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全球七一退黨日(四)

標籤:

【大紀元7月10日訊】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安娜:那我們現在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費城的余先生,余先生您請講!

連接收看

余先生:您好。我想提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如果中國共產黨垮台了,那麼中國的希望在那裡?哪個政黨可以來領導中國?中國是一個大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一個國家,情況也很複雜,哪一個政黨來領導能夠把中國全國團結起來?第二個問題,如果共產黨不肯和平交權,那麼還要打多少年?要死多少人?這樣的結果,世界上誰最高興?受害的又是誰?請大家想一想,後果我認為是相當嚴重的,就是這麼簡單。

安娜:好,謝謝余先生。不知道哪位來回答他的問題?

凌鋒:我想我是在中國居住很長時間,當時我們也是受共產黨欺騙的!比如說,當時認為毛澤東是萬壽無疆,你簡直不能講毛澤東,連毛澤東有病都不能講,當時認為毛澤東死了就天下大亂了,中國就完蛋了!其實毛澤東死了,中國只有更加好,沒有更加壞。

那至於共產黨領導的就是好嗎?我們知道共產黨統治中國,統治中國以前,共產黨內部鬥爭,自己人殺自己人就殺了很多,統治中國以後,中國非正常死亡人數就七、八千萬。

所以我想當時如果是國民黨蔣介石繼續統治中國的話,雖然他是一黨專制,也沒有共產黨這樣壞。但是共產黨奪取政權的時候,我們知道,各級中國的教科書所講的,是消滅了八百萬蔣匪軍。八百萬的數字呀!為什麼當時就沒有人講?這八百萬人,當時中國犧牲多大呀!那為什麼當時不罵共產黨呢?而是罵國民黨呢?因為那是國民黨腐敗。

現在是共產黨腐敗,我想也應該換一個新的政治力量,現在新的政治力量不是沒有,是共產黨不允許它們存在!共產黨比國民黨更壞,國民黨那時候還有一些其他黨派存在,那個時候報紙都可以批評罵國民黨;但是共產黨就不許這些其它的政黨來批評它,不許有媒體批評它,所以它不知道比國民黨壞多少倍。

但即使是這樣子,我想共產黨垮台以後,中國只有更好沒有更壞,因為只有共產黨垮台,我想其它政黨都會出來的。就正如東歐垮台以後,一個共產黨陣營垮台以後,東歐、蘇聯共產黨垮台以後,除了南斯拉夫因為種族太多發生了一點內戰;但是從整個,比如俄羅斯來講、從東歐一些國家來講,並沒有發生太大的混亂,會有其他政治勢力來代替的,所以共產黨不是不能倒台的神話。我想剛才也講了,共產黨洗腦實在是太厲害了,不應該再受它蒙蔽。

李天笑:從第二個問題開始講起。我覺得,首先這麼多人起來抗議呀,每天幾百起的突發事件,最近在浙江、安徽,去年在四川都發生的暴動,這是誰引起的?這是因為共產黨自己所做出的事情,引起了老百姓的不滿,它又沒有一種正當的渠道來讓老百姓來疏通,來抒發自己的不滿,所以說老百姓不得不起來。

而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又透過它的軍警、透過它的武警,甚至動用軍隊來鎮壓使得死人;將來如果它繼續採用這樣的形式,造成很多人死亡,這個責任應該由共產黨來負,而不是歸結到人民來負。所以這個問題,你應該提:共產黨為什麼要鎮壓?為什麼要殺這麼多人?以前殺的就是近七、八千萬人,現在死亡這麼多人,你為什麼還要這樣繼續做下去?所以這是第一點,這個問題應該這麼問。

第二個問題,就是說誰來領導的問題?我覺得就是說做為一個國家來說,它有一種管理的方式,這種形式,那麼這種功能,實際上中國有很多這種有才能的人,恰恰是這些有才能的人,在共產黨的體制下被壓制了,他們發揮不出來。那麼這樣的話,如果說共產黨的這個體制,共產黨哪一天崩潰了以後,這些人他能夠得到這樣一個管理的機會,充分發展、施展自己的才能,中國可能會更好。

