后,又橫掃東南亞,竟只以損失一百人的代价輕取新加坡,生俘英軍十四万五千人。

這一次久留米師團卷土重來,在蘊藻先后遭到俞濟時第五十八師和孫立人稅警總團的頑強抗擊,整整兩個月竟寸步未進,直到我全線紛紛撤退后,這才一路上暢通無阻,于是便得意起來,面對在望亭打阻擊的支那軍,以為坦克一沖、飛机一炸、大炮一轟,就會立馬望風而逃的,沒想到自己卻一下子丟了兩輛坦克、栽了一架飛机。而且,還令師團長、牛島貞雄中將不爽的是,今天的第一次沖鋒便出師不利,剛開始集結時就挨了几炮,等到發起攻擊后,卻沒料到自己的坦克會掉轉炮口,結果還未沖到支那軍面前,又被打了一個暈頭轉向,傷亡數百人,哪有臉再去請空軍支援,赶緊自己升起觀測气球,雖然慢一點,效果一樣好。

日軍的觀測汽球懸在天上,炮彈就跟長了眼睛似的,專照工事打,從北至南,又從南至北,像犁地一樣把錫澄線來回翻了好几道。震耳欲聾的炮聲,將張靈甫從昏迷中喚醒,努力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和盧醒都躺在泥土里,戰壕已經成了一節節的廢墟。用力推了推身邊的盧醒,然后一手捂著頭,忍著劇烈的暈旋,艱難地跪著爬起來,這時候,炮擊嘎然而至,他知道,日軍的第二次沖鋒即將開始,又用腳捅了捅盧醒:“盧營長,快起來!”

工事炸垮了,陣地毀平了,弟兄們從泥土里抬起頭來,一把抹去滿臉的塵埃,再從怀里默默地抽出槍,將槍口對准前方。“嗚嗚嗚──嗚嗚嗚──”,司號員吹響准備戰斗的號角,軍號聲聲,旋律昂揚,久久地激蕩在太湖之濱,更久久地激蕩在每一位弟兄的心頭……

“弟兄們,日軍也是爹媽生的!打呀!”

當一群又一群日軍從運河東邊向石橋、鐵橋涌過來時,在死一般沉寂、翻卷著滾滾濃煙的運河西邊,隨著團長張靈甫的這一聲怒吼,全營的机槍、步槍、迫擊炮、擲彈筒一起猛烈開火。日軍當即紛紛臥到,并向橋頭兩側的運河堤上運動,以數倍于我的机關槍、迫擊炮、擲彈筒壓制國軍,掩護步兵分隊沖鋒。

昨天晚上,那個被國軍手榴彈砸在臉上的日軍聯隊長渡邊純一郎大佐,因是人先倒地,手榴彈后爆炸,才僥幸逃生,但鼻子卻被砸平。今天,為報一箭之仇,這位大和民族的精英、武士道精神的榜樣,輕傷不下火線,頭纏標志著決一死戰的白布條,再一次赤膊上陣,組織他的聯隊向望亭發起一波又一波強攻,雙方的子彈雨密集如雨,打在運河兩岸,激起一陣陣塵土、一柱柱水花,橋頭兩側尸橫遍地。

從上午到中午,從中午到下午,日軍先后發起四次強攻,卻始終望橋興嘆,不能逾越半步。渡邊大佐急了,親自指揮炮兵,將兩門步兵炮推到高出地面三米的鐵路上,企圖居高臨下,以直瞄炮火殺傷我軍。

“快快快!有目標了!”這時候,在望亭鎮偏北的側后、距運河一公里遠的一間牛棚屋頂上,渡邊純一郎的舉動沒有逃過張靈甫的望遠鏡,在他的身下,牛棚里,面向運河那邊的牆已經拆除一大半,那門隱藏得已經不耐煩的75毫米野炮,早已將纏著柳樹條的炮管悄悄伸了出來。
  
張靈甫急急忙忙順著架梯滑下來,炮手們已經作好准備,將目標鎖定在了瞄准鏡里。

張靈甫把右手一舉,正要喊打,右手卻在空中忽然停頓住了,那日軍的觀測气球還挂在天上呢,炮彈一打多,豈不把自己給暴露了?所以,他不放心地問大家:“只打兩發,有沒有把?”

