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歷史真貌─命運多舛的時代:中華民國(大陸時期) (二)

(1911年─1945年)
心緣
  人氣: 1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30日訊】 關於軍閥混戰的預言

隋朝步虛大師的預言詩第三節中預言道:「吉士懷柔,三十年變,豈凡人哉?曇花一現,南北東西,龍爭虎戰,七八數定,山川粗奠。」

吉士懷柔,暗指一個「袁」字。三十年變,三十為卅,三十年為一世代,這裡暗指一個「世」字。豈凡二字,左右相拼,約為一個「凱」字。這是指袁世凱,心懷叵測,不想作凡人,企圖復辟帝制。結果,只作了100多天的皇帝,終於在全國一片的討伐護法運動中,含恨而死,正所謂「曇花一現」。

「南北東西,龍爭虎戰,七八數定,山川粗奠。」指民國建立後,馬上進入了東西南北四方割據和的龍爭虎鬥的軍閥混戰局面。後來,國民軍組織北伐,並最後取得勝利,這才奠定了江山的基礎,「山川粗奠」。這時,已經是十五(七加八)年後,約公元一九二六年了。

前面提及的宋朝《梅花詩》第六節不僅預言了中華民國的建立,而且還預言了建立後多舛的命運。讓我們先來看看後幾句的解析。

「憔悴黃花總帶愁」是指民國革命雖然成功,但根基非常不穩定,如「憔悴」的「黃花」,黃花在傳統上常被用來指稚嫩的生靈。自從民國建立後,先是袁世凱的復辟竊國,又是張勳的復辟,接著是長期的軍閥混戰,派系割據。國民政權就如「憔悴黃花」,總是愁事不斷,故曰:「總帶愁」。「吉曜半升箕斗隱」:「吉曜」喻指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半升」指國民黨統治初期,經歷了長期封建統治,外族掠奪和軍閥戰爭的中國,百廢待興。

蔣介石領導的北伐戰爭剛剛成功,國家正在起步發展中,國民黨政權正在鞏固自己的地位,而這時共產黨的勢力卻於暗中迅速發展壯大。「箕斗」為中國古代星相學中所講的「二十八」宿中的星宿,這裡也就是星星的意思,指共產黨的勢力。「箕斗隱」字,道明瞭共產黨趁內憂外患之機,於暗中迅速發展實力的史實。「金烏起滅海山頭」一句的「金烏」,是古時候對太陽的別稱,此處指自稱太陽之國的日本。整句指日本在二戰中興起、入侵中國與最終戰敗投降的命運。

中華民國陷入軍閥混戰(1916年–1928年)

袁世凱在位時,北洋各派尚有一個首領。袁氏死後,勢力相當的北洋各派也開始了權力的爭奪。而南方各省則組織了一個各省區聯合會,與內訌的北洋勢力相抗衡。他們主張「採用聯邦制度,省長民選,組織活潑有為的地方政府」。南北關係開始陷於僵持之中,明顯的已很難用傳統的辦法較快整合。

這樣,北南就都進入重新組合階段,內斗與分爭隨之愈演愈烈,無暇或無力有大的動作,因而從整體上形成了南北互不能勝、彼此對峙之均勢。此時,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將這些軍事力量納入自己的範圍。但是,同樣,這些軍閥也沒有能力創建一個新的王朝。他們仍舊在尋找各種制度上的認可來加強和擴張他們的權力。不過,北京政府仍是各國承認的合法政府。

先來看看北方各派繫在權力上的爭鬥。

黎元洪繼袁世凱死後出任大總統。黎元洪繼任大總統後,曾引起新舊約法的爭議。衝突的焦點,在於是否維持總統制或恢復內閣制的政府體制。6月29日,黎元洪下令恢復臨時約法,重開民國三年被解散的國會,並且任命段祺瑞為國務總理。1917年,因為德國宣佈無限制潛艇戰爭,民國政府宣佈與德國斷交。段祺瑞進而謀求對德參戰。議案被議會擱置。一些省區督軍遂分別上書大總統和總理,借口反對憲法草案,要求解散國會。

為消彌紛爭,黎元洪罷免了段祺瑞的總理之職。擁護段的安徽省長倪嗣沖首先宣告獨立與中央脫離關係,擁段各省紛紛響應,直隸,山東,山西,河南,陝西,奉天,黑龍江,浙江等省也宣佈獨立;督軍團並在天津設立軍務總參謀處,準備謀叛。黎元洪無奈,召安徽督軍張勳進京商議國事。張勳到達天津後,脅迫黎元洪解散國會然後再進入北京。更加出乎人們意料的是,張勳進入北京後,挾持清朝廢帝溥儀於7月1日復辟。

