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全球七一退黨日(二)

標籤:

【大紀元7月6日訊】 (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安娜:那說到這個我們知道去年年底推出的《九評共產黨》,是《大紀元時報》的系列社論,談到了這個中共的歷史、中共的性質和中共的一些特點,它對中國和中國人民都做了些什麼?但是很有意思是我們看到中國共產黨政府一方面在抓捕、傳播《九評》的人,甚至可以給他們判刑;那另一方面在推出一個運動就是叫「保持共產黨先進性」的運動。那我想問一下韋實,你覺得它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連接收看

韋實:其實中共現在做的也是就它來講是最好的一個舉動。為什麼這麼講呢?對於《九評》而言,它最好的辦法也就是不回應。如果中共以任何方式提出《九評》這兩個字的時候,人家就要想《九評》到底是什麼?那麼人就會有一個願望去了解,那麼其實這個260多萬退黨大潮,很多人是讀了《九評》之後,真正發現共產黨是什麼以後,他從道理上明白,做了自然而然的絶斷。

比如說:像一個蘋果爛了你把它扔掉,一個東西腐爛了你不吃。又比如說水很髒了離他遠一點;不好動物你把他關起來,就這麼簡單。實際上是看了《九評》以後一個自然而然的行動。如果說它來評價《九評》或者說像以前炮火指向《九評》拿出一段話一評一點,那中共的東西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使用保先運動也是它一貫的手段,是什麼呢?就是說在問題中去解決問題。那麼它還是用共產黨一套理論和思維方式的體系,來增強它們自己認為自己凝聚力,殊不知實際上根源就是說共產黨本身是沒有什麼信仰的,在現在已經是崩潰、土崩瓦解了。

而且到現在當政那些官員,你比如說像瀋陽市最近原司法軍局長出逃,就知道中共官員根本就不信仰這一套,你回頭還拿這種很假道功利一套黨章給人學習,只會把人越推越遠。所以說保先運動,現在《
人民日報》社論不也講了,它說還需要第二輪的保先運動,那事實上就是說第一輪根本就不成功或者說完全是一個失敗的東西。

安娜:凌鋒先生,您曾經研究中共共產黨黨史,也在中共的這個部門做過一段時間,從您的親身體會和對中共共產黨黨史的研究,您覺得中共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政黨、一個什麼樣的政權?

凌鋒:它講自己是工人部隊的先鋒隊,實際上我看是不但是資本家先鋒隊,而且是官僚資本家的先鋒隊。就是撈錢比任何一個人都撈的快。這個組織也是一個黑幫的組織。我想這個黑幫的組織就是跟它成立的時候有關係的。當時成立的時候,我們知道孫中山成立組織國民黨的時候主要也是招納這個紅門,都是當年有些黑社會性質,因為搞什麼秘密革命嘛!

共產黨後來也是搞這一套,所以到現在我們看共產黨所謂反腐敗,搞什麼雙規,就是說要自己清理門戶,用那個幫規來搾些逼供性出來。所以這樣一個政黨,根本就完全不可能代表什麼廣大人民群眾的意義,也不是代表什麼先進生產、什麼先進文化,中共代表是中國一種落後的幫派思想,代表它們一小撮這種幫派勢力,所以因此到現在人們是看得越來越清楚,為什麼有這樣多人要退黨就是因為看清它的真面目。

特別是《九評》發表以後,喚起了很多老一輩人的記憶,因為共產黨把新聞封鎖,大家的記憶就慢慢的淡忘,這九評出來就喚起老一輩人的記憶,又啟發了年輕的一代,喔!原來共產黨是這麼一回事。因為那《九評》裡面是等於很全面把共產黨那種性質、那種作風,所作所為全部都給攤出來。就等於是把黑幫黑的東西在太陽光下一曬,它就很難站得住腳,所以有這麼多人退出中國共產黨。

就像我剛才講的,共產黨初期的時候是靠是蘇聯一手幫它們成立的,再扶植它們長大的,現在它快滅亡的時候,想到還是要找俄共來幫忙,讓它們維持生存下去。

李天笑:如果說時鐘倒撥84年的話,那當初共產黨是在俄國的共產國際扶植下成立的。那現在又投到它的懷抱,說明可能跟蘇聯共產黨走的命運可能會非常的相似。

安娜:可是現在蘇聯共產黨也是屬於強弩之末,它也不是一個共產黨國家了。蘇聯現在當然不是蘇聯,俄羅斯已經是一個民主國家了,它這樣做有什麼用處呢?

