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水:振振有辭的無賴

楊天水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12月22日訊】薩達姆手捧古蘭經進入法庭,從容不迫,處處藐視民主伊拉克的法庭與法官,口口聲聲自己無罪。反美主義者,或者是薩達姆的擁護者,一定引以為自豪。

但是這些人忽視了這樣的事實:民主社會的法庭,才如此寬容,讓一個罪惡累累的專制魔王,仍然享受基本人權,仍然能夠有機會在法庭上從容不迫。

薩達姆當道的時候,那些以和平方式追求自由與人權的國民,有這樣的享受嗎?沒有。薩達姆只是用刀槍與化學武器屠殺他們。伊斯蘭要求人順服真主,人人平等,互相愛護,反對迫害。這個徹頭徹尾反伊斯蘭的暴徒,惡貫滿盈,竟然在法庭上手捧古蘭經,難道不是對伊斯蘭以及古蘭經的狂妄褻瀆嗎?這樣的專制魔王,不反思自己的罪惡,相反振振有辭,百般為自己辯護,死不認帳,實在是個十足的無賴。其主要特徵是無論自己做了多少不義之事,損害了多少人,總是振振有辭,自己有理,他人不對。

薩達姆這種類型人,在人類各個地方,各種群體,到處都有。

說到民運,自然每個人都需要自我建設,都需要自我調適。但是最基礎的是每個人都需要先自我反思:我撒過多少謊言?我欺騙過多少人?如果一個人缺少誠實或者缺少基本誠實,那麼隨便他有多少花言巧語,如何善於巧舌如簧,如何高談自由民主與進步事業,那都是一種假像,如果他要進步,只有一條路,反思並改變往日的惡習。

就象「天下大勢」一類,他們也高談自由民主,甚至偽裝成非常關心簽名的誠實度問題。他們無端指控楊天水貪污海外救援款子,指控他冒名簽署聯名信。結果楊天水等不得不公佈每筆匯款的接受者以及相關的銀行櫃檯憑證,最後餘下的50元彙到了楊銀波的同鄉那裏。「天下大勢」等看到財金上無機可乘,就繼續在海外很多網站粘貼所謂的冒名簽署的指控。結果國內很多朋友。一起撰寫文章,揭穿「天下大勢」的造謠誹謗。

那麼為什麼他們總以為別人是在謀求私利或者私吞海外的救援款子?可能主要的心理原因是他們往往用自己的心理去度量別人的心理,以為別人都象他們一樣貪婪,遇到海外的款子就爭搶不休。這種陰暗的心理不改,隨便調門如何,也無濟於事。這種心理就好象毛澤東自己擅長造反,也經常將所有善意的人事看成是「反革命」一樣,就是說這類人有個共同的心理,總將別人看得和他們自己一樣的險詐。

寫文章的真的都了嗎?不多!一點也不多。十三億國民,能夠站出來撰寫文章,抨擊專制主義的人數還在少數,尤其是這類文章,還不能順利出現在中國大陸的網站之上。僅僅依靠一梟、曉波幾個人就夠了嗎,遠遠不夠。中國還需要千萬個人出來,大膽地抨擊專制腐敗,對不合理的體制公開否定。那些撰寫文章抨擊專制主義的人,能夠叫作「狗屁文人」嗎?不能!這樣的人,只要不滿口謊言,不巧舌如簧,不文過飾非,不無中生有,不用國安的金錢,這些人就不是什麼狗屁文人,而是可敬的良心國民。

現代世界,進入了資訊主導社會的狀態。資訊的傳播非常重要,不能低估大量文章的啟蒙作用。在現代社會統治者具備嚴密控制社會的,傳統式的抗爭方式空間非常狹小的,人們普遍不具備暴力革命的條件下,漸進的啟蒙與維權,是非常必要的。

那麼是不是我們反對王炳章的暴力革命道路呢?我們權利反對王炳章的主張權。他那樣主張完全是他的自由與選擇的問題。中國社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社會階層的構成,不再象國民革命和共產革命時代那樣單一,已經分化出了很多新的階層,這些不同的階層已經有了各自的利益訴求,如此之上,企圖用某一種方式來統一中國的民運,已經沒有可能。各個階層,將形成自己的利益團體,以自己認可的方式,推進社會變革。就是美國,那麼民主,任何一個政黨也只能代表一部分人,受到一部分的支持,如果它試圖以自己的組織形式統一多數國民,也無法辦到。

王炳章當然有可敬的地方。但是中國社會的階層變化,目前執政當局對社會嚴密的控制,都必然導致民運方式的多元化。在王炳章的方式主要停留在主張層面或進入實施層面的時候,其他的方式,諸如啟蒙、維權、深入民間、聯絡同道等等,都是切實可行的方式,待到執政者控制力因為多種原因而鬆弛無力之時,這個時候更強有力的抗爭形式就會出現,以往的鬆散聯繫就能夠有條件轉變為規模性聯合。眼前這個時期,還沒有到來,在力量積累的階段,如果超越實際,過早損害積累,結果只能事與願違。

在目前,如果有人信奉暴力革命的主張,並能夠以身作則,那麼這不僅是他的權力,也是值得敬佩的英勇行為。但是不能自己高談暴力,要求別人衝鋒陷陣,白白送死。這樣的思維,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安徽蚌埠異議人士王庭金,98年王炳章也見過他。那個時候,王炳章自杭州、上海、南京、蚌埠,一路會見朋友。他出事,所見的人或多或少受到牽連,但是當時沒有政治牢獄前科的王庭金是唯一遭到勞教三年的人。他對被成為革命領袖的王炳章就很理性。他說過:「炳章固然是個志士,但是不能神化。如果那樣,就犯了類似中共愛好神化的錯誤。」

古蘭經裝飾不了專制魔頭薩達姆,自由民主的高調也掩飾不了特殊的陰暗的心理。振振有辭只能一時掩蓋事實,但是代替不了事實。中國社會的轉型,必須是全方位的,即制度的、文化的、個體心靈的整體轉型。只有多數個體的心靈健全起來,誠實起來,棄偽就實,這個社會才能有救。

楊天水于南京東山

2005年12月21日

轉自《網路文摘》(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專欄】楊天水:病床上的堅韌與朋友間的愛護
緊急呼吁:作家鄭貽春獄中亟需經濟援助
楊天水:張林最新發出的一封家書
【專欄】楊天水:何德普、趙昕與人權
最熱視頻
【愛麗話五千】北宋三位垂簾聽政的賢后
【珍言真語】吳明德:中共打養子 黑暗過後是光明
【思想領袖】怒斥中領館的議長:中共非中國
【新聞第一現場】一國兩制終結 香港浴血反抗
【直播回放】5.25疫情追蹤:香港抗議國安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