黎元洪被迫出走,讓副總統馮國璋代理大總統之職,段祺瑞任總理。段祺瑞整頓兵馬,趕走了張勳。復辟失敗。北洋政府借口復辟之時,中華民國業已中斷,要求重新召集參議院,修改選舉法,另行召集新國會。國會召開後,選舉徐世昌任大總統,並於1918年10月10日正式就職。而此時的雲南和兩廣,借國會解散之機,決定不受非法內閣干涉,並在廣州召開會議,成立軍政府。中華民國遂成南北分裂的態勢。而彼此的內部也依然無法避免戰爭。

1918年7月,北方的皖系吳佩孚與段祺瑞部在直隸開戰,段祺瑞部戰敗,隨之段祺瑞宣佈下野。此時北方的勢力主要有:任直隸,山東和河南巡閱使的曹琨和吳佩孚的直系,兩湖巡閱使王占元部,東三省巡閱使張作霖的奉系。三方發生爭鬥,曹琨和吳佩孚的直系暫時取得了勝利。1922年的6月,徐世昌宣佈辭職。曹琨等電請黎元洪復位。不久,黎元洪再次出任大總統。除了奉系和浙江的盧永祥外,其餘北方勢力均集於直系旗下。而東三省自直奉大戰後,即由三省公議推舉張作霖為聯省自治保安總司令,不聽從北京的命令。

1923年6月,北京軍、警圍攻總統府索要軍餉,黎元洪出走,經天津去了南方。同年10月,曹琨以賄選出任大總統,同時公佈憲法。浙江遂宣佈與北京斷絕關係。雲南和東三省都通電討曹,但都未出兵。1924年,直奉之戰重開,直系軍閥孫傳芳攻入浙江,盧永祥敗走。西北軍閥馮玉祥攻入北京,廢黜了曹琨。不久,張作霖也打敗了吳佩孚,進入北京,雙方聯合推舉段祺瑞為臨時執政。

段祺瑞邀請孫中山北上,商討國事。1925年初,孫中山北上。孫主張召開國民會議,但不為段祺瑞所用。段主張先開善後會議,解決時局問題;再開國民代表會議,解決根本問題,孫中山表示反對。這樣,會商毫無結果。三月十二日,孫中山卒於北京。此時,直系和奉系間,直系與西北軍閥馮玉祥間的戰爭不斷。而從此後到1927年6月,只建立了一系列攝政內閣,並一直由國務總理代行總統職權和執政權,北方並無統一的首領。

1927年6月,張作霖解散了最後一屆內閣,並在北京自封為海陸軍大元帥,為北洋軍閥政府最高統治者。他任命的內閣成員大部份是他的擁護者。不過,當1928年6月國民政府軍隊取得北伐勝利,進入北京時,中國的憲政時期結束了。同月8日,張作霖坐火車回奉天時被日本人炸死。其子張學良繼任,並於同年12月通電服從國民政府,承認南京國民政府的權力。至此,北洋軍閥統治正式結束,國家恢復統一。

總而言之,袁世凱之後的北京政府,除了1917年清帝復辟及1924年至1926年段任臨時執政時期以外(1925年12月增設國務院,恢復所謂責任內閣制),政府的組織,大抵具有內閣制的形式與精神。而1927年6月,張作霖入京組織的軍政府,雖在大元帥之下設國務院,實際上則是一種軍事獨裁製度。

那麼,南方各省情況又如何呢?

南方諸省,隨著北洋軍閥政府日益加強對國會和政府的控制,開始逐漸疏離北京政府。1917年,在擁護段祺瑞的各省反叛後,南方各省人士退出國會。孫中山於6月6日致電兩廣巡閱使陸榮廷、雲南督軍唐繼堯及西南各省督軍師長共起討逆救國。10日,孫中山先生與章炳麟聯名致電黎元洪及西南各省,主張清除禍國罪魁徐世昌、段祺瑞等及倡亂督軍省長護軍等人。7月4日,段祺瑞於馬廠誓師,並宣佈就國務總理職。

孫中山先生等人商議決定,將民國政府移設上海,並請黎元洪南下,繼續行使大總統職權。因為上海外交方面牽制過多,而海軍方面亦有移駐廣州以兩廣為護法根據地的表示。因此,孫中山先生決定先行到廣州接洽。7月17日,孫中山來到廣州,倡導護法。海軍總司令程璧光、第一艦隊司令林葆懌響應護法號召,發表宣言,否認約法毀棄、國會解散後的政府。

在孫中山倡導護法以後,國會議員即陸續南下。7月25日,國會議員在廣東開非常會議,商組軍政府。8月11日,雲南督軍唐繼堯通電擁護約法,聲明:一、總統如不復職,須向國會辭職;二、恢復國會;三、國務員非得國會同意無效;四、懲辦稱兵抗命禍首。滇督唐繼堯的響應,使護法的聲勢更加壯大。

