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禍》尾聲

丁抒
font print 人氣: 21
【字號】    
   標籤: tags:

一九六一年的廬山,同兩年前一樣的美。山巒、嵯岩、松木、溪流,一切都是老樣子。像兩年前一樣,中共中央又在這裏召開了一次會議。這一次鑒於巨大的災難已經發生,國家面臨著嚴峻的經濟形勢,毛澤東的心情與兩年前大不一樣了。在六二年八月的北戴河會議上,毛說:「一九六○年下半年,一九六一、一九六二年上半年,都講困難,越講越沒有前途了,這不是壓我?壓我兩年了....」(注1:《黨史研究》一九八四年第二期第二十三頁。)這倒是實話。

六一年時,他的確感到了巨大的壓力,儘管別人並沒有去壓他。黨和國家的日常事務已操在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的手裏。毛雖然不願召開黨的九大,退休去做名譽主席,可是他是還有了一份倦意。與人奮鬥雖然其樂無窮,可是一旦成為輸家,也就難免有英雄未路之感。他沒有親近的朋友可以吐訴衷腸,卻又像普通人一樣需要有個吐訴的對象,於是他在廬山便對身邊的一位保衛人員談起了他的「三大志願」:一是下放去搞一年工業,搞一年農業,搞半年商業;二是邀請一個地質學家、一個歷史學家和文學家,一起騎馬對黃河、長江兩地進行實地考察;「三是最後寫一部書,把我的一生寫進去,把我的缺點、錯誤統統寫進去,讓全世界人民去批評我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說到這裏,他歎了一口氣:「我這個人啊,好處占百分之七十,壞處占百分之三十,就很滿足了。我不穩瞞自己的觀點,我就是這樣一個人,我不是聖人。」(注2:《人物》一九八四年第四期第九十一頁。)

毛澤東歎了氣,顯然頗有些傷感。一九六一年八月他在廬山說這番話之前,一定已經考慮過中共中央請他退休的可能性。了此三願固是人生一大快事,但以他的性格來看,要是真的被迫退休,騎馬去遊黃河、長江,寫部自傳倒還可能,沉到社會底層去搞幾年實業則絕對不會。他是個叱吒風雲的人,他不甘心這樣平淡的結束他的一生。他意識到了這種結束的可能,他要抗拒這種安排,他決不打算實踐它。這就是為什麼他只對一位普通警衛人員而不對黨內同僚說這番話的原因。

可惜的是,一方面他自己抗拒這種安排,另一方面劉少奇又缺乏勇氣和遠見去促成它。毛澤東捱過了一九六一年,退休下臺的危機已經消散,他便再也不談那「三大志願」了。以後便是毛步步進逼,劉步步退卻,直到文革爆發。動亂十年,一場浩劫,無數人自殺,無數人被殺,死者名單上頭一個就是劉少奇。至於毛澤東本人,要是六一年時主動缺去党主席的職務,儘管製造兩千萬人餓死的慘劇已是中國歷代統治者最大的罪惡,人們或許還會給他一個「好心辦壞事」的結論。但是他接著又導演了文革,制告了一場浩劫,他那視人命如草芥的專制本性已暴露無遺,「人民大救星」的外皮被剝離殆盡,人們只好將他列入古今中外壞統治者的隊伍裏去了。以大規模的政治迫害、大規模的經濟災難、大規模的饑饉為特徵的毛澤東時代,將長久地被我們的子孫譴責、詛咒。

抗戰期間,中國失去兩千萬人民,結果是日本投降,民族翻身。三、四年後,中國又失去數百萬人民,換來一個共產黨政府。又過了十年,一場人禍使中國再度失去兩千萬人民。要是這兩千萬生命的代價能使全民覺醒,齊聲呼喊「毛澤東的路子走不通」,趕他下臺或者逼他改弦更張,那麼也還可以說我們的人民沒有白死。然而,兩千萬條生命換來的卻是句「我們要搞一萬年的階級鬥爭」的豪言壯語。

