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評共產党”全球有獎征文參賽作品

【九評征文】浮生瑣憶 (10)

巴凌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月20日訊】3 瘋狂的夏天

夏收夏種,是農村最繁忙的季節。繁忙,意味著甚麼,並不是一開始就能夠弄明白的。我的想象力只局限於上草村,每一個勞動力平均要負擔十二畝水稻的收割和插秧,附加犁耙田及施肥。將近一半的田間勞動,要靠每個勞動力的肩膀(挑擔運輸)才能完成。所以,比平時要多出力,多出汗,甚至加倍的出力出汗,是可以預料的。

上小學,國文課讀過陶潛的《桃花源記》,一直為那種安祥自得的生活情調所陶醉。尤其是近十年來,以為解放後的新社會,可以過上『和平民主』的新生活,不料土改運動、三反運動、肅反運動、反右派運動,連環扣似的,一個運動扣著一個運動,沒完沒了,多少人家破人亡,即使僥倖『過關』,也要嚇出一身冷汗。

『安居樂業』四個字,不知不覺就成為我心目中的『理想國』。下放來到山高谷深的連山縣上草村,自然而然就有身居『世外桃源』的感覺。『自力更生』、『自給自足』等口號,這時聽起來也不覺得枯燥無味,反而覺得親切實在。能有機會在農業生產勞動中出熱汗,比起在政治運動中出冷汗,簡直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了。

這樣想的時候我的思緒仿彿展翅飛翔,穿越時空,來到一千六百多年前一個奇妙的世界:人們粗茶淡飯,衣着寬鬆,荷鋤戴笠,太陽的餘暉裡,回到自己的家。當推開籬笆門的時候,成群的雞、鴨發出音樂般的鳴叫,貓兒狗兒也顯得特別親熱。一位寬袍闊袖的詩人,欣賞著籬笆下鵝黃翠綠的菊花,悠然遠望,秋山如黛。這裡沒有官吏,也沒有苛捐雜稅。人們相親相愛,自由自在,像魚兒一般,生活在清澈透明的活水之中。

我不以為『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號召有甚麼不妥,也不以為『超英趕美』是大話狂話。『抗美援朝』雖然沒有把美帝國主義打倒,英帝國主義仍然佔領著我們的香港,但承認英、美比我們強大、富有、先進,要『趕』上去,甚至『超』過它們,顯然是長民族志氣的豪情。更何況,如果今後專心致意於農業生產,切實創造有利於發展現代農業的必要條件,最終解決老百姓的溫飽問題。我相信,『為人民服務』就不是一句好聽而空洞的口號,而成為具有新時代特徵的箴言,載入史冊。

現在,我和上草農業社所有社員,還有地、富、反、壞、右這些非正式社員,都必須面對每人十二畝水稻田的收割和插秧的繁重農務。一畝水稻田 的面積是六十平方丈,每株水稻的株距和行距是七寸乘一尺,一畝水稻大約是一萬株。收割和插秧的形體動作大致相同,就是兩腳插在泥水裡,九十度彎腰背朝天。收割快些,每人每天可收割半畝水稻,插秧慢些,每人每天約四分田。就是說,整個夏收夏種,每人都必須用『兩腳插泥背朝天』的勞動姿勢,風雨無阻,連續幹兩個月。

我們下放幹部,都是長期生活在大城市的知識分子,體力勞動大大不如當地農民,我們的優勢是有較高的文化知識。農業社的黨支部書記黃榮先、社主任鄧昌淼,早就想出一條妙計,將農民的優勢和我們知識分子的優勢結合起來,如果處理得當,雙方的優勢發揮出來,就可能不是一加一等於二。我完全沒料到,在這條妙計中,我還扮演了一個舉足輕重的角色。

全社七十多名 男女共青團員,開了一次大會,宣佈成立三個組織:共青團總支部﹔農業生產突擊隊﹔農業中學。在這三個組織裡,我的職務分別是團總支宣傳委員、突擊隊副隊長、農業中學校長。突擊隊有雙重任務:平時是『不怕苦不怕累』的生產突擊隊,階級鬥爭就是『不怕流血犧牲』的民兵隊。團總支書記兼突擊隊長,姓岑名家煌,是當地一名受過小學教育的青年人。他身材比我略瘦小,臉色蒼白,好像有甚麼病,我暗暗有些擔心,夏收夏種這一關,是否能挺得過去,還是個未知數。