31日,廣州國會非常會議通過軍政府組織大綱,共十三條,同時宣佈實行。9月1日,選舉孫中山先生為軍政府海陸軍大元帥,翌日,選舉唐繼堯、陸榮廷為元帥。10日,孫中山先生在廣州就大元帥職,宣言戡定內亂,恢復約法,奉迎元首(黎元洪)。中華民國軍政府正式成立,與受軍閥操縱、破壞民元臨時約法的北京政府對抗。

根據「軍政府組織大綱」的規定,中華民國為戡定叛亂、恢復臨時約法,特組織中華民國軍政府,選舉海陸軍大元帥一人、元帥二人,主持一切。大元帥對外代表中華民國,大元帥有事故不能視事時,由首次選出的元帥代行其職權。軍政府下設外交、內政、財政、陸軍、海軍、交通六部,各部設總長一人,由國會非常會議分別選出,咨請大元帥特任之。

國會非常會議選舉中山先生為軍政府大元帥,其用意繫在虛總統之位以待黎元洪南下。後軍政府又改為總裁製,以政務總裁7人,組織政務會議,由各部長所組織的政務院輔助,行使軍政府的行政權。

此時,南方勢力比較強大的派系有李宗仁的桂系和唐繼堯的滇系。

由於孫中山與唐繼堯等派繫在是否承認北京政府上存在分歧,孫中山在護法運動等諸多事情上受到掣肘。而桂系為了控制廣東的勢力範圍,提出改組軍政府。1918年1月,西南護法各省聯合會議在廣州成立,以「擁護約法,保障國會,征討禍首,戡定內亂,以鞏固統一之根基,促進憲法之成立」為宗旨,並以為護法各省最高政務執行機關。聯合會議雖以護法為名,實則用以對抗廣州軍政府。孫中山無奈之下,為了促進團結,亦表示贊同。於是,西南各省聯合會遂與軍政府形成對立的局面。

1920年10月,駐紮在福建漳州的陳炯明回到廣東。部份政務總裁宣佈取消自主。北京國民政府總統徐世昌下令接受,孫中山等通電否認,並決定在廣東再次召開政務會議。因與其他軍閥的分歧,孫中山辭去了大元帥之職,並離開廣州前往上海。

孫中山離粵後,廣州軍政府受桂系軍人和政學系政客控制。1920年7月,北方直皖戰爭爆發,直係獲勝以後,對桂系軍閥及政學系政客大加拉攏。8月中旬,陳炯明奉孫中山之命自福建漳州率領粵軍回粵,討伐軍政府的桂系等。

在陳炯明回師廣東之前,唐繼堯致電孫中山等,稱國會將移往重慶,而國會議員在滇亦議決國會及軍政府移設重慶。20日,粵軍入汕頭,次日,孫中山等表示將赴重慶設立政府。同年10月下旬,粵中要地已全為粵軍所佔領。在桂系軍閥退出廣東時,所謂七總裁合議的軍政府已經瓦解。23日,廣州軍政府政務總裁宣言引退。軍政府政務總裁等見難再容於西南,遂公然投降北京政府,宣佈取消廣州軍政府。而孫中山隨即與唐紹儀、伍廷芳、唐繼堯以軍政府政務總裁名義,通告中外,宣言軍政府依然存在,否認北京政府擅頒的南北統一之令。粵軍繼續西進,桂軍大敗。不久,孫中山返粵,恢復軍政府,重開軍政府政務會議。

雖然,軍政府的恢復,其責任固在繼續護法,但是,護法亦斷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因為,護法僅在矯正北京政府的非法行為,對內仍承認北京政府為中央政府,對外亦不具有國際地位的效力;而前次倡導護法,尚有川、桂等省加入,範圍較大,今則區域縮小,愈見護法已不適宜。甚且北京政府大總統徐世昌曾下令以舊國會選舉法選舉總統,則是公然承認其總統職位為非法選出,亦即不敢自命為正式政府。孫中山先生提出了建設正式政府的倡議。

1921年,國會在廣州召開非常會議,會議議決取消軍政府;同時,議決中華民國政府組織大綱;並依大綱第二條文,選舉孫中山為「非常大總統」。不久,孫中山函勸北京政府徐世昌大總統即日引退。北京政府隨即下令討伐南方,並命桂省出兵擾粵。孫中山派陳炯明等討伐桂系,取得勝利。

為了實現統一全國的理想,1922年,孫中山在廣西籌備北伐。同時,為借助蘇俄勢力,孫中山決定採行聯俄容共政策。5月,北伐軍攻入江西。不久,陳炯明在直系的拉攏下叛變,圍攻孫中山的府第。孫中山被迫離開廣州,去了上海。而北伐也暫時中止。在廣東的滇軍,桂軍和一部分粵軍討伐陳炯明。陳敗走惠州。1924年,孫中山再次回到廣州,以大元帥身份主持政務,廣州大本營正式成立(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當時,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的地位不受各國重視,國際間都不承認廣州政府是代表中國的政府,僅視同地方政府,透過領事與廣州政府交涉。大元帥大本營的性質與普通政府不同,所以稱為「革命政府」。後來,這個革命政府改組為國民政府。

