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海棠詩社(7)

第一卷 校園
作者:楊天水

海棠詩社 第一卷 校園。(公有領域)

  人氣: 49
【字號】    
   標籤: tags: ,

續前文

這一年的暑假,我在賀蘭山下銀川度過。晝夜讀書之餘,間或至新城郊外閒踱。西北之夏季不同於南方,早晚非常涼爽,惟中午有些暑氣。

日暮之時,我一人常駐足西望,但見賀蘭山巍峨雄壯,直插雲霄,駝青載翠,逶迤莽莽,不見盡頭。陸續接到古麗、步木真、李成德、楊雪貞、馬剛、王雯麗的來信。某日黃昏,坐對賀蘭山,一一展讀。

古麗的信這樣寫道:

「天民兄台覽:前承惠書,未暇即復;離校以來,思念再三;金山南麓,遙致衷歉。賀蘭峰下,日月如何?想必好夜雲輕,斗明野靜,抑或清雨多降,萬綠叢鮮?兄一人閒遊自得,歡向晨風?昨日妹漫步無名河畔,輒見花紅花白,幽香縷縷;南風輕軟,紫燕歡鳴;青原舖生命之色無際,藍天浮白雲之衣飄緲。倦極之時,半倚柳干,夕陽情重,遲遲不去。因大地之芳資,寄真情於漢字。若蒙助正,幸得殊榮。山南牧童謹呈。」

另外附了幾首詩詞,皆為無題。其一:

「斜陽碧草大蘭天,雪白山青暮樹煙。萬戶忙垂氈繡帳,千花風裡詠何言。簫聲嗚咽芳心寂,露氣幽沉倦影單。欲借好風傳笛怨,誰來共賞月無眠。」

其下有一行小字云:按時韻,「單」與「天」不同韻,然竊以為古人劃韻,未必盡善盡美。十三閒、十四寒、諸尾韻相同者,皆可通借。

其二:

「黃昏溪畔睡繁花,燕子徘徊未返家。風捲愁魂縈草色,水招月魄伴紅霞。嬌羞一片青荷立,軟嫩幾枝夏柳斜。報膝沉吟空灑淚,願隨好夢到天涯。」

其三:

「清露因風上柳梢,飛花一派也無聊。雪峰玉影人憐潔,月窟銀霜自愛嬌。幽冷香叢聽夢語,明瀅綠水匯心潮。情緣深淺誰能斷,邊地何時種李桃。」

讀後,我想以自己一知半解的水平,哪能看出功夫深淺?更不用說矯正了。「種桃李」三字,我揣摩半天,推想其意為:種下桃李,備採果實,作為互贈之物。故人有投桃報李之說,古麗一定也是這個意思。

王雯麗的信如此寫道:

「京都蒙獲華函,屢思有所唱和。然余少時體弱多病,兼為北國寒氣侵襲,未曾離校,便染小疾。返鄉以來,尚未好轉;山氣潮濕,有礙痊癒。昨夜久不成眠,隔窗遙看,天青夜碧。玉盤高掛,雲紗倩如蟬翼;半庭月色,籠照梨枝疏影。心扉鼓蕩,遂徘徊於桃李之下,復慢步於靜谷之中。小徑彌滿香氣,杏蕤蘭葳;清溪曲繞蒼巖,情意繾綣。水濱月下,正是對飲佳時;葉畔風前,誰來同傾話語?清景發我心潮,怎能空虛而返?聊賦幾章,權充濫數;殷望明教,開我鴻蒙。」

王雯麗謹啟於川南山地。下面是《步蘇北天民京都感事四章》其一:

「夜月慇勤看,鉤來數縷愁。黎枝凋蕊濕,杏果瀉香幽。斂額頻頻問,漣波緩緩流。殘星憐隻影,多病幾時休。」

其二:

「長吟誰解得,悄自望天河。星月無情冷,風荷獨自歌。少年知荏苒,老大歎蹉跎。不語情難禁,三番拂碧蘿。」

其三:

「夜谷靜無聲,長河一路燈。柳塘荷睡熟,蒼石露天真。忽顧桃邊影,方知月下津。愁如蘿樹密,何處訴傷神。」

其四:

「千山一片白,萬樹幾叢蔭。月色含香氣,河光動藕馨。零芳承露重,病體荷憂心。默默隨山轉,無聊數夜星。」

***

那位長白逸民李夫子信上寫道:

「來信所論稀缺乃人類自相衡突之根源,有偏頗。竊以為在人有無窮之慾望,在物則處處顯稀缺。故而人人以無盡之慾,逐有限之物,則衝突糾紛必恆起矣。由是觀之,僅節制人慾或單增加生產,皆不足以剪衝突之根源,必兩相結合而後能有所節制。

《荀子.富國篇》曾言:『慾惡同物。慾多而物寡,寡則必爭矣。』《韓非子.五蠹》亦云:『人民少而財物有餘,故民不爭……是以人民眾而貨財寡,事力勞而供養薄,故民爭。』

東漢王充曰:『讓生於有餘,爭生產於不足。』此皆歸衝突之罪於物寡也。觀人類史惟見人民不足時多而和睦守禮之節未棄,官僚有餘者據多然貪占侵奪之行無絕。自然之生物眾矣,若人間人人恆行禮讓,不爭不搶,則均富共足,未可量也。乃因專制流毒甚廣,官府官員權力無限,遂至衝突恆綿矣。必待節制官員權力而後才有慾物之平衡,人際之和諧。欲節官僚無盡之貪慾,必待民權興立矣。此吾儕之巨任,吾儕之天職也。西人每言稀缺與配置,若深察之,無公正合理之社會結構,所謂配置,皆鏡花水月是也。或曰不言制度之變更,僅談方法之當否,皆偏於一孔也。琿春李承德。」

另附:我被分配在琿春一所中學,巴桑隨其未婚妻被分配在通化政府部門,楊少山攜其妻到了甘南馬健行家落戶,擔起瞻養老殘之重任,劉朗分在桂林,醉仙分在昆明一家研究所,等等。

楊雪貞的信較長,今節其要於此:

「天民君惠鑒:滇西不比北國。燕趙四季分明,此地終年如春,今雖早稻已稔,然猶遍地青色。似景姣花,開遍湖畔山崖;匝地茂草,終日含蘊水氣。長天時晴時雨,湖水乍陰乍晴……今晨早覺,信步湖山之間,感興閒愁,一併生焉。偶成《明湖曉月》,竊惜有如美芹,不合格律,但表心情。

其詩曰:『萬樹千花淡霧蒸,叢花環抱一明湖。嬌嬌園月湖中浴,樹影飛花坡上騰。山氣紅霞相羨慕,繽紛樹色多情趣。好鳥嚶嚶爭唱歌,月色朦朧遮石路。青波得意叢芳開,湖水環抱明月來。溫柔雲陪星笑臉,石畔林花任月裁。叢竹青青掩岸長,月照湖濱翠葉香。幾陣漁歌何處起,白鷺夢驚飛遁忙。湖月多情還淑靜,來依碧石娉婷影。贏得佳人駐足吟,美景良辰皆享盡。抬頭問月月遙遙,風催眼向水中嬌。何時至此傳明媚,何事長隨野水蓼。閒愁突起擾芳心,霏霏細露濕長吟。湖光返照紅綃寂,湖月猶憐相遇情。依依眷戀一湖晨,不願隨風如絮塵。湖月長能將我伴,哪還無事自傷神。忽聞花氣漸濃重,湖月歡欣交互明。水榭雕梁光亂舞,何年於此築蘭亭。』

至此又加了一行小字:「下面再也寫不出,總感舖陳倉促,感發甚少,結句突然。」

還附寄了《納西.摩梭民俗》一書。

馬剛的信這樣寫道:

「天民兄光鑒:久居西北邊陲,慣看鹽灘黃土。月前遠足南方,方知山川之秀,氣象之新。沿途綠地千里,樹樹蔥籠。長江不愧為百川之首,奔騰浩蕩,何其雄哉!夜臨江月,潮生細語;岸木爭榮,星天幽靜;漁火隱隱於堤下,月光跳動於波頭。輕風數起,吹散青蘆香氣;微露徐淋,荷叢隱匿清新。感興橫飛。遂成《夏夜江天》一賦。誠望予以斧削。河西居士謹呈於武威。」

《夏夜江天》──

「吳楚黃昏,千姿百態;大江浩蕩,獨領風騷。泛白波而東走,引漁舟以乘風。夾岸樹青,島霧溟溟;夕陽漸遁,暮煙廣垂。大地遂沉浸於黯色,銀波乃融合於溟光。蓋夫陰陽之交替,江天之夜也。