兩千萬生命不僅沒有使毛澤東清醒,反而使他掀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文化革命,又再度葬送了百萬人的生命。這一回,人民的鮮血倒沒有白流,多少換來了一點「自由」,換來了「包產到戶」和「分田到戶」。頑強地推行其「一大二公」模式的社會主義,把幾億農民的自由奪到有史以來的最低點、製造了歷史上戰爭以外最大的人禍的毛澤東終於成了輸家。他的「三面紅旗」隨著文化革命的可恥失敗而被人民拋棄,變成了博物館裏的歷史名詞。不過,他的「思想」還在「堅持」,他的遺體還要供奉在首都的中心,好像是叫人民永遠不要忘記,就在離他躺著的地方不遠的天安門城樓上,他一手導演了人類歷史上最反動的革命。

如果再繼續寫下去的話,那就該是另一本書《浩劫》的內容了。(全書完)

《貼後語》

有關中國人的近代史,在民間能找得到的可信資料實在不多。丁抒先生寫的《陽謀》與《人禍》難得地以中共自己的史料為證,向世人揭開了一些中共至今尚不肯承認的可怖真相。

海生認為《陽謀》和《人禍》中描寫的中國歷史,和日後在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有直接相聯的關係。希望CND和【華夏文摘】能將此二書收錄在【網上文革博物館】內。

丁抒先生在《人禍》的前言中說:「把這件人類歷史上的大事盡可能完整、如實的記載下來,是中國知識份子的歷史責任。」我想告訴丁抒先生,做為一位中國知識份子,你的確盡了你的歷史責任。可惜在中國,至今尚不能容耐象你這樣盡責的中國知識份子,在國內不容許你對歷史真相盡言所欲。這使我對中國的前途,無法不抱悲觀的疑惑。

自一九八八年秋季起,此書曾在《九十年代》雜誌上,連載了約一年,那時在電腦網上,我們尚無法象今天這樣方便的以中文作為交流的媒介;在近八年後的今天,能將這冊《人禍》送上網,這可能是丁抒先生在當年未曾想像過的。衷心希望科技的進步,能為中國人脫出那專制惡夢的迴圈,出一份薄力。

海生 于楓葉之國.屠龍之都(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九日,毛澤東關於判別香花毒草的「六條標準」公佈後,誰也不再提共產黨整頓作風的事了。儘管中共統戰部長李維漢說過不要求各黨派整自己的風,各黨派還是安靜下來,各自回窩,整自己的風去了。
  • 在一九五六年的中共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劉少奇作了個政治報告,提出:「革命的暴風雨時期已經過去了,新的生產關係已經建立起來……完備的法制就是完全必要的了。……必需使全國每一個人都明白,並且確信,只要他沒有違反法律,他的公民權就是有保障的,他就不會受任何機關和任何人的侵犯。如果有人非法地侵犯他,國家就必然地出來加入干涉。」
  • 反右高潮中,毛澤東說了這樣的話:「對右派是不是要一棍子打?……打他幾棍子是很有必要的。你不打他幾棍子,他就裝死。」(注1:一九五七年七月九日,毛澤東在上海幹部會議上的講話。)真死也罷,裝死也罷,對這些命如螻蟻的小人物,毛澤東是不存憐憫之心的。許多入了「另冊」的右派,在看到同這個政權無理可講之後,就只有以死抗爭了。
  • 「百花發時我不發,我一發時都嚇煞。」六百年前,朱元璋在農民起義軍中初露頭角時寫的兩句詩,可以用來說明反右風暴塵埃落定之後的局面。共產黨一鳴,百鳥齊喑,百花齊被嚇煞,一九五七年夏初那熱鬧的鳴和放在知識份子心頭只剩下了痛和苦。
  • 一九七六年毛澤東去世時,百萬右派中,尚活在人間的那些人已經做了十九年賤民。其中相當多還在他們「就業」的勞改農場裡等待生命之燈枯竭、熄滅。已經回到社會的那部份也還在社會最底層掙扎。直到兩年後中共才決定給「錯劃為右派份子的案件」予以改正,並於一九八一年六月通過決議,公開承認五七年的「反右派鬥爭被嚴重地擴大化了,把一批知識份子、愛國人士和黨內幹部錯劃為『右派』,造成了不幸的後果」。(注1: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
  • 序言

