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奧古斯丁的「懺悔錄」及其一生(二)

奧古斯丁的「思想背景」
石朝穎
  人氣: 16
【字號】    
   標籤: tags: ,

(一)無疑的柏拉圖的哲學,在形式和內容上曾經給了奧古斯丁很大的啟示。特別是柏拉圖的「善」觀念,以及其整個的辯證哲學方式。
(二)由於奧古斯丁的母親是虔誠的基督徒,最後終於感動了他,使他獲得了基督的信仰之光。這種信仰之光,不能不說是受了希伯萊民族宗教信仰的影響。
(三)奧古斯丁從小就修習拉丁文,後來還做了拉丁修辭學的教授。其中以羅馬哲人、西塞羅——(Cicero)的修辭學,對他的優美文筆之寫作,有直接的影響。
(四)諸多異教之中,以「摩尼教」對他影響最深,他曾經在其中達十年之久。原因是此教派的「善」、「惡」之爭的理論,頗能使他信服。雖然後來他發現希伯萊民族的「原罪」之說,更能解釋「惡」之起源的問題,但其摩尼教的善惡二元論已深入其心了。以後寫他的《上帝之城》一書時,把上帝之城和塵世之城看作「善」、「惡」的二元對立,就是最好的說明。
(五)最後有二位前輩,在思想和精神上影響他頗深的人是:新柏位圖學派最著名的泛神論者——柏羅丁納斯(Plotinus)的「神祕主義」。另一位是偉大的使徒——聖‧保羅(St. Paul)對耶穌基督精神的讚揚。對奧古斯丁來說幾乎是決定性的影響其「信念」。
這些都是奧古斯丁成長的思想背景。
從上述的「歷史背景」和「思想背景」的簡報中,我們不難看見奧古斯丁,不但是集希臘大哲柏拉圖之大成,同時也把教會信仰中的「奧祕」,用辯證方式表達出來。他不但是溝通希臘哲學和希伯萊信仰的思想家,而且更是創造耶穌基督教信仰深度的哲人,使基督教的信仰,從「理」的客觀探求,走進「心」的主觀境界的宗教家。
他在「西洋哲學史」上的地位,如杲以中世哲學的立場看來,無疑的,是最具影響力的哲人。他經歷了教會思想與教外思想衝突最激烈之時期,他也經歷了歷史上的劇變——羅馬帝國開始衰落,蠻族的入侵。此時正是整個西方文化遭到危機的時代。他的生活背景可以象徵整個中世哲學的背景;他在思想上的提示,也可作為西方文化的導師;他的哲學,更給那些追求心靈平安的人,在亂世裡獲得啟示。(註一)@

註一:本段參照了鄔昆如教授編著的《西洋哲學史》第二部、第一章、第三節之處頗多。同時也參照了Dr. Felix Marti-Lbanez的《The Story of Philosophy》,中譯本由李牧 華譯《哲學的故事》。(名人出版社)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當偉大的希臘文明讓位給羅馬帝國時,已經證明了羅馬帝國只有強大的武力,但缺乏深厚的文化,所以羅馬人只好大量的輸入希臘的文明,連希臘的神話,也被羅馬人抄襲而換了羅馬人的拉丁名字。誰知一向以窮兵黷武,戰無不勝出名的羅馬軍隊,竟也敗在北方的日耳曼蠻族的手中。首先在文化上不如希臘人,現在又在武力上敗給了別人,這已足以使羅馬帝國衰亡了。然而更嚴重的是羅馬人的信仰之瓦解,產生了許多的混亂。
  • 崔氏離開朱買臣後,為了生活,便改嫁了。有一天,正值清明節,崔氏隨著丈夫去掃墓。來到墳地,看到墳地樹林中,有個清瘦的人影一邊砍柴,一邊在高吟著「子曰……」。看他打柴是假,讀書倒是真,砍了半天,連根小樹枝也沒砍斷。崔氏不用猜,就知是自己的前夫朱買臣。
  • 李惠身為地方官員,智慧清廉是很有名的。古代勤政愛民的官員,都很重視斷案。因為斷案的公平、正確,直接關係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李惠深知此理,所以他平時便處處留意觀察,分析事物的內在聯繫。並且,也很重視培養下屬吏員,以提高他們的辦案能力。
  • 當年,被譽為「飛虎隊」的「美國志願航空隊」的軍服上縫有一條「血符」,上面寫著:「來華援助洋人 軍民一體救援」。
  • 西漢末年,由於黃河泥沙長期堆積,「河水高於平地」(《漢書.溝洫志》),黃河經常決溢。漢代曾兩次大規模修治黃河。在王景治河之前,已經有過一次。那是漢武帝時(前132年),黃河從瓠子河(河南濮陽)決口,大水氾濫於16個郡,造成嚴重災害,歷時二十餘年,直至元封二年(前109年)武帝派汲仁、郭昌徵調數萬民工修治黃河。為表示誠意,武帝親臨治河地點,舉行祭祀儀式,沉白馬、玉壁以祀水神。在祈禳儀式結束後,才命民工運柴禾堵決口。經過這次整治,以後80年間黃河沒有發生大水災。
  • 安史之亂中,張巡挺身而出,率領僅有的數千名將士抵抗十三萬叛軍,展開了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睢陽血戰。最後雖然由於眾寡懸殊,糧盡援絕而失敗,但卻有力地遏止了叛軍南下,保住了大唐半壁江山和江淮豐厚的財源,為大唐王朝反擊,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和物質保障。唐朝大詩人韓愈,在評價這場歷史上最慘烈的戰役時,就說「無睢陽即無江淮,無睢陽即無大唐」,可見其重要性;而這悲壯的一幕,更使文天祥「罵賊張巡,愛君許遠,留取聲名萬古香」的詩句流傳千古。
  • 生活中難免有被人誤解的時候,是竭力解釋、激化矛盾,還是退一步,以寬厚之心待之?何謂「寬厚」?應該指的是待人接物的寬容和厚道。寬厚能容人之短、容人之過,即便自身需要忍讓、需要吃虧,即便自己被誤解。歷朝歷代,以寬厚之心面對誤解而為世人所敬重者並不罕見。
  • 關於「義」和「利」的關係,幾千年來,歷代思想家都有所論及。在春秋戰國時期的諸子中,法家提出了「貴利輕義」的主張;道家以既超道義又超功利的態度來看待義利;墨家既不重義輕利,也不重利輕義,而是義利合一,志功雙規;而儒家創始人孔子則提出了「重義輕利」或者說「先義後利」的思想。
  • 魯國打算讓樂正子治理國政,孟子聽說這一消息很高興,他的學生公孫丑問:「樂正子很有經驗嗎?」孟子說:「不。」公孫丑問:「那您為什麼高興呢?」
  • 壽春縣有個人,姓苟名泰,有個三歲的兒子,在遇到強盜時丟失了,過了幾年,也不知道孩子的下落。後來發現孩子在同縣人趙奉伯的家裡,苟泰便報告了官府。在公堂上,雙方都申言那孩子是自己的兒子,並且都有鄰居作證。郡、縣兩級官吏,查訪了很長時間,都沒辦法定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