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游記(23) 洞賓店遇云房

  人氣: 8
【字號】    
   標籤: tags:

洞賓姓呂名岩,字洞賓,號純陽子,乃東華真人之后身也。原因東華度化鐘离之時,誤有尋你作師之語。故其后降凡,鐘离果為其師,而度之。一云其為華陽真人后身,以其喜頂華陽中也。洞賓,唐蒲州永樂縣人。祖渭,禮部侍郎,父誼,海州刺史。貞元十四年四月十四日巳時生。初母就妊時,异香滿室,天樂并奏,白鶴自天而下,飛入怀中不見。真人生而金形玉質,道骨仙鳳,鶴頂猿背。虎體龍腮;鳳眼朝天,雙眉入鬢;頸修顴露,身材雄偉;鼻梁聳直,面色白黃。左眉有一點黑子,足下紋如龜。少聰明,日記万言,矢口成文。身長八尺二寸,頂中陽巾,衣黃襤衫,系八皂絛,狀類處子,年二十不娶。始在襁褓,异人馬祖相之曰:“此儿生相非凡,自是風塵外物,他時遇廬則居,見鐘离采和,牢心記取。”后游廬山,遇大龍真人。傳授遁劍祛魔。會昌中,兩舉進士不第,時年六十四歲。還長安,酒肆見一羽士,青巾白袍,偶書三絕于壁:

其一曰:坐臥常攜酒一壺,不教雙眼識皇都;乾坤許久無名姓,疏散人間一丈夫。”
其二曰:傳道真仙不易逢,几時歸去愿相從;自言住處連東海,別是蓬萊第一峰。
其三曰:寞厭追歡笑話頻,尋思离亂可傷神;閑來屈指從頭數,得到清平有几人。
洞賓訝其狀貌奇古,詩意飄逸,因揖問姓氏,且延羽士坐下。士曰:“可吟一絕,余欲觀子之志。”洞賓援筆書之。其詩曰:

生在儒家遇太平,懸纓垂帶布衣衿;誰能世上爭名利,欲事天宮上帝神。

羽士見詩曰:“吾云房先生也。居在終南鶴峰頂上,子能同我游乎?”洞賓未應。云房知其意,因与同煮黃粱,云房自為執炊。洞賓忽就店中昏睡,夢以舉子赴京,狀元及第,始自節署擢台諫翰苑秘閣,及指揮使,無不備歷;兩娶富貴家女,生子婚嫁早畢,孫甥云繞,簪笏滿門。如此几四十年。又獨相十年,權勢頗赫。偶被重罪,抄沒家資,分散妻孥,流于岭表。一身孑然,辛苦憔悴,立馬風雪中,方興浩嘆。忽然夢覺,炊尚未熟。云房笑吟曰:
黃粱猶未熟,一夢到華胥。

洞賓謂曰:“先生知我夢乎?”云房曰:“子這來之夢,千形万狀,榮悴多端,五十年間一瞬耳。得不足喜,喪何足悲。世有人樂,而后知人世一大懮也。”洞賓感情,遂向云房求度世之術也。云房試之曰:“子骨肉未完,須待數世可也。”云房別去,洞賓暗想云房之言,遂棄儒歸隱,云房自是設十難以試之。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