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海棠詩社(6)

第一卷 校園
作者:楊天水

海棠詩社 第一卷 校園。(公有領域)

  人氣: 23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李夫子說:「生命無常,自古定論,我看各位還是節哀為重。」船兒繼續遊蕩,慢慢地氣氛活躍了。王雯麗接著李夫子的話說:「是呀,說不準哪天輪到我接受上帝的召喚哩。」又說:「《紅樓夢》中大觀園的姑娘小姐們結詠白海棠詩社,每人皆有雅號,我們何妨效從她們!」

唐英第一個想好,說:「我家住在群山之中,就叫山中惠好了。」

楊雪貞說:「我叫洱海漁翁,如何?我少小在洱海西濱長大。」

李夫子說:「不見得都要以故鄉特性命名,各取所愛吧!古人起名以定性,立字以表德,至於號,主要是自稱自賞的。比如曹雪芹、字芹、號雪芹等等……我叫長白逸氏吧!」

步木真說:「我叫草原沙鷗吧!」

楊少山說:「我就叫少山吧!」

劉朗說:「我還是叫劉朗為好。」

醉仙說:「我也來個東施效顰,改綽號為大號,就叫醉仙啦!」

馬剛說:「我叫河西居士吧!」

金芙蓉說:「我叫遼東山妹吧!」竟獨自笑了。

王雯麗說:「我叫南川樵夫吧!」

徐文說:「我叫湘西遊俠好了。」

古麗正忙於記錄。巴桑說:「小江蘇,小新疆,你們倆的呢?」

我說:「我就叫蘇北天民,如何?」

古麗說:「我也落個俗套,我家在阿爾泰山就是金山南麓,就叫山南牧童。巴桑大哥,你的呢?」

巴桑說:「我步柳湘雲後塵吧!她叫枕霞舊友,我就叫雪山舊友吧!」

漸漸,悲哀悼亡的氣氛完全隱退,大家都在尋找歡快的話題,當然談話總是在靠近的兩個人之間進行。

古麗問我:「蘇北天民,你的家鄉有大山與草原嗎?」

我說:「沒有,我們那裡是典型的平原,像地毯一樣的平原。」

古麗說:「我家鄉山峻溪清,草野遼闊。春、夏之時,山頂白雪皚皚,山腰林木蔥蔥,山麓草肥花盛。千萬數綿羊,隱現於草野之中,遠望如點點白花。飛鳥亂鳴,水流清澈。如詩如畫的說法,恰如其分,你的故鄉的景色如何?」

我說:「蘇北平原,每逢春、夏,林木茂盛,花自芬芳,河中鵝、鴨游戈,枝頭百鳥爭鳴,禾田皆似巨大綠毯,湖光映襯青翠蘆蒲,也很動人哩。」

突然問:「山南牧童,你們維族過去有沒有擅長漢學漢詩的人呢?」

古麗說:「這要讓我想想再回答你。」

趁她思考的空兒,我開始聽周圍人的談話。

金芙蓉對步木真說:「我將來要找一個老舍那樣的人做丈夫,我們滿族人真了不起,光大文學家就出了許多,曹雪芹、老舍都是我們女真人的驕傲呀!喂!你將來找個何等樣的丈夫?」

步木真只是笑了笑,沒有回答。

馬剛對醉仙說:「我很佩服薩都剌的人品與文才。做官時總為百姓著想,這當然是腐爛的權貴階層容不得的,最後逼得他只好寄情山水,以筆為矛。他還是個和平主義者,激烈地反對不義戰爭,他寫過這樣的詩句:『上天胡不呼六丁,驅之海外銷甲兵。男耕女織天下平,千古萬古無戰爭。』他寫牧民生活活神活現:『牛羊散漫落日下,野草生香乳酪甜。』這樣的意境,令人嚮往。他的金陵懷古,更是叫絕,寫盡了人世間真相。百代遞嬗,如夢如煙;而江山依舊,冷漠無情,怎能不令人感慨萬端?」

這時醉仙激動地背誦起薩滿都的詞來──「六代豪華,春去也,更無消息。玉樹歌殘秋露冷,胭脂井壞寒蛩泣。……到如今,只有蔣山青,秦淮碧。」

又說:「哦,去年我遊覽金陵莫愁湖,其中有一幅好對聯,就是從此詞翻出。」

馬剛說:「哪幅對聯?」

另一只船上的王雯麗插話說:「我說與你聽,行不行?」

馬剛呵呵一笑,說:「洗耳恭聽!」

王雯麗慢慢說道:「上聯是這樣的:『江山石頭,抵不住仙流塵夢。桃葉無蹤,柳枝何處?轉羨她名將美人,燕息能留千古韻。』下聯是:『問湖邊月色,照過來多少年華。玉樹歌殘,金蓮舞後。收拾這殘山剩水。鶯花猶是六朝春。』錯了沒有?」

