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救骨癌女兒 母親要賣腎

標籤:

【大紀元8月23日訊】「女兒,如果失去了你,生活對於我就沒有任何意義!只要能讓你多活一天,多看你一眼,哪怕賣掉我身上所有的器官都願意。」無力支付昂貴的手術費,昔日活潑漂亮的女兒轉眼間就可能被癌症的病魔所吞噬,母親白秀梅毅然作出了賣掉自己腎臟的決定……

A 花季少女織就美好生活

1982年8月19日,隨著「哇哇」的清脆的啼哭聲,固原市原州區頭營鎮頭營村農民李文江家的女兒落地了。雖然沒能生個男孩,但看著女兒長得眉目清秀,李文江和妻子白秀梅倆人還是樂得合不攏嘴。夫妻倆商量了好幾天,最後給女兒取名叫李艷,就是希望女兒能像鮮花一樣嬌艷美麗。而這之後,身體虛弱的白秀梅再也不能生育了,一家人把女兒當寶貝似地捧在手心裡。為了能讓惟一的女兒過上好日子,夫妻倆日出而作,日落而歸,在家裡僅有的二畝薄田上辛勤耕作著。剛強的白秀梅還趁著鎮上三天一次的集市,賣自己做的涼皮,每次也有三五十元的收入。一家三口的日子過得雖不算富裕,但也平靜幸福。

在父母的精心呵護下,李艷生活得無憂無慮,出落得也愈發清秀,高一時就長到了1.7米,高挑的身材、白晰的皮膚搭配上精巧的五官,李艷成了山區班裡少有的漂亮女孩。性情活潑的李艷喜歡唱歌、跳舞,逢年過節班裡的文藝演出都少不了她的身影。高二的一天,李艷無意中看到西北外事學院在大武口開設旅遊中專班的消息,一直很喜歡導遊工作的她心動了:「如果能做一名導遊該多好,那樣就可以遊遍祖國的大江南北了!」對女兒的決定,父母沒有反對。 2001年9月1日,19歲的李艷成為西北外事學院旅遊專業的一名學生。聰明好學的李艷很快成了新學校的文藝骨幹、班裡的團支書、三好學生,老師的信任、同學的擁戴讓李艷覺得生活是那麼美好,未來如一幅美好的畫卷正展現在她面前……

B 噩運突降希望的彼岸不再清晰

正當美好的生活向如花少女招手時,厄運卻悄然降臨了。

2002年暑假,為了積累社會實踐經驗同時給家裡減輕經濟負擔,李艷利用假期在鎮上一家公司打工。突然有一天,李艷感覺左膝一陣刺骨的疼痛襲來,讓她站立不穩。但疼痛只持續了幾秒鐘就消失了,當時李艷也沒放在心上。可是一個多月後,李艷左膝的疼痛感加劇了,而且持續時間越來越長。聽到女兒的情況,母親白秀梅的心猛地一沉,一種不祥的感覺隨之而來,便急匆匆地拉著女兒往縣醫院跑。醫院的檢查結果很快出來了:很可能是骨肉瘤!可能得截肢!猶如一聲晴天霹靂,白秀梅感覺眼前一片漆黑,踉踉蹌蹌地從醫院回到家裡,怎麼也不相信自己活潑漂亮的女兒會得這種病。

這天晚上,李家三口人一夜沒合眼,三人默默對視著流淚不止,「明天再去銀川的醫院看看,但願是誤診了!」白秀梅心裡暗存幻想。

第二天天不亮,白秀梅就帶著女兒搭上了去銀川的汽車。在銀川的一家大醫院住了近50天後,李艷的病被確診了:骨癌!必須化療然後做左腿截肢手術!醫生的話不啻於一張死亡通知書,在醫院的病房裡,母女倆抱頭痛哭,「媽媽,我還想跳舞,還想唱歌呀,我不想失去一條腿!」女兒的哭泣讓母親撕心裂肺。不久,白秀梅打聽到咸陽有家腫瘤醫院保守治療效果不錯,但花費很高。看著手裡僅剩的1000多元錢,白秀梅一咬牙回到家賣掉了自己居住了十幾年的平房。拿著賣房子的18000元錢,白秀梅潸然淚下:「昔日溫暖幸福的小窩沒了,可是如果沒有了女兒,要家又有什麼用啊?」

就這樣,母女倆又登上去咸陽的列車,開始了漫漫求醫路。在咸陽那家醫院的治療並沒有達到預想中的效果,一萬多元錢很快花光了,李艷的骨肉瘤反而長得更大了,母女倆不得不回到固原。沒錢治病,昔日的家也不在了,一家三口如今連一個棲身的地方都沒有了。最後一家三口在鎮上租了一間四十平方米的小屋,白秀梅夫婦又賣起了涼皮,一家三口靠這一點收入和親戚們的資助艱難度日。