後來,我慢慢發現,岑家煌似乎在追逐一個叫海英的女青年。海英健康開朗,是突擊隊裡數一數二的生產勞動能手,又是相貌出眾的美人,對岑家煌的追逐,表現十分冷淡。而對我們下放幹部中的小劉,卻表現出異乎尋常的熱情。因為考慮到當地有『打老表』的習俗,我只在適當的機會,略略提醒小劉,其餘的事,我堅守一條原則:只看不說。後來,倒是海英的女伴告訴我,岑家煌從小就是個『老表王』。我除了暗暗吃驚之外,還能說些甚麼呢?

我從來沒有當過教書的先生,更沒有當任過甚麼農業中學的校長。如果硬要拉扯上這個關係,大概是三年前,我曾經在省政府機關業餘中學,當過一學期的語文代課教師。由我主持的農業中學,既無校舍,又無教師,學生七十多人,雖不能與孔子門下七十二賢人相比,若論農業生產經驗,不見得比亞聖孟夫子差到哪裡去。

我的辦法是,七十多名學生,同吃同住同勞動,平時十天放一天假,農忙季節不放假。教學則採取忙時少學,閑時多學,見縫插針,細水長流的辦法,有些課我無法講,就在下放幹部中物色適當的人選。

七十多個青年男女在一起生活、勞動,有說有笑,生氣勃勃。在水稻收割階段,果然表現出優異的成績。突擊隊裡最強的勞力,一天可收割水稻一畝半,平均都在一畝左右,效率比以往提高一倍。大家正興高采烈的時候,『爭上游,奪高產』的消息頻頻傳來,令大家驚奇不已。

首先是潮汕地區出現了第一個水稻『千斤縣』。我結合農業課,給學生們講解潮汕農民種植水稻獲得高產的主要秘訣。我擺出一個很容易明白的道理:同樣是六十平方丈一畝水稻田,潮汕農民在株距和行距上,採取四乘六的密植,比我們上草的七寸乘一尺,就多插了五成以上的秧苗,成熟以後,多一條秧苗就等於多一穗稻穀,產量就相應增加了。現在我們上草一畝水稻年產四百斤,如果改成四乘六密植,產量就能增加五成,達到畝產六百斤。只要我們突擊隊『鼓足幹勁,力爭上游』,按這個規格插秧,每畝就能多產兩擔穀子。大家說,好不好?

突擊隊員都是勞動能力極強的青年農民,聽我說得頭頭是道,而且都是從來未曾聽說過的新鮮事,簡直聽得入了迷,每人的腦子裡都多出兩擔金燦燦的穀子,說不定都聞到白米飯的香味了。等到聽我問『好不好』,大家好像才醒了過來,同聲山呼『好』!跟着是一片掌聲。

如此熱烈的反響,使我感到意外,也得到額外的滿足。我曾經到解放軍的一個連隊去採訪,看到戰士們精神抖擻,在連長的帶領下,唱歌、學習、出操,同聲同氣,步調一致,很受鼓舞。我覺得這些充滿活力的突擊隊員,和解放軍戰士一樣,領著他們在農業生產戰線上『戰天鬥地』,一定能夠打造一片新天地。

整個形勢在不斷升溫。省委第一書記陶鑄,號召全省各級幹部,尤其是領導幹部,都要到農田上去,親自動手種『試驗田』,以『試驗田』產量的高低,衡量自己是否稱職。凡是成績突出的,都應當表揚、提拔到領導崗位上來。凡不及格的,就取消幹部資格,是領導幹部,就請他下台。

