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語詩欣賞(2)﹕預感﹑豹子

曉拂
  人氣: 10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3日訊】

里爾克(德國,1879-1926〕
———–  
預感

我像一面旗被包圍在遼闊的空間。
我覺得風從四方吹來,我必須忍耐,
下面一切還沒有動靜:
門依然輕輕關閉,煙囪里還沒有聲音;
窗子都還沒顫動,塵土還很重。

我認出了風暴而激動如大海。
我舒展開又跌回我自己,
又把自己拋出去,并且獨個儿
置身在偉大的風暴里。

(陳敬容 譯〕
———————
Presentiment

I am like a flag by far spaces surrounded.
I sense the winds that are coming, I must live them
while things down below are not yet moving:
the doors are still shutting gently, and in the chimneys is silence;
the windows are not yet trembling, and the dust is still heavy.

Then already I know the storms and am stirred like the sea.
And spread myself out and fall back into myself
and fling myself off and am all alone
in the great storm.

Rainer Maria Rilke
(Translated by M.D. Herter Norton)

* * *
Vorgefhl

Ich bin wie eine Fahne von Fernen umgeben.
Ich ahne die Winde, die kommen, ich muss sie leben,
während die Dinge unten sich noch nicht rhren:
die Tren schliessen noch sanft, und in den Kaminen ist Stille;
die Fenster zittern noch nicht, und der Staub ist noch schwer.

Da weiss ich die Strme schon und bin erregt wie das Meer.
Und breite mich aus und falle in mich hinein
und werfe mich ab und bin ganz allein
in dem grossen Sturm.

曉拂評﹕這首詩很豪邁有气勢。敢說自己象一面旗的人不多。讀它我想起了
高爾基的“海燕”。我喜歡第一段那种宁靜、堅忍的力量。“I sense the winds that are coming, I must live them ”

寫旗也寫得到位。很形象。大開大合。讀這首詩,一面在風中飛栩的旗幟栩栩如生,如在眼前。

陳敬容的譯文很貼近原意。不過,我不太找得到共鳴。認出了風暴而激動如大海(但是,旗幟就是這樣的吧?),對我來說不可能(因為我不是旗幟)。我更喜歡面對風暴的宁靜。山一般的,任風從四面吹過。拈花微笑,即可化風暴于無形。

北島說:“他的詩凝重蒼涼,強化了德文那冷与硬的特點,一般來說,這樣的詩是排斥青年讀者的,只有經歷磨難的人才准許進入。”

我更喜歡經歷過磨難后的人變得平和寬容,具有海納百川的胸怀。沒有冷硬,也沒有蒼涼,一顆童心不改。

還有,我覺得這首詩才比較适合年輕人讀呢。年輕人喜歡面對風暴激動如大海。:)

沒有讀過這位作者的詩,也不了解他的生平,亂說。

另一首﹕The Panther

His vision, from the constantly passing bars,
has grown so weary that it cannot hold
anything else. It seems to him there are
a thousand bars, and behind the bars, no world.

As he paces in cramped circles, over and over,
the movement of his powerful soft strides
is like a ritual dance around a center
in which a mighty will stands paralyzed.

Only at times, the curtain of the pupils
lifts, quietly. An image enters in,
rushes down through the tense, arrested muscles,
plunges into the heart and is gone.

Rainer Maria Rilke
translated by Steven Mitchell.

豹子 (香草釋):

–他的目光越過一個又一個鐵欄之后變得疲倦,眼中再也茫然無物。他的世界就是上千的鐵欄杆。
–他在狹窄的空間不停地繞著圈走著,動作有力而輕,就像圍著中心點跳著慣常的舞,舞時堅韌的意志已經麻痹。
–只是,時爾他的眼帘悄悄撩起。一种影像急急駛入他繃緊的肌肉,心跳加速,然后平靜。

曉拂評﹕香草譯得很好!也要這樣贊美你的譯文:”Every word choosen smooth and well-fitting.”:)

這首詩和那首“認出了風暴而激動如大海”有些相似,只不過一是旗一是豹子罷了。裡爾克很善寫暴風雨前的宁靜。那种潛在的一飛沖天的气勢很誘人。(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拜倫這首詩是斯賓塞詩體。每段共九行;前八行用五音步的抑揚格(音節一輕一重合在一起為一個音步,先輕后重為抑揚); 第九行用六音步抑揚格; 每行結尾的腳韻為:abab bcbc c;
  • 兒子寫詩是從二年級開始的吧﹖具體什么時候開始的我不太記得了。還是二年級上了兩個月後﹐第一次與老師見面談他在學校的情況。
  • 傍晚﹐我去到了那對老夫婦家。給他們送一張感謝卡和兩張戲票。在他家門前停下車來﹐我看見他們的車子已經修好﹐就放在車道上。棗紅色的車子在春日裡的夕陽下閃着溫柔的光亮。路過車子時﹐我忍不住駐腳多看了幾眼。
  • 園丁是愛與恕的代名詞。是對孩子的愛,對親人的愛,對素不相識的人的愛,對身邊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的愛,是對世上的一切人一切事沒有一點恨意的無條件的愛。
  • 雛燕乍學飛,
    母燕緊跟隨。
    畏兒不識路,
    未豐翼先摧。

  • 這是一個長周末,比較閑。就惡補電影。一連看了五部,一部是在電影院看的“Aviator".另外四部是從圖書館借來的。這次運气不錯,看過的几部電影中有四部我都喜歡。其中有三部特別喜歡。"Aviator"就不說了,估計很多人已經看過。其實,其它兩部大概也是几乎別人都看過的,我是比較落后,至今才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