1925年,孫中山應北方軍閥馮玉祥等之請,決意北上,商討國事。不料,當孫中山到達北京時,段祺瑞已在十日前入京就任臨時執政。孫中山召開國民會議與廢除不平等條約的主張,不被段祺瑞所接受,終因肝癌復發,於3月12日在北京逝世。次日,廣州大元帥府會議裁大元帥職,解除胡漢民代帥職務,未有結果。

1922年到1926年間軍閥間共爆發了6次省際戰爭。戰爭給人民帶來的是無盡的災難。軍閥混戰對經濟的負面影響是所有歷史學家公認的,按Feaerwerke(1983,pp.28-127)所記載,軍閥混戰時期,不同軍閥在其佔領某地時期重複收稅,並預收未來的稅,操縱實物與貨幣的換算率,增加苛捐雜稅、戰時捐稅,並進行強制糧食徵購,使經濟不堪重負。由於連年戰亂,農業的商業化趨勢被逆轉,農業生產力和產量下降,城鄉之間的貿易被中斷。同時,鐵路線和水利灌溉系統等公用設施被毀,吸食鴉片的惡習也開始死灰復燃。

但是軍閥混戰時期也是中國思想界最活躍的時期。根據經濟學家楊小凱的研究:軍閥混戰也產生了類似歐洲政治不統一的效果,制度試驗多樣化增加,地方自治的觀念和制度以及憲政的推動(例如制定憲法)都在這一時期有不少進步,也為以後的憲政發展提供了基礎。

【正見網】(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857 年11月,英法大軍近6000人在珠江口集結完畢。美國新任公使列維廉(威廉·裡德)和在天津遭拒的俄使普提雅廷也到達香港,與英法磋商。美俄的伎倆是,在「中立」和「調停」的幌子下配合英法的行動,並乘機向中國政府欺詐勒索。
  • 根據資料統計,清代各種天災的次數,超過了以往任何一個朝代。令人值得玩味的是,清代幾次大災,如大旱災、大洪災、大蝗災、瘟疫等都發生在1840年以後,特別在清代後期的咸豐、同治、光緒和宣統統治時期,災禍不斷。這是上天在譴責為政者和為民者的悖行。
  • 文學和史學篇
  • 同明朝一樣,清朝時期的說唱音樂更加豐富多采,其中南方的彈詞,北方的鼓詞,以及牌子曲,琴書,道情類的說唱曲種更為重要。
  • 科技篇

    曆法和數學

    清朝在曆法和數學方面的發展,除了繼承中國古人的遺產外,還同時對西方的思想進行了介紹和比較。

  • 中國上下五千年,源遠流長,文獻典籍浩瀚如煙。筆者非歷史專家,因偶閱邵雍的著作,對中國的一些歷史問題有了感想,就結合邵雍的思想湊成幾節文字給大家瞧瞧,望大家不吝賜教。
  • 中華民國建立,並在中國開始艱難的推行憲政。但是,袁世凱的恢復帝制和軍閥的混戰,打亂了中國的民主進程,使中國陷入了四分五裂的割據局面。二十年代末,國民黨在蔣介石的率領下,取得北伐勝利,再次統一了中國,並在南京建立了國民政府。中國在南京國民政府的統治下,各方面取得了一定的發展,甚至出現了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的短暫繁榮期。三十年代初,日本入侵中國,企圖將中國變為自己的殖民地。但是中華民族在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的率領下,經過十四年的浴血奮戰,終於抵禦了日本的侵華圖謀,取得了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同時,中國的民主亦開始艱難前行,並在幾十年後的台灣得以真正實行。也是在這個時期,一個西來的幽靈開始在中國生根發芽,並孕育了一個在其發展史上不斷充斥著謊言、血腥和暴力的邪黨:中國共產黨。它帶給中國人民的不是自由,不是光明,不是民主,而是超過半個世紀的專制統治,無盡的苦難和黑暗。
  • 閻錫山。(公有領域)
    在「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的紛亂年代,閻錫山為山西孩子打造了美國最新樣式的建築,用於校舍與教室。閻錫山認為,什麼錢都可省,唯有教育不能省。1911年,山西省文盲占總人口的99%,閻錫山治晉近40年期間,山西義務教育普及率達60%~80%,各縣教育經費占行政支出最高時達82%。
  • 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赴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請願,一度震驚中外,被稱為中國有史以來規模最大、最和平理性的上訪,過程安靜祥和,秩序井然。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來的純正善良與對正信的堅守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然而中共卻對他們進行血腥的迫害,時至今日已達20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