C 燃起希望如花的生命不忍別離

日子一天天挨過去,因為沒錢再去醫院化療,李艷的病情也越來越嚴重,到了2003年7月左膝的瘤子已經長得比籃球還大了,一直腫到大腿根,如果再不做手術,癌細胞很快就會擴散到身體其他部位,後果不堪設想。李艷的遭遇經當地媒體報道後,引起了社會各界的關注,許多單位和個人為她捐款。終於,2003年8月8日,在固原縣醫院,從上海來的一位專家親自操刀為李艷做了左腿截肢手術。手術後,經過二十幾天的化療,檢查結果讓李艷一家人鬆了口氣:雖然沒了左腿,但孩子的命總算是保住了,癌細胞還沒有轉移。

「少了一條腿,不能當導遊,也不能再跳舞了,那就去當電台當一名主持人,把好心人給予我的快樂再回送給他們。」從住了幾個月的醫院回到家裡,李艷彷彿又恢復了以往的快樂,向父母勾畫著自已的未來。「以後的日子可能苦點,但一家三口又能平靜地在一起生活了。」看著女兒的笑容,母親白秀梅心裡又充滿了希望。

D 命運無情

病魔再次吞噬樂觀女孩然而,事情並沒有像人們期望的那樣發展。2004年8月的一天,李艷突然又咳嗽起來,而且咳得越來越厲害,身體虛弱得連枴杖都抓不住了。到醫院一檢查才知道,原來癌細胞已悄悄擴散到李艷的左肺了!聽到這個消息,白秀梅在醫院的過道裡哭昏了過去,這時距李艷做完截肢手術間隔僅一年。

「決不能倒下,要繼續給孩子治病」。看著一貧如洗的家,堅強的白秀梅又開始到處借錢,為女兒做化療。然而每個療程的化療費都需要上萬元,從親戚朋友那兒借來的一點錢無疑是杯水車薪,治療也只能是斷斷續續。

2005年6月,李艷的病情更嚴重了,整夜咳個不停,胸腔內也充滿了積水,已經沒法躺著睡覺了。母親白秀梅拿來一摞被子墊在女兒的床上,李艷每晚只能趴在被子上休息一會兒,一連四十多天睡不著覺,飯也只能吃幾口。被病痛折磨的李艷已經虛弱得說不出話來。同宿舍的姐妹畢業後都去北京當了導遊,經常詢問李艷的病情。每當這時,美好的校園時光、最後一次回學校的情景就又浮現在李艷眼前。2002年10月20日,已經被確診為骨癌的李艷真想回到校園、回到曾經住過的宿舍再看一眼,「也許以後再沒機會回去了。」為了滿足女兒這個願望,白秀梅咬咬牙,花了160元打車去了大武口,帶女兒回到了昔日的校園。看著校園的櫥窗裡還貼著自己參加比賽獲獎的照片、摸著校園裡那棵依然鬱鬱蔥蔥的大槐樹,李艷的心中充滿留戀……

E 賣腎救女濃濃的母愛不言放棄  

2005年7月8日,白秀梅的妹妹拿來家裡僅剩的7000元錢把李艷送到了銀川治療。抽去胸腔內的積水,又經過二十多天的化療,李艷的病暫時穩定了。「休息半個月後趕快回來做左肺切除手術,孩子的病不能再拖了,否則……」背著瘦弱的只剩下43公斤的女兒跌跌撞撞地離開醫院,醫生的話句句像刀子一樣剜在母親白秀梅的心頭。

夜深人靜時,在好心人借給她們的一間小屋裡,背著床上痛苦呻吟的女兒,白秀梅就偷偷地流淚,「再過二十多天,就是女兒22歲的生日了,真希望女兒能在生日前做上手術,可上哪兒去找那8萬元的手術費呀?」一夜間,白秀梅的頭髮已經白了不少,生活剛剛給自己一點點希望,夢想就像肥皂泡一樣,才升到半空,就無情地破滅了。

為了籌措女兒的治療費,母親白秀梅到處求人,到處借錢,即使有些人她只見過一次面。在不少人眼裡她已經成了一個瘋子,因為為了錢,她甚至可以下跪。「我要錢救女兒!」看著女兒年輕的生命在一天天地離自己遠去,給女兒做手術成了白秀梅生命的全部,可是能借的人都已經借遍了,借錢這條路也行不通了。

突然有一天,白秀梅看到報紙上有賣腎救子的報道,她似乎看到了希望。到了醫院腎病科,她見人就問,你要不要腎?得到的回答往往是:你這人是不是腦子有病!當聽醫生說賣腎違法時,白秀梅又開始瞞著家人瘋狂地尋找需要腎源的醫院和個人。「如果把我的腎賣掉,就有錢給女兒做手術了,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女兒在疼痛中死去,沒有女兒我的生命也沒有意義了……」3年了,母親白秀梅背著女兒在漫漫求醫路上艱難走過,她放棄了一個做女人甚至是做人的尊嚴,而面對生命正一天天凋零的女兒,她卻永遠不言放棄!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劉賓雁:談人體器官買賣
21年演繹真愛 癱痪丈夫欲賣腎救病妻
上海男子欠高利貸 被迫賣腎還債
女兒整容缺錢 竟然要父親賣腎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珍言真語】劉慧卿:47人無罪 中共毀港令人痛心
【拍案驚奇】川普早識破習近平?美視中共頭號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