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讀過《紅樓夢》的人

《紅樓夢》隨解(4)

解鈴
dengjie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6日訊】詩詞
五十回,邢岫煙、李紋、薛寶琴作詩,用「紅梅花」作韻腳,分別得「紅」字、得「梅」字、得「花」字。也就是詠「紅梅花」得「紅梅花」。這裡不在於三人的詩如何,而是特喻讀者,屆時詠什麼,得什麼。如若迫害「紅梅花」,即是迫害自己。如若不承認做好人的理,那一定是壞人。記住:詠紅梅花得紅梅花。
五十二回,外國女孩作詩:
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
島雲蒸大海,嵐氣接從林。
月本無今古,情緣自淺深。
漢南春歷歷,焉得不關心。
解:
這首詩的作者是真真國的女孩,「那臉面就和西洋畫上的美人一樣,也披著黃頭髮,打著聯垂,滿頭戴的都是珊瑚、貓眼、祖母綠這些寶石;身上穿著金絲鎖子甲洋錦袖;帶著倭刀。」這個人的裝束不是一個民族的服飾,也不單指女子,是一個多民族的集合:西方美人卻帶著日本戰刀。倭,舊稱日本。披著的黃頭髮卻不相稱的戴滿珠寶頭飾(披髮易滑落),穿鎖子甲或鎖子甲圖案衣服的人應是武士,男性。對作者的描述是預言:

「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在世界上許多國家,說真話的地方,多個民族,不論男女,真誠的發出了一個聲音。昨夜在《紅樓夢》的家鄉發生了一件大事(西方的昨夜是東方的白天),今天晚上這有水接壤的國家(指大多數國家)向世人發佈。「島雲蒸大海,嵐氣接從林。」像海島那麼大的一塊雲反過來要蒸大海,霧氣壓得很低,已經壓到樹林了。預言對法輪功的迫害引起全世界的關注。「月本無今古,情緣自淺深。」法輪大法是永恆的,每個人與大法結的緣是不同的。「漢南春歷歷,焉得不關心。」在中國春節發生的那件事歷歷在目,(預言國外看「自焚」)讓我們怎能不關心呢?「眾人聽了,都道:『難為他!竟比我們中國人還強。』」

四十九回,香菱學詩,以詠月為題,習作三首,其中一首「新巧有意趣」,其他兩首是為把預言故事化而附加的。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
綠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依欄。
博得嫦娥應借問,為何不使永團圓。
解:
「精華欲掩料應難,影自娟娟魄自寒。」月亮在無數年的運行中沒有誰想遮掩過,顯見這首詩是一喉而二歌。有人要掩蓋大法的精華,料你是難以達到目的,法輪大法的美好讓一些人從內心感到恐慌。「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輪雞唱五更殘。」在世界上幾十個國家和地區都在學練這套功法,給這些地區的人們帶來了希望與美好。砧敲,打擊樂,指練功音樂。在中國,法輪大法無端被迫害,很大一部份學員被判刑、勞教,只有「半輪」。到05年,雞年,雖然迫害還在繼續,已是一夜到五更,天快亮了。

「綠蓑江上秋聞笛,紅袖樓頭夜依欄。」綠蓑,新編的蓑衣,指新近剛剛穿上綠軍裝的人繼續執行姓江的上任指令,從99年秋季開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秋聞笛,抓人的警笛。被抓捕的女子夜晚被吊在欄杆上不能睡覺。紅袖,女子。「博得嫦娥應借問,為何不使永團圓。」嫦娥看到這一切不禁發問:為什麼不讓他們與家人團聚呢?

六十四回,《悲題五美吟》
西施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
笑顰莫笑東村女,白頭溪邊尚浣紗。
虞姬
腸斷烏騅夜嘯風,虞兮幽恨對重瞳。
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
明妃
絕艷驚人出漢宮,紅顏薄命古今同。
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奪畀畫工。
綠珠
瓦礫明珠一例拋,何曾石尉重嬌嬈。
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尉寂寥。
紅拂
長揖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
屍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

