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全球七一退黨日(三)

標籤:

【大紀元7月9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

安娜:剛才韋實談到說實際上《九評》是幫助中國人脫離政治,我覺得如果要是真能是達到這個目的,簡直真是太好了,因為在歷次的運動中,很多中國人都有同感。在運動中你不得不表態,你說我想不表態也不行,不表態就是表態,就是你反對黨的政策,所以很多人都是在違心的表態。剛才這位新澤西的王女士她也問到如果今後沒有共產黨了,中國人的前途是什麼?中國的希望在那裡?

連接收看

韋實:其實說到中國的前途和希望這個很簡單。這世界上有很多種的選擇,我們非要聯繫起來,其實凌先生這方面經歷很多,同是華人,台灣和大陸完全不一樣,就算退一萬步講,實際上沒有了共產黨,中國有很多的選擇,就算你喜歡獨裁,你喜歡被管著,不管是任何一個黨或某個人來也比共產黨管的強。

因為共產黨本身,像以前的君主是獨裁沒錯,可是以前就講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最起碼那個人民是他自己的,不會像共產黨這樣今天搞個運動,明天可以餓死幾千萬,根本没有把人當人。其實,這種害怕是蠻多餘,再怎麼樣也是比共產黨現在這種狀態還好的多,這是毫無疑問。

李天笑:其實如果沒有共產黨的領導,我們舉個非常簡單的例子,就像有一首非常通俗的歌叫老鼠愛大米,共產黨就像是老鼠,愛的是國庫裡的財富,怎麼說呢?現在通過自己公布出來的統計數字,有二萬億人民幣每年就被腐化掉了,通過出國、供車、吃喝等等這種方式。

中國每年按照它們的統計GDP是十一萬億,所以是淨五分之一國民生產財富全部被共產黨所流去了。如果沒共產黨,這些錢發展到國民經濟上不是更好嗎?共產黨它不是一個推動國民生產經濟,不是推動生產力發展的動力,而是阻礙生產力發展的動力。

安娜:現在在中國老百姓有一種有一些人有想法,中共的確是挺壞,它也不好,我們也不喜歡它,但是它有本事它能把中國局面控制住讓中國不出亂子,而且它還說它是有這個手段,所以誰有本事誰當政,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所以不知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凌鋒:按照共產黨的說法,它是叫做人民的選擇,1949年中國的所謂解放戰爭把國民黨打敗,它認為當時人民選擇了共產黨,也許當時是因為共產黨的謊言,的確騙了一部份人民,包括一些中間的群眾,包括一些知識份子。

但是我們人生道路上可以做很多選擇,可以今天選這個明天選那個,但是共產黨就是你選擇它了以後,永遠就不可以再改變,就千秋萬代都要是它,這是没有道理的,它自己講事物是不斷變化,共產黨也在不斷的變化,當時的共產黨怎樣?現在的共產黨怎樣?它變的越來越壞,現在越來越壞,老百姓也覺悟到共產黨過去都是騙人的,現在老百姓我不選你了我選別人。它說不可以,你選了我就永遠選我,這等於是強辭奪理。

它為什麼敢這樣子講?這跟它建黨時候一樣,都是謊言。因為中共封鎖新聞、封鎖各種資訊,讓人們只知道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但是中共所做的壞事人們都忘記,它殺害了幾千萬人大家都忘記了。

第二個它靠幾百萬軍隊、武警、公安一直到街道居民委員會,這是全世界都沒有的。另外一點也是全世界沒有的,就是整個中國的經濟它都控制,現在是鬆動一點,但是還是以國有經濟為主導地位。人們在生活當中完全没有選擇,完全只好聽命於它,像剛才你們講的要搞政治什麼東西都要表態,不講話都不可以,有的人會說我沒有講話的自由,我可以有不講話的自由吧!不可以!連不講話的自由都没有。像這些東西全世界都找不到,只有共產國家才有,它就是靠這個手段來維持。

但是我相信隨著科技的發展,這種資訊的流動會越來越多,它的封鎖的效果會越來越少,當然它也進行反制,遲早共產黨的這些謊言都會被揭穿,同樣的它手中的武力也不可能永遠解決問題。我們現在看到中國最近很多地方都發生暴動,而且暴動矛頭就是指向派出所、指向警察,在這些事件當中有些是取得勝利的,像浙江的電子廠都給攻進去了,這些東西都是給中國人民鼓舞,叫老百姓起來跟共產黨抗爭,共產黨統治並不是永久的。

李天笑:我覺得我是這麼看的,首先第一點就是主持人講的,共產黨控制住局面能保持穩定是吧?

