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歷史真貌─三大盛世天朝之一 清朝(十八)

(公元1644年─公元1911年)
心緣
font print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科技篇

曆法和數學

清朝在曆法和數學方面的發展,除了繼承中國古人的遺產外,還同時對西方的思想進行了介紹和比較。

天文學方面的代表人物之一是江浙人王錫闡,著有《曉庵新法》、《五星行度解》等十幾種天文學方面的著作。他不僅精通中西曆法,而且對二者進行了比較。他肯定了西洋曆法先進的地方,也指出了其中的許多缺陷和錯誤。他對日月食的算法,對一些天文數據的應用,以及回歸年的長度、歲差常數等問題,都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由此促進了中國歷算學的發展。

另一個代表人物是安徽人梅文鼎,他窮其一生,整理了中國古代的歷算學,同時也對西洋科學加以研究和介紹。所著天文、曆法、數學方面的書籍,共達86種,在中外科學知識的整理上,作出了重大的貢獻。他寫的《古今曆法通考》,是中國第一部歷學史。其數學著作《中西數學通》,幾乎總括了當時世界數學的全部知識,達到當時中國數學研究的最高水平。他在該書的《方程論》部分,闡明瞭中國古代方程的獨創性,指出這種算法是西洋所沒有的;他在《勾股測量》、《九數存古》等部分,也都讚揚了中國古代算法的成就;此外,在《塹堵測量》、《幾何補偏》部分,他還介紹了西洋的球面三角學,並對西洋立體幾何作了論述和發展;而在《籌算》、《度算》、《比例數解》等部分中,則解釋和介紹了西洋的對數、伽利略的比例規等方法。

此外,一位蒙古族歷算學家明安圖,經過三十多年的深入研究,寫出了《割圓密率捷法》四卷,不僅創用「割圓連比例法」證明了三個式子,而且進一步創造了弧背求通弦、通弦求弧背、正矢求弧背等一系列的新公式。這是明安圖對數學的傑出貢獻。他是我國用解析方法對圓周率進行研究的第一人。

地理學

清朝時期隨著疆土的擴大,需要測量實際的國土面積。康熙時,曾組織人力對全國進行了測量,經過三十餘年的籌劃、測繪,製成了《皇輿全覽圖》。這部地圖「不但是亞洲當時所有的地圖中最好的一幅,而且比當時所有的歐洲地圖都更好、更精確」(李約瑟《中國科學技術史》第五卷)。

乾隆時,又派明安圖等人兩次到新疆等地進行測繪,最後在《皇輿全覽圖》的基礎上,根據測繪的新資料,製成了《乾隆內府皇輿全圖》。在這份地圖裡第一次詳細地繪出了我國的新疆地區。這兩份地圖,至今仍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嘉慶十五年(1820年)繪製的《重修大清一統志》的清代疆域圖,基本上反映了當時中國的版圖。

醫學

清代,中醫學傳統的理論和實踐經過長期的歷史檢驗和積澱,已臻於完善和成熟,而且療效在當時的條件下是卓著的,與世界各國醫藥狀況相比還略勝一籌。特別是溫病學派形成,在治療傳染性熱病方面,降低死亡率、預防傳染,起到了積極作用。中醫在治療溫病(包括傳染性和非傳染性發熱性疾病)方面成就的代表著作有葉桂的《溫熱論》、薛雪的《濕熱條辨》、吳瑭的《溫病條辨》及王士雄的《溫熱經緯》等。在康熙時期,還大力推行了來自西方的人痘接種以預防天花的方法。

乾隆時官修的《醫宗金鑒》九十卷,徵集了不少新的秘籍及經驗良方,並對《金匱要略》、《傷寒論》等書作了許多考訂,是一部介紹中醫臨床經驗的重要著作。

清代著名的醫學家有石壽棠,著有《醫原》,《溫病合編》等書。閻德伍,時稱「今之扁鵲」,名譽淮海,著有《閻氏錦囊》四冊,具體闡述中醫內科、外科、婦科及針灸的醫理與驗方。

