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文學:暴政110(26-30)

遲輿叱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14日訊】

26

寂寞的時間在惶恐之中緩緩地走過,向一個步履蹣跚的婆子。大棒、敲詐,和聯合艦隊的惡勢力,都一股腦兒地向你襲來,真是讓你上火撒黃尿。在這個動蕩、強權、和野蠻的世界裡謀生,總有世界真末日一樣的感覺。誣賴式的地方政策和流氓政治混在一起,從而創造了一個畸形的時空,正在以相反的一面,開導著人們走向邪惡,讓老百姓不斷的認識到,聽黨的話就得上當,跟黨走就要受窮。共產黨以數百萬個壯烈的鬼魂做成肅穆的牌子,僅僅幾年的時間,就被貪官污吏賣到廢品收購站裡去了,哪怕即使是摸一摸婊子們可愛的屁股,他們都能把黨票放到收破爛兒的稱上去。

敬愛的黨啊,昨日我瞻仰了你章程裡震天撼地的承諾,當全世界都在為馬克思同志不好意思的時候,你共產的主張,早就應該謙虛地化為泡影。我想,當一些人走入你虛假的殿堂裡,高舉拳頭宣誓那些空話的一瞬,那時侯應該是多麼巨大的尷尬呀。

黨票兒啊,黨票兒!你現在是一根兒澇政治資本的繩子,你是心術不正的惡棍們,最廉價的外衣,你們都變成了,駭怕一黨專制淪為光桿兒司令,從而湊起來的小份子們。瞧瞧你們驢唇不對馬嘴的名字,就能足以証實這一點。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戰友們,任憑他們站在英靈的高崗上放生痛哭,你照耀過的錦繡前程上,再也找不到你們耀眼時期的那一片輝煌。

27

到縣政府上訪告狀我們都去了好幾回了,頭一天上訪時,那位斯文的秘書不是讓我們等七天嗎,七天之後,那斯文的秘書又說想不起來是什麼事了,真是難怪這傻政府還用了個傻秘書。我們趕集似的快到中午了,又換出來了個油頭粉面的副縣長,他說又讓我們等七天,這回說要研究研究,之後又是個傻七天。七天之後他答復我們一大套理論,一堆誰也不明白的詭辯論。我們提出要找縣長,他說不在,一個內部人偷偷地告訴了我們縣長的辦公室,我們才找到了這裡。縣長辦公室不挂牌,這也難怪我們找不到這裡。於是我們上去敲門,沒回應,就在那靜等,很長時間過去了,縣長滿以為我們都走了,就開了門往外看,我一下子把門拉住,總算是從縫隙裡把上訪信遞了上去。

原來有一個縣長,隻是因為答不上來縣裡有多少科技人才、多少虧損企業,新省長說他沒水平,一句話就把他給拿掉了。都說這位新上來的縣長能力大,其實聽說是新省長朋黨哥們兒中的“老疙瘩”。這個新縣長一上任,就顯現出了他巨大的能力:黨說不讓亂佔耕地搞建設,他就強征一大塊地蓋政府,奪去土地的農民們到政府說理,他說是聚眾鬧事,下令惡警們用電棍捅傷好幾個,到省裡上訪,新縣長派警察攔車,沒辦法走著去,到現在也沒結果。

28

前院兒一拐彎兒的過道上,人一天比一天少了,已經找不到剛動遷時的熱鬧局面,在政府的高壓之下,交槍投降的人多了。不管他們情願或是不情願,都算是一種解脫,或者說是卸包袱,這是一個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大包袱。有誰會相信,這負擔竟會來自於他們合法的財產呢,在這個連自己財產都保不住的制度下混日子,還好意思大談什麼別的權利呢。

簽了字的態度就轉變了,說一些泄氣的話。可以理解,這是他們自己受創以後的看法。總之,仍然堅守陣地的人越來越少了。這幾天小過道兒上常常來一個酒熏熏的痞子,他大講SARS和新縣長喝酒、嫖娘門兒,就向他都看見了似的。還有SARS的那個矬子親家公,也到這裡來混,他是SARS花錢雇來管事的,當然也當探子。昨天路邊上一住戶玻璃不知讓誰給砸了,是不是這幫人又要出什麼新花樣了。

