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錄:「真善忍」國際美展作品介紹:《蒙難在中原》(上) ─李園訪談錄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訊】【正見網作者:朱清明】 根據訪談錄音整理
問:您是怎麼開始畫畫的?

答:我媽媽家族的人都喜歡畫畫,畫的都很好。我小舅舅成為職業畫家,是山東藝術學院油畫系的教授。我從小就通過小舅舅接觸到畫畫,我小的時候是個很安靜的孩子,總是默默的看著他畫,我還經常看到他教他的學生,到週末的時候很多學生都會來,來了以後每個人都拿出自己的畫來,我舅舅就給每個人評畫。我要求畫畫是想了很長時間以後正式提出來的,給我舅舅講我想以他為師,請他正式教我,他就接受了。他給我做了一個本子,在第一堂課,他拿筆在本子第一頁上寫了一句話,我至今記憶猶新的一句話,「持之以恆」。

我畫畫的歷程不是特別順利,遇到很多困難,幾乎讓我放棄,我總是回憶起這句話,堅持走下去了。我後來堅實的基本功和後來的創作,都和他的勉勵有很大的關係。我那時9歲,跟他學到20歲。20歲以後,我就感覺到老師自身的弱點,我就想超越突破這種東西,所以20歲之後我就開始嘗試自己走出一條路,我開始自己創作,參加了幾次畫展。

問:您怎麼走進大法修煉的呢?

答:1996年我經歷了一個大的轉折。我是93年到的日本,到那裡之後一直在畫畫,參加美展,接受畫商的訂畫。96年我開始感覺到文化藝術的沒落和末日,我畫畫就開始少了,看書看的多了,關於人類歷史,進化,前途,那時各種各樣學說特別多,我覺得必須思考這個問題了,我看了很多的書,我感到如果人類按照現在的方向發展的話,是沒有出路的,是個死胡同。但是應該怎麼發展,我找不到,就很苦惱。我看了很多的書以後,就認為肯定有一條相反的路,是真正的路。

我開始看一些東方文化的深層的東西,發現東方文化玄學的那部份都是修煉,我就看越來越接近修煉的東西。在日本這種東西不系統。我那時就相信人類之上肯定有更高生命的存在,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去接近尋找他們。

一次我去日本的一個旅遊觀光點,一個王家故居,在那裡我感覺到我在那裡生活過,一種從來沒有的體驗,屋子裡的東西我都知道在哪兒,我非常納悶為什麼我有這種感受。後來我的一個學生說,「你有這種感受一定有它的原因。」於是他專程又和我去了一次。我坐在那個屋子裡,我讓他隨便給我拍照,當他回去洗出照片來後,發現一張很獨特的照片,就是在我坐著的右手臂邊有一個白色的球。

那個球是浮動的,在地面上還有投影。當時我知道這不是照片的問題,是有一個懸浮物在動,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但是我感受他是一種宇宙的能量。我就想到氣功,當時我知道一點氣功皮毛的知識,也學過一點祛病健身的道家功,我就想試一下,我練了兩次,都發生了奇特的現象。一次我能夠起空,意識加強的話,還能移動。

我因為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就打住了。第二次嘗試的時候,我聽到一種非常慈祥的聲音,我問「我想得到打開生命世界的鑰匙」,這個聲音告訴我「當你看不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說我聽不懂,他就換了一個角度回答,還是這句話的意思,但是我還是聽不懂。然後這個聲音就消失了。

我覺得我必須找到答案。於是我決定回中國去尋找,因為我的根在中國。回中國以後,我給自己擬定了二個月的計劃,來解開這個謎。我想把氣功、佛教、道教、特異功能現象,都摸個水落石出。在中國我按計劃走了一圈,在各處都對我有點化,我很興奮,知道我越來越靠近他。走了一圈,還是沒有找到。於是我把當時有關修煉的書全買了,回到日本,一本本看,看到接近一半的時候,就看到《轉法輪》。

我看完這本書以後,感到非常的吃驚,我所有關於人生真諦要問的問題,這本書全回答了,感到很激動。這之前我雖然也看過一些氣功和宗教的書,它們都沒有回答透我想問的東西,這本書就完全回答透了。當我看第二遍的時候,我好像是看一本新書一樣,我想我的記憶再差,也不會有這種感覺,我看任何一本書都沒有這種感覺。我決定就學這個。這樣我就進入大法修煉中了。

問:修煉以後有什麼變化?