王雯麗身邊的唐英說:「你的記性真好。」用手撫王雯麗的肩膀。

劉朗開始說話了,我正要細聽,古麗推了我一下,說:「好,我想起來了,元朝後期,有個維族人,叫貫雲石,寫得一手好散曲,還有個馬祖常的,也是維族人,寫得一手好詩,又心底善良,最關心民間疾苦。還有個不知名的女詩人,你道是誰?」

我說:「維族還出過用漢文寫作的女詩人?我太孤陋寡聞了。」

古麗說:「就是《紅樓夢》裡寶琴講的那個小女子呀!才十四、五歲,她的漢詩我還記得:『昨夜朱樓夢,今宵水國吟。島雲蒸大海,覽氣接叢林。月本無今古,情緣自淺深。漢南春歷歷,焉得不關心。』此詩情意深長。」

我說:「你怎麼知她是你們維族人呢?」

古麗說:「薛寶釵的妹妹寶琴講的呀!她說:『我八歲那年跟父親到西海沿上買洋貨,誰知有個真真國的女孩,才十五歲,那臉面和那洋畫上的美人一樣,也披著黃頭髮,打著耳垂,滿頭帶著都是瑪瑙、珊瑚、貓兒眼、祖母綠,身上穿著金絲織的鎖子甲,洋錦襖袖,帶著倭刀也是鑲金嵌寶的,會講五經,能做詩填詞。因此我父親央煩了一位通官,煩她寫了張字,就寫了她做的詩。』你說這樣的姐妹不是我的姐妹,是誰?你瞧,我像不像她?」

我望著古麗,只覺得如果頭髮是金黃色的,再穿載上曹雪芹寫的那各種衣飾,佩上倭刀,就和那女子一樣了。

這一天,我們玩到黃昏時刻。返校後,整天仍然是宿舍、食堂、圖書館、教學樓四點一線。讀書、講座,是大學生日常性的生活內容。有一天,我覺得心中有許多話要講出,周圍無人,故攤開紙筆,索性一下子寫了幾封信給「香山詩社」的另幾位友人。發出之後,暑假便開始了。@#(待續)

(點閱小說:海棠詩社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洪澤湖濱的田園景色,終年動人。春日千萬畝麥苗常迎清風起舞,無際綠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與不可遏止,油菜花開放之際,或千萬畝成片,或間於麥田之中,鮮黃嬌艷,其笑面榮光,洋溢天宇的精氣。
  • 洛陽乃我們中華民族九朝古都,數千年歲月逝去,人間不知經歷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變。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說天地是養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賦於我們以美好的情性和聰明才智,我們必須將它們發揮到完美的狀況,才算是盡了做人的自然本職。
  • 太宗看武昭公主所奏,言言天理,句句良心,真性相感,自然淚下,哀痛不已。再將盒兒揭開,一顆舍利子,金光射目,赤若丹砂,光似明珠。即命杜如晦、王珪持原盒齎回西陵合葬,謚武昭公主為貞德公主,題其坊曰:「忠孝勇烈」。
  • 一張泛黃的欠條記錄了這段分手:協定上說明媽媽補償給爸爸一萬五千元,現給了五千,尚欠一萬。
  • 清早走豬人和他的豬總算來到,母豬配種後安靜下來,被順利趕回了圈欄。配種的錢去坎下鄰居家沒借到,只好欠著。鄰居家早上剛買了兩床走村的貨郎推銷的棉絮,花掉了一百六十塊錢。
  • 我知道,是來自於家鄉的掛念,一直牽絆著老袁,讓他沒辦法自由飛翔,許下如地藏王菩薩的願望。窮人不清,他就不能平靜。
  • 《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看起來,那是一份不一樣的廣告資料袋,用一個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靜靜的蓮花。袋子裡頭則是厚厚的一疊──她以前就收到過,知道裡面的內容──口袋本的小書、上網卡、刻錄光盤等。但她從來都沒有耐心仔細看完過。並非是恐懼什麼,然而,有一種百無聊賴的空虛感,還有一種不能名狀的物質,團團地纏住她,總讓她感覺心煩意燥,坐立不安,於是,她從來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資料。
  • 他已經出任務超過七十次,中隊許多人認為他有不死之身。泰迪心想,如今迷思就是這麼來的,靠活得比別人久就行了,或許這正是他現在的職責,擔任幸運物,成為大家心目中的魔法,保護眾人安全。或許他真的有不壞之軀,但他自己不斷挑戰這個說法,不顧上級反對,仍爭取盡量出任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