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鋒夫婦:程翔案疑與九評有關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6月5日訊】新加坡英文《海峽時報》駐香港特派記者程翔,4月底被中共設局誘捕消息傳出之後,凌鋒夫婦非常震驚。凌鋒曾著文<我以我血薦程翔>。文中稱:“以程翔的人品,以他的專業精神,絕對不會為“大量間諜費”而出賣人格。希望之聲記者夏語冰6月2日晚採訪了凌鋒夫婦。凌鋒對程翔的被構陷,作出驚人的揣測。

中共設局誘捕程翔,正是中國百萬人退出共產黨的敏感時間。有傳聞:中共懷疑已於去年二月亡故的金堯如參與寫<九評共產黨>。金堯如是程翔在《文匯報》的老上司。很可能中共企圖從程翔打開<九評共產黨>寫作班子的缺口。

凌鋒夫人楊月清表示,絕對難以接受中共對程翔的構陷,誓為程翔鳴不平。

以下是採訪凌鋒夫婦實錄:

記者:凌先生,您好!關於程翔這件事,我想請你談談,你跟他是老朋友了,你能不能跟我介紹一下你認識他的情況?你對他是怎麼樣看,對他這個人、人品各方面。

凌先生:本來我跟他是不認識的,因為當時他在文匯報,我們是反共的,第一次什麼時候見面,我也不記得了,反正是因為六四”前後發生學運的時候,等於香港不同的政治立場的人都集合在一起,包括他以前的老總是金堯如,都是差不多那個時候認識的。

他是香港大學經濟系的,畢業出來本來是前程都很光明的,如果做政府的公務員,可以做到政務主任,我看他的資料,大概可以有四千塊錢工資,但是他到文匯報去,因為共產黨講平均主義,即使在文匯報工資也不能太高,因為那時國內很窮嘛,所以他在文匯報三百塊錢,…到文匯報去。文革嘛,他們在外面也不大懂文革到底怎麼回事,以為真的像共產黨所宣傳的那樣:民主、自由、平等。

記者:喔!原來他還是為了自由、民主、平等這種理想,投到文匯報去的。

凌先生:對啊!後來80年代就派他到北京擔任文匯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當時我們知道在改革開放初期,北京的知識界思想也很活躍,大家都想否定當年共產黨很多東西,都要走改革開放道路,這些人很崇拜西方,當時他跟這個思潮也結合在一起,所以在發生89年學運的時候,他是站在改革的立場。

但是文匯報裏面也有些人包括金堯如、他們社長黎子中,金堯如當然是黨員,黎子中是民主人士,但是也都支持學運的。但是到了六四屠殺以後,中國就開始收拾文匯報了,因為他們過去背叛了嘛。收拾文匯報以後,就看得出你是真正站在同情人民的立場,還是說假的、不堅定的。中共收回《文匯報》以後,大部分人都重新再說共產黨的話了,但是社長黎子中就脫離,《文匯報》的高層裡面隻有程翔─副總編輯,就跟黎子中一起脫離《文匯報》。高層裡面程翔比較難得,沒有認同,就離開《文匯報》,後來跟黎中辦《當代雜誌》,等於是要繼承《文匯報》當年的改革精神。

當然我們知道香港辦一份雜誌,經營很困難,香港雜誌也很多,後來辦辦,就經營不下去了。工作也換來換去,後來就做到現在的《海峽時報》,是新加坡的英文報紙。凌先生:在接觸裡面,因為我們這種人都是比較有共同的經歷,當年都愛國、愛黨,後來又脫離了,等於我們大家都可以彼此比較了解對方,特別的私人交往沒有,但是香港地方也不大,所以一般在公眾場合、party、集會,一般我們也都會,我覺得他做人還是蠻正直的、誠懇的。我甚至覺得他還比較迂.

記者:就是太忠厚了!

凌先生:腦子不會,像一些腦子太靈活,會見風使舵,他不會的.

記者:那這一次中國政府我覺得也很奇怪,他是引誘他去拿趙紫陽的書稿,可是外交部的發言人又說這次事件跟趙紫陽書稿沒有關係,據您的分析,他為什麼要否認這一點呢?

凌先生:因為我想如果跟趙紫陽的書稿,因為在國際社會對趙紫陽還是蠻同情的,扯上趙紫陽的話,中共方面道理就很虧,因為已經軟禁了趙紫陽十幾年到他去世,中共的表現都很差勁,所以扯到趙紫陽的時候,把趙紫陽的講話當作國家機密那種東西,等於說對人家來講,很難說服外面,所以現在把他說成是間諜,跟趙紫陽沒有關係,一般人覺得這個間諜,這是出賣國家的利益的。

記者:不允許聘律師辯護,也不允許公開審判,可能是有這個原因吧?