1903年,清政府在京師大學堂設立醫學實業館,1904年,醫學實業館改稱醫學館,1907年停辦。

建築藝術

清代是中國古建築體系的最後一個高峰時期。早在明代,由於制磚手工業的發展,磚的生產大量增長,明代大部分城牆和一部分規模巨大的長城都用磚包砌,地方建築也大量使用磚瓦。琉璃瓦的生產,無論數量或質量都超過過去任何朝代。官式建築已經高度標準化、定型化。而清朝更於1723年頒布了《工部工程做法則例》,統一了官式建築的模數和用料標準,簡化了構造方法。

清代民間建築的類型與數量增多,質量也有所提高。皇家和私人的園林在傳統基礎上有了很大的發展。北京明清故宮和瀋陽故宮是明清宮殿建築群的實例,與前代相比變化較大:明清建築出簷較淺,斗拱比例縮小,「減柱法」除小型建築外重要建築中已不採用。


圓明園
圓明園

清代的園林建築在世界上一向享有盛名。如北京西郊的圓明園,周圍廣達三十里,擁有150多座精美的宮殿、台閣、寶塔等建築。從康熙時開始營建,乾隆時基本完成,道光時又有所增修,前後經歷一百餘年,耗費白銀約二億兩。

圓明園綜合了國內許多名園的特色。如海寧的安瀾園,蘇州的獅子林等等,都被一一仿建在園內。因此,它可以說是我國名園山水的一個縮影。圓明園還吸收西歐園林建築的特色,建有「西洋樓」,安裝有人工噴泉。園內建築物上的雕刻、繪畫,都是全國名工巧匠的藝術傑作。圓明園內還珍藏有歷代文物和藝術珍品,可以說是清朝的皇宮博物院。

圓明園是當時世界上最偉大的園林建築之一,但是卻毀於1860年的第二次鴉片戰爭,其中大批珍藏文物被搶劫一空。

除圓明園之外,在清代興修的建築物中,著名的還有頤和園,承德的避暑山莊和外八廟,拉薩的布達拉宮,北京的雍和宮等。

頤和園位於北京西郊,乾隆時期開始修建,當時稱為清漪園,後在同治和光緒年間擴建。頤和園包括萬壽山和昆明湖兩大部份,其中昆明湖是人工開鑿的。萬壽山上還修建了排雲殿和佛香閣,登上其頂部,可以鳥瞰頤和園全景。沿著昆明湖湖邊,還修建了長廊。長廊頂端繪有花草蟲魚,人物等各色圖案,非常漂亮。

避暑山莊又名熱河行宮、承德離宮,原為清代皇帝避暑和從事各種政治活動的地方。康熙時開始興建,完成於乾隆年間。它規模宏大,佔地面積達560萬平方米,分為宮殿區和苑景區兩大部分。其間蒼山起伏,湖光變幻,洲島錯落,殿堂成群,有康熙帝和乾隆帝親自題名的所謂七十二景。

外八廟分別座落於避暑山莊東面和北面的山麓上。是從康熙到乾隆年間陸續修建的。這些大型寺廟群,依山傍水,氣勢雄偉。其中有為紀念各部蒙古王公貴族來承德慶祝康熙帝六十壽辰而建立的溥仁寺,有仿照新疆固爾扎廟樣式而建築的安遠廟,還有仿照拉薩布達拉宮建成的普陀宗乘之廟和仿照日喀則的扎什倫布寺的形式而興建的須彌福壽之廟,等等。普陀宗乘之廟佔地面積22萬平方米,是外八廟中規模最大的一個。

