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與花的故事】中國人的母親花—-金針花(上)

陳運造

人氣 268
標籤:

金針花

遠在康乃馨被公認為「母親花」之前,我們中國人早就有屬於自己的「母親花」了,那就是大家常吃,而古時候叫做萱草、諼(音義均同萱)草和忘憂草的金針花

我國古代家庭成員的居室,大都各有固定方位,很少混亂。由於婦女們的居處多半在「北堂」,所以一般又稱她們為「堂客」,稱母親為「高堂」,尊稱別人的母親為「令堂」。

古時候的男人,為了出征打戰或者開創事業,常常在外奔波勞碌,不能按時回家問候母親。想到萱草是忘憂草,便在母親居室–北堂的附近種上幾叢,讓母親忘卻憂煩,象徵性的給母親一種安慰。因此除高堂以外,也稱母親為「萱堂」。

以萱草代表母親和孩子間的思念情誼,在我國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這可從歷代的詩篇如釋法祥的 <題春暉堂>:「十草雖有心,豈能報春暉,丈夫雖有
志,不如宋庭闈。萱草繞砌開,乳烏繞林處,堂上白頭母,手縫遊子衣。」等以及各地門楣上所寫的「椿萱並茂,蘭桂騰芳」等聯句裹,找到蛛絲馬跡。

在古代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裏,女孩子是不輕易出門的。尤其是出嫁之後,更該在家孝敬公婆,操持家務 。所以她們的生活、思想常和社會隔絕。也幾乎沒有營生的能力。未嫁之時,有父親可以依靠;既嫁之後,丈夫便是全部精神與生活的寄托。在這種情況下,年長的女性,雖然擔心丈夫和兒子的安危,但畢竟家裏還有媳婦和女兒等侍奉承歡。可憐的是年輕者,在丈夫遠去,全無消息的時侯,卻只有在家痴痴守望的份。除了要忍受無邊的寂寞之外,也許還要忍受別人的欺侮。於是在她們內心深處,遂滋生了濃濃的哀怨,這哀怨的深沉和悲痛,常令人忍不住要為她們落淚。

<詩經>裏,就曾經描寫過少婦在丈夫出征打戰,獨守空閨的心情說:自從丈夫離家之後,每天都沒有心思梳粧打扮,頭髮散亂得像雜草堆一樣。她說:「我要打扮給誰看呢?」女為悅己者容,既然所愛的丈夫不在,打扮得再漂亮,也沒人看了。又說:「為了想念你,我甘心頭痛。」但相思的痛苦比頭痛更難受啊!後來實在受不了折磨,就四處詢問:「那裏能夠找到忘憂草?我要把它種在屋後。」因為相傳吃了忘憂草可以使人忘記所有的憂愁。可是,左思右想她還是寧願相思,即使相思會使人心痛。夫婦間如此這般情深,當然不會離異而白頭偕老啦!

金針花,除了又叫忘憂草以外,由於相傳懷孕的婦女,佩帶或者吃食就會生男孩,所以另有一個名字叫「宜男草」。

提到宜男草,很自然地教人想起梁元帝蕭繹寫的一首名詩:
可愛宜男草,垂禾映倡家;
何時如此葉,結實復含花。

蕭繹是梁武帝蕭衍的兒子,當梁武帝被東魏降將–侯景舉兵殺死以後,蕭繹經過一番爭殺,才把天下平定下來,保住皇位稱「元帝」。可見當他寫這首詩的時侯,心情是非常複雜而煩憂的。難怪不時要用階前的「宜男草」來忘憂。

此外,我國民間,還相傳一個與萱草有關的「純孝」故事說:在延福鄉裏,名叫彭溥生的人,生性孝順,當年邁的母親病重的時侯,不僅衣不解帶地侍候了兩個多月,而且看到母病毫無起色,便找個黃道吉日,燒柱香,祭告上天,表示願意用自己的生命換取母親的健康。說也奇怪,就在禱告完畢的當天晚上,他真的無疾而終。親戚朋友們以為他是畏苦而死,只草草地把他掩埋了!沒想到第二年,他的墳上竟長出許多美麗的萱草,繁花似錦蔚為奇觀,這時大家才明白原來他是個大孝子,「至孝感天」才長出了許多希望母親忘憂的「萱草」呀!@*(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台東太麻里金針山忘憂花季開鑼
富里金針季  居民動員解說  遊客上山如織
花蓮金針山  休閒好風情
【小林食譜】金針花的選購及烹調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川習聯大猛交火 中共瞞疫被追責
【時事縱橫】美中聯大交鋒 川普追責 習訴苦?
【西岸觀察】佛州選情膠著 民主黨公開買選票
【十字路口】重判任志強 習近平內外開戰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會主義古巴的老兵致辭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講:中共滲透美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