西施:春秋末年越國人,越王勾踐被吳王夫差打敗後,西施被越王獻給吳王。勾踐臥薪嘗膽積蓄實力打敗了吳王。這首詩寫的是吳王夫差被越王勾踐打敗後,被勾踐獻給夫差的西施所面臨的結局。
解:
「一代傾城逐浪花,吳宮空自憶兒家。」西施是中國歷史上「四大」美女之一,一代傾城傾國貌。夫差戰敗後,西施沉江而死,吳王宮裡的人空自想念他。兒家,指西施。「效顰莫笑東村女,白頭溪邊尚浣紗。」顰,皺眉。效顰,效仿皺眉。典故:東村女很醜,看見西施皺眉的樣子很美,也學西施皺眉,使得更醜。東村女醜雖,到老來還能到河邊浣紗。西施因貌美成了當權者手中的玩偶,成為權力慾望爭奪中的砝碼,如同富翁囊中準備隨時付出的紙幣,成為他人的犧牲品。

虞姬,項羽的愛姬。這首詩描述的是項羽與愛姬被困於垓下,夫妻死前絕別的情景。
解:
「腸斷烏騅夜嘯風,虞兮幽恨對重瞳。」夜晚聽到項羽的戰馬在風中長嘯,使其夫婦肝腸痛斷。虞姬此時恨的是自己為什麼選擇了項羽。重瞳,兩人近距離對視,自己的瞳孔中會映入對方的瞳孔,兩瞳孔重合。「黥彭甘受他年醢,飲劍何如楚帳中。」與其像當年黥布、彭越那樣被處死,還不如死在自己的帳篷裡。醢,肉醬。此時的虞姬悔恨已晚,大難即將臨頭。

明妃,這首詩寫昭君遠嫁匈奴前的情景。傳說漢元帝后宮人多,漢帝不能一一看到,就讓畫工先畫了像,元帝先選像,後選人。宮人大多向畫工行賄,昭君卻不肯,因而他的畫像被醜化,不得召見。後來匈奴求親,元帝按圖選昭君前去。臨行前元帝召見,才知昭君之美,但悔之已晚。於是殺了毛延壽等許多畫工。解:
「絕艷驚人出漢宮,紅顏薄命古今同。」王昭君臨出漢宮,漢元帝才知其絕艷驚人,遠嫁異族決非幸事,因紅顏而薄命。「君王縱使輕顏色,予奪權何畀畫工。」假如皇帝不注重女色,決定命運的權力怎能交給畫工呢?這首詩通過昭君寫帝王。後宮綵女無數,畫像選姬妃,國力應強盛,為什麼要選美女和親呢?只有和親才能達到睦鄰友好嗎?如不注重女色,為什麼殺掉許多畫工呢?給昭君帶來不幸的是他崇敬的帝王。

綠珠,是西晉官僚石崇的寵妾,美艷且善吹笛。孫秀想要綠珠,石崇不給,於是孫假傳皇帝詔令逮捕石崇。綠珠想救石崇,自己跳樓自殺,石崇也被處死。假借此典預言。解:
「瓦礫明珠一起拋,何曾石尉重嬌嬈。」到時就像綠珠一樣,玉石不分成為殉葬品,他什麼時候看重過(綠珠)呢?「都緣頑福前生造,更有同歸尉寂寥。」只因是生前約定的「頑福」,今生用生命來陪葬,用以慰藉(石崇)死後的寂寞。

紅拂原為隋朝大臣楊素的侍女,看到了隋朝的腐朽與沒落,預見到隋朝將不會長久,便擇主而事,與李靖逃走,二人同往太原輔佐李世民討伐隋朝,建立唐朝。這首詩寫的是逃離前的情景。解:
「長揖雄談態自殊,美人巨眼識窮途。」紅拂見李靖與楊素會見時長揖不拜,儀表灑脫,高談雄辯,不同於其他人卑躬屈膝的進謁者。紅拂看到自己作為揚素侍女的前途無路。「屍居餘氣楊公幕,豈得羈縻女丈夫。」楊素雖仍強健,已是只有一口餘氣的屍體,表面上和正常人一樣。幕,幕布,指楊素的衣服是下垂的,楊素還能行走,不是臥床。暫時的地位和財富怎能籠絡住有見地的豪傑呢?紅拂背叛的是沒落而不是病魘。

