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游記(30)﹕湘子造酒開花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韓湘子,字清夫,唐人韓文公之猶子也。生有仙骨,索性不羈,厭繁華濃麗,喜恬淡清幽,佳人美女,不能蕩其心,旨酒甘肴,不能溺其志。惟刻意修煉之法,潛心黃白之術。文公屢勉之學。湘曰:“湘之所學与公异。”文公怒而叱之。一日,出外訪道尋師,正与純陽、云房相遇,乃棄家從之游,得傳其道。后到一處,見仙桃紅熟,湘子緣樹而摘之,忽枝斷墮地,身死而尸解。

湘子欲度文公,因其人持正,故先以術動之。适其年天旱,帝命文公出南壇祈禱雨雪,久禱不得,將罷官。湘子化作道士,立一招牌曰:“出賣雨雪。”人報文公,文公使人請之祈禱,道人登台作法,俄爾天大雪雨。文公未信其妙,謂道士曰:“此雪我所祈乎,汝所祈乎?”道士曰:“我所祈也。”公曰:“何以憑据?”道士曰:“平地雪厚三尺三寸。”公使人度之,果然,公略信其异。一日,文公壽誕,親友盈門稱賀,設席大宴。忽湘子歸,与公祝壽。公且喜且怒,湘坐席間,公問曰:“汝久游在外,不知所學問事,試作一詩,以觀汝志。”湘子啟口便吟,詩曰:

青山云水隔,此地是吾家;手扳云霞液,賓晨唱落霞。琴彈碧玉洞,爐煉白朱砂;寶鼎存金虎,芝田養白鴉,一瓢藏造化,三尺新妖邪;解造逡巡酒,能開頃刻花。有人能學我,同共看仙葩。

公覽之曰:“子能奪造化之權耶?”公即命造酒開花。湘子取樽至庵前,以金盆蓋之。少頃開看,果成美酒。又聚土成堆,不移時開碧花一朵,似牡丹差大,顏色更麗。花開擁出金字二行云:“云橫秦岭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文公讀之,不解其意。湘曰:“他日自驗,天机不可預泄也。”眾皆稱异。于是飲酒極歡。飲罷,湘复辭公游去。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