炮手們大眼瞪小眼,心里嘀咕道:才學會擺弄這洋槍洋炮,還是你教的,你問我們,我們問誰去呀?不過,大家都鼓起勇气說:“試試看吧。兩發不夠,再加一發。”

“好!”張靈甫這才把舉起的右手狠狠往下一劈。

在大約三千米的直線距离內,第一發炮彈打出去,哎呀,偏了!望遠鏡里,當國軍炮彈在附近几十米處爆炸時,渡邊純一郎就拼命喊叫起來,可能意識到什么了。第二發再打,好!命中!一團火球閃過,日軍四處逃竄,接著又是第三發,好!大功告成!日軍的這兩門步兵炮,不是被炸得掀下鐵路。就是被炸得四分五裂散了架。

從上午到中午,從中午到下午,戰場上打得昏天黑地。牛島貞雄中將在蘇州城里的指揮部中急躁不安。不就是兩座橋嗎?不就是一條錫澄線嗎?上海派遣軍松井石根大將再三催促本軍盡快越過望亭,包抄支那軍后路,然而,一個大日本皇軍的主力師團,卻被支那軍一個小小的團頂得不能動!豈有此理,這不是羞辱天皇陛下嗎!他抓起電話,以強硬的口气命令前線各部:不惜一切代价,發起第五次強攻,無論如何要在天黑之前占領望亭,突破錫澄線!

如果說七十四軍在此之前,与日軍交手時,大多是靠打埋伏、打偷襲取胜的話,那么,就從日軍對望亭的這第五次沖鋒開始,直到以后整整八年時間里,則几乎全是以硬對硬、以牙還牙的陣地戰,拼的是滿腔熱血,打的是鋼鐵意志,將國軍頂天立地的精神發揮得气貫長虹。

又一輪大規模、高強度的炮擊開始。

僅僅在兩公里寬的正面上,五百門各种大小口徑的火炮狂烈射擊,持續不斷。一發發炮彈落下來,像閃電,像惊雷,像台風,所到之處,席卷一切,無堅不摧,火光和煙柱直沖云霄,遮天蔽日。不等炮火延伸,日軍孤注一擲,再一次出動十几輛坦克,以兩個步兵聯隊約七千人的強大兵力發起集團沖鋒。

“轟嘁嘁嘁,轟嘁嘁嘁”,一列滿載著日軍的火車冒著黑煙、喘著粗气疾駛而來,企圖一舉沖過鐵橋。

“卡拉卡拉,卡拉卡拉”,急速轉動的履帶發出有節奏的金屬咬合聲,由遠而近,六輛坦克再一次直扑望亭。有壕溝嗎?填!先將石橋那頭的坦克殘骸推進去,有兩輛坦克墊底,還不夠?好,那就再開進去一輛,繼續填。不到万不得已不開炮,不見重要目標不炸橋。這是張靈甫和盧醒事前商定的原則。現在,是時候了!

就在巨大的車頭呼嘯著即將沖過鐵橋的一瞬間,守橋戰士果斷按下電鈕,如石破天惊,預設在兩座橋墩下、各400公斤的TNT炸藥猛然起爆,將137號鐵橋連同軍列一起炸成三截,拋向空中。

如此同時,牛棚里,張靈甫急令:“快打坦克!”炮手們深知,再一開炮,必暴露目標,凶多吉少,卻只有一句話:“團座快走!快走哇!”默默地看著自己的好弟兄,仿佛是要將大家的音容笑貌銘記在心。張靈甫含淚而去后,炮手們立即甩開膀子,向正在填溝的敵坦克,屏住呼吸瞄准、毅然決然開炮。

打!再打!一發,接著又一發,接連擊毀三輛坦克。正要瞄准第四輛坦克時,敵重炮尋跡而來,我五名炮手,無一人沖出火海。

隨后,經過一番聲嘶力竭的掙扎,日軍最后兩輛坦克終于越過壕溝,沖上石橋、闖進了望亭,机槍和主炮肆無忌憚地噴射著“突突”的火焰,緊接著,橋頭上、河堤上,到處閃現出一片密密麻麻、晃動著光點的鋼盔,數不清的日軍又來了,哇哇地叫著,端著上了刺刀的三八大蓋往石橋上沖,往運河里跳……

運河水面并不寬,會泅水的,不在話下。泥土里,營長盧醒站了起來,肩上挎著歪把子開火了,泥土里,蕭云成鑽了出來,手里的重机槍跟著響起來,泥土里,盛幼民跳了出來,迎著敵人的坦克,緊緊攥著手榴彈沖上去了。

一個接一個的弟兄,全都從泥土里、從鮮血中、從戰友的遺体旁挺身而去,向著日軍開火、開火、開火!他們全都滿臉漆黑,軍衣襤縷,只有那一雙雙明亮的眼睛,和他們手中的槍口一樣閃耀著民族恨、山河怒。

魯星野大腿中彈,血流不至,仍靠坐在樹杆上,把擲彈筒抱在怀里,向著前面發射、發射、發射,不用瞄准,前面全是日軍,閉著眼睛也能炸到几個。

像他這樣重傷不下火線的弟兄們,還有很多、很多。有的忍著巨痛,在幫戰友壓子彈;有的死死抱住日軍,用牙齒咬;有的躺在河堤上,拿不起槍、扔不動手榴彈,就把手榴彈拉開弦,手一松,讓它滾下河堤、滾進日軍當中爆炸……

