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智與真理之路】笛卡兒的懷疑──我思故我在

石朝穎
  人氣: 214
【字號】    
   標籤: tags:

笛卡兒(西元一五九六──一六五O年)是法國的哲學家,人們稱他為西洋哲學的「近代哲學之父」。他的「哲學方法」就是所謂「懷疑的方法」。他認為雖然我們「懷疑」,但又必須有所行動的時候,我們所能做的,最好就是堅持以當初開始的態度,一直持續到底。

例如:一個人到野外去旅行,迷失在一個大森林中,而不知如何走出去的時候,他所能做的,就是堅持一開始就選擇的固定方向,然後一直往前走,直到森林的邊際。因為,沒有一個森林是大到沒有邊緣的。

笛卡兒的哲學,採用所謂「懷疑的方法」,是在求證「知識」的來源是否可靠。換句話說,就是要:「大膽的懷疑,小心的求證!」因此,他對於三種知識做過小心的求證:
(一):以「權威」為基礎的知識:這種「知識」是笛卡兒所不能接受的。因為,張三有「張三的權威」,李四有「李四的權威」。如果這兩位權威互相衝突時,那麼到底是要相信哪一位權威呢?
(二):從「感官」而來的知識:笛卡兒認為,在感官的領域裡,所得到的知識不可靠。因為我們的「感官」時常會欺騙我們。例如:我們插一支竹子到水中,看見水中的竹子好像彎曲變形了,其實這是因為光線折射所造成現象。
(三):以「科學」為主的理性知識:笛卡兒認為,這種以「科學」為主的知識,看起來似乎確定,但也是可以被「懷疑」的。例如:科學就無法證明,是先有公雞,還是先有母雞?因為,如果先有公雞,那麼母雞怎麼來的呢?總之,笛卡兒認為,所有的「知識」似乎都是可以被「懷疑」的。那麼,我們在何處可以找到一個堅定的立足點呢?

於是,笛卡兒說,只有一件事是我們無法懷疑的,那就是:我們正在「懷疑」這件事的「懷疑本身」。換句話說,我們不能懷疑「我們的懷疑」,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肯定我們的「懷疑」。由此,笛卡兒找到了一個立足點,使他可以說出那句名言:我思故我在。

也許有人會問,如果「我思故我在」,那麼同樣的說法「我看故我在」或「我聽故我在」不行嗎?笛卡兒會說:「不行!」因為我們仍舊可以懷疑我們的「看」或我們的「聽」。因此,我們又回到懷疑上了,而「懷悔」是一種「思想」程序。換句話說,「懷疑」是一種「思考的方式」,所以我們思考「懷疑」時,一定有一個「思考懷疑的我」,所以「我存在」!

笛卡兒也就是從他的「我思故我在」來證明「上帝的存在」。為什麼能證明「上帝的存在」呢?因為,如果「我」這個思想的主體不能被「懷疑」,那麼就有一個使「我」存在的更高「存在體」。換句話說,因為我存在,所以必須有一個使我存在的「存在者」,而那個使我存在的「存在者」,也必定是使萬物存在的「存在者」。因此,能夠使萬物存在的「存在者」,就必然只有上帝才有可能了!

總之,笛卡兒的哲學是以「理性」為基礎,以「懷疑」為出發點,目的就是要找尋絕對的「存在者」(上帝)。換句話說:先用「懷疑」的方法,對那些自己還未明白的知識加以懷疑,由「懷疑」而求證,由求證而進入「真理」的領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哲學能做什麼呢?這是一般人常問的問題。或許有些人會認為讀「哲學」沒有多大的實際用處,例如:「讀哲學又不能當飯吃!」
  • 柏拉圖大概是兩千四百多年前的古希臘哲學家,他的老師就是大哲學家──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在「西方哲學史」的地位,就像孔子在「中國哲學史」的地位一樣。柏拉圖這位哲學家,自從受教於蘇格拉底之後,就對「天空」產生神奇的看法。為什麼呢?
  • 因為只要心中存著「尊重」,就會自然的節制自己,就不會輕易的去侵犯別人的權益,相反的,還會去體會別人的困難,會去釋放自己的善意。
  • 誰能拒絕嬰兒的笑容,看著他(她)們笑得一臉純真燦爛,為「思無邪」下了最貼切的註解,而這個看似簡單的註解,孔子卻用了《詩經》的全部內容來闡述它。
  • 也許一個人或者眾多人認為的好並不見得是真的好,真正的好應該與善良同在,應該可以經受時間的考驗,應該可以經受神佛與閻王的審判。
  • 知識應是像翅膀一樣,助我們飛得更高,而不應成為框框。不管我們學了多少知識,都不應成為我們否定自己眼睛的理由。
  • 《啟示錄》第六組掛毯中描述的:一道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從神的寶座流出來。在河的兩邊有生命樹,生產十二樣果子,每月結新果,樹上的葉子醫治萬民。不再有黑夜,因神來做光照。神所救贖的人要做王,直到永永遠遠。(維基公共領域)
    什麼瘟疫是被人類徹底消滅的?恐怕沒有,有的其實可能只是暫時沒有出現而已,薩斯(SARS)、艾滋病、鼠疫等等,至今也沒有特效藥,人類還是在延續最古老的隔離方式防護。人們越來越信仰科學、越來越自信時,瘟疫的爆發就是對「人定勝天」的最大否定,面對瘟疫,人可控制的因素微乎其微。
  • 那年你帶我上太平山頂,我的眼裡是維多利亞港的醉人景觀,你的眼裡是對九七後的茫然與期盼。隔年你來台北,我帶你上陽明山,雙城都有美麗的山,親吻我們的風,後來卻很不一樣。
  • 人之立誓,不管你是出於被迫、無奈,還是有意、無意,上天都已謹記了這一切,都會在將來的某個時候一一兌現。只因人太迷於物質的享樂中,對善惡因果已不再相信罷了,但天道一定公平啊!
  • 只要和改變、目標、夢想有關的事情,你就必須信任自己。這種信任就傾聽改變的直覺開始,並且透過行動去榮耀你的直覺。我很感激自己聽進了那個把自己當火箭一樣從床上發射出去的傻想法,因為我人生中的一切,都因那個想法而改變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