李天笑:就像剛才凌鋒先生講的,實際上它這麼做當然有很多政治上的目的。譬如說他國內現在出一種內外焦困的一種情況。另外確實還有石油的問題,也是暗中要談的一個問題。另外最近在美國,很多雜誌上都登了關於中國可能會非和平的崛起,特別是在台灣海峽地區,海軍的發展。同時中國一路的叫嚣,要用武力來對付台灣等等這些事情,就說明這個中國這個經濟的增長,隨之帶來軍事上的擴張、威脅,實際上包括西方國家,也包括東南亞這些國家都實際上感覺到了。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可能中國自己感到受到了這種遏制或者是包圍,這樣的話,它就要投靠或是拉一個戰略的伙伴。那麼俄國在歷史上,當然是在中國共產黨這方面跟它有相當大的聯繫,當時可說是一個老子黨、兒子黨的關係。那麼現在雖然蘇共不存在了,但是在國家利益上,如果借用蘇聯的原來俄國的這個軍事力量的話,可能造成一種印象,就是像能夠在其它方面解脫對它所造成的這種遏制。

凌鋒:我再補充一下。就6月28日俄國的國防部宣布:在8月中旬到8月下旬,中共和俄國要進行聯合軍事演習。在今年2月宣布的時候是說是每一方都派100個人參加,加起來200個人,但是28日宣布的時候就突然擴大到8000人,而且8000人的這個演習叫「反恐演習」。我們知道這反恐不管是俄國或者是中國,如果那個恐怖分子是在中亞、西亞、還是在新疆,那這個演習在哪裡呢?在黃海遼東半島上、山東半島根本就不是恐怖分子所在地,而且出動這個戰略轟炸機、長程轟炸機、運輸機、潛艇,你說中亞、西亞,用潛艇有什麼用啊?

安娜:所以您認為真正的用意在哪兒呢?

凌鋒:真正用意,我覺得既然出動到海軍,它真正用意不可能對付北朝鮮是吧?北朝鮮跟中國是所謂唇齒相依,中共所要對付的就是南韓、日本、台灣。南韓和日本是有美國的駐軍。而且它演習裡面有個項目叫搶灘登陸,這個灘不是戈壁灘,這個灘是海灘啊,所以它這樣做的目的,我覺得就是中國要拉攏蘇聯,拉攏俄國給美國一點顏色看看。

而俄國收了中國很多好處,我們知道那最大好處是那個300萬平方公里送給了俄國,那俄國要報答一下吧!還有每年幾十億美元向俄國買武器、還有未來還要買很多的石油,所以俄國收了這樣多的好處,如果不出兵跟中國來玩一下,覺得可能太對不起中國共產黨了。

安娜:我們現在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現在這位觀眾朋友是新澤西的王女士。王女士您請講。

王女士:我姓王,我正在看你們的電視。請問一下那個剛才凌鋒先生講的,中國共產黨當初是一個搞秘密組織,那它剛才又講了孫中山先生也是搞秘密組織,怎麼混在一起了?還有我再問一個問題。如果共產黨與國際共產黨滅亡了,是不是法輪功這些人來當政呢?就是中國人民的希望是什麼?

凌鋒:這個秘密組織是一個秘密組織產生,但是適當時候它就公開出來進行活動了,它活動的時候也不完全是公開的,在活動的時候還有一些秘密。比如說,中國共產黨黨員加入到國民黨裡面,國民黨自己都不曉得,哪些人是真正的國民黨、哪些人實際上是共產黨?所以後來1926年蔣介石通過黨務整理,就是要共產黨把你的名單交出來,讓國民黨算算到底有多少共產黨員,共產黨就不肯交,所以後來為什麼鬧翻就是這樣。

到現在為止我們才知道,在香港,共產黨還是地下黨,還是搞秘密活動。中國共產黨裡面的一些民主黨派的、一些宗教界、那些第一把手差不多是共產黨的地下黨員。所以即使它掌握了政權,它還是搞這個秘密活動,只有這樣子它覺得才能夠騙人、才能夠打到你的內部,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對自己沒有信心才這樣子做的。所以我講的秘密活動是這樣子。