這組詩表面是寫五個美女的不同命運,實則不是為表現美女,女子之美隱示人有才,女子貌美和有才的人都是地位的象徵。才,可被集權者任意所用,「到頭來為他人作嫁衣裳」!古文化流傳至今,旨在警示後人,警示「末世」之人。

七十回《桃花行》
桃花簾外東風軟,桃花簾內晨妝懶。
簾外桃花簾內人,人與桃花隔不遠。
東風有意揭簾櫳,花欲窺人簾不卷。
桃花簾外開仍舊,簾中人比桃花瘦。
花解憐人花也愁,隔簾消息風吹透。
鳳透湘簾花滿庭,庭前春色倍傷情。
閒苔院落門空掩,斜日欄杆人自憑。
憑欄人向東風泣,茜裙偷向桃花立
桃花桃葉亂紛紛,花綻新紅葉凝碧。
霧裹煙封一萬株,烘樓照壁紅模糊。
天機燒破鴛鴦錦,春酣欲醒移仙枕。
侍女金盆進水來,香泉影蘸胭脂冷。
胭脂鮮艷何相類,花之顏色人之淚。
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
淚眼觀花淚易干,淚干春盡花憔悴。
憔悴華遮憔悴人,花飛人倦易黃昏。
一聲杜宇春歸盡,寂寞簾櫳空月痕。

《桃花行》應寫桃花。「寶玉看了並不稱讚,卻滾下淚來。」桃花不代表傷心。這首詩能讓人滾淚,說明這是一首讓人傷感的詩。這首詩的成稿時間「正是初春時節,萬物更新」之際,這裡隱示新年剛過。農曆新年過後,由南向北江河開始解冰,解冰的水俗稱「桃花水」,「桃花」指時間,跑「桃花水」的這段時間。「大家議定:明日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為『桃花社』,林黛玉就為社主。」
八十二回,林黛玉的病:「這不過是肺火上炎,帶出一半點(血)來,也是常事。」

中醫辨證施治,病理分表裡、虛實、寒熱、風邪。沒有「上炎」的說法,「炎」是西醫說法。書中偶爾有採用西醫治病的情節,並沒有普遍採用。這裡是預言。「肺火上炎」不是肺炎,肺炎是典型的肺炎,「肺火上炎」不是典型肺炎,典型肺炎以外的肺炎叫「非典」。那麼林黛玉的病是「非典型肺炎」。《桃花行》這首詩預言的是「非典」流行。
解:
「桃花簾外東風軟,桃花簾內晨妝懶。」「東風軟」是早春,「晨妝懶」是病人,不能「晨妝」。「簾外桃花簾內人,人與桃花隔不遠。」「簾外桃花」指沒染「非典」的人,「桃花」另意為不正當的男女關係,這裡指敗壞。人如果敗壞,與病人相隔不遠了。「東風有意揭簾櫳,花欲窺人簾不卷。」不可以取消與病人的界限,外面的人不可以探視病人。預言是傳染病。「桃花簾外開仍舊,簾中人比桃花瘦。」世人還和往常一樣,「非典」局勢變得嚴重。

「花解憐人花也愁,隔簾消息風吹透。」因沒有特效藥解救病人讓人愁,因有傳染性,必須隔離,消息只能用其它方式傳遞。「風透湘簾花滿庭,庭前春色倍傷情。」由病房傳出的消息傳遍全國,因沒有特效藥物,使全國在整個春天倍加傷感。「閒苔院落門空掩,斜日欄杆人自憑。」門空掩,院落無人。院落無人才能生苔蘚。預言患「非典」的人的住宅即使不鎖門也無人敢進入。其周圍的人也與社會隔離。欄杆,活動範圍限制的界限。

「憑欄人向東風泣,茜裙偷向桃花立。」被隔離的人在春天裡哭泣,有人偷偷越過隔離線,……「桃花桃葉亂紛紛,花綻新紅葉凝碧。」被接觸的很大範圍之內的人都會緊張慌亂。如若是花,花要重新開放,葉子的綠色也被凝住了。喻後果相當嚴重。「霧裹煙封一萬株,烘樓照壁紅模糊。」繼而引發一大批人被隔離,面對牆壁眼睛在流淚。模糊,眼睛流淚而視物模糊。「天機燒破鴛鴦錦,春酣預醒移珊枕。」有人在「非典」中死去,對活著的人來說應該清醒了。移珊枕,改變支撐頭部重量的支點,這裡指改變人的觀念。