“弟兄們!把日軍打回去呀!”漫天的硝煙和炮火中,沖出來團長張靈甫,一馬當先,頂在橋頭上,兩手兩把二十響,左右開弓,司號員緊緊跟在他身后,一腳踏在一堆日軍的尸体上,高昂著頭,吹響凄厲的沖鋒號。

團座沖在前,眾弟兄焉能落后!全都跟著一起上,一起喊,“把日軍打回去呀!”盡管撕殺了一天,滴水未進,粒米未沾,但他們已經不覺得餓、不覺得渴、不覺得累了,奮勇向前。

重机槍打紅了槍管,盡管前面是運河,后面有水塘,卻一分一秒耽誤不得,蕭云成沒有片刻猶豫,伸出手臂,拔出刺刀,就是一刀子下去,將汨汨的鮮血“哧哧”地澆灌在槍管上,化作一縷縷青煙,融合在自己的天空里。
 
“噠噠噠噠!噠噠噠噠!”重机槍再一次發出黃河般的咆哮,橫掃一切。

在這樣的國軍壯士面前,在這樣的气勢面前,日軍連續三次沖過運河,又連續三次被打回去,終于撐不住了,膽怯了、畏縮了,武士道精神統統不見了,不僅沒有在天黑之前占領望亭、突破錫澄線,反而紛紛搶在天黑之前狼狽逃竄,并將兩千多具大日本皇軍的尸体丟在了后面。

當晚,指揮這場戰斗的日軍兩個聯隊指揮官,無臉見人,剖腹自殺。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菲律賓媒體引述匿名將領聲稱有軍警人員企圖聯手發動軍變之後,軍警單位宣佈一連串緊急措施,並開始調查傳言的真實性。
  • 〔自由時報記者徐正揚/綜合外電報導〕前男子一百公尺世界紀錄保持人、美國短跑名將蒙哥馬利(TimMontgomery)今天將前往國際體育仲裁法庭聆聽判決,如果他使用禁藥的罪名成立,最重將被處以終身禁賽。
  • 〔自由時報記者徐正揚/綜合外電報導〕前男子一百公尺世界紀錄保持人美國短跑名將蒙哥馬利遭國際體育仲裁法庭判處禁賽兩年後,昨天正式宣布退休,但他還有得煩,因為國際田徑總會要向他追討約百萬美元的獎金。
  • 〔自由時報記者趙新天/台北報導〕花了近兩個月挑戰美國PGA巡迴賽資格測試的名將林文堂,帶著三個階段參賽經驗返國,他表示,有了這次初體驗,他有信心繼續向職業高爾夫最高殿堂進軍,並希望更多台灣的年輕好手也能勇於挑戰。
  • 【大紀元12月16日報導】(中央社南非喬治十六日法新電)總獎金一百萬歐元的南非航空高球公開賽首輪,南非的克拉克與英國大砲球員費雪以低標五桿的六十八桿,暫時並列領先;傷後復出的南非名將艾爾斯首日表現並不理想,打出高標三桿的七十六桿。
  • 【大紀元12月18日報導】(中央社東京十七日法新電)年僅十五歲的日本女子滑冰新秀淺田真央今天在東京舉行的花式滑冰大獎賽決賽,擊敗曾兩度奪得世界盃冠軍的俄羅斯女子滑冰名將史露茲卡雅,首次出賽就摘下女子單人組后冠。
  • 【大紀元12月18日報導】(中央社南非喬治市十七日法新電)高球名將古森與艾爾斯今天在總獎金一百萬美元的南非航空公司高球公開賽第三回合,雙雙擊出低於標準桿四桿的六十九桿,進入最後一天賽程。
  •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共產鬼子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
    宇中﹐在共產邪黨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50余年後﹐
    在中華民族驅逐共產鬼子﹐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
    我們將利用各種機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彙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
    中華文化的復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裡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土共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
    宇中﹐在土共邪黨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50余年後﹐
    在中華民族驅逐土共﹐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
    我們將利用各種機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彙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
    中華文化的復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裡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 在二十世紀的華夏誕生了一大批衛國及驅逐土共的英雄﹐他們象耀眼的群星閃耀在曠
    宇中﹐在土共邪黨用間諜作弊方式竊取華夏﹐禍亂中華50余年後﹐
    在中華民族驅逐土共﹐天滅中共的重要時刻﹐重新提起他們﹐有重要的意義。
    我們將利用各種機會﹐將這些名將的事跡整理彙集成冊﹐以激勵華夏民眾在五千年
    中華文化的復興及超越中“元亨利貞”﹗這這裡首先介紹的是張靈甫將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