我想我自己的理解「法輪功」是對政權沒有任何興趣,但是為什麼現在比如說有些「退黨」、《九評》跟法輪功也有些關係。我想是因為共產黨鎮壓了法輪功,不但鎮壓了法輪功,也鎮壓了很多地下教會、鎮壓了很多異議人士。所以這種情況下即使是不問政治,也要被迫為了保衛自己的權利,也要表示一下態度、也要抵抗,所以事實上這些問題我覺得是可以理解。但是這個本身就希望共產黨垮台,也就共產黨垮台以後,這種鎮壓才能夠減少或者消失。所以這種情況之下,我覺得是很理解這樣子做法。

安娜:那說到這兒,我聽到有一些人有疑惑說,「法輪功」說自己是修煉團體,但是看到法輪功去找一些個各種組織,政府的官員來聽他們受迫害的情況,然後現在「退黨」還有《九評》,他們也在傳發這些東西,那他們是不是在搞政治、是不是在捲入政治,是不是跟他們自己說有什麼不一樣?

韋實:如果就這麼講,就先從法輪功他們自己那種講法開始,就是創始人李先生也講說法輪功對政權不感興趣,那麼這是今年講的話。那麼法輪功這個修煉書中,對政治也講得很清楚。那麼如果說從這個《九評》來看,如果說法輪功講了什麼九個代表、講了在中國建立一個政教合一的國家。那我想那就是搞政治,這沒有什麼談的。

可是呢,《九評》裡面根本沒有涉及說中國要怎麼樣,給你什麼樣的訴求,這個沒有。那麼再反過來講修煉,實際上你像古代老子《道德經》第三篇就開始講了,就講了政治了那就有關係了。而且裡面還講大概意思,統治者要愚民,你要不愚民的話,你那麼多聰明的人國家沒法管,這是老子這麼講。

如果你今天一說到孔子,我們中國人認為是至聖先師,你看論語裡面動不動就是子路問政啊、子貢問政啊,他自己跑到了周遊列國實際上是政治遊說家,如果你用現在標準看。其實不是,為什麼說政治是這個事情呢?你比如說,《九評》實際上是給中國人退黨,是一個使中國人遠離政治,為什麼這麼講?

你在共產黨裡面今天搞一個保先、明天搞一個運動,你不想搞政治你也跟著搞政治,而實際上什麼叫政治?那麼李博士可能知道。你比如說在美國除了黨派之外,什麼東西你比如說我要建一座橋,對人權現象有什麼看法啊?這個是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中國古人都講是說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那麼小的就是管自己家政,到大的決定一個社會怎麼生活。

政治是給人服務或者說是管理人生活的手段,就是跟你吃飯、喝水是一樣的,至於說中共把你搞成什麼叫搞政治啊、搶政權啊。說難聽一點,如果法輪功要搶政權,當年99年4.25就把中南海都圍起來了,把江澤民一抓出來,那時候搞政治是最方便,何苦等到現在,我覺得很荒謬,這種說法。

李天笑:實際上這個關於政治,我覺得可能需要澄清一下,因為「政治」這個詞在一般的民主社會裡邊並沒有貶意,指的就是說公民參政的意思。

安娜:就是政治學的概念。

李天笑:對,政治學的概念。就是怎麼通過這種選舉和正當的途徑來取得管理國家的一種形式。那麼這個實際上比方說你參加選舉啊或者通過議會,就像你剛才講的遊說議會等等,就是說完全合法,憲法權利所規定的。所以說這種政治呢,實際上政治在西方國家、民主國家裡面是得到政府的保證的,也是保證人民的各種憲法權利的一種重要的形式。

但是這個政治形式到了中國,在49年以後被共產黨完全的歪曲了。中共實際上是用搞政治做為一個棍子來打你,就是說中共把就是老百姓提出的批評建議,比方說對政府的不滿通過報紙反應或者通過其它上述的維權運動等等來反應,完全把它做為一種就是說違法的這種行為來處理,扣上一頂帽子叫講政治、搞政治。那這個搞政治跟西方這個政治是完全不同的。

至於說「法輪功」實際上維護的是自己自由煉功的權利,這種權利事實上也受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保護的,完全沒有超出維護自己合法權利的範圍。而且《九評》也不要去推翻共產黨,這不是一種行為,是對中共在歷史上所犯下的罪行的一種揭露和議論,所以這完全不在搞政治的範圍之內,所以這就應該已經澄清了這個問題。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7/6/2005 08:34:30 P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蒙特利爾「7.1全球退黨日」集會
七一退黨日  加國人聲援
呼籲退黨隊伍行進在橫濱中華街
記慕尼黑聲援260萬人退黨活動
最熱視頻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