安娜:這不是我講的,是有的人是這樣講的。

李天笑:但實際上它沒有能保持住局面也沒有保持住穩定,現在2003年的統計每年有五萬八千多起這個暴動事件、群起事件,每天都有上百起,所以它沒有能夠維持。按照它的推理,它沒有穩定住局面,維權運動不斷興起,暴動不斷的發生,那麼共產黨應該下台了。反過來說我們講這種邏輯本身我們不談,但是再看這個恰恰是反應了共產黨是不是具有合法性?

實際上共產黨從49年統治到現在為止,它最大的問題就是它沒有合法性,它的合法性不是從人民選舉出來的,它是通過土匪和流氓的這種誰的拳頭硬誰當政。到現在為止,如果把這個人放到監獄裡面去,這個就在監獄裡面這個邏輯是能夠形成的,這個獄頭他拳頭就硬,所有底下的人不聽的話就打,打他他就服從他,這是土匪的邏輯。

當時共產黨沒有奪取政權之前是一個流寇,老百姓當時有一種說法,固定的土匪要比流動的流寇好,為什麼呢,流寇搶了一次,每次都來搶,大家就會想讓一個最大的土匪來統治所有的小土匪,這變成共產黨的領導,變成一個這麼政府,這種邏輯是不是合法的呢?是不是真正說明共產黨的政權是合法的呢?它是不合法的,它是一種土匪流氓的邏輯。

安娜:那我們現在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下一位是紐約曼哈頓的何先生? 

聽眾:剛才我聽到好幾個人打電話來都問没有了共產黨怎麼辦?他住在這裡不是没有共產黨嗎?他如果覺得共產黨要是好的話,為什麼不回到共產黨的國家去,要蹲在美國呢?我想請你們幾位想想看他們為什麼要提問題,隨便那一位回答都可以,謝謝。

韋實:其實這個說起來也不完全說他本人怎麼樣,因為這是一個思維方式的問題,我記得中國歷史上當時是清兵入關的時候就說留頭不留髮,當時明朝人是寧願腦袋不要,你也不能給我把辮子剪掉,結果到民國的時候,那時候剪辮子你拉著他剪他反而不剪,這個時間長是被共產黨這種有意無意的灌輸,他形成這種思維觀念,這並不是他自己這麼想,說穿了如果給你在自由社會你把你眼睛打開你自己去選擇,沒有人選擇共產黨,這是用腳投票。

再一個講就是共產黨這個洗腦處可怕在那裡?你看它49年之前《新華日報》,它裡面寫國民黨不民主要黨禁要報禁,我們美國有多民主,你把報紙拿回來今天看一看,那簡直很可笑的,你今天的報紙完全相反要穩定啊,你可以把《新華日報》找出來,再一點這種洗腦在那裡?其實人民中也有過思維的方式,但是六四以後打了槍以後,人們發現了你想問題但是中國根本没有你這種空間,逐漸逐漸人在被中國共產黨推向去追求利益時候,已經忘記了,或者說是麻木了,已經不主動思考這些問題了,這一切實際上是共產黨中黨文化洗腦造成的,並不等於他自己真的這麼想。

安娜:我們再接紐約陳先生電話,陳先生您請講。

陳先生:我想問一下你說共產什麼都不好,那什麼政黨可以統治中國呢?還有說這個法輪功,法輪功不是說真善美,為什麼這麼抱怨共產黨呢?為什麼?您說一下真善美不會說共產這個不好那個不好,法輪功是真善美,為什麼會說共產什麼不好這個不好那個不好,能不能解釋一下?

