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加拿大勳章得主談華裔成功之路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4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楊舒報導)37年前,一個20歲的香港青年踏上了留學加拿大的路。這個年輕人憑著一顆扶貧救弱的心和不懈的努力,改變了許多加拿大人的生活。他於1993年獲得了加拿大最高榮譽獎“加拿大勳章〞(Order of Canada),於今年4月11日,獲得了安省紅十字會授予2005年度“人道主義力量獎”(Power of Humanity Award)。這位移民的名字叫王裕佳。
 
王裕佳是一名家庭醫生,在工作之余,積極投身於社區義務工作。他一直致力於為弱勢群體爭取平等的機會和待遇,促進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發展。此外,他還參與了眾多的籌款工作,善款用於幫助難民安家,醫療科研工作,提高社區服務等。

由王裕佳醫生創辦的頤康中心被政府稱贊為安省長期護理中心的楷模。而中心所奉行的為少數族裔老年人提供恰當的文化和語言服務的人文護理模式,受到加國及世界其它地區的同類機構所認可和借鑒。

大紀元記者楊舒近日對王裕佳醫生進行了獨家專訪,從中了解了這位華人移民為什麼能在加拿大走出光輝足跡。(注:采訪是用英文進行)

人道主義

記者:您所取得的成就是很多人都難以想象的。是什麼原因讓您能夠如此的投入到人道主義工作中?

王醫生:我不認為自己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因為我相信任何一個有責任感的人都會這麼做的。我想這是人之天性。任何人如果處在我的位置,像我一樣目睹了人類所遭受的苦難和不公,都會有所反應並伸出援助之手的。

普世人本主義

記者:今晚您將被紅十字會授予“人道主義力量獎”,戈爾巴喬夫先生還會親到致詞。您是否可以向我報的讀者,解釋一下什麼是人道主義?

王醫生:總的來說,我想我對人道主義的理解是幫助人類免於苦難,用一切可能的辦法幫助我們的同類免於痛苦、疾病、貧窮、不公正的待遇、對人權的侵犯等等。我認為這是人類共同的價值觀,並不僅僅是加拿大的價值觀。在我看來,世界就是一個人類大家庭,在維護這一價值觀時沒有國界,也不應該有國界和種族界限。可是很多武斷的、約定俗成的東西把人們分劃成不同的團體。所以我的觀點是人道主義對於任何一個人類團體來說都是最為重要的。沒有了它,人類就只剩下了最基本的生命存在形式,這不符合“人”的定義。

民主是基本人權 反對民族主義

記者:很多來到這裡的中國人和我一樣都是在中國長大的,對於民主的認識有限。您認為應該如何去理解民主?

王醫生:我認為民主對於全人類來說是非常寶貴的。民主是基本的人權。這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因為每個人都應該能夠主宰他(她)自己的命運,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去控制他人。

我是反對民族主義的。我認為民族主義到了一定的程度會變得相當危險。我真心的擁護“人類是一個大家庭”這樣的觀念,並堅信我們應該從一個更為人道主義的角度來看待這個世界,而不是把人們分為不同的國家、種族、宗教信仰等等。有太多的戰爭和人類悲劇就是在民族主義的名義下上演的。

新移民在加拿大有機會

記者:您1968來到加拿大,就讀於麥吉爾大學,之後又去美國學醫。您不僅成為一位醫生,而且成為一位傑出的人道主義活動家。現在很多中國來的新移民到了加拿大之後感到很受挫折,對於他們您想說些什麼?

王醫生:從一種文化移民到另一種文化,從一個國度移民到另一個國度,總是艱難的。對於那些無論是出於什麼原因從一個國家移民到另一個國家,尤其是從東方文化到西方文化的人,我心中總是充滿了敬佩。

我的父母自然也經歷了很多困難:他們在餐館工作過;為了滿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而做過廉價工;受到過歧視;忍受過這個社會不把他們做為同等的人來接受,在他們所選擇的這個國家裡被當作二等公民來對待。可是,我想鼓勵所有來自大陸的移民,盡管有困難,但在加拿大確實也充滿了機遇。

記者:您成功的秘密是什麼呢?
王醫生:有幾個關鍵。不過我不想說是成功,只能說在很多我想做的事上都很幸運,能到達我們最初的目標。我想這是長時間的積累。我的成功不是從昨天,前天,去年或兩年前在做起的。 我28年前就開始做義務工作,和朋友們共同努力來提高人類價值觀。