安娜:那我想剛剛那位觀眾,他和很多中國人一樣,非常關心中國人民的前途。比如說,他剛才提到的一個問題,是我們很多人都曾經想過的問題,就是說如果中共它不和平交權,出現流血事件,那有更多人可能會死,那這種情況怎麼辦?就是說它不和平交權,那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

韋實:那現在實際上這種發展趨勢,跟六四的時候不太一樣。首先先澄清一點,就是說這位先生好像認為,如果中國在這種情況然後死人,那麼好像認為中共不應該負這個責任,然而恰恰開槍的是中共,就是說一切都是中共造成的,這是其一。

第二點,所有這些共產國家倒台,其實都是沒有透過暴力的,實際上現在來發現,譬如說像波蘭,像俄羅斯,實際上人們知道了真實情況以後,自發的對黨的這一種不要的情況,包括軍隊調轉槍口。就是實際上人如果知道了這個真相以後,是不喜歡用武力的這種形式來結束的。如果到那時候共產黨再開槍,那麼它會曝露在全世界國際的注視之下,那是千夫所指了。就是說中國人是愛好和平的這是其一。如果有這種情況,共產黨狗急跳牆那責任它要自己負。

李天笑:我覺得有一點共產黨可能到時候要鎮壓的時候,那個槍開的出來開不出來還是一回事。當時在羅馬尼亞時期,大家都知道這個事情,當時在一個廣場上齊奧塞斯庫發表演講的時候,剛講了一半,在廣場上有一個很小的聲音,在廣場的角落說:打倒齊奧塞斯庫。結果引起一種震盪性的效應,使得最後齊奧塞斯庫這個演講都繼續不下去了,發現所有的人在幾秒鐘之前、幾分鐘之前好像還是站在他這邊,突然成了反對者,他的軍警、他的警察、他的暴力機器,完全沒有在能夠作出自己反應的時候,這個政權就催枯拉朽的倒台了!

所以說中國共產黨,如果全民都認清了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一個面目的時候,很可能到那個時候,共產黨的鎮壓能不能形成、槍能不能發出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安娜:那我們在節目結束之前,我們再接兩位觀眾朋友們的電話。下面請紐約的楊女士講。

楊女士:喂,可以聽到嗎?

安娜:您請講。

楊女士:首先我就是聽到剛才那位費城的山東的一個老先生,還有紐澤西的一個女士,他們好像就是講沒有共產黨中國怎麼辦?我覺得他們是出於一種善良的心情。很多人,我曾經也有過這種想法,另外一個他們沒有認清共產黨的一個真正的本質。我是出生一個全家八個人,兄弟姐妹都是黨員的一個家庭,但是在這邊看了電視以後,越來越了解共產黨的本質,我覺得沒有共產黨沒有什麼可怕的。

第一,毛主席毛澤東那時候死的時候,全國上下也是覺得沒有他,中國是不是就完了?不是照樣這麼多年,中國這幾年也還是沒變,老百姓這幾年也還是有好有不好,就是沒有他也是可以的。第二呢,我覺得東歐發生了一些巨變,曾經就是說可能有一段時間是會混亂一些,那慢慢就逐漸走向平穩了!

還有一點我覺得如果老百姓太善良的話,就是說共產黨它說,就是要平穩平穩,但是我們給它的平穩時間越多,越給了它機會,共產黨的那些貪官越多,我覺得那就是幫助了共產黨,所以我認為老百姓應該多認清一點共產黨的本質。

安娜:好,謝謝,謝謝楊女士。那我們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他是維吉尼亞州的蕭女士。哦,對不起!蕭女士已經下線了。剛才有這幾位觀眾的問題,我就正好想到哈威爾在回答在出現九評共產黨引發了百萬人退黨的現象的時候,他說以和平方式令中共解體的這種方式呢,他說是對抗共產主義最好的武器,不是採用武力器械,而是採用道德、理念和知識為武器,能夠面對威脅而勇敢的站出來,堅持真理是最有效的辦法。請問凌峰先生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凌鋒:這個我想他就是總結捷克、斯洛法克的那個天鵝絨革命吧!天鵝絨革命事實上就是說這種和平的革命,等於和平的轉移政權吧!我想這個也是應該中國所學習的。