凌鋒:法輪功是講「真、善、忍」,不是真善美,是主張「真」、主張「善」、主張「忍」。根據我了解,我不是法輪功學員,我自己了解法輪功到現在為止,從來沒有號召說是要把共產黨推翻之類的,但是法輪功的信念「真、善、忍」跟共產黨的信念是完全相反的,完全相反。

不相信的話,我們看共產黨,要看它做什麼。我別的不說,你看每天共產黨拉出幾千個貪官污吏判刑啊!槍斃,裡面有沒有一個法輪功的學員?没有。為什麼?這就說明共產黨所主張的一些貪污腐敗和法輪功主張的真、善、忍兩個是背道而馳,既然是背道而馳,所以共產黨就不能容忍法輪功的存在,所以就要取締、就要鎮壓。

法輪功做為一個組織做為一個信仰,我認為他們並不主張用暴力,並不主張要奪取政權。但是共產黨在鎮壓他們的時候,他們完全有理由進行自衛,不是說是你要打要不我就投降,我就改變我的信仰,要不我就任你打,這樣的話也不是「善」,等於是縱容惡勢力,我是這樣的看法。

李天笑:我舉二個例子,没有共產黨,現在世界上有共產黨的國家不超過四個、五個,其他的國家都没有共產黨,但是都生活的很好,另外有過共產黨的經歷,比方像東歐蘇聯俄國這些國家,現在目前經濟發展都是很好的,說明共產黨存在並不是必然,並没有必要做為社會的統治者或者壓榨人民的這種機構,這種方式存在,這是不存在。

另外這位先生講的真善美,我看他没有很好的讀法輪功的書,裡面講的不是真善美,是真、善、忍。但是真、善、忍本身是種修煉,他是做為一種修身養性的方式,跟政治没有關係,不一定修真善忍就一定要去奪取政權,就要去怎麼樣,這完全是二回事,這位先生把這二個問題混淆在一起,可能没有搞清楚。

安娜:這也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比如像今天我們收到這幾個電話都提到法輪功,這實際好像是個社會現象,韋實能不能您說一下。  

韋實:你說法輪功這個社會現象,其實這個觀念就是說剛才這位先生好像覺得說你講真善美、真善忍也好,你就不能說共產黨不好,這是二碼事。但是講真善忍是對於個人修煉,要求自己也好,但是講共產黨,現在不是說共產黨很好你去罵它不好,這個我覺得很離譜,而是他告訴你共產黨是什麼,就像我說這隻貓是貓,這個老虎是老虎,這個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問題是貓把自己披上一層虎皮,天天告訴你我有多偉光正,這是最可怕的地方

現在告訴你,我覺得倒真正是如果符合「真、善、忍」,那符合真嗎?是,他告訴你這是什麼。善實際上如果一條毒蛇都不告訴你,你被咬了,是不是這是不善,我覺得是不善,至於說忍,這個問題其實已經很清楚了,如果說中國各朝各代,如果說非要講法輪功搞政治,早就起來暴力革命,如果忍到現在我覺得是我是蠻配佩服的。

其實蔣介石以前也講過:没有國民黨就没有中國。然後共產黨就來了,說没共產黨才有新中國。你如果看一看像台灣這個國民黨也不執政了,國民黨不執政之後,人民生活的還是一樣的。當代社會其實最重要不是什麼黨派,而是一個文官系統治國的一套機器。今天美國你把布希換掉美國照樣運轉,這很簡單,關鍵問題不在那一個黨身上,而在一個文官系統,說白了人怎麼管理自己那套系統,這跟黨其實一點關係都没有。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7/9/2005 07:30:30 PM)(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唐子:中共進退失據 中組部「闢謠」
資料:國內外部份知名退黨退團人士
每日退黨退團聲明精選(7/7)
淺析“黨文化”中的謊言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關鍵一天 川普大戰兩州
【財商天下】脫貧「大躍進」 習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視頻】亞利桑那聽證會 賓州選舉人動議啟動
【直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