避暑山在和外八廟的建造,吸取了中國南北各地建築佈局的特徵,表現了祖國各民族的建築風格,可以說彙集了中國古代造園藝術的大成。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清史稿》對努爾哈赤的評價是:「天賜智勇,神武絕倫」,「用兵三十餘年,建國踐祚」 。
  • 努爾哈赤死後,兒子皇太極在其他幾位阿哥的擁戴下繼汗位。皇太極不但能文善武,智勇超群,戰功卓著,而且十分善於收攬人心。早年,他輔佐努爾哈赤攻打遼西,屢屢取得戰功。即汗位後,他大膽進行改革,提出「治國之要,莫先安民」 ,採取了一些安民措施。比如他下令滿人和漢人的「訟獄差徭,務使均一」。他在重用一些滿族八旗將領的同時,還注意任用漢族士大夫,因此有「賢明」 之稱。
  • 他引導著大清帝國擺脫了明清之際的混亂與動盪,走向了和平與安定,為持續時間長達130餘年的康[#20094]盛世奠定了堅實的社會基礎。清朝對中國歷史最重要的貢獻是完成了國家統一,而這一成就正是在康熙朝奠定的。後世史家在評價康熙帝的一生時,認為其「雖曰守成,實同開創」,評價可謂公允。
  • 各個地方志的記載是「頗多開熟,村煙相接,雞犬相聞」,「環河洛間無曠土,無遊民」。清代人口的增長也很迅速。1661年(順治十八年),全國人丁數字是1913萬。到1711年(康熙五十年),增為2462萬。這只是丁數,不是人口總數。而這一成就的取得,顯然與康熙帝密不可分。

  • 康熙後期,因為其子嗣眾多,諸皇子為奪取皇位鬧得不可開交。而康熙晚年崇尚無為而治,對於諸皇子的爭鬥也只能盡量調和。康熙帝最終在彌留之際將皇位傳給了四子胤禛,也就是世宗雍正皇帝。雍正在位雖然只有十三年,但其務實的風格為康[#20094]盛世起到了承前啟後的作用。
  • 繼清太祖努爾哈赤,太宗皇太極和聖祖康熙大帝后,清朝再次出現了一位留名青史的皇帝:高宗乾隆。他是雍正的第四子,在位60年,退位後又當了三年太上皇,終年89歲。可以說,乾隆是中國有文字記載以來享年最高的皇帝,也是實際執政時間最長的皇帝。
  • 縱觀乾隆皇帝的一生,應該說還是一位有為之君。他在康熙和雍正之治的基礎上,將清王朝發展到了鼎盛時期。《清史稿》對乾隆的評價是:高宗運際郅隆,勵精圖治,開疆拓宇,四征不庭,揆文奮武,於斯為盛。享祚之久,同符聖祖,而壽考則逾之。自三代以後,未嘗有也。惟耄期倦勤,蔽於權幸,上累日月之明,為之歎息焉。
  • 關於嘉慶的預言及其身世

    乾隆駕崩後,嘉慶皇帝終於擺脫了傀儡的身份,正式親政。

  • 乾隆和嘉慶時期,英國政府曾經希望通過外交途徑解決雙方進一步通商問題,所以先後兩次派使團訪華,但都無功而返。道光年間,雙方間的衝突愈加明顯了。一方面,1833年,英國政府廢除了東印度公司的對華貿易壟斷權,並決定向中國派遣商務監督。首任英國駐華商務監督律勞卑(威廉.納皮爾)於1834年7月抵華,但數任商務監督都未能改變中英之間的傳統貿易規範,也不能作為英國駐華官員直接與中國官員打交道。另一方面,由於向中國輸入鴉片可以賺取巨額的利潤,走私鴉片成為英商的主要貿易活動。
  • 1850年,道光帝去世後,由其第四個兒子奕寧即位,年號咸豐。咸豐帝奕寧,道光十一年(1831年7月17日)生於北京圓明園。二十六年,用立儲家法,書名緘藏。咸豐雖然治國能力和辦事魄力等方面都很欠缺,但卻一直以「仁孝」 著稱,因此得以登上皇位。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