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巍醫生與可貴的中國人(1)

第一位起訴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訪談之一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岳芸台北報導)大陸民眾面對《九評共產黨》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記者在台北「真善忍國際美展」偶遇來自香港的段巍醫生,就請她談談這方面的心得。

段巍說,第一天在香港發送《九評共產黨》特刊,她就參加了。早上一大早五點就去了,差不多整個香港鋪開,第一天就六萬份。

大陸遊客起來吃早餐的,看到發送《九評共產黨》,問的第一個問題是給多少錢?段巍就反問:「誰能雇得起我們?我是做醫生的,誰能雇得起呢?你能給我多少錢?我們都是從心裡願意來的,不是為了糊口才來這兒,我們是為了人間的正義才來到這兒。」

「為了讓你們明白我們才來到這裡,大陸上那些人被迫害致死也是為了讓你們明白。你共產黨我們不是對著幹,我們是因為被迫害才來講清真象。論智慧,你們像小兒科,尤其像我們是跟著共產黨成長的,共產黨的建國史就是我們的成長史,它有多大智慧呀!」段巍說明因為法輪功受迫害在先,所以才需要講清真象。

「我們在國內本來就是精英中的精英,文化大革命是紅衛兵,到部隊當軍人,最後當醫生,這一套你們共產黨幹什麼事我們會不知道啊!八十年代出國,共產黨幹什麼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段巍談起一些自己的經歷。

大陸遊客出國旅行,也要寫保證,說不接傳單之類的,所以,很多人因為中共宣傳得厲害,一瞅「共產黨」三個字就不敢接。

段巍就跟他們說了:「在國內不讓你看,不讓你聽,捂著你的耳朵、眼睛、嘴,現在到了自由社會,你還不聽,你是不是傻啊?你們甘心當奴隸嗎?你們甘心當傻瓜嗎?甘心讓人賣嗎?」結果他們大夥兒都搶著要《九評共產黨》特刊。

到底誰才是真正的賣國賊?

也有人講發《九評共產黨》者是賣國賊,段巍就問對方:「我是北京人,我想把北京賣給你,那麼能賣得了嗎?我要賣給你我得有權利吧,我想賣你敢跟我買嗎?你也知道我給你簽了半天字也白搭,我沒有權利,能賣國的都有權利的,老百姓有什麼權利賣國呀,所以你說賣國,到底誰賣國?」

段巍接著又說:「我們也不能說中國共產黨就代表中國,中國有五千年文化,中共才五十年,怎麼能代表中國呢?所以到底是誰賣國呀!現在看看,拱手相讓,中蘇邊界很多大片的土地都被江澤民給賣了,一百多個台灣那麼大,它為什麼只盯著台灣呢?它為什麼不要那一百多個比台灣大的土地呢?」

台灣又不像香港、澳門受英國、葡萄牙統治,人家借去一百年,租期到了就歸還。台灣是國民黨建設起來的,國民黨的建黨比共產黨還早呢。雖說當年國共相爭國民黨失敗了,但是中共不能說它非得當台灣的主人不可。段巍以歷史的觀點來駁斥對方。