這是一陣由省委領導人颳起的颱風,順風者伏,逆風者折,毫無例外。許多精明的領 導幹部,紛紛在田頭豎立起『某某書記試驗田』、『某某縣長試驗田』、『某某局長試驗田』的大木牌,牌子上分別寫明試驗田的面積幾畝幾分,產量幾千幾萬斤,規格是幾寸乘幾寸,施肥是氮、磷、鉀各佔多少,還有除草除蟲等措施。田間忽然出現了一道史無前例的『幹部試驗田』風景線,把農民群眾都看傻了。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一類豪言壯語不絕於耳,更有『一天等於二十年』,『叫英帝老獅子沉入大西洋,叫美帝紙老虎陷入太平洋』這樣一些『自慰自娛』的政治煽情,連空氣裡都散發出一種怪異的騾馬尿氣味,很難聞,又很刺激。

忽然間,就在『三連』之首的連縣,傳出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消息:水稻畝產十六萬斤。我和當地的農民都覺得這是風傳,即使連稻草和泥巴一塊過秤,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數量。兩天後,廣東省委機關報——由毛主席親筆題名的《南方日報》,頭版頭條黑體字大標題,正式報導了這一項重要新聞,還標新立異地贊揚 中共連縣縣委,帶頭放了一顆『水稻高產衛星』。並著重指出:省委書記陶鑄,親自帶著一個檢查團,前來核實驗收。令人不容置疑的是,還登出一幅實地拍攝的照片,畫面上一片密密實實的水稻,穀穗彎彎已經成熟,上面坐著兩個五六歲的小孩。

我們連山縣縣委白書記拿著這份報紙,在全縣幹部大會上發出偉大號召:我們也有一顆腦袋兩隻手,人家放衛星,我們也能放衛星,而且,要放出更大、更縹亮的衛星。我忽然產生了一個怪念頭:無論如何,我自己放的衛星,一定要有根有據,起碼也要用算盤打得出來。

從小學開始,我的算術從來就沒及格過。除了生背硬記『九九歌訣』,對數字毫無興趣。我請了下放幹部中一位姓楊的同志,是演話劇的演員,也能打一手好算盤,喝了茶,吃了餅乾之後,我就告訴他 :水稻田的面積是六十平方丈,我要知道,這六十平方丈的面積,可以容納多少根稻禾?每根稻禾都長出一穗穀子,每穗稻穀都有四百粒穀子,兩百粒穀子算它一兩,一穗穀子就是二兩,五穗穀子就是一斤。那好,六十平方丈的一畝水稻,你給算算,應該長多少穗穀子?加起來應當是多少斤穀子?只要你能算得出來,我們放個水稻衛星,就有把握了。

楊同志也是鼓足幹勁,力爭上游,一天一夜,不眠不休,在他那架二十進的算盤上,打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水稻高產數目字:二十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三斤三兩半!

他對我說出這個數目字的時候,有氣無力,還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好像已經精疲力竭。但是在我聽來,有如百門大炮在耳邊轟鳴。我不知道是驚是喜,連連問道:『真的是二十七萬多斤?你的算盤打沒打錯?』追問再三,楊同志才慢條斯理地說:『你的算題屬於小學水平,超不出加減乘除,我的算盤怎麼可能打錯。問題是數字歸數字,穀子歸穀子,總不能拿數字當飯吃吧!』

我已經高興得有些分不清東西南北了。我說:『老兄,這你就不懂了。連縣的水稻衛星是十六萬斤,他們是怎麼算出來的我不知道,我只相信你老兄的算盤。我當然也知道,拉弓不能拉得太滿,拉得太滿了容易拉斷。你的算盤不是打出了二十七萬八千三百六十三斤三兩半嗎?我們大方一點,七萬以後的零零碎碎全部扣除,取個二十萬斤的整數,也比連縣的衛星多出四萬斤。同時,我們絕對不打無準備的戰,從插秧到田間管理,採取潮汕經驗,深耕細作。我親自監督,就是不睡覺,也要把這顆衛星放出去!』如何放這顆水稻衛星,我已成竹在胸,說幹就幹。

我動員突擊隊,每人五擔土雜肥,全部堆在一坵七分大的水田裡。幾百擔土雜肥堆在一起,使水田的平面高出許多,這就必須相應加高四週的田埂。再放幾擔石灰,把田裡的生肥漚成熟肥。用鐵耙平整泥土之後,就可以插秧了。