李天笑:那實際上東歐的這種方式,就是延續了軍事革命、城市革命等等,這個天鵝絨革命、玫瑰革命等等。它的特點是什麼呢?就是通過不流血的民眾運動起來,最後迫使這個政權自動的交出它的權力。那麼這種情況在中國會不會發生?我們現在還不清楚。但是有一點就是目前兩百六十多萬人的退黨運動,實際上是從內部攻垮了這個共產黨的這個堡壘。

這種形式很可能和蘇聯的這種至上而下的形式,以及和羅馬尼亞的群眾在突然之間的爆發,還有波蘭的這種工人運動的興起可能都不同。所以說每個國家最後使得共產黨崩潰的方式都不同,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共產黨這個政權在人類歷史上是不得人心的,它現在已經走到最後,已經走進墳墓這一步了。

安娜:那說到這兒呢,我就想到你剛才說有二百多萬人的退黨,那麼現在最近中共的高官的級別越來越高,都紛紛的脫離中國共產黨,就是出走,他們叫叛逃呀。那麼您覺得像中共這些官員的行為,他們對整個中共高層的這些官員有什麼影響嗎?

韋實:實際上很大的影響,就是一種選擇,什麼叫選擇?就是這些人都不傻,他們做這些行為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中國高層的這些官員呢,一是想自己有一個後路,二是實際上他們早也知道中國共產黨不行,實際上能撐多長時間的問題,那第二個問題呢就是說給自己留後路了!那麼他就做了一些很可能像把自己的文件呀,把這些留下來,做為將來洗清自己罪名的一個證據,那我想這可能是一個很重要的一個趨勢。

安娜:那我們再接最後一個電話。

觀眾:等等吧!等最後我們再和平演變,那麼我想穩定下去共產黨他自己也會改的,那這個想法是不是正確?請大家指正。

安娜:謝謝張先生。他的意思是說可不可以讓共產黨自己和平演變,這樣下去他有沒有可能改?

李天笑:這個問題呀,實際上已經給了共產黨充分的機會,在每一次它所進行的這些政治運動之後,它都說要對文化革命、反右運動等等的一個反省,但是它還不斷的還在繼續進行,剛進行了六四鎮壓之後,他開始又鎮壓了法輪功。

所以說整個的這個過程,比如說他它行了這樣的改革,不是說他真正想提高人民的生活到一個什麼樣的程度,其實它是想維持自己的政權。因為文化大革命已經把國民經濟搞到崩潰的邊緣,怎麼辦呢?改革一下,鬆一鬆,實際上經濟上帶來的成果,生產力比以前有了所謂更大的幅度的增長,但是問題的實質是要維持自己的政權。

因此,我覺得這個問題應該說中國共產黨被給予了這種機會,但它一次又一次使人民從失望到絕望,六四最後到現在,實際上到現在反這個腐敗,反這個官倒,它越反實際上貪官越多,越反腐敗越盛,什麼原因?共產黨它本身的這個機制,它本身就是一個腐敗的,腐敗不是它存在的形式,是它的一個血液,就是它是靠著這個腐敗才能維持下去的。

安娜:所以它是改不好了?

李天笑:這個沒有辦法改的,這如果說他要改,也是說它維持著他這一種腐敗的政權,那麼讓它繼續腐敗下去是嗎?中共越來越腐敗,最後是老百姓遭殃,所以與其讓它繼續侵吞人民的財產,繼續站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還不如請它自己讓步,讓它退下去。

安娜:嗯,那好,今天時間的關係我們就只能到這裡了,各位觀眾朋友們感謝您的參與和收看這次《熱點互動》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完)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7/10/2005 00:25:30 A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美國熱門樂隊歌手製作退黨歌
全球退黨月22日華府達高潮
田園:中組部出面闢謠說明甚麼
梁耀:千人退黨何需驚動中組部長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喬治亞州視頻爆猛料 巴爾被警告
【思想領袖】努涅斯議員:拜登假裝贏得大選
車評:玩樂工作兩兼得 2020 Toyota Tacoma Ltd
【十字路口】川普三大戰場反擊「選舉政變」
【微歷史】恩格斯百年陰謀 結出2020美大選惡果
【西岸觀察】舞弊視頻主角現身 喬州州長變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