與其他人一起努力

這麼多年來,我的工作包括幫助印度支那的船民,譴責歧視,譴責CTV對華人社區歧視的節目, 為公益金(United Way)服務,為醫院服務,其它方面如為中國水災救濟籌款﹑救濟旱災﹑印度的地震,北朝鮮﹑索馬裡和埃塞俄比亞的饑荒 ,還不提頤康中心,骨髓基金會和其它一些項目的工作。所以很自然我會遇到很多義務工作人員,遇到很多看法相近,價值觀相近的人,我和所有這些友人與義工一起合作努力。

注重積極的方面

我覺得成功來自於待人尊重,不自覺得高人一等,不自認為比別人強,而且不去理睬一些讓你洩氣,負面的東西。

如你所說,在任何一群人中,任何社區裡都有不同的意見,這種不同意見可以變成矛盾,變成人身攻擊,但我把它們看成生活的一部分,卻不讓這些來改變我要走的路。所以我不讓這些事來影響我。即使我被人攻擊時,對我來說,重要的是記住我自己的原則,不在別人背後說三道四,去評理和回擊都不值得,我希望每個人能把精力和目標放在這上,不要分心去管其它,這是一個關鍵。

視野寬闊 不僅僅幫助自己 

當然另一個關鍵就是要把自己當成加拿大社會和人類社會的一個組成部分,不僅有我們自己的團體, 而且要幫助別人。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義工的視野很寬,我們不僅為華人社區服務。另一方面,我們的視野超越了社區,我們超越了自己的膚色和種族。所以我們希望頤康中心能給南亞人﹑葡萄牙人﹑菲律賓人﹑日本人和其他的團體提供服務。因為我們知道其他團體的人正在面對我們的前輩曾經面對的問題。

有原則 負責任

我相信我們成功是因為我們都知道基本人性,用他們能接受的方式來對待他們﹑尊重他們,並強調一點,他們不僅僅是義工,員工,而且是付出的人,樂於幫助的人,我們十分堅信這個准則。而且我們要以身作則,要負責任,為收到的很多的捐助,很多人的幫助負責任。

路遙知馬力。如果兩天你不了解我,或許你能在2個月,2年或20年中了解我。

頤康以及包括中國艾滋病在內的問題

記者:您下一步有什麼打算,您未來的目標是什麼?

我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做完,所以在未來的幾年頤康中心還有很多艱苦的工作要做:確保頤康中心是個歡迎所有人的團體,包括員工,義工和居民;而且我們必須要有足夠的經濟基礎以備不時之需。頤康中心應該能在艱苦的環境下繼續前進。我們還有其他的一些事情,如培訓中心等,這些事情我們希望能在我離開前完成,因為我開創了這些項目,我覺得我應該和義工,頤康中心的員工一起完成它們。

當然世界上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去做的事情。我很感興趣的一件事情是希望幫助那些不發達的國家,我的意思是,盡我所能,尤其在艾滋病問題上,包括中國和世界上其他國家,這是個非常大的問題。所以這些就是我想到的,這些就是我已經開始做的。(我也)和來自不同地方的很多人,義工談,看看我們作為個人,團體和國家能做些什麼。

家庭生活 激發其他人的同情心

記者:您面對的挑戰是什麼?

王醫生:挑戰有兩方面。最大的挑戰之一是我想我並沒有能夠把足夠的時間留給我自己的家庭。我一直在說這是我需要做的最基本的事情之一,但是每天24小時並不夠干所有的工作,所以每次我都想我是在犧牲自己的家庭時間去做別的事情。挑戰就是要有一個更加平衡的生活,平衡需要很多時間但是我希望做完的事情和給我的家庭更多的時間,所以我想這是一個大的挑戰。

另一個挑戰當然是能激發人們的同情心,讓人們能更多的注意到人類面對的各種問題,包括那些苦難的事情,不只是中國,不只是在中國的落後地區許多兒童需要上學,而且還包括世界的其他地方。所以我認為持續的挑戰就是讓世界繼續是一個好的地方,把我們的祝福帶到世界各處。這就是我面對的挑戰。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中國官員挾公款到澳門豪賭  華裔學者提建議
民調:逾半美國會職員贊同美軍協防台灣
跨越世紀協助共進 爭取華裔平等權益
杜保田:中共壽終之日將近
最熱視頻
【西岸觀察】微軟買TikTok 扎克伯格轉彎
【新聞第一現場】發源地疫情再起 武漢再爆確診
【重播】川普總統簽署「美國大戶外法案」
【十字路口】微軟買抖音?納瓦羅暗指不適合
【拍案驚奇】美欲黃岩島開戰?閆麗夢再揭內幕
【有冇搞錯】李克強受辱 習近平的北戴河危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