答:我看書以後一周之內身體就得到調整。我那時還沒怎麼煉功,只是看書,當我看到「看書起同樣作用」那句話時,我感到我的胃在疼。我過去生活沒規律,胃經常難受,比較弱,我看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就胃疼,我說:「哎喲,這本書太靈了!」看到這兒就給我調理,我知道師父在給我調理身體了。我覺得特別高興。

另外,因為長期畫畫,我手腕關節經常痛。開始修煉以後不久,在煉第二套功法抱輪時,我感到法輪在繞著我的手腕旋轉。那之後我的手腕再也沒有痛過。我過去還有多年的失眠症。修煉了一周左右,這些毛病全都沒了。

修煉以後,我對宇宙的認識完全是新的了,過去對宇宙和生命的思考都是不系統的,找不到根源的,我每看一次書,就有一層新的認識,感到這本書的博大精深。

問:請您談談對於傳統古典油畫的觀點,和修煉前後的不同?

答:在修煉以前,我認為古典傳統繪畫只是一個派別,是歷史的一個階段性的東西。現代藝術家有畫現代派的,有畫古典派的。有很多派別。雖然感覺古典繪畫很好,但是和自己有一段距離。現在的看法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覺得那是人類應該有的東西。人是神造的,宇宙萬物都是神造的,我們要畫美好的,那肯定應該畫神。現代派畫家畫人,就是把人肢解了,畫的面目皆非,用自己的那一套理念去畫,這對神是非常不敬了,因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的。

畫人也好,畫神也好,去把他們變形,按照自己的觀點去衡量美,那就是非常不對的了。繪畫最基本的一點是要真實。更好的是能夠把對宇宙的精神和神的深層的理的認識通過形象的方式表達出來,那是藝術家應該努力做的。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利奥塔爾, 粉彩畫, 《拉維尼家早餐》, 早餐, 美術館
    乍看之下,《拉維尼家早餐》畫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場景:一對母女坐在餐桌前吃著早餐。類似的場景家家戶戶隨處可見。不過再仔細一瞧,您會發現畫中精闢獨道地表現出了人性之美。
  • 建築, 黃金比例, 達芬奇, 帕德嫩神廟, 黃金矩形, 建築師, 詹姆斯·史密斯
    「當時的建築師們從自己的形貌和大自然中觀察到了黃金比例,他們了解了創世的本質」
  • 梯田很好看,很入畫——看它們有秩序地一字排開,由上而下,整齊的橫向排列,農田間點綴些許的農作物或一些草綠色的稼作,頗真是「豐草‧鮮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際,田間波光瀲灩,銀白色的水田被細小鐵線條似的田埂隔開成大小不同的塊面圖案,更是賞心悅目。
  • 銀針筆, Silverpoint, 安潔莉卡‧多利巴, Anzhelika Doliba, 烏克蘭
    烏克蘭女畫家安潔莉卡‧多利巴(Anzhelika Doliba)用銀針筆(silverpoint)將歷史建築的美提升到了另一境界。「對我來說,每件作品所要傳達的氛圍和情感是最重要的元素」,多利巴說。在每一幅作品中,她都試圖將那個場所散發出的神祕感或當下的感受描繪出來。
  •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 玉琮是人間獻給神的最高敬意,是祭祀天地的禮器,承載著天人合一的文化。五千年前的玉琮蘊藏著「密碼」更是與眾不同。
  • Giuseppe Diotti
    藝術家的願景和技巧創造出的成果總能和我們的心靈對話,觸發我們的喜悅或悲傷等情感。即使只有片刻時光,我們仍和藝術家共同感受了作為人的意義和深刻的真理。
  • 繪畫藝術上的這些變革並不能全方位地展現巴洛克藝術的風采,因為巴洛克並不局限於此。直到有一天,意大利雕塑家、建築家、畫家皮特羅·達·科爾托納(Pietro da Cortona,1596—1669年)天才地將其所學融會貫通,將建築、雕塑與繪畫等諸多因素集於一體,創作出了此後流行於西方世界各地的巴洛克盛期風格的楷模。
  • 雖然卡拉瓦喬對巴洛克繪畫風格的建立、成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其被人們稱之為「暗色畫派」的用光特點及對人物形象的「平民化」塑造,仍然無法代表巴洛克整體上恢宏、華麗的藝術特色。終於,擁有不同人生經歷的弗蘭德斯畫家彼得·保羅·魯本斯在獲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之後,成為了17世紀西歐巴洛克繪畫風格的代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