「侍女金盆進水來,香泉影蘸胭脂冷。」有人告訴你「非典」出現的原因,如果你不拒絕,你會感到可怕。香泉,真正的理。影蘸,人向水裡伸手水裡的影子也會相對伸手。「胭脂顏色何相類,花之顏色人之淚。」表面是說胭脂是紅色的;花是紅色的,眼淚也是紅色的。實際是說,如果人不改變自己的觀念,堅持錯誤理念,人的難會越來越大,眼淚流乾也無濟於事,眼睛會流血。「若將人淚比桃花,淚自長流花自媚。」人淚和花的顏色相同,這樣的難以後還會發生還要加重。花自媚,花媚色更鮮,表明淚更紅難更大。

「淚眼觀花淚易乾,淚乾春盡花憔悴。」「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飛人倦易黃昏。」整個社會都處在「非典」陰雲的籠罩之中,相比之下也就不再流淚了。整個春天都在為這件事疲於奔命。「一聲杜宇春歸盡,寂寞簾櫳空月痕。」春天結束後,「非典」消除。杜宇,杜鵑。寂寞簾櫳,指沒有病人了,不需要簾櫳隔離了。

二十七回,《埋香塚飛燕泣殘紅》這首哭詞意境淒慘。書中寫道:「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來這日未時交芒種節。」這裡給出的時間與故事關聯不大,旨在讓讀者推算事件發生的時間。舊曆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種節的年份不多,分別是在1945年、1964年和2002年。45年日本投降,國內面臨三年內戰開始,是流血的前夜。64年是「文化大革命」開始的前一年,民眾面臨十年浩劫的前夜。02年是「非典」流行的前夜。從林黛玉的病,看林黛玉的詩:

花謝花飛花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游絲軟系飄春榭,落絮輕沾撲繡簾。
閨中女兒惜春暮,愁緒滿懷無釋處。
手把花鋤出繡閨,忍踏落花來復去。
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
桃李明年能再發,明年閨中知有誰。
三月香巢已壘成,梁間燕子太無情!
明年花發雖可啄,卻不到人去梁空巢也傾。
一年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嚴相逼。
明媚鮮艷能幾時,一朝飄泊難尋覓。
花開易見落難尋,階前悶殺葬花人。
獨倚花鋤淚暗灑,灑上空枝見血痕。
杜鵑無語正黃昏,荷鋤歸去掩重門。
青燈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溫。
怪儂低事倍傷神,半為憐春半腦春。
憐春忽至腦忽去,至又無言去不聞。
昨宵庭外悲歌發,知是花魂與鳥魂。
花魂鳥魂總難留,鳥自無言花自羞。
願奴肋下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未若錦囊收艷骨,一抔淨土掩風流。
質本潔來還潔去,強於污淖陷渠溝。
爾今死去儂收葬,未卜儂身何日喪。
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
試看春殘花漸落,便是紅顏老死時。
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
解:
「言芒種節一過,便是夏日了,眾花皆卸,花神退位,須要餞行。」在現實生活中,無論大江南北夏季不是「眾花皆卸」,而是更加繁茂。上古以來沒有這一風俗。一部引經據典的百科全書怎能有如此之紕漏?只在於此書是假語,用假語隱真事。這首詩預言的是在03年的「非典」中死去的人在事發的前一年假如他們能知道詩的真正意境:距生命的中間還有「三百六十日」,「風刀霜劍」日日逼近。明年的今日還有誰。「他日葬儂知是誰」,埋葬在「非典」中死去的人的人,是他的家人和生前友好嗎?「知是誰」預見到是不相識的人。不難看出,這部書是社會將要經歷的預見,是社會進程中的立體剖面圖。飛燕,暗指趙飛燕之形象。香塚,指死去的人的成分大多不是工人、農民體力老動者。