我們這七分大的衛星田,插秧採取『螞蟻出洞』的規格,秧苗緊緊挨著秧苗,只有不到一寸的行距,這樣插秧的速度自然極慢,我們五六個下放幹部,彎腰駝背幹了六天才完成一大半,最後不得不挑燈夜戰,連續三天三夜不睡覺,把最後一把秧苗插完。我不得不佩服李、梁兩位大姑娘,兩隻腳插在水田裡,泥水淹及膝蓋,一泡就是十來天,小腿的皮膚都泡腫泡爛了。

我在田頭豎起一塊大木牌,『畝產二十萬斤』的紅漆字樣十分醒目,還有各項措施。我順便想校對一下文字上有無錯漏,總數不到一百字的『衛星牌』,未及看完,我已經站著睡著了,差點沒栽到水田裡去。

突擊隊的確是一支能吃苦耐勞的農業生產勞動隊伍,在大家一致同意下,插秧的規格大致定在五乘八,這樣就相應增加了許多秧苗、許多肥料、許多勞動力和勞動時間,常常是夜裡挑燈拔秧苗,白天插秧,即使是滂沱大雨,也沒有歇息。為了節省時間,乾脆集體送飯到田頭。為了保持體力,三頓飯任吃飽之外,下午三點來鐘,加一頓點心,夜裡十一點,再加一頓夜宵。即使這樣,還是有些突擊隊員累病了,插秧也比往年拖長了將近一個半月。

忙完插秧,已經過了立夏。廣東的農諺說:過了立夏,不插也罷。意思是說,晚造插秧,如果過了立夏這一節令,就趕不上季節,即使水稻長出穀穗,遇上寒露風,也不能灌漿,不能結成米粒。所以,立夏一到,再插秧也沒用了。這時,轉入農田管理,該除草的除草,該除蟲的除蟲。

我當然記掛著那塊『衛星田』,跑去一看,禾苗已長出兩尺多高,葉色深綠,透出一派蓬勃生機,心裡非常高興。照這樣的長勢,如果沒有特別的天災蟲害,這顆水稻衛星,絕對可以『勝利升空』。到了中秋節前幾天,禾苗已瘋長了四尺多高,葉色更加墨綠灰暗,禾桿顯得過於纖細,密密麻麻擠壓在一起,幾乎到了針插不入,水潑不進的地步。我知道不好,連忙向社主任鄧昌淼求救。他看了看,說是氮肥過多,禾苗還會再瘋長,將來能不能抽穗結實就難說了。這樣瘋長的禾苗,他從來沒有見過,也不知道應該如何補救。就在當天夜裡,一陣秋風秋雨掃過,天亮我跑去一看,糟了,禾苗全部倒伏,好像剛剛被人割倒一樣,青青的葉子上還壓著晶瑩的水珠。

不過,我還沒有死心。我又動員幾名突擊隊員,在田埂上打下許多木樁,拉上草繩,把倒伏的禾苗全都扶了起來。經過幾天的搶救,纖弱的禾苗更加萎靡不振,毫無生氣地依偎在草繩上,說不定甚麼時候就自己耷拉下來,再也無法站立起來了。

我的『衛星田』是徹底失敗了。但連縣的『衛星田』,在我心裡一直是個謎。後來公共食堂吃飯不要錢,幾乎把糧食耗盡,省委第一書記陶鑄急了,發起一場『反瞞產』鬥爭,一級壓一級,把下面的基層幹部逼得走投無路,才把『衛星田』的真相,透露出來。

俗話說:變戲法五花八門,拆穿了就沒酒吃。原來還是中國的傳統戲法:上有好之,下尤甚焉。連縣的所謂『衛星田』,是基層幹部和農業技術員的冒險傑作。

將七十多畝已經抽穗並灌漿,穗尾開始黃熟的水稻,用最短的時間,一兜一兜連泥帶水,搬到一塊預先準備好了的稻田裡,組織了二百多名民兵,二十四小時輪班管理,有人往事先埋好的管子施灌磷肥、鉀肥,有人定時開動電風扇,使過份稠密的稻禾通風降溫,還有人定時用玻璃鏡子反射陽光,以增加日照時間。經過這樣二十來天的特別管理,穀穗完全成熟,就可以上報,請領導光臨指導、驗收。作為黨的喉舌的報紙、電臺(那時還沒有電視錄影),自然會有聲有色、甚至難免添油加醋,大肆宣傳。政治氣味無時不在,無處不在,人性越來越萎縮,我的『桃花源』,能不煙消雲散?

