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音樂故事:嵇康愛琴如命

廖真珮 整理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3日訊】嵇康,字叔夜,三國魏銍人。從小就很聰穎,書讀得很多。喜歡彈琴作詩,與山濤、阮籍、阮咸、王戎、向秀、劉伶為竹林之遊,有 「竹林七賢”之稱」。

嵇康遊洛陽時,一天夜晚在華陽亭彈琴,突然有位客人來到嵇康的身邊,和他談論起音律來了,且談得很投機。過沒多久,這位不知名的客人並向嵇康借琴彈了一曲,是為 「廣陵散」。因為這首曲子的聲調非常絕妙,很動聽;吸引著嵇康,所以嵇康請求把這首曲子傳授給他。這位客人要嵇康答應他不把這首曲子傳給其他人,才肯教他。客人在教完後要離去時,並沒有留下姓名,所以到現在也不知道這位神秘的客人是誰。

一天,嵇康興致來了,拿著琴去造訪山濤。山濤很高興的拿酒請他喝,兩個人談得很是契合。山濤喝酒喝得多了,想把嵇康的琴給毀了,認為有希望讓嵇康去作官。嵇康不答應說道: 我把所有的祖業都賣掉而買這張琴,又向尚書令要求河輪玉佩來裁成琴徽,再變賣我的玉廉,來買絲絨作成琴衣,如果要說這張琴的價值的話,我想比晉國的武庫還值錢。你如果把琴給摔毀了,那我也只好去死了。可見嵇康愛琴勝過於他的生命。難怪後來當他被害受刑時,一點也沒懼怕了。

嵇康被殺的時候只有四十歲,當時所有的士君子們沒有不為他感到婉惜的。當嵇康被押到東市的時候,有三千多人要來拜嵇康為師,學其琴藝,但他沒有答應。到了那一天午刻用刑時,嵇康向他的大哥索琴,彈了一會兒琴之後,感嘆的說: 以前有人要向我學琴時,我都沒答應,「廣陵散」從此要失傳了!@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春秋時代,周宣王有個叫蕭史的史官,他常在萬籟無聲的曠野中吹簫,簫音迴盪於天地間,像是造物者的召喚,每每引來白鶴和孔雀。
  • 秦王派遣使者告訴趙王,要和趙王在澠池相會。趙王害怕秦王勢力強大,不想去參加這次的會面。廉頗和藺相如則說道: “王如果不去,則無異向秦王表示趙國的懦弱膽怯阿。”趙王聽了後覺得有道理,於是就前去澠池赴約,藺相如也陪從著。
  • 司馬相如,字長卿,漢城都人。司馬相如是漢代一位辭賦名家,在文學上有很高的聲譽,在音樂上也有相當的造詣,善於鼓琴。漢景帝時,他曾做過皇帝跟前的騎兵侍衛。
  • 我國有一種樂器叫竽。戰國時齊宣王就非常喜歡聽竽的樂器聲,當時據說有二三百人的竽的大合奏。那時有個南郭先生,聽說去演奏竽這個樂器的薪水很優渥,就想混進去這個樂團。他終於千方百計的進入這個樂團,雖然實際上他不會吹,但在演奏時,他總是有模有樣的裝作很像是在吹奏似的。
  • 東漢音樂家蔡邕有不同凡人的聽覺,讓人很欽佩。
  • 孔子曾向師襄子學琴,一首曲子彈了許多天。師襄子有一天便說道 “行了,可以換一首新的了”。孔子說 “我只學會了音的彈奏,還沒有掌握好音樂的表現” 又繼續練習。
  • 鄭國有一位叫師文的人離家找魯國的師襄子學習彈琴。

  • 目前先行研究所記述的御座樂大多都是上江戸時演奏的。對於琉球王國來說,上江戶之事是如同中國去琉球冊封的事一樣重要的。為何稱為 “上江戶” 呢? 並不是單純的指江戶的位置是在琉球的北邊,而是還包含有,琉球去向江戶的支配者(將軍)請安問候的一層意思在裏面。在沖繩有一種男性舞蹈叫 “上口說” ,歌詞內容是在描寫著從琉球的到薩摩一路上的風景。在琉球的歷史史書上,前往薩摩的事被稱為 “上國”。從這點看來,終究還是指著支配者和被支配者的關係而使用的單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