寶玉聽了《泣殘紅》「不覺慟倒山坡之上」,試想黛玉「將來亦到無可尋覓之時,寧不心碎腸斷!」推之於他人,「如寶釵、香菱、襲人等,亦可到無可尋覓之時矣。」「且自身尚不知何在何往、則斯處、斯園斯花、斯柳,又不知當屬誰姓矣!——因此一而二,二而三,反覆推求了去,真不知此時此際欲為何等蠢物,杳無所知,逃大造,出塵網,可使解釋這段悲傷。正是:花影不離身左右,鳥聲只在耳東西。」人處在這樣的時刻,要反覆推求的是讀者,要逃大造,出塵網,不要忘記一僧一道便可跳出火坑。

七十回,《史湘雲偶填柳絮詞》柳絮詞是假語,假語背後隱著真事。
「豈是繡絨殘吐,捲起半簾香霧,纖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別去。」
解:
這首《如夢令》開頭「豈是繡絨殘吐」是說,這首詞不是寫柳絮,是能捲起的上面有一半霧一樣的絮狀圖案的東西。這裡預言的是「非典」病人胸透的x光片,如同一團團柳絮。「纖手自拈來,空使鵑啼燕妒。」這一團團的病變圖案是細又長的手自己夾來的,讓妒忌法輪大法的權貴著實感到恐慌。纖手,纖指細而長,纖手指鑷子。鵑啼燕妒,如詠柳絮這句詞不貼切。嚇哭了妒忌的鵑燕指人。此句預言2004年的「非典」來自實驗室。「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別去。」先停下來,先停下來(指「非典」的傳播)!再給不知真象的人們一些時間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紅樓夢》又有了新說,意念大觀園在南京市江宁區陸郎花塘村、曹雪芹曾于此构思《紅樓夢》。
  • 北京青年報開展讀者選評心目中的《紅樓夢》角色活動,部分讀者直認無人能真正胜任《紅樓夢》角色。
  • 趙姨娘近來窩了一肚子气,老想罵娘。上個月的月錢,到現在還不發給,以為是鳳姐又在給她穿小鞋,問了問,連老太太和太太的也還沒發放,方才消些气。又去問為什么,卻遭了一頓搶白,鳳姐說她倒三不著兩的,放著手里的針線活不好好做,倒來管三問四,滿園子里的人,靜悄悄的,誰也不多說一句話,就顯得你能耐。
  • 《紅樓夢》從這部文學作品問世以來,就有人專門研究它。而對這部作品的理解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人說這部作品塑造了眾多的性格鮮明的女性形象,因此這部作品是對女性的謳歌;有人說它展現了一個封建家族由盛到衰的過程,這個家族是封建社會的縮影,它預示了封建社會滅亡的命運;有人說書中塑造了一個封建社會叛逆者的形象,他身上已有了民主思想的萌芽……。其實這部書講述了一個生動的因緣故事。
    作者開宗明義,在第一回中就指出,“只因西方靈河岸邊、三生石畔,有絳珠草一株,時有赤霞宮神英侍者日以甘露灌溉,這絳珠草始得久延歲月”,“後因此草受天地精華,又加雨露滋潤,脫卻草胎木質,修成個女兒身,只因未酬報灌溉之德,故其五內便鬱結著一段纏綿不斷之意。恰近日神英侍者凡心偶熾,意欲下凡。那絳珠仙子道:“他是甘露之惠,我並無此水還他,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淚還他。”書中又說“因此一事,就勾出多少風流冤家來陪他們到人間去了卻此案。”
  • 如果《紅樓夢》是一場戲劇,那麼書中的一僧、一道則是這場戲劇的導演。
  • 縱觀全書,作者將這個因緣故事,剖析出一個橫斷面,讓讀者既看到了上世的因,又看到了這一世的緣。一個生動的因緣故事鮮明地展現在讀者的面前。所以我們說《紅樓夢》其實講了一個因緣故事。
  • 天津市一名八旬老人自從1990年離休以後,便開始用毛筆抄寫古典名著,15年來總共抄寫古典名著50多套,還從各處收集資料重編《紅樓夢》。
  • 雲門紅樓夢台北戶外公演
  • 超級女聲版《紅樓夢》組圖 張靚穎可比妙玉
  • 《紅樓夢》被冠以名著而聞名於世。有許多「紅學」家對此書作過專題研究、考證。從一部書中得到各不相同的「味」,也代表著各個時期讀者對此書理解上的差異,從而引發對此書進一步的探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