4/5/03(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李瑞木先生是聖地亞哥州立大學(SDSU)的退休心理學教授,對政治、社會、宗教、教育、醫學、電腦等方面有著廣泛的興趣和精深的研究。下面是李瑞木先生2月12日在聖地牙哥「九評共產黨研討會」的演講全文。
  • 看完「九評共產黨」之後,真是令我恍如惡夢一場,久久不能自已。我是一個1975年出生於臺灣的普通人,走馬看花、遊戲人生三十餘年;到了現在才發現世界上真的有「惡魔黨(共產黨)」
  • 「九評」的發表猶如利劍把惡黨的罪惡本質剝得淋漓盡致。太好了,太及時了。其是大陸的基本民眾多數都能見證它血腥的歷史。儘管歷來也有揭露它的文章,但是都沒有「九評」這麼系統、透徹、全面。真是「惡黨衣扒光」(洪吟(二)62頁)。是大法開啟了我的智慧,師父給予了我力量,使我更加成熟、理智、清醒。幾十年的人生往事歷歷在目,其是非善惡明晰可見。「九評」所述件件是實,句句是真,鐵證如山,邪惡無處可藏。我親身所見幾例足以佐證。
  • 小學五年級時我們學了毛澤東的「為人民服務」, 那裡面說: 「…… 「人固有一死,或重於泰山,或輕於鴻毛。」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革命目標,走到一起來了。我們還要和全國大多數人民走這一條路。……中國人民正在受難,我們有責任解救他們,我們要努力奮鬥。要奮鬥就會有犧牲,死人的事是經常發生的。但是我們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數人民的痛苦,我們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今後我們的隊伍裡,不管死了誰,不管是炊事員,是戰士,只要他是做過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們都要給他送葬,開追悼會。這要成為一個制度。」


  • 大紀元評論《九評共產党》深入系統的揭露分析了共產党的邪惡本質,使得我認真反思了小時候党文化灌輸給我們的“為共產主義奮斗終生”的所謂“理想”。在這种謂“理想”的驅使下我曾主動加入過共產邪教的附屬組織──共青團。1994年又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加入了中共預備党員。
  • 這是一個讓我挖空心思想了很久都想得不甚明了的問題,但對每個中國人而言,這又是一個頭等重要的問題,因為在我們這個政治色彩極為濃厚的國家,“黨”這個字眼代表了一個雖然無形無狀、無蹤無跡,卻無處不在,無人不識,無人不畏的無比神秘而巨大的力量。因此,我們有必要找到并認識它——黨,黨是誰?黨在哪裏?
  • 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這次的「熱點互動」,我是李欣。今天我們請來兩位嘉賓,一位是中美問題專家,英文雜誌中國觀察的編輯陳劍飛先生,另外一位是本台的特約評論員李天笑博士,您們好。
  • 啟蒙哲學:黑暗與光明、哲學王與人間的上帝

    18世紀是一個啟蒙的時代,這個時代之與我們的關係的確是太密切了,即使在今天,有人把我們正在推進著的中國民主化運動叫啟蒙的運動也是有道理的。在上一個世紀的80年代,啟蒙的口號在我們中國叫得震天響的情形今天來回憶起來似乎也還感覺到新鮮,所以,僅僅從理論的角度上講,沒有人會對啟蒙運動說“不”的。但是,同任何事物一樣我們只要對這個問題作深入的研究之後,就會發現,啟蒙這樣的事情在西方和中國有不同的意義,無論是在過去或者現在也並非是就完全一樣的。

  • 2 桃花源裡可耕田

    上草村只是農業社的一個生產隊。我們在這個生產隊落戶,有點像後來的『知青上山下鄉』。我們帶著自己的戶口和糧食定額到這裡來,和社員一樣參加勞動,一樣參加評工記分,一樣領取工分票。不同的一點是我們的身份是國家幹部,工資關係轉到縣委組織部,按當地的級別工資標準,每人比原來的工資額都少了一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