就這樣的一個態勢,整日的惶恐使留守的人們都神經過敏,長此以往,我不得不先買個小房子,為今後留條後路。看情況我要做最壞的打算了,不過我一定能堅守到最後。我希望我們的風氣能夠好轉,但現在看起來很難,當局企圖繼續混下去的路讓他們越走越窄了,政治生命的火花在亂政中抖動,眼看就要油盡燈枯,他們手裡隻剩下一條“保護社會穩定”,這一條繩子了。過去的官吏們都底子薄,走過一個“火紅年代”之後,才發現自己以窮得叮當三響,當夢一樣的虛幻嘎然而止,這些人認為所有的思想教育都是騙局,唯有資財才是謀生的寶貝,為此,他們全都不務正業地改行,去敲詐勒索了,能管正事的根本就不存在了。

29

第二批工程也快開始了,前邊又動遷走了一大片,形成了一塊空地。經過這一年多的觀察,我發現他們是搞了一個奇特的戰術:首先讓時間與恐慌磨去人們的棱角兒,好讓一些人從正常的理念中爬出來,讓他們看清楚說理的寶葫蘆就挂在劫掠者的嘴上。當這個“蘑菇戰術”的霸佔計劃一旦出事他們就停止炮擊,集中力量把這個矛盾消化掉之後再繼續戰斗。總而然之,他們在這場戰斗中是能騙就騙、能詐就詐、能哄就哄、啥事都干,就是不干人事。編瞎話時啥都答應,說的比唱的好聽,隻要你搬家拆了房子,再去問問就啥都泡湯、啥也不承認。誠實的人都想見識一把什麼才是說理,那你就等著一頓來回踢,等到踢成月圓時,你一定會自己乖乖地放棄。上了當的人誰都不對外邊的人講,那是怕別人笑話,然而別的後來者還是要繼續的上當。

這些很壞的思想意識蛀空了整個的社會,是個不好收拾的時候了。鋪天蓋地的說教如同隔靴瘙痒,什麼用也不頂,這就象用一個惡貫滿盈的凶犯,給公眾講德育課,說得越好效果就越差。生活在社會裡,每一個人都會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讓空洞的說教、幾個如鳳毛麟角似的好事蒙騙住的,也隻能是社會上活著的幾個缺心眼子。

30

季節無情地演變成為秋天,葉子們都由嫩綠、淺綠、深綠、最後成為金黃而落下。時空的哀怨,無情地折磨著每一位向善的心地,讓破敗不堪的思緒在大腦的深處生根。襲來的痛楚吃掉你對生活熱望,在你不斷的尋覓中,仍看不出一絲進取的縫隙。我看這世界是一堵野性透頂的高牆,想不到我們自己創造的產業,一夜之間就被操控在巨大的魔掌下,並且還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這時你才出奇地感覺到,財產原來是一個解釋不清的累贅。

一個有名的痞子會使刀扎人,聯合艦隊的人不敢找他。UFO與之黑道的哥門兒起作用了,找一個比他高明一號兒的大痞子,中午喝頓酒就把事兒扯平了。這痞子真不夠哥門兒,多給他了,他還往外說,弄的誰也不走了,全拿他當樣板。後來那痞子改了嘴了,又說沒那麼回事了。想多要回來一點補償比上天還費勁,搞的你骨頭不疼肉疼,一個亙古未有的奇觀出現了:一個自己的財產,別人連哄帶騙的霸佔,最後還須和強盜打溜須說小話兒,你說出奇不出奇。