煙霧混沌,半掩星月,嗟漁火之柔弱,憾明月之無威。惟潮聲如鼙鼓,覺夜氣之漸涼。或而風勁,吹散四野迷煙;倏然天明,復照江川明媚。水流銀帶,岸開兩闊;上下交青,一碧無際。農莊入睡而安寧,漁家把酒而歡洽。又蘆蒲彌香,岸花零落。蒼茫浩瀚,江吟千古悲歌;滿把青光,月轉無情寂寞。至若西帶崑崙,南連瀟湘,北接漢水,東注大洋,匯九州之靈秀,集萬載之氣精。歷代英雄,為之舉盞;八方商旅,晝夜傾心。夜景大勝晝色,碧水一派靈光。雖蘇子之揮酒,難以述其境;莊生之無我,焉能忘其言?

今我黃土兒童,獨立堤上,思緒如流,頻念古今。清水白波,曾耀金戈鐵馬;春潮夏月,看慣換代滄桑。樓船一往無前,孫吳萬劫不復。梁紅玉挽紅綃,瓜州猛殺金寇;韓擒虎顯雄烈,牛渚大潰陳兵。波濤雖然洶湧,怎能阻擋天意?江塞為誰作險?長城必賴民心。此夏夜臨江之得也。」

信的背面附數行小字,大意是古麗與他相約,八月二十日左右一同至銀川,然後我們同去鄂爾多斯草原深處的東勝市,找步木真聚會。@#(待續)

(點閱小說:海棠詩社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洪澤湖濱的田園景色,終年動人。春日千萬畝麥苗常迎清風起舞,無際綠色常展示自然生命力的磅礡與不可遏止,油菜花開放之際,或千萬畝成片,或間於麥田之中,鮮黃嬌艷,其笑面榮光,洋溢天宇的精氣。
  • 洛陽乃我們中華民族九朝古都,數千年歲月逝去,人間不知經歷了多少春花秋月,但她的芳名一直未變。
  • 古人曰天地之大德日生。就是說天地是養育生命的慈父慈母。天地賦於我們以美好的情性和聰明才智,我們必須將它們發揮到完美的狀況,才算是盡了做人的自然本職。
  • 太宗看武昭公主所奏,言言天理,句句良心,真性相感,自然淚下,哀痛不已。再將盒兒揭開,一顆舍利子,金光射目,赤若丹砂,光似明珠。即命杜如晦、王珪持原盒齎回西陵合葬,謚武昭公主為貞德公主,題其坊曰:「忠孝勇烈」。
  • 一張泛黃的欠條記錄了這段分手:協定上說明媽媽補償給爸爸一萬五千元,現給了五千,尚欠一萬。
  • 清早走豬人和他的豬總算來到,母豬配種後安靜下來,被順利趕回了圈欄。配種的錢去坎下鄰居家沒借到,只好欠著。鄰居家早上剛買了兩床走村的貨郎推銷的棉絮,花掉了一百六十塊錢。
  • 我知道,是來自於家鄉的掛念,一直牽絆著老袁,讓他沒辦法自由飛翔,許下如地藏王菩薩的願望。窮人不清,他就不能平靜。
  • 《有一個藏族女孩叫阿塔》(自由文化出版社)
    本書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藏漢之間,又處於動盪的背景之下,男女主人公的經歷能不非同尋常!
  • 看起來,那是一份不一樣的廣告資料袋,用一個防雨的塑料包,包得十分用心,塑料封面上有一朵靜靜的蓮花。袋子裡頭則是厚厚的一疊──她以前就收到過,知道裡面的內容──口袋本的小書、上網卡、刻錄光盤等。但她從來都沒有耐心仔細看完過。並非是恐懼什麼,然而,有一種百無聊賴的空虛感,還有一種不能名狀的物質,團團地纏住她,總讓她感覺心煩意燥,坐立不安,於是,她從來就未曾完整地看完那些資料。
  • 他已經出任務超過七十次,中隊許多人認為他有不死之身。泰迪心想,如今迷思就是這麼來的,靠活得比別人久就行了,或許這正是他現在的職責,擔任幸運物,成為大家心目中的魔法,保護眾人安全。或許他真的有不壞之軀,但他自己不斷挑戰這個說法,不顧上級反對,仍爭取盡量出任務。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