凌先生:對啊!所以他就換一種方式,不講哪裡間諜,什麼境外機構,你也搞不清楚所謂境外到底指的是什麼,他故意這樣賣弄,將來最後判決的時候,他還可以有一些餘地在那裡玩花樣。因為事實上共產黨整人的時候,抓你的時候用這個罪抓,抓走判決的時候是另外一條罪名。因為他可以把你抓去以後,等於是經過逼供,榨出你其他東西出來,其他罪名加給他。

我想程翔應該也是這個問題,所以他不能把話講得太死,甚至我們看到外交部網頁上本來說程翔領大量間諜經費,到後來把這個網頁有關程翔的東西都撤掉了。我想他自己心裏心虛,講得這樣肯定,什麼證據很充分,網站在哪裡,將來公開宣判時,對照一下,前後都不一樣的。

從我跟他接觸裏面,他這個人做人很正直、很誠懇,絕對不會做出,他的愛國是真的愛國的。因為程翔我也知道,對趙紫陽有一種情結,因為他當北京辦事處主任的時候,那幾年正好是趙紫陽擔任總理、擔任總書記,中國就往改革方向走,所以他對趙紫陽特別有感情。後來他離開《文匯報》,也是因為他不肯認錯,認為趙紫陽做法是對的,所以他跟趙紫陽有一種特別感情。所以用這種來騙他,更容易把他引上勾。

凌先生:我今天有另外一篇在臺灣的報發表的,寫的比較詳細的,因為這件事第一個公開是《經濟日報》,因為《經濟日報》,他裡面的一個老闆是程翔的同學,總經理是程翔在《文匯報》的同事,都是當年金堯如底下重用的人,他們這次能夠披露這個消息,已經是不容易,他們還顧念著當年那些感情,而且我想劉敏儀為什麼,根據劉敏儀講,他們經濟日報他們早就知道,因為我估計他們平時跟程翔一直有接觸的,突然之間程翔一個月不見了,他們肯定會問劉敏儀,到底程翔哪裡去了!

所以當時劉敏儀要求他們,我估計是把情況告訴他們,可能暫時不要公開,北京警告,北京經常這樣子,一抓人,你不准講,你講了事情越搞越僵。因為你不講,他就有那段時間,用逼供,很多人往往都沒有認識到這一點,以為可以不講,私下透過一些管道解決,對共產黨來講,除非你這個人是非常非常大的人物,否則我看…。我今天臺灣日報一篇東西寫得是比較特別的,我心裏一種想法,可能這次抓他,跟法輪功也有關係。

記者:他跟法輪功會有什麼關係呢?

凌先生:我是懷疑北京一直在找”九評”寫稿人,因為程翔跟他們這些老同事的關係,所以想從他嘴巴能不能…,我有這個懷疑。因為程翔進中國幾次都有事情,如果說他以前在《海峽時報》發表的也認為是國家機密,老早可以抓他了,一直拖到現在,而且4月22日抓,這個時間很敏感,正好是一百萬人退黨的那個日子,共產黨趕快要把法輪功、《大紀元》的事情搞清楚,我自己在懷疑,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

因為我前一次還得到一個消息,金堯如不是去世了嗎,去年二月份去世的吧,據說共產黨還懷疑”九評”的作者跟金堯如也有關係,去世以前就寫好了,說明這個問題共產黨一直想搞清楚,所以很可能想從程翔這裡打開個缺口,可能都是在新聞文化界待過的,或是中共宣傳部門待過的比較可能會寫..

凌先生:我想等於是大家要多發出點呼聲,另外可能還是要找外國人來出面,老共比較怕美國,自己本地人出面,香港人出面,他就覺得根本就看不上。叫老外出來講話,但是問題是老外出來講話是不是一定有效,也很難的,共產黨越來越蠻橫了,這樣子我想對程翔,我們也不宜抱樂觀的態度,大家應該繼續努力,去努力比不努力好。

凌先生的夫人楊月清表示:知道程翔被捕的消息,非常的震驚,也非常的憤怒,因為程翔是我先生的老朋友,大家是同行,同時也是在香港的新聞媒體界中,我們特別敬重的其中一位好朋友,這兩天在大紀元新聞網中,大家都可以看到他,報導他的新聞的時候,都有兩張相片,我特別注意到他的相貌,真的是好忠厚、好正直,大家朋友心目中,程翔也確實是一個非常有正義感的一位很忠厚的老實人,對他今天遭逢這樣的噩運,我們有很大的不捨,而且特別是我,因為他跟我的先生是同行,我自己覺得感同身受,所以我非常了解敏儀今天的心情,我希望他能夠很平安的渡過這個難關,早日回到自由世界來,和家人團聚。

我見到一些報導,這些還不能夠證實的,說他可能會被指控為「臺諜」,我覺得對於這樣的指控,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事實,這是非常滑稽和荒謬的,因為我和我先生,我先生是評論員凌鋒,我們不止一次跟程翔同時一起在臺北參加一些座談會、研討會,不管是關於臺灣民主化進程的討論會,或者是關於香港一國兩制的研討會等等,作為一個資深的記者,程翔他平時穩重的表現,他是非常恰如其分的,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稱職、非常優秀的記者。

我絕對不相信有中共給他的這種「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指控,我覺得非常荒謬,對於中國這樣一個國家,今天墮落到要設圈套來誘捕一名數十年忠於職守的資深記者,這樣的行為,我引以為恥,我呼籲大家一同關注這件事情,給中國壓力,儘快的釋放程翔,希望他能夠儘快回家。

同時我也藉此向程翔的太太敏儀大嫂致最深切的慰問,同時我也要呼籲所有的朋友們,大家要繼續關注給中國壓力,在人權上、民主自由上,他們一直在開倒車,希望大家都應該給他們譴責。(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政論家凌鋒多倫多暢述反共心路歷程
凌鋒:獨裁者的和平隱藏更大危機
【熱點互動】國共合作是福是禍
凌鋒:變臉
凌鋒:變臉 人氣 3
最熱視頻
【直播預告】美大選日 17小時接力直播
【有冇搞錯】五中全會 十四五接續十三五大失敗
【時事軍事】台灣鋪路爪雷達 掌握中共空中活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