共產黨不是要搞“黨風廉正建設”的嗎,怎麼和惡勢力搞到一起去了呢?隻要讓我們看看改革開放的背景,就很容易找出來了。在我們總設計師的心理,改革就是要逐步西化,大搞資本主義,這件事情在他萌念的被窩裡,就已經成為了一種隱私。那時侯,當革命先烈的熱血還沒有冷卻,共產還不到半百的時候﹔當一部分偉大的革命家仍然健在、革命的後代正在發芽,關於這些,我們的設計師又怎能不瞻前顧後呢?於是,他善意地在《憲法》裡設計了一句謊話,又於是,這些謊話被一大群萌芽的革命後代看破了紅塵,他們就都高舉著優良品種的大牌子沖上去了,佔據了他們不該得到的那一份厚重資產,安全地轉移到另外的一做靠山上去享福了。然而,所有這些都給全黨的馬屁精們作出了榜樣,一下子就在社會主義的飯房裡,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哄搶。看吧,餓狼似的一群人沖上來了,他們把共產的破鍋撓的是吱嘎濫響。這時候,已經是垂暮之年的總設計師,再也沒有能力挽回兒孫們給他惹的禍,那麼就躺在功勞簿上等死去了。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夜我會到領事館門前點上一支蠟燭,面對法西斯暴政點上一支不滅的蠟燭,16年前的今夜,長安街上天安門廣場你我熟悉年輕的身軀,倒在那裡,長眠不起再也聽不到他們的聲音;這一瞬間,他們眉宇間流露出的無助神情,讓人過目終生難忘,震撼。有感到送上一首小詩,表達我的思念。
  • 6月3日於華府Farragut Square﹐由全球告別中共大聯盟、全球民主運動聯席會議、魏京生基金會、大參考、華府論壇、大華府退黨服務中心 等三十多家民間機構,代表發表演講,共同譴責中共暴政,聲援200萬人退出中共。
  • 6月4日下午1點,告別中共大聯盟、民主陣線聯盟、中國公民維權委員會、六‧四傷殘者團體、在日中國人團結聯合會、後共產時代中國籌備委員會及大紀元時報共同舉辦了「勿忘六四‧退垮中共」的遊行和集會,紀念1989年天安門屠誠十六周年、共同譴責中共暴政、聲援200萬人退出中共。
  • 六月四日晚多倫多多個華人團體包括六四事件調查委員會,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民主中國陣線加拿大分部,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舉行紀念六四燭光悼念活動。兩周前剛剛抵達加拿大的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郭國汀在會上發言,呼吁更多的人站出來,反對中共的迫害和暴政。
  • 中共垮臺後﹐中國不會亂” ,這是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費良勇6月5日在德國的一場“紀念六四暨中國政情研討會”中做出的論斷。時任德國一家保險公司高級主管的費良勇原本是原子反應堆工程師﹐由於工作業績優秀﹐80年代公派赴德國﹐撰寫了大量論文。六四屠城時﹐費良勇正在德國﹐出於正義﹐挺身而出﹐譴責中共暴政。16年來﹐費良勇致力於中國民主事業。
  • 傅瑩女士:

    喜聞你麾下之中共駐悉尼領事館一等秘書陳先生用林,基於良知的覺醒,公開與暴政決裂,不禁攜酒而歸,竟成一醉。為你能培養出如此有智慧的部下,深感欣慰。

    今日之中國,政治腐朽,社會糜爛,人心敗壞,國運傾頹。經濟繁榮表象之下,社會矛盾如地火奔行;國勢強盛外衣之內,重重危機蓄勢待發。權力異化,成貪官斂財之器;金錢骯髒,為奸商買權之用。世事艱危,更有甚者──暴政猖獗,虐民以逞,已成政治黑幫;宦海兇險,傾軋成風,幾如虎狼之穴。

  • 澳洲的自由社會就是和中共邪黨社會千差萬別,近幾日最受世界關注的就是澳中使館原大使陳用林先生獻身說法,揭露惡黨中共其暴政暴行的正義之舉。對於這個對於中國海外華人有著深遠意義的消息,澳洲各中文媒體對這件事的態度可是天壤之別。有的說陳先生是為留澳而“編造謊言”﹔有的說他是真的不能容忍中共的邪惡了,不願再與其共舞﹔還有的說他是第一個覺醒了的為中國共產黨辦惡事找回良心的中國人,等等等等。
  • 今日中國,暴政猖獗,社會敗壞,在表面的昌平之下,危機重重,中共統治隨時可能解體,希望所有的中使領館官員,停止助紂為虐,選擇訣別中共、脫離暴政、持守良知保平安,不要喪失機會成為中共的殉葬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