「中共現在一點民主沒有,一點自由沒有,老百姓都在水深火熱之下。現在人民是主人,共產黨講是人民的公僕,公僕住大房,人民沒有住房,誰是主人誰是公僕啊,這就是奴欺主。現在哪個公僕沒房住啊!你是人民的公僕,主人住哪兒呀?主人大,卻是無家可歸,下崗,沒飯可吃,到底誰才是賣國賊呀?」段巍把對方問得啞口無言。@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法輪功學員勇敢而和平地站出來了,他們不僅僅是爲了自己的信仰,而且是爲了這每個人心中都珍視的人性和價值。當法輪功學員因爲說真話而受苦時,他們實際上是用自己的承受去爲每個人爭取說真話的空間和自由;當他們面對殘酷的迫害用善和忍耐去回應時,他們其實是在呼喚每個人心靈深處那最可貴的善心和純淨;當他們不畏生死向人們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的時侯,他們其實是用心捧給每個人認識自我,返本歸真的機會。
  • 一時間,狂風暴雨,暗無天日,堅持信仰的代價是被誤解,被中傷,是失去工作,失去自由,妻離子散,流離失所,甚至被秘密綁架,長期監禁,酷刑加身,迫害致死。而說假話的誘惑是如此之大--只要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那怕只是違心地在放棄法輪功的“保證書”上簽個字,他們可以馬上獲得釋放或減刑,可以不必在監獄裏飽受折磨,他們可以保留自己的學籍和工作,可以和親人團圓。是違心地說假話,還是堅持自己的良心,艱難的抉擇擺在每一個法輪功學員的面前。
  • 於是,像當年的古羅馬帝國對待基督徒一樣,一切國家機器被最高當權者利用來對這群無辜和善良的人們殘酷地鎮壓。爲了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爲了阻止他們利用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和平上訪,爲了不讓他們向周圍的人們講清法輪大法的真相,古今中外一切能利用的酷刑和侮辱手段都被利用上了,棍棒拳腳,雪地裏凍,烈日下烤,遊街示衆,老虎凳,辣椒水,竹簽釘指,開水燙,長期吊銬,高壓電擊敏感部位,烙鐵燒身,強灌髒水,毒蟲叮咬,強行注射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甚至是活活燒死,而女學員更是遭受強姦,性侵犯,強迫墮胎等令人髮指的暴行。而施行酷刑,甚至把學員活活打死的執法人員卻不用付任何法律責任,甚至得到獎勵和升遷。
  • (大紀元記者南宏,劉韓報道)山東省萊州市電視台記者、主持人李光因堅持對法輪功的信仰被非法抓捕,後被關押在山東濰坊濰北監獄,獄警為強迫他放棄信仰對他進行各種野蠻折磨,但都未使李光屈服。2004年11月底,李光被轉給濰北監獄教育科的科長徐海明,五天後,12月3日,李光在濰北監獄死亡。
  • 到那里時已經很晚了,報好名后,大家就坐在一起。教師很神秘的對我說,我們四個人,每人給250元,通過教練給考官,這樣可以保障百分百通過。其實,這种私下交易的事在中國已是公開的秘密。我從小就深受其害,使得我對這种事很麻木而又附和。但今天,不同了,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學的是“真、善、忍”,只能做真的事,正的事,用我們正的歸正一切不正的。
  • 我叫麥秀,榮成人,今年43歲。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兄弟姊妹五個,上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妹妹。3歲那年因一場高燒把我的右邊身體燒成了殘疾,變成了“嬰儿癱”。可以想象,我生命中的前几十年會是怎樣的艱難。然而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我的人生徹底改變。現在我把個人的經歷寫出來﹕
  • 邪黨說,修煉法輪功的人被精神控制?事實是,邪黨對所有中國人民實行極其嚴厲的精神控制。從上小學開始,它們就對您進行了徹底的精神控制、灌輸、洗腦,禁止人們用自己的思想想問題。它們全盤批判中國古代傳統文化,批判一切道德仁義忠孝節悌禮義廉恥,目的就是要給中國人民徹底洗腦,以灌輸邪黨的邏輯和觀念。
  • 三月十六日,上百名來自澳洲各省的法輪功學員來到坎培拉國會大廈舉行請願活動,要求外交部長唐納停止簽署限制法輪功在中國大使館前展示橫幅的文件。綠党參議員Kerry Nettle 在記者招待會上發了言。與此同時,民主黨參議員Stott Despoja 在國會發起了譴責外長唐納簽署此文件的動議案。
  • 美國研究人員上月發表的研究結果表明﹐法輪功的修煉可以在分子水平上對基因的表達起調節作用。
  • 繼《文殤》和《自由在落日中》出版普受關注之後,袁紅冰另兩部巨作《金色的聖山》與《回歸荒涼》同時問世。悉尼法輪功學員曾錚女士的自傳體紀實小說「靜水流深」(Witnessing History)英文版也於近日上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