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山水畫派大家

畫山畫骨更畫魂——北宋山水畫家范寬

曉晨 整理

北宋 范寬《谿山行旅圖》。(公有領域)

  人氣: 428
【字號】    
   標籤: tags: , ,

五代時期的荊浩和關仝代表的北方山水畫派,開創了大山大水的格局,善於描寫雄偉壯美的全景式山水。稍後的李成和范寬是北宋初期山水畫家的代表,上承荊浩以水墨為主的傳統,以表現北方雄渾壯闊的自然山水為主。李、關、范的畫風,風靡齊、魯,影響關、陝,實為北方山水畫派之宗師。可以說是「三家鼎峙,百代標程」。

范寬(950—1032年)據說是陝西華原(今陝西耀縣)人,北宋傑出畫家。他性情溫和,關中人謂性緩為寬,故時人稱其「寬」,他也就自稱「范寬」了。范寬為人厚道,有氣度,不拘俗見,嗜酒好道。他學畫起初師法李成,後來又學荊浩的畫法,漸漸地,他悟到:「與其師人,不若師諸造化」。認為深入寫生,以大自然為師是最好的方法,所以他常常隱居在終南、太行、華山的山林之間,早晚觀察雲煙慘澹、風月陰霽的景色,遍觀奇勝,即使天寒風冷,也不稍停。終於創造了自己的風格,別成一家。

北宋 范寬 《雪景寒林圖》。(公有領域)

范寬生長於陝西,觸目所及都是秦嶺、華山和太行山這樣的崇山峻嶺,因此黃土高原上大山直立起來的氣勢成為他繪畫風格的來源。范寬所作之畫,多採用全景式高遠構圖,峰巒峻厚,用筆雄勁而渾厚,而用墨則善用黑沉沉的濃厚墨韻,厚實而濕潤。人觀其畫,「恍然如行山隂道中,雖盛暑中,凜凜然使人急欲挾纊(棉袍)也。」

范寬喜用狀如雨點、豆瓣、釘頭的皴法畫山壁,一般稱之為「雨點皴」,下筆呈短直線,形如雨點的皴法布列山石的正面,山勢起伏更見有勢。山頂好作密林,水際作突兀大石,房屋染成黑色,表現出秦隴山間峰巒渾厚峻拔的景象。元朝湯垕稱「范寬得骨法」。但是米芾認為范寬用墨過濃,「土石不分」,是個缺憾。此外,范寬也擅長畫雪景。

《谿山行旅圖》是范寬流傳下來的曠世之作。豎高的畫面上,一座巨山幾乎深據了整個畫面三分之二,山壁陡立,岩面堅硬粗糙,山頂上長滿樹木,密林頂端露出樓閣一角。大山以濃密如雨點般的筆觸密密構成,正是華北黃土高原的地理特徵。

北宋 范寬《谿山行旅圖》。(公有領域)

一道水流先在山壁凹陷處迂迴轉折,然後忽地直深而下,襯得山勢更高,畫面因此而顯得生動無比。瀑布自高山上直落,在山下飛濺,升起一片水霧,將高山與前面的山丘隔開,彷彿可以聽見落水擊石的聲音,難怪米芾說范寬的畫「溪出深虛,水若有聲」。

畫面右下方的山丘上,樹木環繞之中畫有一些村舍,一條小路蜿蜒延伸,一對馱著貨物的驢子正緩緩前行,時值夏暑,趕驢的行者或裸袒肩膀,或揮扇驅暑,人物刻劃十分細膩。

北宋 范寬《谿山行旅圖》局部。(公有領域)

總體看來,這幅《谿山行旅圖》仔細地刻劃出行旅者在山間,沿著流水遠行,傍著雄偉的谿山,好似走著自己的人生路。在畫法上,以有力的線條勾畫出山石堅硬的質感,畫出了「山之骨」。整幅畫層次豐富、墨色凝重、渾厚,人物細節描摹不失細膩,可以說是一件有深遠影響的不朽傑作。

此外,據畫史記載,范寬的作品還有《關山雪渡圖》、《萬里江山圖》、《重山複嶺圖》、《雪山圖》、《雪景寒林圖》、《臨流獨坐圖》等。

北宋 范寬《臨流獨坐圖》。(公有領域)

北宋初期,山水畫家以范寬與李成稱絕。北宋劉道醇《宋朝名畫評》:「李成之筆近視如千里之遠,范寬之筆遠望不離坐外。皆所謂造乎神者也。」李成畫山善於山之體貌,董源則突出山之神氣,而范寬得山之骨法。可謂「三家照耀古今,為百代之師。」@#

北宋范寬《雪山蕭寺圖》。(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
《畫鑒》
《畫史》
《宣和畫譜》
《畫學集成》
《圖畫見聞志》

責任編輯:芬芳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幅清代畫院的《十二月月令圖.九月》把重陽節的重要活動,登高和賞菊,交融在畫面的上下,表現得很精彩。我們從這幅畫中去體會,就可看到在重陽節時,古人所展現出來的生活情趣與智慧。
  • 中國山水畫至北宋初,始分北方派系和江南派系。荊浩、范寬和關仝是北方山水畫派的代表畫家,開創了大山大水的構圖,善於描寫雄偉壯美的全景式山水。郭熙是宋代著名畫家,也是北方山水畫派大師。 古代畫家
  • 一幅好畫的魅力可能「獨步古今」,超乎常人思維的是,好畫也可能上天下地,傳神、通靈。看獨步唐代畫馬名家韓幹的故事和《照夜白圖》的畫技。
  • 「一竹一蘭一石,有節有香有骨,滿堂皆君子之風,萬古對青蒼翠色。有蘭有竹有石,有節有香有骨,任他逆風嚴霜,自有春風消息。」這是清代鄭板橋寫的一首詠竹蘭石品格的題畫詩……
  • 沒(音同「墨」)骨,是一種中國畫技法。「沒」可解釋為「沒有」,而「骨」字,一般中國畫常以墨線勾邊,當成描繪物像基礎和骨架,所以「沒骨」畫法,就是指捨棄了墨線的骨架,而直接用彩色畫出物像的畫法。
  • 這件作品雖然巨大,但畫面給人感覺愉快、宏大,並不暗沉、蕭條,例如畫中的松葉十分茂密,與郭熙《早春圖》中的蟹爪枝給人蕭條的感覺、或春芽才剛冒出來的感覺完全不同,這幅畫像是夏天,生機勃勃,且聲音很多,畫中可以感受到泉水汩汩、松風搖曳、主峰兩側、山凹處、山峰處都有流泉,呼應了畫名中的「萬壑」。
  • 歷代畫家以之入畫,以畫傳世,秋日更華美,秋意更濃重。我們挑選了三幅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不同風格的繪畫作品,請大家從不同角度走入畫家的世界,來共品三代金色之秋!
  • 「竹」是一種很風雅且具氣節的植物,歷史上很多文人雅士都喜歡以詠竹或畫竹來抒胸臆,也湧出一些畫竹名家,其中北宋畫家文同就是其中之一。古代畫家
評論