    一九六二年初,那場兩千萬人餓死的慘劇已經過去,生命力似乎無限的中華民族又遂漸挺直脊樑的時候,中共第一副主席、國家主席劉少奇對即將赴安徽就任中共省委第一書記的李葆華說:「回去以後,把前三年的歷史寫本書。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編劇演。再勇敢些,就立碑傳給後代。」多少年過去了,在輿論一律的中國,書沒有問世,劇沒有登台,碑更沒有能豎起。由於接著而來的文革浩劫為害更烈,那場人禍反被淡化了。文革是值得大書特書的,但同樣應當永誌不忘的是導致無數同胞在絕望中餓死的那場「大躍進」、「大煉鋼鐵」以及禍害二十餘年的「人民公社」運動。如果想到那死亡的數目相當於、甚至大於日本侵華殺害的我國同胞的人數,我們便會同意劉少奇「立碑傳給後代」的意見了。

  • 民國初年,中華民族在尋找出路,千萬知識分子更是走在前頭。作為其中一員,二十五歲之前的毛澤東曾經信奉「觀念創造文明」的學說。他認為這個世界需要聖賢作為「傳教之人」,率領眾多辦事的「豪傑之人」去抓「大本大源」,「從根本上變換全國的思想」,「國家因此得到改造,百姓因此得到幸福」。(注1:《<倫理學原理>批注》,轉引自《遼寧師大學報》一九八六年第一期。)以後,他接觸了馬克思主義,覺得自己作了脫胎換骨改造,成了「徹底的唯物主義者」。不幸的是,經過三十年革命的洗禮,他那聖賢傳教、豪傑辦事的一套思想並未死亡,只是被擠到腦子的一角「冬眠」而已。革命成功,執政之後,站在天安門城頭,面對千萬人響徹雲霄的「萬歲」聲,他年輕時的思想逐漸復甦,決定了他執政二十七年間的種種作為。
  • 在一九五七年十月舉行的中共八屆三中全會上,毛澤東屢次將「去年」的舊事重提,抨擊兩位黨的副主席周恩來、陳雲的「反冒進」,說他們「右傾」,將他們罵作「促退派」。會後,毛親自審閱批發了十一月十三日的《人民日報》社論。號召批判右傾保守思想,「在生產戰線上來一個大的躍進」。這是「大躍進」這個口號首次出現。毛對「大躍進」這個新名詞十分讚賞,曾說「我要頒發博士學銜的話,建議第一號贈與這個偉大口號的發明家」。(注1:參見《華東師範大學學報》(社科版)一九八九年第四期中虞寶棠的文章。)
  • 一九五八年如果僅僅鬧個「大躍進」,加上一個「大煉鋼鐵」,雖然弄得民不聊生,還不至於弄出一年多以後「無數農民餓死」的慘事來。可是,就在毛澤東大發鋼鐵燒的同時,他將中國引上了另一條災難之路——在五億人口的農村推行了「人民公社」制度。
  • 如今山東一帶,二十多個世紀之前是齊國,那裏有塊叫「阿」的地方,在當地父母官「阿大夫」的治下,「田野不辟,人民窮餒」。但是阿大夫專門吹牛,虛報政績,齊威王一度受騙,後遣人赴阿查明真相,將他下油鍋烹了。有人認為齊威王這個一國之君,居然能探明地方官員的劣行,可見很有點了不起。其實,他手只有一個阿大夫在吹牛搞浮誇,要識破真相並非難事;要是下邊的大夫們全部向阿大夫看齊,他大概也就被蒙在鼓裹,成為糊塗君主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